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十五章 阴谋预兆

第十五章 阴谋预兆

2106 2017-04-25 10:18:50
啪!又砸烂了一个杯子,伺候的丫环默默数着,又是悄悄往后一退。这时,她就被叫住,“给我再拿杯子过来!”季氏一脸愠怒,她视若珍宝的女儿竟是被忽略了,想着方才四皇子居然让个庶女陪送,她就一肚子的火气。“……是。”丫环说着就要离开,这时门口又是传来动静,季氏一看来人,更是紧皱眉梢,连忙拉住傅娴雅的手,“我儿竟是委屈了!今个的风光全叫她给夺取了!”她咬紧牙关,目露蚀骨恨意。傅娴雅微微蹙眉,唇角又是上扬,“娘亲,何必这般担忧呢?”“女儿的荣耀,自然也是我自己争取的。”只是,傅妍容却是有几分脱离掌控……季氏又是不甘心,她向来就是对庶女抱有极大恶意,方才又是看四皇子丰神俊美模样,她更是不舍得放弃这般好的人选。她引以为傲的女儿,自然是适合更好的了。四皇子乃当今皇后的第二子,嫡出身份,素来也是同其他皇子关系融洽。在宗室中名声虽是过于闲云野鹤,并无大志,但他一母同胞的兄长是地位牢固的太子,他生母又是执掌后宫的皇后。注定了只要不动什么歪脑筋,一生安平富贵闲王之命!“娘,女儿知道您的心意。”傅娴雅将季氏按在了座位上,轻笑道,“难道您觉得我如今就一定要同妹妹争吗?”“可这次是四皇子——”季氏又是不甘。虽说之前傅娴雅进宫参选时候,她也找人打点关系,是有很大几率是可以成为十二公主伴读的,但谁也想不到如今这一出。傅娴雅落选了,而入选的傅妍容却是成为四皇子的伴读!以女子之身成为皇子伴读,鲜少有这样的例子!今天更是得了皇后召见,那也无疑是在暗示着傅妍容将来会进四皇子府……她怎么甘心看着自己女儿的婚事被个庶女压着!看着季氏脸色深沉,傅娴雅也是摇摇头,“那也只是眼前的!”她将季氏手放在了自己脸颊,努了努唇,“谁能够肯定现在的就不会变呢?”傅妍容就算是成为四皇子伴读又如何,以她庶女之身,未来也不可能成为正妃!再说四皇子再好,将来也只是个王爷身份做到底!她的眼眸泛起一丝异色,现在的事谁也不能断定将来……方才傅妍容送别四皇子的画面又是浮现脑海,傅娴雅不由攥紧了手。“对!会变的!”季氏似是想通,也是露出一副惊喜模样,“还是我儿聪慧!”谁能够肯定那个庶女就不会中途发生点变故……季氏高兴到一半,又是不住感叹,“只可惜,你兄长尚在外当差!要是他也在京城,怕是也能够为你走动一二!”提及兄长,傅娴雅唇角不变的笑也是露出几分真切,她也是无奈说道,“那也是没办法,哥哥这几年都是得在外地当差,那才能够有资历,将来入阁!”这一说季氏还想不起来,说了,反倒是立刻改变口风,“对对对,我怎么就忘了,你哥是有大作为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回来!”傅家嫡长子,傅泽雨,乃是季氏嫁与傅尚书那两年所生。也正是有了他,季氏才能够趾高气扬的接手家中大小事务。更别提傅泽雨自幼聪慧,早早的就金榜题名,夺得探花,成就了傅家父子二探花的美名!后来更是在南楚一带为官,多是勤奋,素有嘉名。傅泽雨向来都是季氏的倚仗,有着傅泽雨与傅娴雅这对儿女,也是季氏的骄傲。傅娴雅看着季氏模样,也是忍不住摇头,但嘴边却是露出微笑。正院内和睦融融,笑语不断。但在别院,大雪漫天,未经整修,枝杈随处可见。傅妍容才在门口待了一小会儿的功夫,就被照顾王氏得老仆发现,她急忙拉傅妍容进来,压根就不等傅妍容说出一个不字。“……谢谢了,但我还是不打扰娘……”她刚犹豫说出口,老仆却是直接朗声说道,“夫人,小姐倒是过来了!”屋内光线昏暗不明,寒气弥漫,傅妍容端着一杯老仆倒得热茶,听着老仆突如其来说的这一句,也是忍不住直接站起来。“等等,娘这个时候怕是——”在休息吧!王氏身体本就不好,她大半夜来劳烦,更是一种负担。可还没等傅妍容说完,她就看着王氏急匆匆的出来,面容依旧带着几分病色,神情却是洋溢着一种显而易见的喜悦,一看到傅妍容就笑着上前,“容容,你怎么过来了?”“……嗯。”傅妍容一想到这次要告诉王氏的事,又是心上沉了几分。王氏嘱咐老仆备好一些干净温热的茶点茶水过来,转过头就是撞见傅妍容这番紧张模样,她也心上咯噔一声,带有几分恐惧的说道,“是大夫人,她知道了吗?”季氏恨她,王氏素来清楚。因为她选择远了傅妍容,就怕哪天季氏因为她而迁怒在傅妍容的身上。单是想到这样的可能性,王氏不由紧张,紧紧的握住了傅妍容从外头带来的几分寒意的手。“不,娘亲,并不是这件事。”傅妍容摇了摇头,她咬了咬唇,又是犹豫。王氏待她的心意,傅妍容从前世就知道。前世王氏不乐意见她,当初还是未出阁的傅妍容心底深处更是认定自己是被生母厌弃,在这个傅家里更是有股形单影只的孤独与寂寞。以至于出嫁后,她碰到了愿意付出他几分关心的四皇子,也便付出了所有……“容容?”王氏不安的声音也是唤醒了傅妍容。傅妍容的唇角扯动了两分,或许是今天他的出现勾起了几分她的回忆吧。她真心爱过四皇子,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最初他在婚后她的第一个生辰里赠予的一院梅林。他说,她最爱梅,便送了这个供她观赏。这种被人宠爱,过于温柔的感觉也叫她沉沦,以至于她忘记分寸,竟然是不记得自己的身份!“娘。”傅妍容以一种看似微笑,但在王氏眼中,几乎是哭的模样,缓缓道,“女儿今天被确定是选为四皇子伴读!晚上四皇子来了府上,与爹等人共宴!”王氏的反应,却是露出一副几乎是天塌了的模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