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五十九章 圣旨旨意

第五十九章 圣旨旨意

3287 2017-05-31 11:10:43
上官锦看着程远的表现,心底冷笑。从客观上来讲,程远这个人是真心不错,能屈能伸,又能摸透主子的意思。只可惜,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打到自己女儿头上。他心里这样想着,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笑着道:“本王今天就是来和你说这件事的。雨陌今天和本王说,她想要嫁给你,因此才把你唤来商讨成亲的流程的。”“这……”程远很是惊讶,不由又有些迟疑。他前几日去找上官雨陌,分明她还对自己爱搭不理的呢!怎么今天又突然变了主意?程远隐隐感觉事情没有表面上的这么简单,有些蹊跷。不想上官锦却是横眉一竖,不满道:“怎么,你还不愿意吗?”巨大的威压压迫而来,程远冷汗直流,道:“不敢。”他又怎么会不愿意?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可是,当梦想真的成真的时候,他却有些害怕了。毕竟,美梦都是容易破碎的。甩甩头,程远决定暂时不去想上官雨陌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女人都是善变的,姑且让他这样相信吧!那个秦璐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上官锦貌似在注意手中的茶杯,却用余光悄悄观察着程远的表情。发现他的一系列变化后,也是有些好笑。不过他的所有变化过后就是狂喜了,还有把一切都不放在眼里的那种狂傲。想来他应该是觉得去了皇上最信任的王爷的女儿,以后就能青云直上了吧?程远的确是这样想的,当真正接受了上官雨陌即将嫁给自己的事实,他的确是高兴到了极点。在那一瞬间,他想了很多很多,想到自己的美好前途,想到自己腾达后该怎么教训秦璐,还有,他想让上官锦跪在他面前,称他为主人。他早就看上官锦那副貌似清高实则高傲的样子不顺眼了,每次他使唤自己的时候,自己就常常这样想。一瞬间,程远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全部表现在脸上,被上官锦观察了个遍,虽然真的不过是刹那的时间罢了。“咳。”上官锦轻咳一声,拉回程远游走的神思。程远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人,你瞬间有些不自然,他不知道他刚才所想有没有被面前的人所发现。因为刚才他想到自己的美好未来,那时候的意志力是最薄弱的,多半显露出了什么。见程远看向自己,上官锦才笑眯眯地道:“但是本王觉得,世上的每一对姻缘都没,都要被皇上,真龙天子祝福才会有好结果的。不如,本王明日就上书求求皇兄,让皇兄为你们指婚吧!”他笑的可算是纯良,程远想了想,这的确是一个极好的办法,若是真被皇上圣旨赐婚了,那不仅仅是莫大的荣耀,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话,他去上官雨陌的事情天下人都会知晓的!这不是对他大大地有助益吗?可是不知何故,程远还是觉得有些不安。上官锦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程远这个人很是精明,对于自己这个“好心”的提议他定然会觉得不对劲。只是程远啊程远,我倒要看看,在莫大的利益面前,你选择的会是利益,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呢?其实上官锦此问,主要还是因为他很是惜才。他不忍看程远这么一个人才被利益所迷惑。若是他选择相信直觉,那么明日他自然会把女儿许配给他,并求皇上赐婚。顺便会把他培养成自己的亲信,永远都不会背叛自己。可若是他选择的是利益,那就对不起了。那么明日他上书就不是请求赐婚而是请求皇上废了程远了,既然得不到就要毁掉,让别人也不能得到,这是皇家人做事的一贯准则。“这……这恐怕不妥吧?皇上日理万机,又怎会为我们赐婚呢?”程远迟疑道,他到底还是没有把话说的太绝对。呵。上官锦在心里轻轻一笑,面上却道:“无碍,你是我举荐的人,现在又成了侍郎,这个婚相信皇兄会成人之美的。”他是下定决心要把话说死了,让程远来做一个选择。“那……那好吧。”程远几乎艰难地说出这几个字,心一瞬间痛了一下,好像并不能说出这句话,做出这个决定一般。他尽力忽略自己心里的难受,这有什么呢?这不是有利于自己的东西吗?为什么感觉好像做错了一个决定?上官锦看到程远的复杂表情一愣,随即意味深长地笑了:“那本王明日会上书请圣上赐婚的。看程侍郎好像身体不舒服的样子,天色也晚了,程侍郎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明天听本王的好消息。”说完,上官锦便离开了,头也不回。