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十四章 我在等你

第十四章 我在等你

2096 2017-04-23 23:03:14
事实上,邀请地位过高,而自己遥不可及的人用餐,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傅老太君又是何等高傲的人,她也不得不让了贵位不说,用餐过程中,更是谄笑不已。看的傅妍容也忍不住感叹,何必呢,同皇子距离过近,又不见得有什么好处。像是他们傅家身份,傅尚书又是简在帝心,明摆着是要重用的人,这样的行为圣上只要多点儿想法,怕也是会就此影响了傅尚书在圣上心中的形象。她自己看得破的,并不代表其他人也看得懂。季氏也是激动的很,虽是碍于四皇子身份,她又是臣妇,不可有过近的距离。但眼看着四皇子这番俊美的容颜,以及那天生自带的身份,她更是忍不住动了点想法。她家雅儿又是何等优秀之人,哪怕是个皇子,那也是配得上的。如是想着,她更是热情几分,就连傅尚书渐渐冷下来的神色也没有注意到。傅妍容不用多看自家嫡母神色,这都可以猜得到她的心思,不就是看上了吗?她慢慢的喝了一口茶水,唇角渐渐地流泻出笑意来,等着终于结束用餐。季氏又是张罗着要送四皇子出门,她在旁听着,可这时话里的内容却是涉及到了她。“……不必多礼,就由三娘送我一趟吧。”本来还想要安排守卫送四皇子的傅尚书,一脸热切,想要给自己女儿创造机会的季氏,以及一脸复杂的傅娴雅都不由的顿了顿,齐纷纷的看向了傅妍容。居然又是她!堂堂皇子,竟是给个庶女脸面!傅妍容缓缓点了点头,几乎是顶着众人的视线,艰难的走出府门。似锦起初再怎么激动,也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下担忧起来,碍于身份远远落后着。一路无话,等着四皇子走向跟随他的侍卫的时候,傅妍容也算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作为四皇子伴读身份,固然能够让她在府里好过些,可四皇子过于暧昧不明的态度也叫她心惊。她是悔了,更是不愿再同这人扯上关系!他是天家皇子,高高在上的身份,怎么会高兴她这么个身份卑微的庶女作为伴读?心口有股隐痛蔓延,傅妍容唇角抖了抖,这时却是忽的手被人一把抓住。“傅姑娘。”他的声音近的就在她的耳旁响起。傅妍容几乎是被惊住,往后一退,但也许是腕上力气过大,她一时挣脱不开,不得不对上四皇子的眼神。他薄唇微启,眼神带着她说不出的复杂,“三娘子,你不必这般怕我。”“三娘不敢。”傅妍容压下心中苦涩,急忙低头。“……今后相处时间一长,你会知道我的。”他的声音很轻,听得傅妍容忍不住扫了眼周围侍卫,竟是纷纷低下头,佯装什么都不知道。“我,”她皱了皱眉,以皇子身份说下这话,总是有些不妥,“三娘不知殿下何意。”四皇子松开了她的手,转身迈步,他的声音也飘散在空气中,“我在宫中等你。”下一秒他翻身上马,侍卫纷纷护拥,傅妍容目露惊讶的看着四皇子一行离去。等着人一走,似锦也紧张兮兮跑过来,“小姐,你没事吧!方才我看见——”“没什么,似锦,我们回去吧!”傅妍容打断似锦的话。微微蹙眉,她这番模样也叫似锦不敢说话,急忙点头,赶紧随她进屋。紧随着傅府大门再度关上,一道身影从门后一闪而过,后头有人紧张追随,“大小姐,你要去哪儿?夫人有事传唤。”海棠院。等着丫环沏好了茶,本是单手托住下巴的赵氏似是想到什么,不看一眼,直接把茶杯丢了出去,“这个杯子不好,喜鹊你给我换一个吧。”负责沏茶的喜鹊也在赵氏这般做派后,面露担忧,“夫人若是心里头不高兴,也别这样一个人气着。”“我哪是气着?”赵氏冷哼一声道。皇子共宴她也想要出席啊,只是她的身份终究是妾,还没有哪个官员妾侍之列的斗敢接待皇子。那只能是一种对天家皇子的冒犯!一想着这次季氏得知消息,事前别提多么骄傲得到她面前耀武扬威,她就……啪的一声!赵氏嫌弃的看了一眼刚才她一时激动,又扔到地面的杯子,喜鹊看得也是有几分头疼,她家主子哪里都好,就是爱跟季氏闹脾气吃醋。她要是脾气再大点,怕是傅尚书也不敢宠她,担上个宠妾灭妻的帽子。可她每次气都是气这点儿小事,只叫她这个做丫环的也是哭笑不得!这时门外传来阵阵脚步声,喜鹊走过去刚想开门,门却是忽的打开。赵氏见着来人,顿时转过身,扁着嘴,“哼!”傅尚书一看也是无奈摇头,凑过去,丫环侍从悄然退去。他抱着赵氏腰,轻声道,“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吃这些醋!”赵氏似怒带媚的瞪了他一眼,老不开心的扭身,傅尚书的手却是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活动起来,“啊!不要在这里……”半个时辰后,屋内换了次水。赵氏抱着被子背对着傅尚书,心里头又气又臊,傅尚书饮了一杯参汤,转身看见她这样。上去搂住她,“这次你不能接待,也是我的意思。”还没等赵氏发火,傅尚书声音轻了几分,“我怎么高兴得了,别人见你呢。”四皇子即使是皇子之身,可也是半大儿郎,赵氏想通,脸颊羞红的嗔道,“你个老不休!”她没有去想为什么年龄与她相近的季氏可以过去,更没有去问年岁快近花期的大姑娘跟三姑娘可以接待。闹过一阵,赵氏叹了口气,“也是不知道二娘她什么时候回来。”究竟是亲生骨肉,傅初溪喜好南楚典籍文气,她虽不舍,也只有同意女儿小小年纪游学。原本抚摸赵氏长发的手微不可查一顿,傅尚书挑了挑眉,“那你还同意她出去?”赵氏没好气的瞪他一眼。难不成他就能够当着女儿面前说不?傅初溪自幼好学,毓秀灵巧,生来冷清,但作为爹娘的怎么不懂她这番尚学之心。院中灯火通明,仿佛也吹散了冬日的寒气。而在另一头,傅妍容久久伫立在别院外。“娘亲……”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