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六十章 梦

第六十章 梦

3148 2017-06-05 10:57:35
“程远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侍郎程某,品行败坏,为人奸诈。幸端王爷清正廉明,善督察人,着降侍郎程某为平民,撤其官位,收回其府邸,以后永不录用。以儆效尤。钦此!”太监尖细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响亮的回荡在屋子里,这是多年来在宫中形成的本领。在程远听来,这就如同晴天霹雳,如雷贯耳。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他不敢相信地摇摇头,却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他的摇头并没有让眼前的人从他的面前消失。那太监看着程远,不含一丝情感。在宫中待的久了,早就看过太多物是人非,人云亦云了。皇上的心思,从来都不是他这等下人所能揣测的,这头一天在皇上跟前是红人,可谁知晚上会不会打入死牢呢?这世上不确定的因素,不确定的事情太多太多。像这般大起大落的,像他这般在宫中待了十多年的人,早就知道的清清楚楚了。因为看过太多,便也就没有什么感触了。可程远不一样,他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大起大落,他本以为,这圣旨一到,迎接他的应是辉煌腾达,可是没有,这些都没有,有的,等待他的只有无尽的地狱。怎么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他还在自己的臆想中不能出来,可是那太监和一干人等却等不及了,他们不能在这样等下去了,毕竟圣上还等着他们回去复命呢!这样想着,太监不由蹙了眉,声音带着不满和轻蔑道:“程远,还不快快接旨?”太监的确是看不起程远这样的人,不能正确对待一时的得与失,终究难成大器。与其在这里黯然神伤,不如早些接旨了,淡然处之,反倒还可能有翻身的机会。他这般,不过是给人徒留诟病罢了。程远猛地一惊,抬起头来,慢慢地站立起来,语气艰难道:“草民……接旨!”他颤抖着接过那明黄的圣旨,差点亮瞎了他的眼。俗话说,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程远又如何能奈何得了呢?这皇帝的旨意,不是他说改就能改的了的。他话音未落,太监身后的士兵就进入了他的府邸。他们本就是奉命来封府邸的,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如今一见程远接旨,自然就迫不及待地奔出去了,没有半刻的停留。而程远还背对着府邸,呆呆的看着手中的明黄,不说话。身边陆陆续续有士兵过去,又有士兵出来,丫鬟小厮们都尖叫着,哭闹着,似乎不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的声音很杂很乱,却也让程远心慌意乱,因为在他的耳中,这些人的哭闹声就好像已经预见了这个最差的结局。直到侍郎府的大门“嘭”的一声被关上了,程远才回过神来。他转过身,看着一片杯盘狼藉的侍郎府,那上面俨然已被贴上了白色的封条,丫鬟小厮也都各自逃窜了,那么偌大的一个侍郎府,如今,成了这般光景,那百余人,竟就只剩他一人!“啪”的一声,明黄的圣旨已然散落在灰尘中,变的不起眼起来。秦府。秦璐方才小憩了一会儿,睡的格外香甜,许是任务朝着她预想的方向进行着的缘故吧!她这样想着,坐在院子中,一串串间断的零碎的画面在她脑海中闪过。这是她刚才睡觉的时候所梦到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任务已经快要完成了,也许是她太过思念褚略了。可是她对褚略,虽是的确有感情,但不至于到这般想念的地步。在梦里,他似乎还是像以前那么爱她,轻轻握着她的手,摸摸她的秀发,轻柔道:“阿璐,你真美。”那时候的他,整张俊脸上都是柔情,那笑容简直能填满她整个心房。而她在他面前,做的最多的就是羞涩,她只会低下头,羞红了脸,小声道:“哪有。”想想那时候的日子真是好啊,坐看花谢花开,云卷云舒,日升日落,只想就这样一辈子在一起。在那一个任务里,她是真真切切地陪他度过了整个的一生,而不是依靠系统任务去复制一个人。在做这个任务之前,她曾还抱有幻想,想着能不能在这个任务中见到他,同是古代,她会这样想也不足为怪。可眼见这任务都要完成了,还没有见到褚略或者说是像褚略的人。