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二十一章 秦玉到访

第二十一章 秦玉到访

3101 2017-05-09 15:01:17
而此时,书房里的褚略正听着今天的事情汇报,听完后他不由笑了。自己这个娘子,还是不留半分情面啊。可是,想必她也受了些憋屈吧,自己可得好好安慰她。这样的想法还只刚刚冒出来,便有人站在门外通报:“禀告太子,太子妃娘娘回来了。”褚略唇边染上一抹笑意,道:“让她到书房来。”而阴影里的看到褚略脸上的笑容,一时呆愣在原地。他有多久没看到太子殿下这般温暖人心的笑容了?他从小便跟在太子殿下身边,自从太子殿下六岁开始记事开始,被当做以后的天子培养时,太子殿下便再没有这样的笑容了,而是慢慢的,脸上多了威严,多了冰冷。从小,太子便被不同的人背叛,于是,他也渐渐的,不再轻易相信别人了。这样的改变,确实越来越像一个天子了,可是,这样的改变也让人心疼。褚略看到还未走的人,不由敛了唇边的笑容,冷然道:“还不走?”潜意思便是汇报完情报,你便可以滚了。阴影里的人被他这威压惊的身子一抖,随即消失不见。褚略看到消失的人,满意地收回了目光,随即闭上眼小憩一会儿。即便是闭目养神,他脑中还是不住地想着事。之前母后让自己娶丞相府的嫡女,他心中如明镜,自己娶她,不过是因为她的家世对于巩固自己的地位有所助益,便也没有推辞,答应了下来。褚略知道,这样的一场政治婚姻,只要自己对她好,夫妻俩相敬如宾便已经是很不错了。当然,他贵为太子,嫁娶之礼自然不能随便。于是,他给了她一场足以让天下女子艳羡的嫁娶之礼。当他掀开盖头的那一瞬,他只想到一个词:倾国倾城。可是那一瞬,他分明看到她看自己的眼神中有着怜惜。怜惜?他甚至怀疑自己所看到的。可是他没有看错,那一抹怜惜深深地在她漂亮的眼中,挥之不去。他想不通。也是,自己有如此尊贵的身份,又有如此出众的外貌,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让天下所有女人趋之若鹜。在后来的几天里,他渐渐知道她那一抹怜惜从何而来。原来,她不过是觉得身为一个太子,身为一个太子,有很多无奈的事情,自己无法左右,甚至无法,随心所欲。那一瞬间,他甚至想狠狠嘲笑这个无知的女人。是啊,无知。真是荒唐,现在的他是太子,那么以后便是天子,江山,美人,便都归他所有,有什么可无奈的呢?可是他没有,他甚至也没有说,不可否认,自己在心底是认同她的想法的。从小到大,都无人来怜惜她,每个人,都只会冷冷地看着他摔倒后的惨样,然后告诉他要坚强,要自己爬起来,这样便谁也不能欺凌他了。可这般来怜惜他的,只有她一个。即便这样,刚开始,他还是没有相信她。从小受到的教训告诉他,不可这么容易对别人卸下防备。于是,在刚才她出去玩的时候,他还是派人去跟踪了她。没错,他怀疑她是自己的弟弟的人。毕竟,早便听说他们有牵扯,可今日这一试,彻底让他放了心。想着,褚略唇边不由又露出一抹笑意。与此同时,书房门被轻轻推开了。接着,一双手抚上他的太阳穴,不轻不重地帮他按压着。褚略享受着秦璐的服务,也不睁眼,只是问道:“回来了?今天玩的开心吗?”秦璐知道自己出府定然瞒不了他,也不惊讶,只是说:“挺开心的。”除了遇到二皇子以外,秦璐想着。秦璐的手法实在舒服,褚略闭着眼享受服务,不经意地说:“那以后便出去多走走,我没有时间陪你,不要因此恼了我。”说到最后,他睁开眼,看着秦璐,反手握住了她的柔荑。秦璐看着他,轻点了下头,她怎么会因此恼他呢?她恨不能帮他分担。下午秦璐依旧待在太子府。最近不知怎么有点嗜睡,用了午膳便一直睡着,一直睡了两个时辰才醒来。才刚醒来,便听到半池对她说:“娘娘醒了,二小姐来了,一直在客厅候着呢。”二小姐?秦璐一愣,很快便反应过来,眼底划过一抹不明显的冷笑,秦玉啊秦玉,你终于要开始行动了吗?静水这时过来帮她整理衣裳,秦璐便问半池:“她来了有多久了?”半池想了想,才道:“一个时辰吧。自娘娘用完午膳后一个时辰便在这儿候着了。