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七章 母女相见

第七章 母女相见

2195 2017-04-13 10:16:09
十二公主娇纵,为人也颇为高傲,从某种角度而言,她同她的嫡姐傅娴雅本质上是同一种人,都是同样的傲慢,不将别人看在眼底。傅娴雅胜在聪明,懂得隐藏,更是懂得施恩做好人。而十二公主却是仗着几分帝皇恩宠,又或者是以她的蠢,不知不觉中成为别人利用的工具。傅妍容如果没记错的话,怕是她这本好嫡姐早些日子就同十二公主搭上关系,她要是这时候凑过去,准保被迁怒的团团转,还没法找个公道。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傅妍容的脸庞浮现一抹晦涩,但还好,圣上怕是不可能给她这个机会。虽然想不通为什么偏偏成为伴读的是她,可以她庶出的身份,以十二公主作为颇受帝王宠爱的贵妃之女,自然是不可能委屈自己,接受这么一个人尚书家的庶女做伴读的。而十三公主素来淡静清雅,作为早年就侍奉圣上,能够在贵妃等美人争宠夺艳下,还能得几分宠的宁妃之女,她的性子可是同宫里谁都处不来。就连一母同胞所出的兄长,三皇子,也没法理解她的逻辑。想到前世看到的场景,她忍不住皱眉,十三公主要不是身份特殊能够护着,不然出门怕早就被人套了麻袋吧。从某种意义来说,陪了十三公主就等着哪天哭着喊着求回家吧。十四公主这里就有几分容易,年岁最小,性子单纯,她又不指望从这位被保护的妥当的公主手上得到什么,自然也不会触动那些保护公主的人的敏感的神经。这般想着,那头似锦回来,傅妍容也没有觉察到。“小姐,你竟然还没喝完汤药!”似锦神色一紧,急匆匆的将汤药放置边上的温水盆上,尽可能的的利用余温暖着汤药。看着汤药被放好,傅妍容看向那里的眼神,也不无遗憾起来,怎么就不再晚这么一点点呢。似锦一回头就撞见这个,就跟要爆炸似的,“我都同你说过好几次了,再不紧着用汤药,对你的身子,也没有多好的好处。”想到大夫诊断说的“可能对以后子嗣有碍”,似锦又是有股酸涩在眼眶流动,但到底怕被自家小姐洞察,只能强撑着,只当做是被气的。“这个嘛。”傅妍容干笑着,眼珠子不住的在转,她总不可能说自己觉得身体好多了,压根就不想用药吧。似乎是昨晚诊断,特地用药过的关系,一早醒来,她的精神状态也好多了,出了一身汗,神清气爽。“小姐!”最终,傅妍容被似锦逼着喝了加大分量的汤药,那滋味苦的一天都是药渣子的味道。等看着傅妍容用完,似锦也松了口气,这才开始说了几分她打听过来的消息。就在听着似锦声音的时候,傅妍容的视线忍不住往外飘。她知道有个瘦弱的女人一直在这所别院深处住着,那个人在她小时候就不止一次,偷偷看她,又是怕她亲近了她而给自己带来麻烦,多少年来也不愿意让她唤她一声娘亲。嗓子有些痒,忽的心中也迸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渴望,她想要见见那个生她的母亲!“哎,小姐,我请人帮我看了下,似乎这次被选伴读的公子小姐,没有一个不是心气高的,怕是您到时候进去,估计是得受一段时间的苦头。”似锦想到负责的打听消息的人转告的话,急得忍不住挠了挠头,头刚对上傅妍容,却是发现她正是发呆,不由提大音量。“小姐,您听到我说的话了吗?”“什么?”猛的被这么一惊,傅妍容拍了拍胸口,眼看似锦又是要凑过来,她连忙摇头,“似锦,我想要见姨娘。”“小姐,你——”可以说,这是傅妍容从醒来后说的第二次要见王氏的话了,似锦一听,也是不由一愣。当初她也是被王氏教诲,带过一段时间,这才放在傅妍容边上,小心翼翼的跟着她的。说起来,这些年来她也是时不时就同王氏说些傅妍容的事情。王氏太过小心,就怕被季氏找到个整治机会,而不敢轻易接近傅妍容。偏偏又是担心的很,也就由似锦帮忙传递些消息。但,这几年来,每次傅妍容要去求见王氏,都毫无例外的被王氏拒绝。“小姐!”似锦踌躇几分,她看着傅妍容,又是忍不住觉得可怜起来,在这个地方傅妍容真正同自己母亲相处时间,却也是比她少很多。要是再度被自己母亲拒绝相见——“我不管了!”傅妍容一把拉住了似锦的手,好在她这时候年岁小,有些事情还可以仗着年岁,伪装一二,“陪我去见见吧!”明明应该按照王氏吩咐,拦住傅妍容的似锦,竟是呆呆看着她的眼眸。然后,才道,“好。”别院里住了不少的庶出子嗣与妾室,重重叠叠的走廊庭院,看似不经意间隔开了距离。傅妍容几乎是默默背着许久的功夫,手心也紧张的渗出了汗渍,按照记忆里的路,直直走去。等到大老远望见破旧的院子外枯死的花草林木,她脚步一顿,似锦又是怕她害怕,走前就是想要打扫一番。不管傅妍容怎么不受待见,她到底还是有人侍候,还没有后来的辛劳,凡事都得自己办的程度。“不用了!”傅妍容并不是头一次来,她吸了口气,走前一步。冬风飒飒,她被这一吹,更是咳嗽了两声,脸颊染上了淡淡的红晕,似锦就怕她又要烧起来,紧张的追问,“现在还好吗?如果不舒服,我们就先回去吧!”“不用!”傅妍容轻轻敲了敲门,周边过于荒废偏僻的环境,多少这么一声也显得格外的醒目。下一刻,有位衣衫破旧的老仆缓慢走来,小心打开了门。她太老了,皮肤饱受风霜,直直看了傅妍容半天,这才认出人来,“这,这是三娘子!”当下一激动,便也是嚷嚷起来,“夫人,三娘子来了!”在她眼中,压根就没有所谓的嫡庶,她也看了这几年王氏的苦了,怎么都是母女俩,多少亲近也是自然的。傅妍容完全没想到这一出,但老仆的行为无疑壮了壮她的胆子,她谢过老仆,截然前行。走进几步,铺面药香迎面而来,屋内破旧,不见丝毫贵重物品。她眼眶微红,等走到一间屋子里,就听见响亮间不乏痛苦的咳嗽声,“是,是你来了吗?”久违的听见了王氏的声音,傅妍容压根没法忍耐住自己过于急迫紧张的情绪。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