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二十三章 谋权与鄙弃

第二十三章 谋权与鄙弃

3394 2017-05-17 10:47:25
县主,素来都是皇亲贵族宗室重臣之女才有资格得封。像傅妍容庶女出身的,的确是很难得到皇帝亲下封号的机会。要不是傅妍容重活一世,她怕是也不可能会有胆子妄想县主这一封号的。烛火的光点映在了傅妍容的眼底,她微微勾起唇角,可谁让她知道今后会逐一发生的事情,真正的机遇就要来临。等到她拿到县主封号,哪怕是没有任何的封地,她也有说话权利,婚事人生也由不得季氏她们肆意控制!“小姐,你可是哪里不舒服?”似锦一回来就见到傅妍容剪着烛火玩,当下也是心急,一下夺走傅妍容手上的剪子。顾不上检查这是从哪里找出来的剪子,她也是后怕的说道,“你可别吓我,这剪子也不是你能玩的。”似锦完全没法忘记她刚看到的那个画面,傅妍容眉眼极冷,看似漫不经心的剪着烛火。神情懒洋洋的,却是有着一股她说不出来的陌生与疏离……“没事的,似锦。”傅妍容也是笑笑,眼珠子一转,也是转移话题,开始问起王氏那边的反应了。似锦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可听着傅妍容的话,也忘记原先想法。满是认真的开始说起话来,傅妍容听着听着,忍不住望着窗外。不远处的灯火若有若无的照亮着尚书府院,来回巡守的侍从的身影也将冬夜的冷寂驱散几分。前几天在宫里见到的画面又再度浮现脑海。四皇子嘛……她不懂为什么尊贵的皇子会选择她作为伴读,但她不会继续做前世那个眷恋他的温暖的女人。那个永远都没有办法掌控自己命运的卑贱庶女……海棠院。才刚进门,赵氏赶紧令喜鹊备好热水,自己就在搓着傅尚书的手。她低着头搓手,傅尚书的视线便落在了她的白皙的脖颈一处,笑道,“你这是做什么?又没有冷到这个地步。”赵氏瞪了傅尚书一眼,埋怨道,“谁让你方才还带我去赏梅的?”同傅老太君她们说了好一会儿后,他居然还有心思带她去赏梅。要是其他时候,赵氏兴许还会因为这个生出几分诗情来,可触碰到傅尚书冰冷的手,赵氏也心头咯噔一声,赶紧找个理由,速速回来。毕竟傅尚书这几年的身体就隐约有些不太好了……赵氏心里在乎,嘴上不肯说出口。气恼了也只是轻飘飘的瞪上一眼,傅尚书也只是笑笑,并没有说出口。等着喜鹊同几位下人端上热水,赵氏又是忙活一阵,傅尚书慢慢擦拭自己的手,“刚才你怎么没说什么话?”季氏明面上的炫耀与挑衅,傅尚书都看在眼里,毕竟季氏是他的发妻。当年他刚入朝为官,迫切需要位高权重的妻族的帮扶。因此也在傅老太君的建议下,选择迎娶季氏。本就是看重季氏娘家,傅尚书也不怎么太过计较季氏的动作。只是后来赵氏的崛起,王氏的出现,他的后院也开始泛起水花……赵氏哼了一声,手上动作没停,慢悠悠的用湿帕擦拭着头发,语气带醋的说道,“那我还可以说些什么呢?姐姐在那里说什么都行,我看看就算了。”瞧瞧瞧,这又醋上了!傅尚书摇头,他还是太高看了赵氏。本来他还以为赵氏在那里不说话,怕是担心会让他为难,现在倒好,又是新一轮的吃醋法子。这般想着,傅尚书的嘴角却是微扬。赵氏瘪着嘴,回头瞥了眼,又是不满起来,“先不说姐姐那里怎么着,三娘子怕是要入宫了,大娘子估计也是得准备回太学。”“那二娘子怎么办?”赵氏又不是不在乎伴读身份的,可她也是看得明白。这要是公主伴读,她家初溪若是有幸选上,今后婚嫁也是大大的有利。毕竟傅初溪虽然是贵妾之女,在名声上终究是比季氏所出的差上那么几分,婚事上的选择也是有限。傅尚书再怎样的宠她惯她,也不可能为她同傅老太君、季氏她们争取几分。公主伴读的身份加成下来,傅初溪今后的婚事也不比傅娴雅的低。可没想到,这次选的竟然是皇子伴读。这就罢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她家初溪要真的能够性子软和下来,像是其他人家的女儿那般贴心软语的,安分下性子陪伴皇子身侧,赵氏不惊讶才怪。再说了,她也是不愿意自己女儿成为妾的……哪怕是成为天家皇子后院中的一员,那也不行。听到这声,傅尚书也是皱眉,“还是看她什么时候回来算了!”到底傅初溪也是基本上在傅尚书眼底下长大的,她又是个好学的纯真品性。虽不比傅娴雅的大气识礼,机敏懂事更深他心,但多少男子能够对一个濡慕尚学的女儿硬下心肠呢。“哼!”赵氏方才那话也是想要让傅尚书催一把,最好是让人特地带傅初溪回来,没想傅尚书故意装作不知道,她当下一生气,也就背对着傅尚书坐着了。傅尚书摇摇头,自己不舍得让女儿难过,如今却是要他来做这个坏人。