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十八章 新婚燕尔

第十八章 新婚燕尔

3242 2017-05-15 14:42:36
这样想着,褚略便对着眼前的红唇吻了下去。秦璐还在呆愣中,却被唇上传来的触感惊得瞪大了眼睛。褚略的动作是轻柔的,在秦璐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钻进了她的口腔,邀请她的舌头一起嬉戏。一来一往,你追我赶。秦璐都觉得自己要呼吸困难而死在这里了,褚略才放开了她。她大口大口喘着气,脸红的不成样子,她还没有谈过恋爱,却就这样被人亲了:“你……”刚一抬头,便看见褚略的眼神不似先前那般深邃,而是更加添了些许火热,竟……让她有些不敢看他,想要说的话也忘的一干二净。褚略凑到秦璐耳边,似情人间的低声呢喃:“阿璐,良辰苦短,你我……还是快快珍惜时间吧。”声音也沙哑的不成样子。耳边温热的气息,以及他话语里的意思,都让她羞红了脸。作为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未等她有什么反应,褚略又吻了上来,并把自己压到了床上。看着在自己面前的俊颜,秦璐知道洞房花烛夜是要做些什么,可她……也不能真和他做那事吧?无奈之下,秦璐只好闭了眼,用意念呼唤手镯里的人,表达自己的意思。“确定使用储存能量兑换吗?”秦璐咬咬牙,用意念表达自己的意思,“是。”随即什么缠绵都与她无关了,因为她已经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春宵苦短,红烛已灭。秦璐醒来时,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有些回不过神来。回想起昨日发生的种种,一切都仿似梦境。她不得不用手镯的能量复制了一个自己,完成了昨晚的一切。毕竟她赶鸭子上架,也不能强人所难吧。而今他们赤裸相对,秦璐又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动了动身子,想要起来拿衣服穿,却无奈全身酸软无力,她不由龇牙咧嘴。一边在心底骂褚略的禽兽的行为,一边想把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推开。可是这人力气忒大,秦璐不但没有推开,反而把他吵醒了。褚略睁开眼,面前是美人在怀,他反应过来,这是他昨日新娶进门的小娘子。温香软玉在怀,他竟又有些冲动了。把下巴靠在秦璐肩上,褚略用低哑的声音呢喃道:“还疼吗?”里面隐含的蠢蠢欲动的情欲饶是秦璐一个小姑娘也懂了。耳边是喷薄的热气,感受着他下面那蠢蠢欲动的东西,秦璐哪还能不懂,声音细弱蚊蝇道“疼……”这可真是大实话,虽然昨晚经历的并不是真正的她,可毕竟是她的身体,如今这后遗症,自然是要她来承受的。声音虽然小,可褚略还是听清了。他也不好太过为难她,毕竟是第一次,况且,来日方长嘛!这样想着,他的心情好了起来,起身来穿衣,那样子,竟是丝毫不避讳。“我还有一些公事需要处理,阿璐好好休息,若是醒了,便来书房找我。”秦璐看着眼前褚略的动作,不由羞红了脸。没想到褚略的身材这么好啊?我会不会长针眼啊?一边想着,秦璐还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压根没听到褚略的吩咐。自己的话音落,却没有一点回应,褚略不由带了疑惑回头望去。却见自己的小娘子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看,不由又起了逗弄的心思,倾身凑到她面前,带着邪魅的笑容问道:“娘子这般看着为夫,是昨晚没看够呢?还是舍不得为夫走呢?”“腾”地,秦璐的脸又红了,她不由自主地摆摆手,说话都结巴了:“没、没有。”说着把脑袋缩进被窝,闷声道:“你快走吧。”“哈哈哈哈……”褚略爽朗的笑声在室内响起,渐渐的,没了生机。就在秦璐以为他走了,探出头时,额头却有一个湿润的触感,一触即离。“好生歇息。”紧接着,脚步声响起,这下褚略是真的走了。而秦璐摸了摸额头,心中甜甜的,像是一池春水被搅乱了。秦璐再次醒来,是被饿醒的。她有些迷糊的坐起身,看看外面的天色,已是日薄西山了,不由暗恼自己睡的如此之久。朝外面唤了一声,便进来两个丫鬟,这两个丫鬟是她的陪嫁丫鬟,一个叫半池,一个叫静水。两人进来便对她行礼道:“参见太子妃娘娘。”秦璐有些不适应被人这么恭敬地对待,可还是出声问道:“我这是睡了将近一天了吗?”“回太子妃娘娘,是的。”答话的是静水,她比较沉稳,就如同她的名字一般。