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五十章 程远

第五十章 程远

3137 2017-05-09 15:05:11
一连几天,秦璐都没有见到程远,虽然她也并不是那么想见到他,可是该来的总要来,该做的任务也总要做啊!这样地想着,秦璐就派人去打听了一下程远常去的院子,原来程远每天都要去花园,此刻正是阳春三月,花朵开得争奇斗艳,煞是好看。他这每天去花园的习惯,被他美名其曰为陶冶情操,只是是真是假,便有待考究了。秦璐不管这么多,知道了程远常去的院子,便开始计划起来。每天,她都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穿上最漂亮的裙子,梳最好看的头发,充分利用这具身体的优势,然后每天带着流云去丫鬟逛逛。原主本来也是一个书香之人,况且一个女子喜欢花并不是什么怪事,她每天去花园赏花,并不会有人觉得奇怪。秦府里的花都是特别名贵且漂亮的,相信是一个人都会喜欢的。秦璐整日里在花园里流连,日日赏花,心里对这花也是真心喜爱的。这一日,秦璐穿着打扮好,又去了花园,带着流云。这里的花都是秦招从四面八方收来的名贵品种,价格不菲,虽然也很具有观赏价值。各种各样的花朵,开得鲜艳又美丽,花香馥郁芬芳,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秦璐看着这花,每天看每天看,而她却只是在远处观望,从未到近处去看过。她觉得,这样的花美则美矣,却不可亵玩。今日,她却突然起了兴致,想到近处去玩玩,去感受一下这大自然的美。她走近去看一朵牡丹,这时的它是开的最好的,花瓣朵朵,鲜艳欲滴,很是盛气凌人。倒真不愧它“花中之王”的称号,秦璐这样想着,心里对这花也产生了更浓厚的喜爱之情。她不由微微欠身,去更近地靠近那花,感受花香。入鼻的是淡淡的清香,虽不浓,却是秦璐最喜欢的。秦璐的唇边不由绽开一抹笑容,颠倒众生。“咳咳。”耳边传来一道明显的咳嗽声,秦璐笑意微敛,循声望去。一袭白衣,面容俊朗,身姿挺拔,手里还拿着一把折扇,倒颇有几分书生气。不过,秦璐可没错过他眼中还未褪去的惊艳。想必,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程远了。程远也没想到,自己在这个地位低下的商贾之家,竟能看到如此国色,当真不负此行。她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面容稍显稚嫩,却精致宛如雕刻,又带着几分俏皮可爱。她身着浅蓝罗裙,身姿窈窕,一举一动如同那画中仙子。三千青丝被松松挽起,颇添了几分出尘气质。一双眸子清澈见底,像是能够看破人心。他来的时候,不巧,正看见她那绝艳的笑容,当真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她像是要与那花融为一体,又如同花中仙子,正中他的心灵。他欣赏了一副“美人赏花图”,此刻美人看着他,他自然要回话了。于是他收起折扇,抱拳弯腰行礼道:“在下程远,敢问小姐芳名?”程远的这一举一动,倒是做的颇为潇洒,有几分书生气。秦璐面向他,笑意已经完全收敛了,一副闺阁女子的样子,她微微点头,道:“程公子。”竟没有丝毫想告诉他名字的意思。程远似是不甘心,再走近了一步,道:“小姐是这个府中的人吗?怎么程某从未见过你。”他的话语竟隐隐有些威胁之意,似是完全将自己当做主人,来质问秦璐的身份了。秦璐心底冷笑,这程远还真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不过是寄人篱下,竟隐隐有些嚣张。不过她面上丝毫不显,只是略微退后半步,淡淡道:“程公子,我听家父说过你,说是你很有才华,很是欣赏你呢。”程远一听她这话,怎会还不明白她的身份,心下一喜,原来是秦招的女儿。他前几日同秦招聊天,听他话语里的意思,隐隐透露出一点想要把女儿许配给他的意思。如今知道,这样的美人即将是他的妻子,他自然喜不自胜。他情不自禁的再靠近一步,道:“原来是秦小姐啊,我也听秦老爷说过你,他可是很疼爱你呢。”谈到秦招,秦璐脸上不自觉浮现笑意,像是疼爱父亲的一个好女儿,声音也柔和了许多,道:“家父的确对我很好,程公子,也是被这花园的美景吸引住了神色吗?”美人的问题,程远自然是要附和的,于是又向前一步,说:“是啊,这里的景色可真是漂亮,程某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景色,忍不住停下欣赏一番。”