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六章 伴读身份

第六章 伴读身份

2117 2017-04-11 12:44:22
傅妍容只觉头晕耳花,是不是她还病得不轻,一时出现了幻觉。许是前世自己过于渴望这个身份……边上的似锦激动就要流泪,明明嘴唇张合,正是说话,傅妍容却感觉自己什么都听不进去。像是有什么东西硬生生堵着,周边更是有着寒冷刺骨的眼神投来,傅妍容想也不用想都知道这是季氏的目光。一时间,气氛竟是有些沉闷。傅妍容只看傅老太君复杂到差点直白问为什么就是你入选,季氏满是恨意的目光,傅娴雅疑惑惊讶间,掺杂几分异样的眼神,她微微晃了晃脑袋,“头有点疼。”下一刻,身子沉沉倒下,似锦在旁惊吓的尖叫起来,“小姐,你别吓似锦啊!”顿时脚步匆匆,人荒马乱,就连原本有些儿怀疑傅妍容是故意装晕的傅老太君也不免蹙眉,听说也是落了湖中,怕也是真病了。一想到皇上选中的伴读才刚宣布,下一秒就弄出病重消息的事情可能造成什么影响,原本仅是四五分在意的傅老太君,她也肃然,赶紧叫人请大夫。今夜,傅尚书府邸,灯火未眠。正院里,季氏望着别院那头彻夜的灯火,心里别提有多恼了。她问了身边侍候的丫环,“老爷,他今晚在哪里歇着?”丫环颤颤巍巍的说道,“夫人,老,老爷他去了赵姨娘那里。”“废物!”季氏心中恼火,随手打了一掌出去,丫环脸上火辣辣的红印,忍着哭意,心头暗道,难道她这么个丫环也可以拦得住老爷吗。而在下一刻,这样的画面也被推门而入的傅娴雅看在眼中。傅娴雅的目光在丫环脸上痕迹那里,微微顿了顿,其后看向了季氏,下一刻丫环识趣的出去,并关紧了大门,季氏连忙拉住了她的手。“都怪那个贱坯子!竟是夺了我女儿的名额!”心中不断泛着酸水,季氏只恨自己当时还不够狠,为什么不趁早在府里毁了这个丫头,让她得了圣上的名头,得以入宫作为伴读。傅娴雅忽略自家母亲口中的一些话,她摇头道,“娘亲不必这般紧张,女儿到底是错过了这次,但女儿也是快入太学,母亲不妨为女儿准备行李,好歹看看缺乏什么。”“太学又何必担忧?你舅舅他们又在那里,压根就没有几人都敢欺辱你!”提到这里,季氏不免得意几分,不管怎么说他们季家在文坛地位堪称清流,卓越不凡。哪怕是傅家如今的地位,那也得看自家岳丈几分颜色。这也是她这几年来能够整治那些妾室庶出而不怕被责骂的根由。这头虽然高兴,但季氏到底不甘心,伴读到底能够靠近那些皇子。虽说圣上身康体健,尚不到选择站位这样的问题,但她到底不甘心,只恨老爷偏心,竟是让个庶女跟她同去参选伴读。说什么是多个机会,可终究是分薄了她孩儿的机缘。又怪他偏袒赵氏,肆无忌惮的宠着,就连赵氏所出的丫头,也早早的送去了太学。“娘亲,您就不要担心了,女儿知道的。”傅娴雅又是哄着季氏一阵,这才叫她露出几分笑颜。她望着一处方向,眼眸深处露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晦暗。傅妍容当选伴读吗?等到大夫终于一走,傅妍容这才从容从床上下来。刚送大夫离开的似锦,一回头望见这个,紧张的跑来,满是担心的说道,“小姐,您别下来!需要什么,都喊似锦拿就行了!”糟了!傅妍容不免有些头疼,似锦这丫头向来较真,她眼珠子一转,“其实我感觉还好,你也先给我坐着。”再三表示自己没什么,似锦这才坐下,她叹了口气,又猛的像是想到什么。摆手,指了指桌面上的东西,“方才小姐被选为伴读的消息都传遍了,几位姐姐婶婶他们都送来了礼物。”似乎是有些为难,似锦又是说道,“就是似锦不清楚,应不应该收下这些。”傅妍容点了点头,“收下就行。”“诶?可是,这不会带来什么麻烦吗?”不是戏文里都说,一时间得了几分便利就收下别人送的东西,很容易招来麻烦。傅妍容摇头,“你不收下,他们才急。”本来这次他们就得罪了她,眼看她成了伴读,好歹也在傅尚书这里过了眼,平日里再怎么不招喜欢,也不会有人傻到直接惹她。她叹了口气,托着下巴,忍不住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记得当初还是傅娴雅得了伴读名头,入了公主所陪伴十二公主,风光无限。而她按道理也是躺在病床上,一天天后悔自己不该自讨欺辱,跑去争个微乎其微的机会。可莫名出了这事,着实打翻她的计划,边上似锦也不停的点头,“小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给我送礼的人好多,还记得下午你被送回府里,晕厥过去,浑身湿透,吓了我一跳。”“夫人边上的常姐姐说,您是落了水,也幸亏是四皇子路过救了一命,这才避免一劫——”“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傅妍容猛的抓住似锦的手问道,似锦不解的说,“您落水了?”“后面那句!”傅妍容的手不住发抖,等着从似锦口中得到那句“四皇子”,她呆呆笑着,眼泪却是大颗滚落脸颊,喃喃道,“原来如此。”她就说,为什么今生换了这么大,却是多出了这个他!只是,他为什么会出现?作为皇后嫡子,向来都是万众瞩目的他,这时候怎么可能会看得见她这样卑微到骨子里的庶女呢!“小姐,你怎么了?为什么哭啊!”听着似锦的话,傅妍容想要笑,可心中又是被痛苦堵着,但还是勉强摇头,“没事,我只是想多了。”也许,这一切都是巧合。可心却是不由一震,脑海更是响起若有若无的磬音。——兴许里头藏着什么她不清楚的东西。等到第二天一早,傅妍容让似锦出去打听消息。事实上,宫中一开始只出来了伴读人选的消息,可究竟是作为哪位公主的伴读,傅妍容还不清楚。这次怎么都是给十二,十三,十四公主选伴读,虽说都是妃位所出,但到底还是有一定的区别。如果可以,傅妍容更希望跟随十四公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