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五章 变化预兆

第五章 变化预兆

2261 2017-04-10 10:33:22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她怕是回到六岁那一年了吧。那一年,大齐来了个寒冬,大雪漫天。而圣上也难得开恩,决意从傅、宁、刘、贾等几家中挑选几人,作为皇子公主的伴读。这次挑选的也是近几年颇受帝王喜爱的四,五,六,七皇子与十二,十三,十四公主,虽说不确定皇子未来,可有作为皇子陪读身份的话,那也无疑是为家族增添光彩。自然几家相争激烈,每家里能够推出的小姐又是数量有限,终究是僧多粥少,算计诸多。季氏本就是自傲得意之人,自然不可能乐意有庶出的同她女儿相争。贵妾赵氏所出的二娘子,又似乎是因为外出游学而错过了这次的机会,而当时傅妍容却是挣得一丝机会,满怀希望的进宫,只想要拼那微不可查的机会,却——季氏的声音响起,充满怨气,“也怪我,素来只愿教你友爱兄弟姊妹,却也忘记叫你提防小人作祟!”她这般说着,也让傅妍容不由的从回想中醒来。她忍不住望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讽刺的笑,的确是够“友爱”的。在季氏眼里,傅娴雅千般好万般妙,全然不是其他女孩家能够相比。为此,当初参选的不少小姐也被季氏挖过陷阱,虽有几个避开,但多少也为傅娴雅扫出一条平坦大道。宫里的湖泊,真冷啊。其他人也少不了陷害,傅妍容这个没有庇护,就在眼皮子底下的庶女,又怎么避得开。季氏仅仅是施以小利,她便“不幸”落入湖中。那年诊治过晚,似锦连夜求人,在翌日才找来了一位大夫。但寒水彻骨,到底伤到身骨,傅妍容连躺床上半个多月,就连后来孕育子嗣也受到了几分影响。想着陪着那人多年,直到后来离开他身边时,这才孕有一胎……傅妍容忍不住摸了下自己的腹部,那里曾经凸起,有个属于她的孩子在里头,忽的边上一道声音响起,傅娴雅笑吟吟的说道,“祖母,母亲,兴许妹妹都是不小心的。”她偏偏头,模样带着几分悦目的美感,“到底妹妹也是头次进宫,不小心摔了落入湖中,那也是有道理的。”虽然这次傅娴雅也是被其他府里的姑娘提醒了,多少觉得不对,可素来友爱姊妹的她是不会在意自己妹妹犯下的错误的。这般想着,傅娴雅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明媚。傅老太君满意的看了一眼,有这样的眼力,前途自然是明亮的,好在没有学了她母亲的愚蠢。可在季氏看来,却是大大的不妥,她皱眉道,“这,怎么可能?”她当初算的清楚,怎么看都是那丫头为了夺人瞩目,故意跳的湖。像是这等庶女出身的,素来做什么引人注目的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终究是命贱卑微之人,妄想得到不属于自己身份的东西,而成为别人眼中的跳梁小丑罢了。季氏是怎么都不肯放过这次机会,说什么也要毁了她的名声不可,季氏到底是恨透了这个无时不刻不存在在她面前的庶女。傅妍容听着季氏一直试图把故意跳湖的名头压在她的身上的话,忍不住撇撇嘴,再次看到她这位嫡母的愚蠢,还真是有几分怀念。前世她也是病重时候被揪着被他们逼问一番,不给好药医治不说,还要被顶着这样的名声辱骂一番,后来也是傅尚书不喜这样的名声耽搁家中女子,让他们闭嘴,这才让她能够让她清静几月,好生休息。而这次——傅妍容总觉得不对,她还记得自己前世病的不浅,昏昏沉沉的跪着,他们说什么话都不清楚。印象最深的还是似锦如方才那般着急求情,不断磕头,一连几个月都是裹着脑门的模样。可这一世似乎是有什么地方不对。这次她竟然能够下了床,虽感觉身体还是有点儿难受,但远远不及前世病重的程度。“母亲,到底妹妹病的不轻,这事还是晚些再说。”傅娴雅几乎是卖乖的蹭了蹭季氏的手,原本还想要再说什么的季氏也不得不闭上了嘴。傅娴雅像是胜利似的,转头对着傅妍容勾唇而笑。明亮的眼眸里盛满了笑意,仿佛在说看我都摆平了,都不用担心了。傅妍容一望,虚弱的回以无限感激的笑。成功看到自己庶妹反应,傅娴雅同季氏说话也愈加甜美几分。等着傅娴雅视线偏离,傅妍容嘴角才露出几分讽刺的笑意。她知道,傅娴雅哪怕平日里待他们再怎么的宽和,可终究是傲慢轻蔑他们的。坐了半天才想起她这个一直跪在地面上的庶妹,这样未尝不是对她这样卑微的存在施恩。“娘,就听女儿的话吧!”“你啊——”季氏无奈,终究不好拦住女儿。傅老太君也不住点头,有担当果敢决断,不愧是他们傅家女儿。正当傅妍容觉得自己有必要打断他们,保住自己跟似锦这双腿的时候,外头匆匆响起了慌乱的脚步声。刘嬷嬷也被特地出去看了眼,半天回来,脚步匆匆,脸色大变。傅老太君不悦,她向来不喜莽撞的仆侍,要她年轻时候早就一把打死了去。“这也是怎么回事?难得看你,今日这般慌乱!”刘嬷嬷喘着气,神色复杂的扫了一眼傅娴雅与傅妍容,“老奴……”打从刘嬷嬷看向自己的那一刻,傅妍容心头一紧,只道不好妙。跟随傅老太君多年的刘嬷嬷向来傲气,不会多看她这么个身份卑微的庶女几眼,果不其然,刘嬷嬷意味不明的道,“主子,实在是宫里来人,说是定下了府里伴读人选!”“真的吗?我就知道,我这乖孙女,平日里最是乖巧懂事,圣上他——”傅老太君这下一激动,也忘记了自己平日里对季氏的百般瞧不起,竟是与她一同庆祝起来,季氏笑容得意,“也都亏婆婆平日里的教诲,也只有您才可以带出这样的好女孩家!”边上傅娴雅面颊微红,借着绣帕捂着侧脸,傅妍容看着越发不对劲,按照刘嬷嬷素日对傅老太君的推崇,真要是傅娴雅,怕早就喜形于色,直道恭喜才对。外头又是来人,刘嬷嬷看着来人,忍不住打断道,“主子,错了,府里这次入选的是三娘子。”平日里处处不如大小姐的三小姐入选,到底有些古怪。原本还要夸着傅娴雅的傅老太君顿时无言,她瞪了刘嬷嬷一眼,刚想要发作,又是见到站在门口就是等着回复的人,脸色古怪,缓缓说道,“那也是我们傅,傅家的女儿,快点与人回复去吧。”与此同时,她复杂的看了眼傅妍容,心想这有什么特殊之处,却是被皇家看中。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