秦璐对于见褚略已经不抱希望了,既然如此,那么她现在就只想快些完成任务,回到位面拯救大队。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或许真是她思念他太多了,才会如此的不正常吧。这样想着,给自己做好了一个心理建设,秦璐这才放下心来。想来,自己昨天透露了那么一个大秘密给叶婉,此刻也该有一些进展了吧?这样想着,秦璐又觉得自己有必要去集市上转一圈,毕竟集市上才是收集消息的最好地方。想起集市,秦璐又想到了上官轩,昨天去集市,她已大致明白他的意思,可是她现在没有这个意思,其余的,要等到完成任务以后再说了。这样一想,秦璐觉得整个心都舒畅了。她已经把自己未来的一切都规划好了,而现在一切都在按照自己所料想的在进行,这叫她怎能心情不好呢?叫上流云,适当的乔装打扮一下,毕竟她的这张容颜,还是太过招摇过市了点。秦璐收拾好后,便出门了。若说哪里是收集消息的最好地方,那当然非“浮云居”莫属了。秦璐自然是明白其中的道理,便也不去其他地方,直奔“浮云居”。浮云居,永远都是京城人群聚集最密集的一个地方。在这里,它是京城最大的酒楼,同时也是京城鱼龙混杂的地方。可以说,浮云居已成了京城的一大标志性建筑了。秦璐没想这么多,她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带着流云二人来到浮云居,却见那儿有一个人正在高谈阔论:“话说这端王爷啊,前不久才选了一个才华过人的程侍郎,可如今,不过短短数月,就又上书请求废掉程侍郎,这一举动的确让许多人费解。”浮云居的幕后人不知是谁,每每便会派人说说京城的稀奇事和趣事。小到平民百姓,大到王公贵族,无一不说,无一不谈。但即便这样,却还是没有一个人来说它的不是,只因它的幕后人权势太大了。虽不知他的庐山真面目,可秦璐也知道,那人必定是权势滔天的人。要不然,他这般谈论王侯,不可能安然无恙。这样一想,那人却还在继续说着:“据说是这程侍郎品行不正,端王爷虽说是他的伯乐,却也不能忍受这般的人,才上书的。”话音落下,大堂中便响起许多附和称赞的声音,无非是称赞端王爷的品行如何如何好,一些奉承阿谀的话语。秦璐不爱听这些,在这世上,能有几个人能真心为国,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自己好,为了保全自己的家人罢了。她看的透彻,也听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唇角不由自主的勾起来了。这一切,终是走上正轨了。就在这时,机械女声响起:“任务进度已达80%。”笑意逐渐扩大,马上,秦璐就可以完成任务了。她心情颇好的走出浮云居,身边的人说些什么她也浑然不在意。秦璐只觉得,天高云淡,真是一个好天气。秦璐这边正春风得意,可程远便就坠入了人生的低谷。他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该去往何方。路上行人匆匆,他却浑然不顾,只是低着头,神色落魄,撞到人了也不会说一句话。程远此刻是形象全无,刚刚接圣旨的时候,他因为太过急切,甚至身上的行装都没有整理过。现在的他披头散发,身着一身中衣,像游魂一般满大街的飘。现在这时候,谁还认得他是从前那个风光无两得程侍郎呢?他自嘲的想着。怎么会这样呢?之前端王爷对自己还算器重,怎会一夜之间就发生如此大的改变?从昨晚上他和自己谈话时,自己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只是自己被权势冲昏了头脑,才没有多想,如今一想,自是疑点多多。他这样想着,自从他进入京城以来,处事圆滑,又谨慎小心,基本上没有树立什么敌人。若说有的话,那么只有……想到这里,程远的脸色变的不好起来。因为,秦璐实在是他的一大败笔,如果说这件事与谁有关系的话,那一定是她!刚才因为被突然的变故吓得傻了,现在冷静下来想想便就发现许多不同之处。越想程远越觉得是秦璐动的手脚,他之前就听说叶婉和某个姓秦的姑娘交好,当时他没太留心,这时他几乎可以确定,那就是秦璐!程远沉思着,不妨有一个人拉住他的裤脚道:“这位兄台,赏点东西吧!”程远低头一看,一个乞丐身着破烂的衣服,头发乱蓬蓬的,中间还有黑色的不知名的虫子,手中拿着一个破碗,用他那脏兮兮的手拉着他的裤脚。程远不耐烦地道:“不给!”若是平常,他或许还会为了塑造自己良好的形象施舍给他一点,可现在……他自身都难保了,又怎还会搭理这个乞丐呢?再说这个乞丐如此的脏,他避都避不及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