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四章 天之骄女

第四章 天之骄女

2288 2017-04-10 10:35:46
“我还真以为你乖巧,没想到你这般顶撞长辈!”季氏这个恼火,也顾不上在傅老太君面前的形象了,毫不客气的骂道,“打!先给我打上十个耳光!让她知道,什么才叫做规矩!”“这——”刘嬷嬷看了眼傅老太君,傅老太君皱了皱眉,可还是点头。刘嬷嬷挽起袖子,“三娘子,老奴这下得罪了!”“不要!”忽的似锦扑在了傅妍容的身前,身子不住颤抖,泪花不住往外蹦,一个劲的磕头,哀求道,“求求老夫人,大夫人了,小姐,小姐她才身子刚好,求求你们现在不要打!”“似锦!”傅妍容猜到她的意思,心头一紧,如果说是好事她还可以叫似锦顶着,避去几分光芒,偏生眼看刘嬷嬷这是要打去她半条命,她怎么可能叫人顶着!“求求你们了!就让奴婢代替小姐受惩吧!”似锦顾不上傅妍容这头的动静,紧紧的挡在了傅妍容的身前,用力的磕头。眼看头都要磕出血了,季氏气的更是想要叫人把她拉下,真当自己是什么大家小姐,什么都可以挡着吗。不想,这时傅老太君叫住,“等一下!”“娘,儿媳也是想要教导下他们,什么才是规矩!”季氏生怕傅老太君拦着,急忙解释,就见傅老太君摇摇头,落入傅妍容的眼里,更是蕴含着无尽的风暴。她向来都清楚,自家这个祖母从来都不是四处施加以善心的人。果不其然,傅老太君摇头道,“这也不是个法子!看着血,我也是晕得慌,还不如叫人把他们拉下惩戒罢了。”意思是两个都收拾。季氏也领会到了她的含义,喜出望外,眼看想要要说一番好话。正当这个时候,外头传来了脚步声,“大小姐,回来了!”刚还是一副要打杀模样的季氏一听来人名字,顿时喜形于色,赶紧出去迎来了一位年岁与傅妍容相差无几的少女。来人披着一身红袍子,面容精致间不乏几分大气,露出笑脸,与季氏走近,远远就是要向傅老太君行礼。还没走近,傅老太君连忙拦着,“乖孙女!”身边伺候的人不等吩咐,连忙端上热茶,傅娴雅明媚而笑,“孙女见过祖母,望祖母身体安康!”“乖!乖!”傅老太君笑开如花。等看着傅娴雅头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的几粒雪花,她连忙斥责边上伺候的,“你们是怎么照顾大小姐的?看看这都沾了雪,等融了,岂不是得病一场!”原本还是喜滋滋的看着女儿得了傅老太君看重,心中满是得意自豪的季氏,一听这个,瞪着边上人一眼。“倒是胆大的,竟然欺负了小姐!打!给我狠狠地打!”在她眼中,凡是她乖女儿哪里不适,都是这些下人做的不对。“饶命啊,小人怎敢欺辱大小姐!”傅妍容看的很清楚,方才还要把她拖出去打骂一顿的季氏与傅老太君,这番态度一变,也是因为她边上这人。傅家嫡女,傅娴雅,擅诗书好琴艺,女红管事,无一不精。自小就得傅尚书的几分宠爱,特地带在身边好一会儿,她的为人也是大家眼中的端庄大气。可是——傅妍容竭力忍下自己看到傅娴雅的那一刻,心头迸发的无尽的杀意。她无法忘记傅娴雅的哄骗折磨,明明那个时候傅妍容是那么相信她,可傅娴雅回报她的,却是无尽的恶意与折辱。只要再闭上眼,傅娴雅那疯狂而得意的笑声至今还在耳旁作响,她一次又一次的摧残着她的信念,“纵你又是皇上登基前登记在册的侧妃又如何,别忘记了,你仅仅是个庶女身份,注定要被我狠狠地踩在脚底!”“想要当皇后,想要诞下皇上子嗣,做梦!”“傅妍容,你要记住,你永远都是我傅娴雅踩在地上的一条狗!”谁能够知道呢?掩盖在傅家大小姐辉煌璀璨的外表下的,是阴鸷而狠毒的心,她永远都是这么高高在上的怜悯着她眼中的可怜儿。可一旦那些人翻身,令她意识到危机,那就会——狠狠地打压!“小姐!”似锦紧紧的攥着傅妍容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小姐打从大小姐进屋后,脸色就一直怪怪的。傅妍容缓缓摇头,表示没事。眼睛却不住的看向似锦的额头,正是染上了血渍,她清楚似锦生怕她会被打出问题,也就拼着命护着,把自己头磕破了,也还是会庆幸她没有出事。傻似锦,傅妍容只觉得心中难受。旁边,刚进来的傅娴雅温婉笑道,“祖母,孙女不冷。”也没有直接回答问题,她眉眼一弯,“倒是您,这样的时节,也不好好暖着身子。”这话一出,傅老太君眉头一松,边上刘嬷嬷看了也帮忙搭话,“主子,不妨这时候早些休息,毕竟这个天也确实是冷的厉害。”傅老太君犹豫几分,季氏有些儿不甘心,眼看今个可以借助傅老太君身份,整治这么个庶女,如今却是被自家闺女转移了话题。真要让傅老太君走了,她这个作为儿媳的,也不可能留下收拾这个死丫头,多少心中不适,季氏忍不住看了眼傅娴雅。傅娴雅含笑对着季氏摇头,接下来就看傅老太君容色露出几分赞同,她笑嘻嘻的凑过去,声音掺蜜似的说道,“孙女知道祖母疼惜自己,可祖母不早些休息,反倒是作为晚辈的不对了。”这般说着,她眨巴眼睛,难得露出的几分狡黠可爱,映入傅老太君的眼中,更是让她不住生笑,她点了点傅娴雅的额头,“你啊,就是个鬼精灵!”“罢了,老身这就早些歇着,也让你们母女俩好好聊聊。”季氏不住点头,眼中放光,傅老太君注意到也暗自发笑,接着指了指跪在地面上的傅妍容主仆俩,声音更是带着几分厌恶,“像是妍容他们,你也甭替他俩求情,到底是奸生子出生,也没法同你等相提并论。”“要不是这次四皇子及时出手,摆平了这事,怕是就要让我们傅家脸面尽失了!”“祖母,到底三妹妹她——”傅娴雅这边一开口,季氏眼皮子尖,急忙叫住,“雅儿到底心善,不懂得人心隔肚皮的道理!”“你也是个榜样的,府里府外都认同你,可却不知道自家里也会出点事!今天三娘子要真的在宫里出点儿什么的话,怕也是给你带来了麻烦!”想到这次让傅妍容逃了一劫,季氏心中暗骂不已,到底还是个有几分运气的。但他们口中所言听在傅妍容耳中,却是多了几分异样。宫里,傅娴雅,傅府脸面,四皇子……这一切都不由让傅妍容想到什么,她握紧了自己的衣衫,哪怕地面再冷,也不及此刻的心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