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拯救位面  >  第二十九章 纳妾

第二十九章 纳妾

3124 2017-05-09 15:02:20
一句话惊起千层浪。“你在胡说些什么?”二皇子见事情败露,恼羞成怒,装作怒不可遏的问道。而一直在旁边装透明的皇帝终于开口了:“将军,你所言可属实?”“千真万确,望皇上明察。”将军拜倒在地,将事情全都说出来:“前几天,二皇子让微臣来做这个伪证,若是微臣不从,就杀了我全家老小啊!现如今,微臣家中除了微臣,其他人都被他控制起来了。”“望皇上救命!”将军颤颤巍巍地说着,二皇子此刻也跪下来,大声道:“望父皇明察,儿臣冤枉啊,一定是他,一定是他联合这个老东西来陷害微臣!”他手指褚略,只是此刻他辩驳的话是那么苍白无力。秦璐看他这番狼狈模样,不由好笑。复又想起刚才褚略这个真正的受陷害者,却没有像他一样,喊冤,他只是坐在那儿,不悲不喜,也不开口为自己辩白。皇上听他这么说,反而动了大怒,道:“孽障,你此刻还不认罪吗?告诉你,这件事,本就是朕和你哥哥一手策划的,为的就是引出你这祸乱朝廷之人!”这句话,如当头一棒,打在二皇子头上。引出自己?而自己还真是可笑,竟还为可以拖褚略下台而沾沾自喜,殊不知,这是把自己拖入了地狱!而秦璐看向褚略,眼中的惊讶和庆幸显而易见。惊讶的是这件事他竟是策划者之一,庆幸的是幸好这件事是他策划的,如若不然,被自己的亲兄弟这样背叛,无论是谁,总会有些心痛吧。二皇子跪在原处,却突然爬起来,对将军说:“老东西,别忘了你的亲人可还在我手里,你信不信他们立刻便会下地狱!”将军脸色一变,求助般地看向皇上:“皇上救救微臣的……”他的话还未完,便有一人的声音掩盖了他的:“启禀陛下,将军府众人已全被救下!”这声音出现在秦璐的不远处,秦璐定睛一看,不知何时,一个黑影已跪在下方,想必是皇上早在将军出来时便派去救的,现在回来复命了。将军此刻听到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而反观二皇子,他失魂落魄的神情,已显示了他彻底完败的场面。此事圆满结局,皇上也对二皇子处以贬为庶民的刑罚,对于二皇子那般养尊处优的人,这样的刑罚想必只会让他生不如死吧!而此刻秦璐才感觉到肚子饿了,便连忙带着褚略回家吃饭了。回到太子府后,秦璐识趣地没有提起今天发生的事情,但褚略却忍不住想起今天御书房的秦璐来。她今日那为了维护自己而大放光彩的模样,自己看了怕是都要心动一番吧。忽又想起临走时父皇的那一句话“略儿啊,你娶了一个好妻子啊!”,他又何尝觉得不是这样呢?有妻如此,夫复何求!这样想着,褚略满足地叹谓一声,随即把怀中的温香软玉抱的更紧了些。时间如梭,光阴似箭。时间已匆匆地过去了一年,这一年于秦璐而言无疑是太平的一年,没有二皇子的打扰,连带着秦玉也安分不少。秦璐和褚略的感情也一直很好,却不知怎的,迟迟没有怀上孩子。秦璐对于这些是不太在意的,可皇后在意。这不,秦璐正和皇后进行婆媳之间的促膝长谈。“秦璐啊,你知道的,自从一年前你的那次意外,你这个肚子啊,可就没什么动静了。你这样,让本宫何时才能抱上孙子啊!”皇后端庄地坐着,看着秦璐,缓缓说道。听了皇后的话,秦璐也是有些尴尬。这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他们也进行了不少的“造人运动”,可都没能怀孕,这能怪得了谁呢?秦璐坐在那儿,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皇后又说话了:“既然这样,那你好歹也帮本宫劝一下略儿,让他纳几个妾也好啊!”言下之意便是,你生不出孩子,就让别人来生,你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啊!说也奇怪,按皇后这催的急的性格,褚略却除了她这一个正妻,没有再纳别的女人。其实褚略作为太子,以后是要当皇帝的,三妻四妾不足为奇。听皇后这样说,秦璐唇边泛起苦涩的笑容,就因为自己生不出孩子便要自己劝自己的夫君纳妾?这古代之理本就如此荒诞,可自己即使万般不情愿也不能表现出来,只因现在她在古代,只因她是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娘娘。面对皇后那几乎摆在明面上来的意思,秦璐只是笑容颇淡地道:“谢母后提醒,儿媳定会好好劝他的。”“嗯。”