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八章 说话技巧

第八章 说话技巧

2254 2017-04-13 10:16:20
她动作顿了顿,而后,毫不客气的闯了进去,直接抓过了虚弱病重的女子的手,“娘,你骗了我!你说过的,是绝对不会放下容容的!”傅妍容本就是美人坯子,哪怕年岁尚小,眉眼清丽间不乏几分妍丽之态,仅仅是一双与王氏极为相似,看似含情脉脉,实则最是无情的桃花眼,就足以令人设想未来的姿容之盛。“你,怎么你过来了?!”王氏也不曾想到傅妍容会来,在她计划里,怎么说傅妍容也会等到十二三岁,才有可能来她这里。这个时候太早,也不由推翻了她的一盘计划!“不行,你给我出去!”王氏冷着脸,柔软无力的手直把她往外头推。“不要!”傅妍容几乎是用着哭的嗓子喊道的,原本还要执意推她出去的王氏一看,当下一慌,她向来没怎么与这个孩子相处过长时间,因此总是有股懊悔与遗憾支配身体。就是见到自己女儿,也是期待间,多出了几分欢喜与补偿性的心理。“你……”王氏看着与自己如初一承的桃花眼,心窝一疼,声音一软,“别哭了!我,这只是气话。”“呜呜呜,可是你不要我了,容容成了没有亲娘要的孩子!”傅妍容趁热打铁,也真的哭出了几滴泪花,看的王氏更是心疼起来,连忙哄着。“才不是呢!”“容容是娘亲心头肉,我怎么会舍得放下你呢!”“我,我这不是太过着急了吗!容容,乖,再哭下去,娘亲就,”王氏皱了皱眉,她实在是不怎么会哄人,“再也不喜欢你了!”这话一说,傅妍容也就哭的更大声了,“娘都不要容容,不喜欢容容了,容容活着,这又有什么意思啊!”“你——”王氏头疼的脸色发白,她实在是不知道乖巧了这么多年的孩子,难得一哭,却是给她施加了这么大的麻烦。王氏急得,完全不知道怎么安抚。最终也在王氏保证不赶傅妍容出去,还同意了其他条款,傅妍容这才停下哭泣。红红的眼眶,无尽委屈的看了过来,就在那么一眼,王氏心疼的就把自己之前的打算都给忘光了。“娘亲,您这是生病了吗?”傅妍容将王氏送回了床上,很明显王氏的身体不好,腿脚都阵阵发抖起来了。王氏摇头,“就是点陈年旧病罢了。”“倒是你,我听说你落水了。可曾有哪里不舒服的?”后半句话却是语速加快几分,原本平静的眉眼里更是透露了几分牵念。傅妍容直直的看着王氏的脸,缓缓点头,她知道,自己的生母纵然不愿意见她拖累她,却也总是忍不住关心她的消息。王氏的身体向来不好,傅妍容也就避重就轻跳过了落水细节,反倒是提到自己被选为伴读事情,其中,四皇子救她事情并没有说。傅妍容总觉得不对,四皇子会突然出现在湖泊边,这本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像是这些自己都没有确定的事情,她都选择性的轻描淡写略过,等她说完,王氏满是担心的托着她的脸颊,“你,终究是受苦了!”真要是有这样轻松无忧的青云路的话,那怎么可能会有无数的人互相陷害争抢呢!傅妍容一听,忍不住笑,别人更觉得她这次得了便宜,却不想她落水一事,也险些要了她的命。再晚会儿的功夫,她就真的溺死水中,也就她的生母丫环担忧。“我很好!真的!”傅妍容用力的点了点头,王氏只觉得心疼,她还记得当初还是个小团子就被她送走的傅妍容。明明还是个成天跟着自家娘亲后头转悠着的,笑嘻嘻,不知道人事如何的小丫头,有时不小心磕着碰着了,还会娇气的哭嚎两声。初做娘亲那段时间,王氏被折腾的还会恨恨地想,为什么孩子还不快点长大呢。可到了现在,却是无限的怅惘,纵管孩子长大了,可也留下了无限的悔恨。“你终究是受委屈了!”王氏抱住了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傅妍容也没想到被自己生母这般抱着,也的确是超过了之前的设想。傅妍容闻着王氏身上传来的药味,渐渐的闭上了眼睛,眼泪静静地从眼角留下。拜见完了王氏,傅妍容满心欢喜,也打算同似锦好好问问她打听到的事情。当时她说的时候,傅妍容一心想着去见见王氏,多少忽略。得知自家小姐终于想听,似锦也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说,“早就知道你是要这时候问了。”傅妍容没好意思的笑了笑。主仆间穿过走廊,就要到屋子里说的时候,忽的打开门,却是发现里头有人。刘嬷嬷依旧是之前死板模样,她不动声色望来,声音一如既往的冷。“老奴,在下有请三娘子,准备好东西,前往宫中拜见皇后娘娘。”拜见皇后?怎么回事?忽然来的这么一句,傅妍容有些吃惊,猛的睁大了眼睛。似锦在边上紧张的都攥紧了她的手,刘嬷嬷微微皱眉,提醒道,“还请小姐快些备着,待会儿就得从正院出发,宫里派人接送!”就算再怎么奇怪,刘嬷嬷这话一出,似锦就跟被打开了机关似的,小心翼翼的挑着。明明按道理以刘嬷嬷的这番话,这也不过就是可能皇后要见见诸位皇子公主的伴读,顺便提出的一个要求罢了,压根不可能留在宫中过夜。可近日来的坏天气,也不得不让他们做好准备,小心一点是一点。等着傅妍容带着小包袱到了正院的时候,傅老太君傅尚书等人也一同在那里等着,才刚开门,屋子里燃烧的炭火的暖气扑面而来。一时间也吹走了不少的寒气,傅妍容打了个机灵,逐一行礼。傅老太君满是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心道为什么就是她呢,明明样样都不怎么出众,但嘴上依旧是说道,“在宫中需谨言慎行,切勿得罪贵人!”傅尚书默默品茗,清隽犹如二八少年的他眉眼间流转一股惬意清缓,见到傅尚书没有说话意思,季氏冷哼一声,似是威胁似是贬斥的说道,“我只希望,你能够记住自己是哪家的人!可别丢了我们傅家的脸面!”傅妍容嘴上带笑,耳朵全部忽略季氏的内容,只要习惯她的刻薄就行。她的恶意,向来都是摆在人的面前,素来都是可以预计,猜测得到的。而视线微微偏移,也就在下一刻,傅娴雅唇角弯起,似乎并没有被伴读之位被低于自己身份的庶女夺走的窘迫与厌恶,小心得叮嘱道,“妹妹头次入宫,凡事需要多加谨慎,姐姐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定然可以逢凶化吉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