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无上天帝  >  第一章:元器

第一章:元器

3055 2017-01-23 20:41:06
韩家,清雅的炼器阁中。一名白裙少女正脸色紧张的站在古鼎前,俏脸还有些许稚嫩,但已经足以堪称绝色,此时玉手在胸前迅速结印,一道道玄奥符文涌入鼎内。那古鼎坐落在炼器阁中央,周身有奇异纹路环绕,此时鼎内竟燃烧着灰色火焰,一柄紫色袖珍小刀在火焰中漂浮着,像是正在被淬炼。“韩馨,把心静下来,炼制元器一定要用心去感受。”不远处,一名青衫少年正靠在书架旁,语气轻缓的出言提醒。少年嘴角始终都挂着一丝若隐若无的笑意,给人一种很随和的感觉,手中提着一枚酒葫芦,说完还放在嘴边喝了几口,样子颇有几分神秘。韩馨听到这句话后,小嘴微张缓缓吐出一口气来,俏脸上的紧张之色消退了一些,美目中也是多出几分镇定,结印速度越加快速。叶天又缓缓喝了一口酒,半眯着眼睛对她说道:“器源的光芒越平和,就越接近于成功,反之,则会炸开,让所有东西毁于一旦。”那紫色袖珍小刀就是所谓的“器源”,算是元器的“粗胚”状态。元器是人族修炼者的力量源泉,元器可以是一把刀,也可以是一把剑,甚至可以是一只幻兽,一株花草。然而无论元器是什么形态,它都能够给人类修炼者提供源源不绝的力量,让人类能够战胜,体质比人类强大数倍,数十倍的异族。一个修炼者如果没有元器,那就好比鱼儿离开了水,再高的境界,都与常人无异!最多就是身体素质比常人强一点而已。大陆上,所有的元器都由韩馨手中这类‘器源’炼就而成,器源取自天生地养的源兽身上,将源兽杀死后施展化器诀,其尸身就会化成各种不同形态的器源。但光有器源还不行,单独的器源是被封印的,不能完全发挥出它的力量。必须由“元器师”来结合各类天地灵材,为器源解封,赋予它真正的力量,使它成为真正的元器。而韩馨,此时正在努力将一件器源炼制成真正的元器,也在努力着成为一名真正的元器师!“嗡!”古鼎中紫色光芒闪耀,那柄袖珍小刀漂浮在中央,正被无数符文环绕着,周身开始有凛冽的紫色刀气在鼎内乱窜,刀身流光溢彩,比之前精致美观了不少!不远处,叶天举起葫芦猛灌了几口酒,可能因为酒性太烈,让他脸颊瞬间涨红起来。然而,他眼中却闪过一丝伤感,看着酒葫芦,喃喃道:“烈心之酒,不过如此,远远不及我心中之痛……”烈心之酒,号称喝过量会把心脏烧穿的烈酒,但对叶天来说却不值一提!百年前,他的家族得到一件天地至宝,却因此被人觊觎惨遭灭族,他被父亲用家族秘法传送离开,却意外与那件至宝相融,沉睡了百年才醒来。醒来后发现一身修为尽失,身体也虚弱无比,随后被森林中的源兽偷袭导致重伤昏迷。再醒来时便发现是被韩家救下,干脆就展露出一点元器师的身份,在韩家当上一名客卿,以图慢慢恢复修为。韩馨是韩家之主的独女,未来家族的继承人,然而却不把心思放在修炼上,却对元器之道非常痴迷,但蓝天城历史上从来没有诞生过元器师,她自然也一事无成。作为回报,叶天收下了这名弟子。“父母大仇,不得不报!”叶天微微睁开双眼,眼瞳中却有冰冷寒芒在流转。他能用家族秘法感应到,当年誓死效忠家族的诸多强大战仆,还有不少存活于世!当年那一战太突然了,让家族连召回战仆的机会都没有,不然战局绝不可能一面倒!最重要的是,家族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人竟然会是凶手……待我聚集昔日战仆,定杀回去!“嘭!”突然,炼器阁古鼎爆发出一声闷响,将叶天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此时,一股股澎湃的灵气从鼎内汹涌喷发出来,里面有紫色光芒闪耀,这是元器要炼成的征兆!韩馨小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紧紧盯着那柄小刀,她还是第一次炼制到如此地步,眼看就要成功了!“锵!”然而,那柄紫色小刀突然一颤,刀身的光芒更加璀璨了,散发出的气息却是开始有些变得不稳定……韩馨俏脸变得煞白,顿时显得有些手忙脚乱,眼中透露出一丝绝望来。要失败了!“又粗心大意……”不远处,叶天无奈的笑了笑,屈指一弹,一道白光瞬间射入鼎内!“嗡!”那古鼎中有白光绽放,颤动竟然在渐渐平息,那股狂暴的气息正在消散。“锵!”