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三章 折辱谩骂

第三章 折辱谩骂

2068 2017-04-10 10:26:44
刘嬷嬷进去前,敲门打断了一副婆媳情深的场面,她肃然向着傅老太君行礼,“夫人,奴婢已是请来了三小姐!”“喔,那就快些给我进来!”那毫不客气的语气里透露着浓浓的厌恶,傅妍容一听,眉梢微扬。但她还是恭敬走前,规规矩矩的行礼,“孙女见过祖母,望祖母安康。”“安、康?哼!”傅老太君厌恶的瞥了跪在地面上的人一眼,“你,可知罪?”罪?她又何罪之有?傅妍容本就是苍白的脸蛋,逐渐的露出一抹不解,“孙女不知。”她向来就不得傅老太君的喜欢,平时到傅老太君这里也总是打骂贬低,未曾露出丝毫好脸色。早就过了少女时期那番多愁善感,思虑过深时候的傅妍容,压根就没有同这位老太君好好说话的心思,傅妍容再怎么的讨好她,可傅老太君的眼里也只有被她视为前途无量的傅娴雅罢了。“你啊,好大的胆子!”竟然没有同过去那般求饶,磕头!傅老太君纵然是对这等下贱出生之人没多少的在意,可也容不了傅妍容的一个“不”字。在边上看着的季氏也眼睛一亮,竭力抑制住心底那股喜意,“这,都是儿媳不是,没有管教好三娘!”“这怎么跟你有关系!”傅老太君没耐心的扫了眼跪在地上,身体因为这彻骨的冰寒入体而颤抖几分的傅妍容,恼怒道,“也全是这丫头泼皮赖脸,贪图这泼天的富贵罢了!”富贵?傅妍容忍不住看了一眼,她想要的又是什么富贵?在这所看似光鲜,实则污垢不堪的尚书府里,又有谁记得给她这么一介庶女一条生命?生母被作践,置于废弃别院。而她,却是自幼得讨好掌管自己生杀大权的之人!就连本该放上的软垫此刻也不见踪影,在场众人也视若不见,傅妍容抬头,眼中露出一丝茫然,“三娘,不知。”就算是想要惩戒她,也好歹给个合适的说法吧。傅妍容在傅家女孩儿当中排行第三,素来称呼一声三娘,等到外头才会唤正名,妍容。“你也真的是个没皮没脸的,我们傅家的脸面啊,也全是被你给活生生辱没的!”傅老太君把这些都当做是托词,想到其他人是怎么评论这次出来个在宫中落水的女孩,又是怎样看待他们傅家的,傅老太君恨恨的瞪了傅妍容一眼。骂道,“果然是歹竹出劣笋,贱坯子就是扶不起的阿斗!”似是听到什么,傅妍容的瞳孔猛然一缩。撑着地面的手更是忍不住攥了攥,她紧紧的咬住下唇,这话到底还是牵连到了她姨娘身上!傅妍容生母,王姨娘,仅仅是个一两死契银子买来的奴婢出身。她姿容中上,天生一对勾人桃花眼,看似无情却却多情。许是自己容貌被人私底下说多了,王氏也不爱同别人多说什么话,老实做事。她向来寡淡沉默,也没有几个关系好的。按道理以她的身份跟性子也不可能得到素来多情风流的傅尚书青睐。谁想傅尚书竟是一次吃多了酒,糊里糊涂间就拉过了一旁伺候的丫头,遂就成了好事。傅尚书是第二天就忘,留给傅夫人季氏收拾烂摊子,季氏心里暗恨不已,但还是要得在自己婆婆面前维护几分主母所谓大度的脸面。也就“好心”的将王氏放在了鲜少人打搅的好地方,没想到就是那次,王氏怀上了胎儿,诞下了府中三小姐。每每望着比自家爱女相差无几,明显就是在她孕期怀了的傅妍容,季氏暗恨不已,更是对王氏没什么好印象。至于府上最具威胁力的贵妾,赵氏,季氏又是动不得,只得想法子找王氏发泄火气。傅老太君也是从正妻这里过来的,她虽然觉得自己媳妇爱吃醋,眼界又实在是小家子气了点,但看着季氏好歹也让那些庶出好好活着,不去做些幺蛾子,也就不多管。至于有时候季氏会有意无意忘记几个庶出的,她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都是傅家的人,那也是应该受着的。傅妍容听到傅老太君的这番话,紧咬着唇角,她不敢抬头,就怕自己会露出几分恨意。他们骂她不是一天两天,可为什么总是要欺负她的姨娘?王氏素来小心谨慎,深知自己身份卑微,容易惹来傅老太君等人对傅妍容的不喜,也就佯装冷待了她,只盼着这样可以让他们好好待她。但是,王氏终究是不知道,有些人是会得寸进尺的。想到前世,王氏临终前都要将多年来省下,病中也不舍得用的银子留给她,只是因为,她是她的女儿。是在这个满是龌龊,恶心不堪的家中,唯一的留念与不舍!“三娘不知,祖母母亲究竟是要做什么,但——”傅妍容抬起头来,露出了红红的眼圈,面容露出几分难过,“妍容要是错了,祖母怎么惩戒也不会顶嘴!”“但三娘要是没错,就请祖母在三娘面前嘴上留德,姨娘虽身份卑微,那也是三娘生母,登记在了家谱里的!”没提家谱前,季氏还乐滋滋的看着傅老太君收拾傅妍容。在她看来,凡是从别的女人肚子里出来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一直以来傅老太君傅尚书他们在边上盯着,压得她不敢下手,否则,她早就都收拾掉了!任凭那些从别的女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小贱种在自己面前转着,季氏还没有这么大的容人之量。可偏偏傅妍容提到了家谱,本该为傅妍容话里透露的几分亲近生母之意的她,却是被王氏在家谱里有名而生气了起来。家谱,本就是他们傅家大房这里持有的,其他分支也不得不每年回来一趟拜见,就为了家谱上的名字。按道理能够记在上头的,除了正妻重要子嗣,很少会有妻妾在。偏偏大房这里,除了她以外,居然还有两个女人的名字在上头:一个是素来跟她抬杠的贵妾赵氏,而另一个则是侥幸生育了傅妍容的王氏。赵氏,季氏是没法狠狠搓揉折辱,可王氏,她就气不过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