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甲战神  >  第十章 吸星大法?

第十章 吸星大法?

2003 2017-01-09 13:20:01
 黑衣人冰冷的声音在叶欢身后响起。  叶欢转过头,嬉皮笑脸的说道:“哥们儿,这俩一个是我师妹一个是我媳妇儿,扔哪个我都舍不得,你好人做到底,都让我带走成不?”  黑衣人冷笑,“彭大公子的未婚妻什么时候成了你这个小道士的媳妇了?”  叶欢头也不回拉着两女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快速的说道:“这个说来话就长了,你要是真有兴趣的话可以加我个微信,回头有时间咱一起撸个串,我们边喝边聊……”  “找死!”  叶欢只觉眼前一花,黑衣人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不到两米的地方,一个鞭腿向自己的头部踢来。  叶欢双手向两侧一推,将两女推向一边,高声吼道:“我靠!老虎不发猫你当我病危啊!”  说完,身体一个原地后空翻堪堪躲过了黑衣人的一脚,接着欺身而上,一拳打向黑衣人头部。黑衣人似乎没有想到叶欢的反应如此之快,竟然愣了一下。  这一愣在叶欢眼中却是绝好的机会,要知道高手过招最忌分神,这一愣神的时间足决定胜负了。  “给我躺下吧!”叶欢叫了一声,一拳正中黑衣人面部。  但就在下一秒,叶欢彻底惊呆了,因为他的拳头径直穿过了黑衣人的身体,而黑衣人的身影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残影?  叶欢如坠冰窖,一阵寒意袭来。这人的速度要有多快才能制造出残影啊?!  砰——  后背一阵剧痛,叶欢感觉好像被迎面而来的火车直接撞上,身体倒飞了十几米撞到了灵堂的墙壁之上。  哇——  叶欢再也忍不住胸膛中翻滚的热血,一口喷了出来。  “别动!再动我……我开枪了!”  罗媛媛一声娇叱,声音中明显听得出她对叶欢的关切之情。  叶欢心里一暖,挣扎着站了起来,“师妹……快走……”  “哼——走的了么?”  一声冷哼,接着叶欢的脖子便被黑衣人掐在了手中,将他整个人都举在了半空中。  “虽然你灵气不是弱,但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黑衣人话音刚落,叶欢便感觉到这黑衣人手上生出一股巨大的吸力。这股吸力直接冲进了他的身体,侵入了他的经脉,紧接着,这股吸力便疯狂的席卷他的全身,仿佛要将他苦苦练就的内功全部吸走。  叶欢苦苦挣扎着,费力的抓住了黑衣人的手腕。  就在叶欢的手抓住黑衣人手腕的那一刹那,黑衣人的脸色骤然大变,仿佛看见了什么惊恐至极的事情。  那种熟悉的奇痒的感觉再次出现在叶欢的掌心,一股吸力从掌心发出,摧枯拉朽一般侵入了黑衣人的经脉,接着便是一阵疯狂的吸噬。  一股陌生的阴冷之力顺着叶欢的手臂流进了他的经脉,顺着经脉直接冲向了丹田。   叶欢知道,这股力量一定是黑衣人的,他很怕这种力量会对自己的丹田产生伤害,但是此时的他根本无法控制这股吸力,越来越多的阴冷之力流进了他的丹田。  黑衣人脸上已经露出了深深地恐惧,而且整张脸都开始变成了青灰色,仿佛被吸走的不止是力量,甚至还有生命力!他空着的另一只手颤抖的从后腰摸出了一把短刀,慢慢的举了起来。  叶欢见状不由亡魂大冒,自己现在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黑衣人手里的刀越举越高。  砰砰砰——  罗媛媛手里的枪响了,三发子弹准确的击中了黑衣人,射进了他的背部。但黑衣人只是身体颤抖了两下,似乎子弹对他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  黑衣人牙关紧呀面目狰狞,手里的刀带着寒光落了下来!  叶欢双眼一闭,叹道:“完蛋——”  喀嚓——  随着一声脆响,叶欢感觉身体一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我死了么?  叶欢睁眼一看,黑衣人的手仍然掐在自己脖子上,但也仅剩下了手而已,黑衣人早已不见踪影。  原来黑衣人用手里的刀斩断了自己的胳膊,壮士断腕保住了一条性命逃之夭夭了。  “师兄!你怎么样?”罗媛媛几步跑到叶欢身边,扶起他急切的问道。  叶欢倒在罗媛媛怀里,头枕着罗媛媛的胳膊,脸正好贴在她丰满的胸部,一阵少女身上特有的幽香钻进了他的鼻孔。  “咳咳——师妹,我有点冷,你抱紧点……”叶欢不由自主的把头又向罗媛媛的双峰贴近了许多。  “大师,我想有令师妹在,就不用我报警了吧?”彭子航缓步走到叶欢面前,瞟了罗媛媛一眼说道。  叶欢刚要回答,身体突然一僵,丹田中那股冰冷的内力迅速冲出,一个呼吸间便流遍了他的奇经八脉。  罗媛媛大惊失色,她感觉到叶欢的体温瞬间降低,很快便冷的像个冰块。  叶欢发出了一声惨呼,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中,叶欢的意识仿佛陷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他仿佛看到了那股淡蓝色的寒流顺着他的经脉迅速游走,所过之处经脉仿佛被冰冻,就连血液似乎都被凝结在血管之中。  就在叶欢以为自己要被这股寒流永久冰冻之时,一点金色的光芒在他丹田之内升起,随后化作一道娟娟暖流,进入了他的经脉之中。  金色暖流所过之处,冰冻的经脉纷纷解冻,那道寒流似乎对这金色暖流有所忌惮,不断的萎缩着后退。金色暖流乘胜追击,不断的收复失地。  很快,金色暖流就收复了半壁江山,将寒流驱逐到身体的另一边。当暖流正想更近一步的时候,寒流终于结束了退让,开始了顽强地抵抗。一冷一热两股力量便在叶欢的身体之内展开了激烈地拉锯战。  这可苦了医院急诊室的一群医生,他们面面相觑的看着各种仪器上显示的离奇数据。  “体温一边七十度,另一边十度,心跳三百脉搏五……五百……”沈嘉文一边报着读数一边揉着自己的眼睛,似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