突然,古鼎中爆射出一道紫芒,在半空中显化出形体,那是一柄华丽的紫色长刀!韩馨直接就愣在了那里,随即脸上绽放出了狂喜之色,欢呼道:“师父你最厉害了!”叶天缓步从后面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抹笑容,道:“最后关头明显是太疏忽了,心中杂念太多,但你的手法已经很熟练,日后多加练习便好。”说完,他揉了揉韩馨的小脑瓜,鼓励道:“小丫头,这次就算是成功了,恭喜你成为了一名一星元器师。”“啊?”韩馨有些傻愣的应了句,随即惊喜之色在小脸上绽放出来,惊呼道:“我真的成功了?”叶天有些无言,指了指漂浮在空中的紫色长刀,说道:“当然了,还是蓝天城历史上唯一的一名元器师。”这次炼器能够成功,自然是因为叶天刚才出手相助,但也只不过是帮忙平复了狂暴的气息而已,若是韩馨刚才心态能更加平和,这次炼器自然也能成功。而若是刚才炼器失败,对韩馨的打击会非常大,甚至会影响以后炼器的心态,显然是很不值当的。 “师父你最棒了!”韩馨满脸欢喜的直接在叶天脸上亲了口,随后直接跃上半空,将那柄紫色长刀抓在手中,仔仔细细欣喜的抚摸着。她知道这对父亲来说意味着什么,终于不会再让父亲失望了!叶天反而愣在了那里,伸手摸了摸脸颊,看着韩馨那欢喜雀跃的样子,哑然的笑笑。过了一会儿,叶天缓步走出炼器阁,实在不忍打扰韩馨现在的心情。此时外面已经临近黄昏,天边多了一层金黄,让人心头忍不住升起慵懒之意。“喂,站住!”不远处,一名脸色嚣张的年轻人正走过来,穿着韩家仆人的装束,但却是一副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样子。“韩家的下人?”叶天青衫随风飘动,闻言后眉头挑了挑,却是没有接话,转身就准备离开。对于这种连招呼都不会打的人,他才懒得多废话。然而,那年轻人脸色一怒,直接快步挡在了叶天身前,冷哼一声道:“你是聋还是哑?小爷我跟你说话没听见吗?”叶天眼神渐冷,语气淡然道:“让开。”闻言,那年轻人冷笑道:“原来不是一个聋哑之人人,我叫王虎,是韩风少爷的随从,他要见你,快快我过去拜见!”原来是韩风那个纨绔的跟班,怪不得区区一个下人就敢如此嚣张。韩家之主想见我都需要亲自拜访,那个韩风算什么东西?叶天心中感觉有些无奈,全然没把那些话放在心里。“让开,最好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叶天双目直视着他,语气与之前略显不同,青衫随风飘舞,有股莫名气息在渐渐透露出来。王虎闻言随即怒极而笑,摆开了架势,说道:“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人物吗?不过是小姐捡回来的一个小白脸而已,真以为当了客卿就身份尊贵?韩风少爷想捏死你,简单至极!”他虽然不是修炼者,但身强体壮,这几年在摸爬滚打也练了一身好功夫,自认为对付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小白脸完全没问题!“哦?”叶天眉头微微一挑,却是没有犹豫的迈开步伐,仿佛完全没有看到王虎已经做好了攻击姿态。“区区废人,自讨苦吃!”王虎冷笑,右手成爪,抓向叶天的衣领,生猛无比!叶天眼皮微微抬了一下,右手却是快如闪电,瞬间便抓住其手腕。“嗯?”王虎微微一惊,显然没料到叶天反应竟如此之快,但随即便冷声道:“想不到你竟然有些身手,只可惜你遇到了我。”“是吗?”叶天面色平静的吐出两个字,右手五指微微用力。“啊!”王虎突然面白如纸的惨叫出声,双眼不可置信的看向叶天,脸上满是痛苦,他感觉手腕要被一股大力捏碎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区区蝼蚁。”叶天语气淡然,右手猛地用力一甩,竟将那整个身体抡飞了出去!“嘭!”王虎的身体狠狠砸在树上, 吐了一口鲜血后便趴在地上无法再站起来,看向他的目光中满是恐惧之色!“回去告诉你主子,惹谁也不要惹我。”叶天留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的离开,青衫飘舞,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