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无上天帝  >  第二章:玉牌逞凶

第二章:玉牌逞凶

3257 2017-01-23 20:41:19
黄昏时分。精致的小院里,一株翠绿的杨柳树轻轻摇拽着枝条,叶天坐在石桌旁,喝着烈心之酒,眼神颇为深邃的望着晚霞。元器师在人族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上古时期在这片大陆上有诸天百族林立,各有不同的方法来获得天地之力,在百族中生存。而人族弱势无比,甚至根本不懂得如何修炼,最终只能沦为奴隶,乃至口粮。最终,元器师这个职业在人族中崛起,以元器作为媒介,让人族修炼者获得强大力量,才在百族中渐渐雄起。因此,元器师在人族中的地位不言而喻。然而,虽然现在人族有“五大天帝”镇守,但依然被诸天百族所小看。叶天将最后一口烈酒喝下,全身皮肤竟开始变得通红,狠狠打了一个酒嗝,一团红色雾气直接从他口中喷出,消散于半空中。红色雾气消散后,叶天身体也恢复正常,但脸上表情仿佛更加精神了一些。这烈心之酒是叶天家族的三大神酒之一,拥有淬炼体魄和焕发生机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叶天在沉睡了百年后,能如此快速的恢复过来。“还剩最后一壶酒,明日要再弄一些灵材来酿制啊。”叶天脸色有些无奈,把最后一葫芦烈心之酒拿出来,他空间戒子在传送中遗失了,现在他可是身无分文,靠着韩家之主送的一些灵材,才酿制出五葫芦品质不高的烈心之酒。这时,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叶天眉头微微一皱。他就是不喜欢被打扰,所以才要求韩家之主将他安排在这个僻静的院子里,现在天色已晚,究竟是谁还来打扰?“嘭!”突然,院子的大门被人狠狠踢开,一名白衣青年脸色阴沉的大步走了进来。此人看上去比叶天要大上几岁,面庞虽然颇为俊逸,但眼中却时不时有阴冷之光闪过,实在难以让人生出好感来。他看到坐在石凳上的叶天后,冷声道:“区区一个客卿,你好大的架子啊!”叶天看见来人后,轻笑了一声,对他说道:“怪不得那个狗腿子那么没有教养,原来主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教养。”来人便是韩风,虽然被韩家的一众家仆称之为公子,但实则并不是真正的韩家人。三年前韩家大长老外出游历,见他天赋不错便收为弟子带了回来,又因为大长老在韩家地位仅次于家主,从而韩风便有了公子之称。不过这韩风虽然有几分修炼天赋,但平日里却没少在韩家作威作福,纨绔之气尽显,几乎都要把自己当做韩家未来的继承人了。韩风缓步向叶天走了过去,白衣无风自动颇有几分摄人之气,冷笑道:“区区冒牌的元器师,竟然敢打伤我的人,那我便来亲自来请你,但恐怕要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闻言,叶天脸上浮现出了玩味之色,原来韩风是认为他是个骗吃骗喝的,这也难怪,如此年轻的元器师,恐怕韩风听都没听说过。如今韩家之中,知道他元器师身份的不超过十人,而当初证明自己实力从而炼制元器时,在场的更是只有韩家之主和三大长老,这小子有所怀疑也正常。韩风见他不说话,以为自己戳到了其痛处,冷笑道:“识相的,以后就乖乖做我的一条狗,替我做事,我也不戳穿你,不然……哼!”然而就算叶天答应了,韩风今天也打算好好教训教训他,自己给他点脸,派人去叫他,竟然还敢把自己的随从打伤了,这条狗日后必需要好好管教才行!叶天将酒葫芦放在石桌上,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区区一介蝼蚁,竟然妄想吞掉狮子,你真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不自量力吗?”闻言,韩风怒极而笑,“狮子?就你?不知天高地厚,我抬手间便可灭你!”他完全没想到这家伙竟如此狂妄,甚至无脑。原本还看在他在韩家有点地位,想拉拢拉拢,现在看来,完全没有留他的必要了!“杀我?就凭你?”叶天哑然失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实在是懒得与这种井底之蛙多废话。韩风脸上浮现出怒色,周身有淡淡的压迫力向叶天涌去,阴冷的道:“不过区区一个连器源都没有的凡人,竟敢如此口出狂言!”玄芒境第三重?感受到那股压迫感,叶天眼皮微微一抬,这韩风倒是有几分天赋,年纪轻轻便修炼到了玄芒境第三重,恐怕在这蓝天城中,也只有杨家少爷能压他一头了。