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十二章 天家母子

第十二章 天家母子

2078 2017-04-19 16:11:18
傅妍容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失策,以十四公主母家势力与诸多血亲的关系,怕是有点儿小心思与问题的,都不可能被分去十四公主那里。那些人待她的保护过于紧密,压根就不可能放任一个外人闯进十四公主的身边,自然被选中十四公主的伴读的,那也正是她母家的人。远远看了一眼,那位未来会以无数外族的血泪与尸骨,铸就自己不朽功业的顾家儿郎。尚未入伍的他,面容俊美,尤是带有几分世家郎君意气,眼里心里也都只有公主一人。原本还有几分生气的他,不知是被十四公主说了什么,很快露出几分笑意。“傅家三娘?”身旁这人,似乎是不愿意自己被忽视。那人语调微微一扬,傅妍容压下心中想法,连忙行礼,“三娘在此,拜见四皇子。”四皇子的唇极薄,微微张合,“随我一同拜见母后吧。”说着,他也没有多加解释的,转身便是翩然走向了内殿。方才皇后为了不让诸位伴读太过拘谨,便在宣布皇子公主可以带伴读走的那一刻,自己就回到了内殿当中。森冷的气氛,刚进来的那一刻,就冻的人不由自主压抑下来。傅妍容想不通,堂堂皇后所出的皇子,又是怎么可能挑个庶女作为伴读!更是想不通,前世这个时候压根就被皇帝锁着读书的四皇子等诸位皇子,又是怎么会这时候跑出来的。但——“拜见母后。”四皇子行礼跪下,傅妍容也紧跟他的动作。华丽的殿内,却是不见丝毫的暖意,皇后的声音里更是冷的厉害,“起来吧。”“是!”不知道是不是傅妍容的错觉,皇后与四皇子的关系似乎……极差。差的这声“是”后,二人间的气氛也冷了许多,皇后眼神里不带丝毫的暖意,似乎是想到什么,这才注意到她。多是看了两眼,也就“喔”的一声,再是说道,“既然人也是你挑的,那也就由你怎么安排吧。”“是!”傅妍容有点儿被皇后话里的意思弄晕,这话说的……难不成她就是被四皇子主动要来的?且不提心中是有多么震撼,下一刻又是听着皇后看似关怀,实则处处都带着几分诡异的话来。“你父皇纵然是有诸多子嗣,那也终究是有你在心的,日后不可再惹他生气!”“过几日起又要恢复读书,太学已是请来近年来颇有才名的几位名士,作为教授。你见了,切不可忘记尊敬。”“……”等着最后从坤宁宫里头出来,傅妍容望着冬日暖阳,竟也是如释重负了一场。想着方才的话,她看向前方四皇子的背影,也是多少增添了几分微妙。这就是他与他的母亲的相处吗……纵是天家母子,可他们的关系也看起来也好不了哪里。傅妍容这下觉得不对,但走前几步的四皇子,却是这时说道,“跟上。”意识到自己落后了几步,傅妍容也走快几步,仅仅是与四皇子保持一步之遥。而目送四皇子与他新出炉的伴读远去的杨枝,她见着四皇子骑上了马,傅妍容也搭乘着傅尚书家的马车,紧紧的跟在了他的马后。也是叹了口气,随后回到内殿,此刻,皇后闭目养神,几位宫女小心伺候着为她护甲上色。“已经走了?”听到脚步声,皇后忽的来了这么一句。杨枝路过那几位宫女的时候,只叫他们专心继续弄着,凑到皇后身旁,小声道,“娘娘,四皇子已经带着傅姑娘出了宫,今日怕是可能会在傅尚书府邸里赞留一会儿。”“喔。”许是想到什么,杨枝犹豫几分,但还是忍不住道,“四皇子终究是娘娘您的孩子,他素来待您孝顺,您也许——”“闭嘴!”皇后猛的睁开了眼。冷冷的扫了杨枝一眼,杨枝砰的一声跪在地面,满是心疼的看着她。紧随着这一声,那些宫女也纷纷跪下,颤抖着身子,不敢说话。“娘娘,您这也是在伤自己。”杨枝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颤抖,她见着皇后从个备受宠爱的大家贵女,一路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又是怎么不心疼她。“你,越矩了。”“娘娘。”杨枝默默流泪着,皇后冰冷的脸逐渐的勾出一抹笑来,“这是我的选择。”“你用不着心疼那个孩子,这也是他的命!”“可您这样也未免过的太苦了。”杨枝含泪眸子看了皇后一眼,心中说道。她清楚这个时候,皇后并不见得愿意听见这样的话,纵然她伺候了她几十年,也难免会因为这话受罚。皇后漫不经心瞥了一眼同样跪在地面的宫女,“起来,继续上色。”那些宫女颤颤巍巍应了声,也便凑过来,皇后再度闭上了眼睛,就等杨枝以为她这是要冷冷她的时候,这时皇后的声音响起。“你,终究是心善。行了吧,今日起,你去十五那头伺候着,她那里倒是需要你看着。”“……是。”十五公主正是皇后所出,但身体虚弱,鲜少出来,皇后见她情况,也就特地找了好些人精心伺候着。杨枝这一去,也算是给那些快要把自己视为公主离不开的老奴压一压性子。到底是伺候皇后多年,备受信任的姑姑,也没有几个胆子大的,斗敢压着她不放权。杨枝深深的看了皇后一眼,再次拜谢了皇后,等着出了殿门口,刺骨寒风刮来,脸上甚至是心底里也是不住的疼。她忍不住想,四皇子终究是在她身边长大。眼看一天比一天的冷情,难道皇后就不会动过几分恻隐之心吗?曾几何时,尚是团子似的四皇子,也曾经笑嘻嘻的捧着他好不容易摘来的花朵,只为了能够见到皇后一笑。那时皇后的反应是怎么样的……杨枝往前走了几步,又是不住望了眼远方天幕。许是近日来下雨过重的关系,天幕澄净如镜,她心头更是一沉,她还记得那时皇后说“堂堂皇子竟是着重这些技俩玩意!”,本就是对她濡慕甚深,团子似的四皇子低下了头……想着近日来四皇子的表现,杨枝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天啊,终究是变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