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二十一章 下旨与矛盾

第二十一章 下旨与矛盾

3086 2017-05-12 10:03:04
许是这阵的喧哗引起了傅老太君、季氏的在意,她们不约而同的板下脸来,上行下效,其他丫环侍从都不免露出几分谨慎来。傅妍容微微蹙眉,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没一会儿有几个手持明黄色物品的太监走来。紧随着他们脚步的是傅尚书,截然不同于傅妍容昏倒前对季氏露出来的冷淡神情,傅尚书不无严肃相待,直接站在了她们的面前。等着太监走到他们面前,朗声道了句“圣旨到”的时候,她们就紧随着傅尚书的动作做。傅妍容也算是在前世今生头一次有机会堂堂正正出来领圣旨,前世被赐婚于四皇子,不过就是简单的一个旨意,她就搭个轿子进了四皇子府。作为个生母卑贱,嫡母厌恶,生父不在意的庶女又有什么样的权利能够让人跟她好好解释呢?基本上不等她说出个拒绝,她就进入了四皇子府。今生头次接圣旨,竟然是为了这个……唇角微微扯动了下,傅妍容动作紧随着傅尚书,等着太监终于念完,她跟着傅尚书念“谢过万岁”的时候,几乎腿都要麻了。本就是这般天气,接圣旨更是不容得跪软垫,才几刻的功夫,本就病中的她就要忍受不住。等着宣读完毕,终于可以起来的时候,要不是似锦一旁帮忙搀扶着,傅妍容都可能会怀疑自己会跌倒。“小姐,没事吧?”似锦轻声说了句,声音小的几乎只有她们二人才听得见。傅妍容摇了摇头,再难受她也得撑着。万一她在这样的场合露出哪里的不好,怕是会成为季氏折腾她的理由。之前她不正是被季氏用参选宫中伴读落水一事收拾嘛,明明落水一事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没想到季氏硬是用这个理由找她茬。傅妍容垂下眼眸,就听着边上等着宫里派来传旨的太监走后,手中小心捧着圣旨的傅尚书的话,“既然宫里来消息了,那就有劳夫人收拾一番了。”毕竟傅妍容是以皇子伴读身份入宫,到底也是背负着他们傅家的脸面。傅尚书还想要说两句,谁让这几年季氏的动作频频,他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没想到季氏反倒是马上接住他的话题,脸上连忙挤出一抹笑来。“老爷说的是,终究三娘是傅家人,妾身定然会妥善备好物品的。”“那就劳烦夫人费心了。”季氏难得露出这么好说话的神态,也让傅尚书不免皱眉。谁能够说得清她不会再做什么手脚?但他的视线落在季氏身旁浅笑依然的傅娴雅,唇动了动,最后说道,“那就这样吧。”紧随着他这一声,傅尚书就有意请傅老太君先走,傅老太君倒是舍不得圣旨,眼珠子一直盯着傅尚书手里头的圣旨。“我儿倒是早些回去吧!为娘现如今也想到什么,有事同媳妇相说!”“诶,是这样吗?”傅尚书好奇道,视线也转而投在了季氏身上。原本还被傅老太君临时说的这番话,弄得有些不太高兴的季氏,也意识到傅尚书的视线,连忙笑道,“都听婆婆的!”这老太婆又要找她说话!季氏暗恨不已,手紧紧攥着,忽的被一团温热覆上。她看过去,傅娴雅眉眼温柔的看着她,原本心头一团火气的季氏又是不得不放下。确定没有什么大事,傅尚书也就点头,“那就这样吧。”他转过身就是看着傅妍容,语气微缓,“就是你做什么,这几天还是早些准备吧。”三天后就得准备进宫,消息来得太过突然,也让他一时半会来不及向陛下请罪。傅妍容这下身子骨不便利,进宫也只可能得罪皇子公主的,想到这件事是谁惹出来的,傅尚书看向季氏的眼神就不免冷上几分,她终究是手伸得过长了点……“谢谢爹爹,女儿知道。”在似锦搀扶下,傅妍容一一行礼,都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没有理由退缩。前世傅娴雅进宫伴随十二公主的时间也是在五日后,没成想宫里下旨来得突然,也打乱了她一番计划……傅妍容微微挑眉,嘴角却是流露一抹笑来。“老爷。”一旁从方才起就不曾说过一句话的赵氏挑挑眉。她容色极好,明明也是有个接近花期的女儿了,却是看不出半点儿的老去的痕迹。