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十七章 又生事端

第十七章 又生事端

2064 2017-04-27 09:53:37
她脚步一缓,嘴角的讽刺又是收起,转身便是回道,“不知父亲,又是有何吩咐?”傅妍容眉眼清丽,带着几分王氏生来的妩媚,可想将来容姿之盛。傅尚书走前一步,又是蹙眉,他像是在想什么,“你回去……算了吧,这样的时候也不是适合出来,回去好好歇息。”“是。”等着傅妍容出了门口,她就听见季氏的声音,“老爷既然有话想同三娘说,那不妨叫她去妹妹那里。”话里带着股酸味,不用多想就可以品出几分味道。无非是在暗示傅尚书碍着在季氏这里,不敢同庶女多说话,定是怕她这个作为正妻的吃醋,找机会收拾了庶女!傅妍容嘴角微勾,缓缓离开,傅尚书的声音也随着踏雪声的响起而不清晰,“你多想了……”“这样的天,什么时候才是结束啊?”她抬头看了眼黑蒙蒙一片的夜空。似锦又是奇怪,眨巴眼睛,“小姐,或许过些时日就会好了吧。”一连几日这般天气,也是叫人难受得紧。傅妍容笑着看了她一眼,“没事。不过,你怎么想到去找老爷的。”她握紧了手,心却始终不平静。王氏忽然的晕厥给她带来的影响极大,也叫她忘记了季氏是怎样的一个人。前世她看着王氏死去的画面太过深刻,以至于影响到了今生,她再也不想要像是前世一样截然独立!或许正是这种恐慌,夜里想要求得大夫也只有找掌管进出门令牌的季氏,她也忘记了自己这般去只能收到怎样的回复……“啊?”似锦没想到自家小姐问这个,也是不好意思的说道,“似锦没见着小姐回来,便去别院寻了照顾夫人的婶婶,她告诉我的……”一路上这般说着回去,等傅妍容回到别院,一位大夫持着箱子避她,点头而去。傅妍容一看,更是喜从天降,似锦欣喜的声音还在作响,“夫人怕是好了!”她转身跑了进去,便是看见老仆小心扶着王氏喝药。“娘,容容回来了!”她紧紧的抓着王氏的被子,就怕再度惊住王氏,不敢轻易碰上。王氏望见她,眼眶又是布满了水雾,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娘,没事。今后会好好注意身子的,你别哭——”说是不哭她自己反倒是流泪,傅妍容一看更是情不自禁抱住了她。就连什么时候老仆走了她都不知道,王氏眼睫沾泪,“你又是去寻了夫人?”“……娘。”傅妍容刚想要解释清楚,王氏从前就爱为她着想,真知道她跑去找季氏碰壁,估计都会难过。可还没等她说话,她就被王氏抱住,“你,委屈了,今后娘会努力保护你的。”也许是王氏过于温暖的怀抱叫傅妍容怀恋,她声音轻轻,“嗯。”屋内也随着季氏派来的人走后,燃起了碳火,驱散了几分寒气。烛火也跳动着,伴随深夜过去,第一声鸡鸣的响起而灭。一切都显得那般的恬静温暖。同王氏一同睡,也让傅妍容想起了几分久得快要忘记的记忆,她也曾经是个爱粘着娘亲的孩童。一时半会儿见不着王氏,就会不停地哭闹。母子俩一上午都是黏糊的一同到院子后的菜园里帮忙,一同吃饭。哪怕冬日,菜园里还有一些菜侥幸存活,接着傅妍容就是看着她常年生病的娘亲轻手轻脚的做了一桌的好菜。“好吃!”尝到第一口,傅妍容舌尖都要颤抖。为什么没人告诉她娘竟然还有这般好的厨艺?许是被多看了几眼,王氏柔柔笑道,“慢慢来,不急。”“嗯!”傅妍容重重点头。好吃的当然不能浪费!等着用过午膳,王氏也午睡休息了,傅妍容这就轻轻地合上门,准备回自己院子里去。傅家规矩中庶出子女是鲜少五岁后,还是跟随亲生母亲住的。像她这般大的,住过一晚便是够了。似锦也是高兴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难得见着她家小姐这么高兴,主仆俩一路上也是有说有笑,但意外终归发生了。傅妍容刚回去,就是看着季氏边上的得力丫环常希向她柔柔一笑,面上依旧是带着几分冻过的白,声音却是软软的,“见过三小姐,夫人有事传唤,请您过去相说。”明明是在这里等了半天,也不见露出丝毫的怨言,傅妍容看着也是弯唇,“好。”等着常希连同几位丫环在前头引路,似锦也露出几分焦急,“小姐,夫人这——”“嘘!”傅妍容眯了眯眼。不愧是季氏的得力丫环,从来都是能屈能伸的伶俐人,先前她不过是个地位卑贱,任人欺凌的庶女,常希可以坐视不管,甚至是看着她被折辱。本身就是季氏的人,也是袭得了她的几分脾气。但在她如今身份骤转的情况下,常希也是可以弯下腰来,仿若过去的事情并不曾发生。似锦咬着牙,警惕的看了在前头走的常希,以前小姐被底下不识眼的人欺负,她能够为了小姐去求!但这位姐姐的心太冷了,她就怕自己一不留神就被利用,反倒是耽搁了小姐。这般想着,一路也是无事。等着来到正院,傅妍容一看坐在屋内,看似云淡风轻品茗的季氏,心中也响起声音:来了!紧随着常希一声,“夫人,小姐请来了”。季氏抬眸,一脸不耐的看着她。“来了啊!”说着杯子就被她重重放在桌面上,伺候的丫环胆怯的低下头,傅妍容看似若无其事的扫了一眼周边,没想到这次傅娴雅竟然没有在季氏边上。也是,真在边上,傅娴雅怎么可能会放任季氏在经过昨晚事情后,还平白无故的招惹她!这般想着傅妍容勾唇而笑,缓缓行礼,“三娘见过母亲。”“行了。”季氏冷冷的看着傅妍容,就是这个丫头,老爷居然特地跟她说了好一番话!虽说昨晚傅尚书又是去了赵氏那里,但向来爱琢磨傅尚书一举一动的季氏这里,可是不太舒服了。傅娴雅是好生跟她说了个清楚,但只要一想到傅尚书居然对个庶女在乎起来,季氏心底里就不舒服。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