他可真是说谎话不打草稿,明明每天都要来花园的人,却为了附和别人,说出另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理由。这样的人,不知道秦招是怎么看走眼的。秦璐想着,或许是被他那人模狗样的样子欺骗了。可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笑意更甚:“是吗?那程公子和我还真是一路人呢!”说话间,她也向前微微走了一步,两人靠得更近了些,但两人却丝毫不觉,这样有什么不妥当。流云在一旁看着,心下着急,小姐这是怎么了,今日怎么忘了男女有别之事呢?若是被他人瞧了去,还不知道要怎么说小姐呢!毕竟,人多口杂。秦璐和程远相谈甚欢,从天南聊到地北,从眼前的花聊到国家大事,若是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呢!流云作为一个丫鬟,像这样的主子说话,是没有她插话的份的,她也是有在这旁边干着急了。两人谈了一会儿,之后秦璐便称乏了,想回去休息了,并约程远明日在同一地方同一时间一同赏花。美人相邀,程远自然喜不自胜,也没了那番戒心,只当是美人与他一般,倾心于对方,连忙答应下来。而秦璐,却是微微一笑,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第二日,早膳时分。秦璐像往常一般用完早膳,却也没走,只是看着秦招,道:“爹前几日收留的那个书生,女儿昨日里见着了。”她这样说着,一边观察秦招的表情,发现他的表情没有异样,像是早就知道了,心下了然,这秦府中发生的所有事情,即便他整日里出门在外,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秦招听了她的话,虽然早就知道了,却还是顺口问道:“那女儿觉得他怎么样?”按照他昨日收到的消息,自家女儿对那程远的印象应当不会差的。可是,秦招却没在自己的宝贝女儿脸上看到他想要的表情,秦璐脸上反而有些为难,迟疑道:“这……”她的迟疑恰如其分,让秦招也有些怀疑。他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可以说给为父听的?”“这……”秦璐依然很是迟疑,没有说话。瞧她这模样,秦招心里疑窦丛生,只是苦于不能问出来,看来今天,他要找时间去看看了,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是让女儿也不能说的。这日里,秦璐身着大红流仙裙,去赴约。话说这红色,若是不适合的人穿了,反而会起了反效果,会显的俗气。而秦璐穿了,只觉得人比花娇,十分漂亮而且有气质。到了昨日里的地方,程远已早在那儿等了。他依旧是白色衣袍,只是没了昨日那把折扇,少了几分风流,倒是多了几分老实可靠。秦璐笑着走过去,唤道:“程公子。”程远转过脸来,看到盛装打扮的秦璐,眼前一亮,抱拳道:“秦小姐。”秦璐微颔首,在离程远半米远的地方停下来,道:“程公子来的如此早,倒让我有些愧疚让你在此等了。”她今日没有带流云来,而是吩咐她回去取一点东西再过来。因此现在,便造成了她与程远单独相处的情形。“小姐无需愧疚,是程某太过心急,也不愿让小姐久等,便早早地来到此地。”程远笑着道。秦璐听了,心下暗暗有了计较,这程远,虽然品格不行,可肚子里还是有几分真才实学的。这一番话,说的恰到好处,文绉绉的,却让人讨厌不起来,只会让人心生好感。这样的人,有实力,有城府,想不成功也难。不过……秦璐眼底暗光流转,今日,她定要将他赶出秦府!这样想着,她脸上笑意更甚,笑着道:“昨日与公子谈的那一番话,让小女子受教了。公子才学颇高,以后可是要入仕?”“这是自然。”谈到自己擅长的东西,程远自然是意气风发,侃侃而谈:“程某没有别的擅长的东西,就是这诗书,颇得我心。”望着这一片花海,程远胸腔里一片豪情壮志,无处抒发,只是看向秦璐,眼里的神情复杂如水,他似乎已经可以预见自己的未来,美人在怀,坐拥至高无上的权利。到时候,他想干什么便干什么,何必受这寄人篱下的屈辱?让他抬不起头来。秦璐却不看他,和他并排站着,眼中是绚丽夺目的美景,纤纤玉指轻抚上最近的那一朵妖艳的红色花瓣,声音清浅:“那程公子,以后定会高中的。”“小女子这一生已注定是闺阁中的女子,不求别的,但求爹能健康长寿,以后的良人也能护我如珍宝。”她的声音里有淡淡的惆怅,但在程远听来,便是暗示意味很重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