看着上官锦离开的背影,程远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具体要说是什么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这样想着,头越来越痛了,程远带着昏昏沉沉的状态回去了。翌日,正是一个大晴天,暖暖的阳光洒在人身上,很舒服。此刻,金銮殿上。太监尖细的声音拖的老长:“有事启奏,无事退朝……”文武百官此刻整齐地站在大殿上下,皇帝坐在尊贵的宝座上,威压十足。文武百官都将自己想要汇报的事情汇报了。待到所有事情都完毕后,才有一个声音高声道:“禀皇兄,臣弟有事禀报!”却是上官锦。“哦?”皇帝似是感兴趣似的抬了抬眼皮,自己这个皇弟每次上朝都没事向他禀报,都是来走个过场。自己也没有怪罪他,毕竟他志不在此嘛!可今日……他居然有事禀报?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某皇帝不相信似的看了看西边,咦?没太阳啊?某皇帝困惑了。复又抬头看了看东边,哦,太阳原来还是在这儿出来的啊!太监们看到某皇帝这迷糊的动作,都不禁想笑,可却憋着不能笑。若是被人发现他们偷窥圣颜,说不定是要被砍头的呢!而站在底下的那些文武百官们个个低着头,倒是没有人看见某皇帝傻傻的动作。只见上官锦恭谨地把自己昨晚写好的奏折,双手捧着,高举过头顶。很快,便有专人拿过他的奏折,递给了某皇帝。皇帝打开奏折后,就慢慢看起来了。在这期间,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整个大殿静悄悄的,透露出一股严肃的气息。当然,也有极少部分人在小声的讨论,不知道这端王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端王爷喜游山玩水,这种朝政事他一向都是不过问的。不一会儿,皇帝看完了奏折,玩味地笑着道:“你是说,你举荐的那个程远为人奸诈,你认为不是国之栋梁,让朕下旨永不录用他?”此话一出,大殿中瞬时掀起了惊涛骇浪,这大殿中谁都知道程远是由上官锦举荐的,现在却要下旨废了他,这其中的深意值得追究啊!他们窃窃私语着,上官锦却丝毫不受影响,沉声道:“回皇兄,是的!正因为他是臣弟举荐的,那么一旦发现他有问题,臣弟便觉得寝食难安。”他说的头头是道,让不由拍手叫好,好一个衷心为国的臣子啊!皇帝稍稍坐直了身子,眼睛扫过大殿中神色各异的众人,沉声问道:“程侍郎何在?”许久没有人应答。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臣子站出来高声答道:“回皇上,程侍郎今日身体不适,已向臣告病在家了!”全场哗然。没想到当事人之一的程远今日却不在这里,这是倒什么大霉了,连为自己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上官锦低着头偷偷笑了,他当然知道程远病了,可就是这样,他才迫不及待想要给他一个“惊喜”啊!皇帝显然也有些意外,目光扫过上官锦勾起的唇角,心下了然。看来自己这个弟弟是知情的,罢了罢了,自己也不能做什么,不如就如了他的意好了。这样想着,皇帝的身子又软了下去,仿佛有气无力地道:“既然如此,那朕便听皇弟的忠言,程侍郎为人奸诈,实非栋梁之才。撤去他现有官职,没收其府邸,并且永不录用。”“希望众爱卿能够以此为诫,为国为民,忠国家之事,忠天下之事。”说到后面,皇帝语气才认真起来,很是严肃认真。底下的众臣子们瞬间精神抖擞,齐声答:“臣遵旨!”皇帝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便退朝吧。”众臣子恭声道:“恭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一天发生的戏剧性事情,成为人们饭后的闲谈笑料。刚被封为侍郎的程远,分明是有着大好前途的人,甚至许多人都打算去巴结讨好他。没想到却在皇帝的笑谈间被撤了职,并永不录用。程远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帐帘,一时有些迷糊。自从昨日起,他的头就一直痛的很。忽然他想起昨天上官锦答应自己的事情,猛地坐起来,问旁边的丫鬟:“今天有圣旨来吗?”丫鬟不明白他的意思,却还是据实回答了:“回侍郎,没有呢。”“哦。”程远应着,心里有些失望。心里不住地胡乱想着,上官锦不会是骗我的吧?要不然怎么现在还没有圣旨来呢?突然,外面一道尖细的声音:“圣旨到……”程远精神猛地一震,这是太监独有的声音,他赶忙爬起来出去迎接。他甚至衣服都没有穿好,就匆匆出去了。对于程远来说,这可是关乎他前途的大事,自然不能怠慢。他匆匆出去,却见那太监手中捧着一份圣旨,程远心中一喜,目光却瞥到太监身后的那一大摊子武将,疑惑:为什么来颁个圣旨需要这么多人来?来不及多想,程远连忙跪下来准备接旨。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