依旧是这般的雪肤花貌,眉眼自带一股妩媚多情。明蓝色的衣裳穿在她身上,更是显得她明媚白净,赵氏勾唇而笑,“想必三娘还没来得及同她生母说一声,也是,都怪我们没有提前说一声,也是叫王姐姐担心了。”“王氏……”傅尚书微蹙着眉,似乎是在想些什么。“小姐!”似锦抓住她的手紧了两分,傅妍容对着她摇了摇头,直直的盯着傅尚书,心底深处更是犹如翻江覆海一般难以平静下来。季氏看着更是忍不住,心底有股火气就要喷出,她没有顾及拉住她手的傅娴雅,下意识的说道,“难不成是我故意遮着瞒着?王氏成天病殃殃的,窝在屋子里不动弹,我又不可能随意去个妾的屋子里巡视,怎么可能亲口相说!”糟了!本来在看见她家主子居然不顾大小姐反对站出来的常希眼皮一跳,不露声色的往后退了几步。接着就是见着傅尚书脸色一冷,气氛一时间有股风雨欲来的冷滞。“夫人,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傅尚书轻飘飘的一声,却是叫季氏反应过来。她目露惶恐,后怕不已,为什么她没有想清楚就说出这番话,明知道傅尚书不喜欢她这般刻意针对王氏的……傅娴雅皱了下眉,却依旧脸上笑容不变,笑吟吟走上前,“爹爹,娘亲她只是无心说错的。您看看妹妹这头,是否需要点什么?”她眨巴眨巴眼睛,长长的眼睫一扫,莫名的也叫傅尚书心头也少了几分郁怒。紧皱的眉梢不曾缓和,但身上温度却缓和下来,傅老太君一看,也是忍不住说起话来。“也就是一家人的话罢了,我儿用不着这般费心。到底还是你的正事要紧!”说着她的眼神又是投在了傅尚书手中的圣旨上,要不是碍着傅娴雅的面子,她又干嘛替季氏这个蠢货说些好话。当初她为了给傅尚书找位不错的姻亲帮扶,便看重了素来在文坛中名声不菲的季家,原以为他们家的女儿可以替自家儿子处理好官场来往要事。却没想到明明是仕宦人家出身的季氏心思狭窄,更是眼中容不得钉子,爱拈酸吃醋也就算了,却又是个不折不扣的蠢人。如是想着傅老太君的眉眼也是冷了几分,现在还不能彻底压住她,终归还有傅泽雨傅娴雅在……“是啊是啊!”季氏顾不得自己此刻在庶女妾侍下人面前的形象,连忙辩解,“老爷我刚才也是懵了,竟是说了通胡话!”这次傅老太君帮忙说话季氏也来不及计较,反正她都是有一对好儿女的帮扶,在傅家也是坐得安稳。可方才她的话又是触怒了傅尚书,王氏当初能够生下傅妍容不就是因为傅尚书酒醉嘛,仔细一想,王氏身子骨差成这样、消息总是没传达,不就是说明她有问题吗。想到这里季氏的脸都白了几分,傅娴雅也是摇头,声音平稳,笑容依旧。眼看着傅娴雅款款而谈,傅尚书皱的眉头微微缓和,傅老太君眼底深处更是流露着赞许与骄傲,傅妍容嘴角扯动两分,更是有股冷笑冲动。方才季氏说再过的话,到了傅娴雅的嘴里不过就是通胡话,归根究底,还不是他们并不曾对她生母放以任何的在意嘛。也对,她生母哪怕是生育了她一番,在族谱上登记也不过就是个侍妾之流的玩物罢了。虽然傅妍容不明白为什么傅尚书竟然会选择登记她的生母名字上族谱去,但只要想到同期登记上去的还有赵氏,隐约也就有了猜想。不过就是用王氏来替赵氏挡住季氏的憎恨……傅妍容垂眸不动,等着傅尚书放过季氏这会口误之事,再度把目光投在傅妍容这头时,也是有小一刻钟的功夫。“你,还是好好准备一番吧。”没有错过傅妍容还是带着病容的脸色,傅尚书皱了皱眉,看样子还是得请人仔细看看才是。总不能还没好就将人送进宫,到底不能传染了皇子公主他们。注意到傅尚书的目光,傅娴雅眼眸闪过一丝亮光。也没有理会季氏终于熬过这一关庆幸的表情,好像她发现了什么。等着傅尚书没有更多话要说的时候,傅妍容就准备先告退了,才刚行礼却是被叫住。“妹妹,慢着!”傅妍容抬起头望去,却没有想到下一刻傅娴雅走过来,抬起她的下巴,似乎是仔细看些什么,似锦有些紧张,抓着她的手更是紧了几分。许是看出点什么,傅娴雅松下后,又是一副露出一副紧张模样。转头就是对着傅尚书说道,“爹爹,怕是妹妹这里有点儿问题,女儿实在是焦心啊!”啊?她有问题?傅妍容挑了挑眉,深深的看着傅娴雅的侧脸,难道她又找到什么对她有益的地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