皇后对她的表现极为满意,带着一批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秦璐目送她离开,唇边的笑容也渐渐隐去。晚膳时分,秦璐看似不经意地对褚略提起纳妾之事,可褚略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表示。后来褚略“身体力行”地表明了他对纳妾之事的态度,让秦璐恨的牙痒痒,却又拿他没有什么办法。翌日一大早,却有一个不速之客来到了太子府。“母亲,你怎么来了?”秦璐看着眼前的贵妇人,有些诧异。原主的母亲虽在她出嫁后也来看过她几次,可毕竟是在少数。丞相夫人是一个既慈祥却又不失严厉的母亲,她可以给你无尽的母爱和关怀,也可以严厉的要求你学习六艺。像今日这么一大早就来看望她的,却是第一次。“听说昨儿个皇后娘娘来了?”丞相夫人坐在那儿,轻抿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问道。身为一国之母,皇后的行踪自然被世家大族所关注着,丞相夫人知道是自然的。“嗯。”秦璐恭谨地答道,对于原主这位母亲,她总是存在着些许的畏惧心理,这个丞相夫人,不是个简单的角色。“是为了孩子的事吧?”丞相夫人又问,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秦璐一惊,这丞相夫人怎么一猜便准?随即想了一会便也释然了,毕竟自己现在身处高位,一举一动都受人看着,这一年来自己的肚子久久没动静,那些名门望族在看笑话的同时恐怕也想多塞几个人进太子府吧?秦璐心知肚明,这京城中不知有多少大家闺秀挤破头也想进太子府吧?她思考着其中的利弊,没答话。丞相夫人看她没答话,便觉得她是默认了。她紧接着道:“我思虑着,要不把玉儿抬进来吧?你们姐妹俩,也好相处。”丞相夫人的提议却是在秦璐心里投下一道惊雷。她知道丞相夫人会提出这个建议一部分是为了自己,在她看来,自己和秦玉是姐妹,再怎么着也不至于手足相残,而若是外人来了太子府,免不得会让她受苦。可这样的提议恐怕一大部分是为了利益吧,毕竟太子府是一个权力、金钱集中的地方,这个建议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肥水不流外人田”吧。丞相府仅有的两个女儿,都嫁与了褚略,褚略以后即便当上了皇帝,也少不得要看丞相三分薄面。这该是多大的荣宠啊!那边丞相夫人还在说着:“玉儿这孩子打小便和你亲,你喜欢的她想必也是喜欢的,姐妹俩互相帮衬着,倒也不至于被外人欺负了去。”这话是在告诉秦璐,以后即便褚略纳了其他人,也有秦玉帮着她。听着像是秦璐占了便宜,可秦璐明白,秦玉到了太子府,顶多做一个侧妃,又怎可与她这正牌的太子妃比?谁帮衬谁还说不准呢!且秦玉若真进了太子府,只会害她,而不会帮她。可这些话,秦璐没有说。她只是坐在那儿,看着外面开的妖艳的牡丹,道:“母亲这话可与妹妹亲自说了?妹妹可同意了?”丞相夫人一愣,听她这口气像是要松动了,便笑道:“自然与你妹妹说了的,她很是乐意呢!”乐意?秦玉她当然乐意了。秦璐心底冷笑,却只是低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女儿自会与太子殿下细说这件事的,成不成还得靠太子殿下来决定。”听到这话,丞相夫人笑的更欢了,没聊几句便匆匆离开了。从原主的记忆来看,丞相夫人应该很疼爱自己这个女儿,只是……秦璐的眸子中的光黯了下去,这样的疼爱也经不住权利的诱惑吗?按照自己的记忆,原主也曾遭遇丞相夫人这样的提议,原主当时是同意了,所以酿就来那样的结果。这一世,她要把这件事交给褚略来决定。很快便到了午膳时分。现在秦璐若是想和褚略说点什么话,谈点什么事的话,便只有到午膳和晚膳时分,其他时候,褚略都要处理政务,二皇子倒台后,褚略便是毫无疑问的皇位继承人。许多事情皇上都交由褚略来处理,褚略自然忙不过来。而早上褚略还要早朝,秦璐自然不能和他说什么。用完午膳后,秦璐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开口道:“我母亲……也就是丞相夫人,建议把秦玉抬进府来,阿略你怎么看?”她的话语有些迟疑,也不怪她,秦玉毕竟是害她至深之人,现在若是把她抬进府来,于秦璐而言,无疑与狼虎为伴。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