修炼境界初期分别为开光、玄芒、重均、战体四大境界,每个境界中都有九重天小境界划分,这韩风便是玄芒境第三重天的境界。韩风见叶天沉默不言,以为他是怕了,眼中流露出了傲然之色,将压迫力又提升了些许。“呼!”院落内狂风骤起,杨柳树枝条胡乱飞舞,土石皆起,皆是韩风这股气场所致,但叶天的脸色却从未变过。“确实。”叶天忽然说话了,却是缓缓站了起来,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怎么可能?!韩风脸色惊变,眼中尽是不可置信之色,在自己的气场下,一个凡人绝不可能还站得起来,这家伙是妖孽吗?!“我现在确实是个没有境界的凡人,或许不是你的对手。”叶天就静静的站在他身前,青衫随着那股气场疯狂摆动,然而他脸上却挂着淡笑的说道:“但我的意思是,你不敢动我。”他现在确实没有一丝境界,那个至宝还封印在体内没有彻底融合,但却并不意味着会任人宰割。“我不敢动你?”韩风怒极而笑,身形猛地暴起,带着一股劲风冲向叶天,挥起重拳直接砸向他的脸庞!那拳头上有青光绽放,隐约间有飓风之声响起,速度更快了!出手就是杀招!“停。”然而,对于这凶猛的一拳,叶天却是淡淡吐出一个字,缓缓举起手中的东西。那是一枚青色玉牌,样子古旧但却有股沧桑之气,韩风见了之后瞳孔剧缩,脸色惊变!刹那间,狂风骤停。韩风猛地止住身形,脸色惊疑的看着那块玉牌,喝道:“这东西怎么会在你手里?!”他岂能不认识那块青色玉牌?那是他师父,也就是韩家大长老的随身腰牌!玉牌本身没什么特殊力量,但见玉牌如见大长老本尊!偷来的?一个凡人小子,从师父手里偷玉牌?韩风想想都不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师父亲自给他的!想到这里,韩风额头上瞬间便有冷汗下落,脸色也渐渐苍白了起来。见玉牌如见大长老本人,那现在这小子拿着,岂不就是……“跪下。”叶天手持青色玉牌静静的站在那里,嘴角勾勒出些许弧度来。韩风全身一颤,看向叶天的眼神凶狠无比,但一看到那枚玉牌,脸色则变得挣扎起来,全然没了刚才那副嚣张之色。“怎么?”叶天眼中浮现几分嘲弄,“违抗师命?你有这个胆子吗?”“我……错了!”韩风将嘴唇都咬出血来了,半天才蹦出这三个字来,他双目赤红,宁可给叶天道歉服软,也绝不跪下。虽然不知道师父为什么将这令牌交给这个凡人,但他若是再顶嘴,就是在打他师父的脸,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叶天面带笑容走到他身前,右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说道:“知道你这种人被叫做什么吗?”韩风眼中有杀意在弥漫,咬牙切齿的看着叶天,心里憋屈极了,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他。突然,叶天瞳孔中闪烁出冰冷之意,淡然道:“井底之蛙!”说完右手瞬间发力,一股巨力猛然施加而去。“轰!”韩风脚底地面瞬间龟裂开来,他脸色刹那间便惨白了下来,眼中满是骇然之色,身体控制不住的跪在了地上!这股巨力?怎么可能?!就算是拥有力量型器源也不可能吧!虽然是自己没有准备的原因,但这是一个凡人能够施展出来的?韩风双目赤红了起来,眼中那股杀意犹如实质,自己竟然跪下来了。“我要杀了你!”韩风低吼,神态几近疯狂!“视师父的身份令牌如无物,此等大逆不道之罪,还真敢犯啊。”叶天轻笑着缓缓将右手收回来,丝毫不在意韩风的威胁。韩风闻言脸色顿时一僵,缓缓低下头,眼中阴冷之光爆闪,但却是无可奈何。叶天转身又坐到石凳上,神态有几分慵懒,道:“放心,我懒得跟你一般见识,滚吧。”“你!”韩风额头瞬间青筋暴露,全身都在颤抖,他看向叶天的眼神简直恨不得生吃了他,但见令牌如见师父本人,若是真动手……他周身白衣无风自动,一股气压再次流露出来,他要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了!突然,叶天面色骤冷,喝道:“还不快滚!”“给我等着!”韩风猛地一咬牙,转身大步离开。等韩风离开后,叶天把玩着手中玉佩,无奈的摇了摇头,“大长老倒是很喜爱这个弟子,只可惜啊,人越老越糊涂啊。”昨日,大长老亲自来这里拜访,请叶天给韩风炼制一柄附属元器,为此还将身份令牌交给他,让他可以自由进入韩家宝库,尽情选择材料。当然,叶天懒得与这般小人物一般见识……叶天望着空中晚霞,眼中闪过一丝坚定,道:“今晚就将那件至宝彻底融合,自身没有实力还是不方便啊。”他知道,这次完全是扯了大长老的虎皮,若是让他真跟韩风打起来,恐怕连一招都接不下。他之所以能让韩风跪下,完全是因为体魄强健力气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