仔细一想,如今最适合带傅初溪回来的,正是这几年要回京城述职的傅泽雨。今上也有意让傅泽雨这几年准备进入六部历练一番,重用一番,他要真让傅泽雨带傅初溪回来,傅初溪会照办,乖乖回来,但怎能高兴得了。再三看了两下赵氏的背影,傅尚书主动哄着赵氏一会儿,才见她露出笑颜。两人一番打情骂俏下,赵氏似是想起什么,连忙拉住傅尚书的手,“今后初溪那里要教导什么礼仪,都由我来负责!”“你这是做什么?”傅尚书挑挑眉。“哼,你快点答应嘛!”赵氏摇了摇傅尚书的手,“初溪是我们的女儿,我怎么忍心见她被人管着。”这次季氏没有拿到管教三娘子的机会,她才不相信季氏会放弃折腾她女儿的机会。难不保哪天不会找个理由冲傅初溪下手?她这些年可算是看清楚了,季氏的有恃无恐,到底还是鉴于傅尚书对他这位嫡妻名头上的敬重。到底是有着一双好儿女的庇佑,季氏的野心赵氏也看在眼里,却也是不得不事先防范一番。傅妍容不过就是个失宠妾侍生下的庶女,季氏都容不下,她怎么能够不担心自己女儿几分。至于缘由,赵氏也仅仅是美目流转万千风情,勾唇而笑,并不多言。“这——”傅尚书语调微缓,又是在赵氏好一番的催促下,最终同意。夜深人静,屋内暖香氤氲,温情无限。然而在正院,又是一番相反的场景。“啪!”该死!一切都该死!季氏狠狠地砸烂了一个花瓶,一旁负责伺候的常希皱眉,还是强忍下心中不安,冲着下人眼神示意一番,让人赶紧收拾一番。动作细无声,却没法将季氏此刻愤怒的情绪压下。她面露愠怒,愤愤不平,“这个老——”老不死的!傅老太君永远都这样压着她!为什么傅老太君不早些随着先夫离世呢?想着方才众人离开后,傅老太君特意留下她,又是好一番训斥的话,季氏心中不平,面上更是完完全全的显露出来。最起码刚进门的傅娴雅就看到这一点。傅娴雅皱了皱眉,但还是缓缓走来,面不改色的吩咐常希,“下去端上参茶过来!”一声令下,常希应了声,连忙离开。傅娴雅意有所思的多看了两眼常希的背影,但下一刻,她又是被季氏拉住。季氏心头净是苦水,她怎么可能会是自己儿女的拖累呢,都是傅老太君这个老太婆口无择言,嫉妒她有这样一对好儿女罢了。她忍不住埋怨道,“都怪老太君,总是这番压着为娘的,不然我早就……”将这个后院打理得没有一个能够与你们兄妹相争!季氏也不是看不出来傅老太君对自己儿女的重视,毕竟她多次动作被发现,最后还都是在自己这对儿女的护身下安然度过。她虽自傲,但也不是全然无脑。傅老太君的重视季氏也是全然信服,她也深信自己儿女未来会有一番了不起的成就。可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庶女庶子他们,季氏就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再放任他们成长下去,今后出府成家没有一个不要分去自己儿女未来的钱银。这样一个两个的,岂不是要挖空府上三分之一!乖乖!这可不得了了!季氏管着府上中馈多年,也是清楚府上钱银去向来源的。傅尚书贵为礼部尚书,进账也是文人来往这类的灰色收入,像是朝廷下发的俸禄是远不足以养整个尚书府的。她宝贝女儿尚未出阁,她的亲亲儿子还在南楚当官,算来算去都是需要用钱时候,季氏怎么不会对这些可能会对她儿女利益,产生竞争的庶出子女抱以恶意呢。“娘,您想多了。”才刚听着季氏的开头,傅娴雅眼皮一跳,等着季氏说完,她也在心中说了句果然。也不知道是该感谢自己娘亲为他们兄妹的谋划,还是应该对她的眼界感到几分鄙弃……傅娴雅拉住季氏的手,摇了摇头,眉眼流转一片温婉,“娘亲用不着这般担心的,哥哥同女儿也是明白娘亲为我们这番操劳缘故的!”“可我就是不甘心——”季氏咬了咬唇,眼底闪过一丝晦暗,眼看着庶女得了伴读名头,傅尚书又是处处偏袒赵氏她们,傅老太君这个老太婆总是紧紧盯着她的动作。终究是不自在,不安心……“那如果女儿保证下个月让娘亲听到好消息,那娘亲可否展露欢颜?”傅娴雅弯了弯唇。她这话也在季氏耳内不住的循环,季氏眼睛一亮,连忙抓紧了傅娴雅的手,追问道,“好消息?三娘,又是有什么好事?”莫非傅娴雅是有把握能够接触得了其他皇子?也对,四皇子这头是没有寻得机会,其他皇子那里,却是没有成亲!除了大皇子同太子娶亲了,其他皇子年岁同傅娴雅却是更为相近,事实上现在离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也是有着机会……
木三娘子 木三娘子
章节摘要很难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