奴婢也想过要把娘娘喊醒来,可二小姐说要让娘娘多休息一会儿。”一个时辰了?秦璐有些讶异,转瞬又有些释然。秦玉会这么做,不过是因为她知道这太子府的一举一动都会被褚略掌握在手里,以此来体现自己的体贴温柔。秦璐也不着急,慢慢地梳妆打扮,既然她愿意等,那么多等这一时半会相必也没有什么大碍吧?秦玉在客厅等的百无聊赖,她刚刚听说秦璐醒来了,以为她会马上来见自己。毕竟以前她在府中的时候,对自己可是关怀备至,就好像自己是她的亲妹妹一般。可是这一次却出乎她的意料。秦璐醒来这么久了,可她还是没有来看自己,秦玉都快要坐不住了。足足有半刻钟,秦璐才珊珊来迟。看见她出来,秦玉有什么怨气也不得不收起来,毕竟她有身份摆在那儿。秦玉笑着迎上去,行了一礼:“臣女参见太子妃娘娘。”秦璐看着眼前垂下来的头,眼底的冷笑很快被她收起来。这次的秦玉倒是学聪明了呢,知道改称呼了呢!面上倒是丝毫不显,只是微笑着把她扶起来,受宠若惊道:“妹妹快快请起!你我姐妹,怎需如此生分?”听到她这话,果不其然,秦玉眼底有着得意,即便她做了太子妃又能如何?自己还是她最疼爱的妹妹。不过秦玉不知道的是,面前的这个,已不是那个处处让着她、事事为她着想的姐姐了,她的灵魂依然换了一个人!“姐姐说的是,那妹妹便也不推辞了。”秦玉本就不想承认秦璐现在的身份,有了台阶,自然顺着下来了。秦璐坐主座,秦玉坐次座。待两人坐好后,秦玉这才看到秦璐今日的打扮。一身淡紫的罗裙勾勒出曼妙的身材,上面的花纹更是说不出的精美绝伦。秦玉敢断定,这不是丞相府的东西,因为她从未看过秦璐穿过。再看那芙蓉面,朱唇不点而红,柳眉弯弯,双眸含情,好一个倾城佳人。秦玉一直知道秦璐长的好看,却从未像今日这般感受强烈过。或许是因为自己喜欢上了太子,便不知不觉便拿自己和她作对比。可现在她颓然地发现,自己在相貌上,实在不如秦璐。看看自己,一身翠绿罗裙,虽然突出了她的娇柔之美,可到底还是不比秦璐的国色天香。现在的她和秦璐,就好像路边的野花和万花丛中的牡丹,自己不及她半分。秦璐不动声色地将秦玉的一番打量收入眼底,复而含笑问道:“妹妹今日怎么想起来看姐姐我了?”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很多意思,可以听做在问秦璐来的目的或是企图,也可以是……纯粹不经意的一问,并没有经过内心。秦玉捉摸不透秦璐的意思,她看着眼前自己几天未见的姐姐,现在笑的找不出破绽的姐姐,一时竟觉得她有些变了。再定睛看时,秦玉又觉得这不过是秦璐随口一问,便答道:“妹妹想着姐夫公务繁忙,姐姐无人相陪,肯定很是寂寥,便来看看姐姐,希望姐姐姐夫不要嫌妹妹叨扰便是了。”秦玉笑的一脸天真,眼里又隐含关切,倒很像一个真心关心姐姐的好妹妹呢。她找的这个理由也很是不错,褚略洁身自好,偌大的一个太子府,除了她一个正牌的太子妃外,竟无一个通房或侍妾,想想的确有些孤寂呢。秦璐听了她这话,显然有些感动,眼睛里已隐隐闪着泪光,道:“妹妹有这份心便好了,姐姐又怎会嫌弃你呢?”秦玉心底冷笑,果然还是那个傻傻的姐姐啊。她有些犹疑,却还是问出来:“姐姐和太子的感情好吗?”秦璐显然被她这问话吓了一跳,转而问:“你怎的如此问?”不怪秦璐如此讶异,秦玉一个未出阁的女子,问这些问题实在有失分寸。秦玉脸上也飞满了红霞,她也知道这样问定是不妥的,可她实在按耐不住自己的内心便问了出来。“我……妹妹只是关心你罢了。”秦玉虽有些慌,但还是眼巴巴地看着秦璐,希望她能告诉自己。秦璐看着她那眼神,有些想笑,却还是说道:“你姐夫对我很好。”听到这句话,秦玉有些失望,不过她隐藏的很好,如果秦璐不是一直盯着她,也很难发觉。聊了一会儿,秦玉显然有些坐不住了,她开始左顾右盼起来,道:“姐夫平常不来这里吗?”她说话时,眼珠不停地动,显然有些不自然。秦璐微微一笑,温声道:“他公务繁忙,若是妹妹想见,我倒是可以派人请上一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