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甲战神  >  第七十三章 闹僵

第七十三章 闹僵

3328 2017-03-16 10:36:39
叶欢昏睡之后,便进入了识海空间,在这里,他见到了数张面孔,听到了各种不同的声音。“云哥!”“烟妹!”“照顾好我们的孩子!”……“叶欢,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你可要疼我唷……”……“欢欢!你这臭小子!为师刚洗的道袍又让你小子给尿了!来让为师看看,你的牛牛怎么这么有劲儿呢……”……“师兄!师兄你就教我功夫嘛……好师兄……”……这一道又一道的声音犹如魔音绕梁,经久不绝,化作一个个音符,变成一缕缕丝线,将叶欢紧紧缠绕,捆绑,直至勒的他喘不过气来。就在这时,叶欢识海中的画面一变,天地间一片肃杀,一颗血红色的魔头出现在头顶上空,露出獠牙,咧嘴狞笑:“叶欢!你这天地不容的孽种!!!”“啊!”叶欢猛地发出一声大叫,从床上弹射而起,大口喘息的同时,意识也在慢慢恢复,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上竟然已经打湿一片!再抬头一看,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墙壁,自己的床边站满了一大堆人,紧接着一道倩影便扑进了叶欢的怀里。“叶欢!你终于醒了!”叶欢摸着苏可盈的秀发,神智才算恢复过来,此刻放眼一看,千羽,沈嘉文,武刚,甚至是罗媛媛都赫然在列!他们的神色都带着一丝庆幸与惊喜,看到叶欢醒来,好似都松了口气似的。“咳咳!你这小子,可算醒了!”这时旁边病床上突然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这道声音熟悉无比,但却充满大病初愈后的疲惫,叶欢扭头一看,顿时惊呼一声:“老头子!你这是怎么了?让谁给煮了?”只见叶欢的旁边一张病床上,躺着的赫然是他的师傅老道,老道此时浑身上下缠满了绷带,看起来伤得相当严重!叶欢当下便要从病床上下来,可刚一挪动身子,浑身上下立马传来一阵酸痛,令得他眉头大皱!见到这幕,旁边的人们亦是赶紧伸手劝阻。“叶欢,你刚醒过来,千万别乱动!”苏可盈体贴的调整病床高度,让叶欢缓缓的靠坐了下来。沈嘉文不甘落后,也赶上来说道:“没错!我是护士长!你必须要听我的,好好待着别动!”“老大,你就听几位嫂子的话吧!”“嗯?!”“我错了我错了!嘴皮子秃噜皮了,那个……老大你先歇着,我去打壶热水……”武刚满头大汗,灰溜溜的跑出了病房,随后便听到千羽娇俏的笑声。武刚的口无遮拦不仅没有影响到几女的关系,反倒让她们纷纷看向了叶欢,只是叶欢现在最关心的是老头子的身体,当下沉着脸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都不记得了吗?”沈嘉文疑惑的走上前来,摸了摸叶欢的脑门,而后自言自语道:“倒下的时候应该没撞到脑袋啊,怎么就失忆了呢?”“别闹!”叶欢打开沈嘉文的手,而后道:“我记得当时被彭子航三言两语迷了心智,接着一股浊气便冲到了脑子里,再之后……”说着说着,叶欢突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老道说道:“老头你去救我了?”“我去你个小兔崽子!老头子我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你,到头来你就这么埋汰我?”老道一下便炸了,若不是身上有伤,怕是已经冲过来跟叶欢拼命了。见到这幕,众女赶紧又是一阵劝阻,这才消了老道的火气。不过看到叶欢那个衰样老道便心里不满,当下嘲讽道:“真是丢人!你好歹也是龙虎山天师道的嫡传弟子,没想到竟被一个彭子航三言两语迷了心智,真是……唉……”老道一声叹息,叶欢听到后却暗自嘀咕起来:“你不也被打成这个狗样子了么,还有脸说我……”“你这小兔崽子,看来今天不教训教训你是不行了!”“来啊!谁怕谁啊!”……一言不合,这一老一少又要同室操戈,见到这幕,苏可盈和沈嘉文顿时一阵头大,正发愁怎么劝和他俩呢,只听千羽扑哧一笑,而后道:“别管他们,这两个家伙就是这样,吵吵闹闹,说明还死不了!”呃……千羽的声音不大,却让叶欢和老道两人同时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叶欢问道:“对了,彭子航呢?”“跑了!当时老爷子冲进去救你,与彭子航大战三百回合,英姿那叫一个飒爽!”千羽瞄了一眼老道,径直说道:“后来不知怎的,彭子航那厮便逃了,再之后武刚就把你们俩送到医院来了。”“原来是这样……”叶欢沉吟了半晌,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而后脸色渐渐变得一阵难看,缓缓的对苏可盈等三女说道:“你们仨先出去一下,我有些话想单独跟千羽谈谈……”“可是……”苏可盈有话要说,但却被沈嘉文拉住胳膊,轻轻的摇了摇头。沈嘉文比苏可盈虚长几岁,见识也多,此刻看到叶欢的脸色,她便知道这里面有些事情不是她们能听的。