“太子妃娘娘,本来奴婢是想把你喊起来的,可今儿中午太子殿下来看过娘娘了,说是让奴婢们不用打搅您。”褚略?秦璐一愣,有些感动他对自己的上心,她想了想,便问道:“太子殿下此刻在哪儿?”静水想了想,才答道:“此刻快到晚膳时间了,若是娘娘有心,还能和太子殿下共用午膳。”听了她的话,秦璐也不敢耽搁,赶忙洗漱。她现在既然来到古代,便不得不遵循这里的规矩,所谓妻子要一切听从丈夫的,她自认不会做到这个地步,却总体上还是听话的。况且现在她肚子也饿了,是时候吃点东西了,此刻这时间,正好。这样想着,秦璐来到了大厅,此刻的饭菜已铺陈好,褚略坐在主位,宽大的桌子上只有他一个人。换下了昨日大喜的红袍,今日一袭黑衣的人更衬得他眉眼冷锐,气势非常。秦璐慢慢走过去,行礼道:“妾身参见太子殿下。”见是她来了,褚略的眉眼不由柔和下来,面上也染了一点笑意,站起来过来扶起她,轻声道:“阿璐,你我夫妻,何必如此生分?”秦璐知道他是为自己好,和他一块儿走向桌子,道:“阿略,我知道,可这毕竟是礼节,岂能随意废除?”褚略知趣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转而牵着她的手,问道:“休息好了?”略带有茧的大手握住自己的,秦璐只觉得另一支手都无处安放,只得胡乱的应了一声。而褚略呢,他只感觉自己包围在手心的那只小手,润滑的不像话,手指也纤细修长,煞是好看。他忍不住把她的手握在手里,细细把玩着。两人都用了一顿心不在焉的膳,一个注意把玩手中的肌肤,一个被把玩,浑身都不舒服。待得丫鬟们把残羹冷炙收拾好后,褚略这才开口道:“明天和我一块去见父皇母后,他们想见见你这个儿媳妇。”太子都发话了,她又怎么敢不听从?秦璐想着,应了下来。太子的父母,不就是皇上和皇后吗?这样想着,秦璐倒是有些紧张了。看出她的不安,褚略轻拍着她的手,抚慰着她。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在秦璐措手不及的时候,已然到了第二天。一大早,秦璐就被半池喊醒:“太子妃娘娘,快些起床了,今日还要进宫呢!”于是秦璐迷迷糊糊间被她拉起来梳洗打扮。静水这时也来到秦璐面前,她有一双巧手,能梳出世界上最好看的发髻。不过半刻钟的时间,一个漂亮的流云发髻就被她梳好了。而半池虽然跳脱,可对于衣服搭配有天生的敏感,她找了一件水蓝的广袖流仙裙给秦璐穿戴上,再略施粉黛,以示尊重便好了。秦璐这才从睡梦中醒来,看着眼前镜子里的自己,流云发髻松松垮垮束起乌黑亮丽的秀发,水蓝的广袖流仙裙更是让她的一举一动都仿似仙子,飘飘欲仙。而脸庞更是美若天仙,不似凡人。“太子妃娘娘可真是好看,太子殿下见到了一定会目不转睛的。”半池笑着说,而静水虽不说话,可看她那样子,分明是赞同半池说的话的。他……也会欣赏吗?秦璐咬着下嘴唇,不由想道。“太子妃娘娘快些出去吧,太子殿下已在外面等着了。”静水看出秦璐的出神,不由提醒道。秦璐这才回想起来,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做正事才是最要紧的。于是迈步走了出去。果不其然,褚略果然已在外面等着了。他今天一身蓝色衣袍,和她今日所穿,正好相配。一定是半池这小妮子故意的!秦璐恨恨地想着,却还是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褚略看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的美人,一瞬间失了神。她的每一步,都好像踏在自己心上,好似正步步从画中走出,走到自己身边。不过他毕竟是太子,哪这么容易被美色迷惑,不过瞬间,就恢复了清醒。他含笑走过去,很自然地拉起秦璐的手,并体贴地送她上马车。不愧是太子的配置,马车里装扮的古朴却又不失奢华,而坐的地方还专门有软垫,若是想睡一会儿也完全可以。没等秦璐打量多久,褚略就上了马车,马车随即发动。不过秦璐一瞬间有些惊异,她本以为坐马车会像她那天坐花轿一般颠簸,可并没有,这马车平稳地就好像并没有动一般。而褚略上了马车后也并没有说什么话,而是再次把她的手握在手里,坐在她的身旁,开始闭目养神。秦璐看着褚略眉眼间的疲惫,不由有些疼惜。他作为太子,每日里肯定很忙吧,昨日一整天几乎是在书房度过的,此刻休息一会儿实属正常。一边想着,秦璐也有些迷糊,可还没等秦璐睡着,马车却突然停下来了。秦璐一下被惊醒,转头看向褚略,他也睁开了眼睛。皇宫离太子府虽说不远,却也不近,按理说不可能这么快便到了的。
倾世蓝域鱼 倾世蓝域鱼
。。。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