当下沈嘉文像个大姐姐一样,带领着苏可盈和罗媛媛两女离开了病房。等她们离开后,叶欢则抬起眼来看了一眼老道,顿时让后者差点炸毛!“怎么!你这不肖子孙连我也想赶出去么!”老道暴跳如雷,看他的样子,只怕很快就要张口数落叶欢的种种不是,而且这一说就如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大有一副不把叶欢说出点毛病来就决不罢休的架势!咔嚓!“老爷子,睡一会儿吧!”然而,千羽一出手便解决了问题,她的玉手在老道后脖颈上来了一下,很快便让这老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你早就知道了吧?”这时,叶欢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两只眼紧盯着千羽照顾老道的背影,语气相当阴沉。“什么?”千羽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兀自背对着叶欢,将老道放躺了下来。见千羽故意装糊涂,叶欢冷冷一笑,而后说道:“你不要再装了,身为神族,又掌握着那么多事,只怕你早就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吧?”叶欢的话令千羽娇躯一震,即便看不到她的脸,叶欢也能猜到千羽此刻的表情一定相当精彩!他等着千羽转过身来,而后继续说道:“从彭子航嘴里,我得知了一个大秘密,其实这个秘密我早该想到的,只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没有主动告诉我……”叶欢的身世,对他来说始终是个谜。若不是遇到千羽,叶欢怕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更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父母原来竟是神族和魔族这两个千百年来水火不容的种族!他只知道自己是老道捡来的,也只知道这世上唯有老道一个亲人,而现在,他突然知道了自己身上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不是自己最应该相信的人告诉自己的,反倒是自己从反派的嘴里听来的。这种感觉,令叶欢有点绝望!千羽始终没有面对着叶欢,她站在老道的床前,叶欢看不到她的表情,也猜不到她在想什么。病房里的气氛一时间凝重起来,仿佛山雨欲来,令人压抑。就在叶欢快要忍受不了这种气氛的时候,只听千羽突然嘤嘤说道:“你……很在乎自己的身份吗?”叶欢沉下脸,郑重地说道:“我不仅在乎自己的身份,更在乎我是怎样得知自己的身份!”“彭子航说过,我身上流淌着神魔两族的血统,我是神魔两族的孽种!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的存在!而你身为神族,明明早就知道我的身份,却要瞒着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说到这里,叶欢的气势已经很凌厉了,他的两只眼睛因为长时间瞪着而渐渐充血变红,整个人犹如一条疯狗般,随时可能暴起伤人!然而,千羽却对叶欢的反应不为所动,反倒是缓缓的抬起头,视线飘向窗外,道:“血统,真的对你来讲非常重要么?是什么人,对你来讲既然这么重要,难道不应该有自己来决定吗?仅凭听来的一句话便生出这么多杂念,你……果然难堪大任!”“去尼玛的大任!”叶欢突然暴怒,抬手打翻了桌上的一灌鸡汤,而后指着千羽骂道:“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我是个傻子!可以任你摆布!好!既然你说我难堪大用,那么从今天起,你我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两不相欠!至于什么神族魔族,老子才懒得去管!我大天朝上下五千年的厚重历史,难道就因为你们这一小撮人搞得崩溃灭亡吗?!”叶欢胸膛起伏,显然气得不轻,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会用这种语气对千羽说话,这些话虽是肺腑之言,但说出口后,叶欢的心里却没有一点轻松,反倒有些失落,有些沮丧,五味杂陈,不一而足!而听了叶欢的话后,千羽则是掉头就走,当她来到门边时,脚步停了下来。“你生下来就肩负着重任!这一点只怕没人比你更清楚!你能预见到危险的未来,这绝不是一种偶然,今天的话,我就当你是在放屁,如果你想好了,来酆都找我!”千羽说完,猛地拉开房门,而后狠狠关上!“千羽姐,你去哪儿?”“千羽姐……”千羽走后,门外立刻传来道道焦急的呼唤声,而叶欢却没心情去听外面传来的种种声音,他的双手紧紧的抱着双腿,缓缓的将脸沉到了中间。“唉!这么漂亮的女娃,简直是作孽啊……”就在这时,只听一道满含埋怨的叹息自临床响起,顿时吓了叶欢一跳,差点让他从病床上直接蹦下来!“我靠!老不死的东西!你 TM没晕过去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