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十二章 不好

第十二章 不好

3328 2017-03-20 09:46:37
洛枫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拒绝,只是静静的望着地图,神色若有所思,他正在细细的把最近发生的所有事都串联在一起,思来复去的感觉真正的症结其实都在可馨身上,那如果假设他们送一个假的赵可馨当诱饵故意给他们抓去,是否就能顺藤摸瓜的找出真正的牵连所在,而且说不定还可以免除一场战乱,也说不定,打仗毕竟劳民伤财,最后受累的还是两国的百姓,因此滞销战争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平解决问题。忽然洛枫想起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不由惊叫道:“不好。”众人兀自惊愣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洛枫看向游明语气有些急切的问道:“南蛮王此刻在哪里?”游明一愣,立刻明白洛枫的意图,连忙紧张的回道:“还没有,此刻在绿柳客栈。”“夺魄,和尚,竹公子麻烦你们速去绿柳客栈把南蛮王接来此处,如果他抗拒的话就直接报上我的名号来硬的,晚了就来不及了。”洛枫急匆匆的道,神色间的慌张不言而喻的透漏着他此刻内心的心情,对方既然能掳走南宫悦琴,就极有可能知道南蛮王的行踪,为了控制大峡谷的军队,最简单明了的办法就是杀了南蛮王,这样西涂国就真的有了出兵攻打边关的借口,而且名正言顺,如果再被有心人士利用,结合了西涂国各国的兵力齐心协力的对抗龙翔,那又将是一场惨不忍睹的战争。夺魄三人立刻领命前去。“幸亏有门主提醒,我竟然差点忽略了敌人最致命的一招。”游明不由摸了摸额上因紧张落下的汗珠。“希望能赶得及吧。”洛枫重重的叹了口气。“那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做?”洛阙听完众人的发言后,看向洛枫。“跑出诱饵引敌人上钩。”洛枫淡淡的道,觉得为防止万一,这还是最好的办法。“诱饵?”洛阙并不知道玉人雕像的事情,所以一时有些纳闷。“找个人假扮赵可馨,故意给对方抓住,他们肯定会把人带到佛龛塔那个九层的和尚面前,这样的话我们就能趁机知道对方真正的秘密,也就可以对症下药了。”洛枫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游明听后略感惭愧,门主就是门主,考虑的永远比他们这些做属下的长远透彻,看来他这个芝麻绿豆县官应该再做几年。“谁来假扮呢?”洛阙下意识的问。“这就是我正发愁的事情,没有合适的人选。”洛枫有些烦恼的蹙眉。众人沉默,没人敢开口让真正的门主夫人亲自当诱饵,因为他们比谁都清楚门主对夫人的感情有多深,如果夫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们也就同时等于失去了门主,这样的险他们冒不起,更不敢去尝试。“让我去吧,我是最合适的人选。”赵可馨突然抱着小家伙从门外径直闯进来,他们说的话,她刚才在外面都听的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个工作很危险,但是正因为危险所以才不能让别人代替她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她会愧疚一辈子的。“可馨……”洛枫有些头疼的望着一脸执着坚定的赵可馨。“我叫清晨,不是你的妻子,更不叫什么让人鸡皮疙瘩掉满地的可馨。”赵可馨快嘴的反驳,每次洛枫这样叫她的时候,她都忍不住想要反驳,甚至潜意识的有些讨厌那个叫可馨的女人。“这不关你的事。”洛枫脸色阴沉的道。“你们要找人冒充我,怎么不关我的事,再说我早就知道对方的目标是我,我也曾说过,我会主动去找那个幕后黑手的,怎么可以食言?”赵可馨抱着连连打哈欠的小家伙走向洛枫身边,一把把小家伙丢进他怀里,一副你自己的儿子,自己带的表情。“你……你不可理喻,都说了不关你的事,就是不关你的事,男人的事情女人少插嘴。”洛枫满腔怒气瞪着赵可馨,众人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免得被暴风给刮到。“你嚣张霸道。”赵可馨不甘示弱的回敬。“你任性野蛮。”洛枫也立刻反唇相讥。“你阴险毒辣。”赵可馨气不过站起凳子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你蛮不讲理。”洛枫也不甘示弱站在凳子上。众人一时间看的傻愣在那儿,这两个人……他们还从来没见过门主这样的一面,洛阙也是首次看到如此失去理智的师兄,不禁再度感叹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你沙猪主义。”从来没骂过人的赵可馨,很快就词穷了,下意识的蹦出这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词语。“沙猪是什么东西?”洛枫怀中的小家伙像看到新大陆似的奇怪的望着赵可馨。众人也挺好奇的,还从来没听过这么新鲜的词语。“不懂自己慢慢想去,你儿子还给你,我回房了。”赵可馨环顾了一下众人,瞬间脸变得通红,天哪,她怎么会办这么愚蠢的事啊,连忙跳下板凳跑了出去。“游明。”洛枫立刻暗示的看了一眼游明,游明立刻会意的追出去,现在门主夫人可是敏感人物,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稍一不留神,她就可能真的变成诱饵了。“师兄,你还真是让人大吃一惊。”洛阙挥褪属下,在凳子上坐下,满目兴味的看着依然站在凳子上的洛枫。洛枫白了他一眼,然后淡淡的道:“等洛俪玉哪天失忆了,忘了你的存在,你就知道是什么滋味了。”从凳子上下来,然后把小家伙丢向洛阙的怀里,洛阙反射性的伸手接过,无比同情的看着怀里的婴儿,小家伙回敬他的却是一个大大的气泡泡。“你知不知道你很脏啊,难怪你爹娘不喜欢你。”洛阙愤愤的抹去脸上的口水,尖酸刻薄的讽刺他。小家伙没有反驳,但眼神明显的暗淡下来,缓缓闭上了眼睛,当他生气的时候,便会做出这样的反应。洛阙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说错话了,连忙道歉,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小家伙可是很会记仇的,洛枫冷冷的望了他一眼,然后从他怀中把儿子抱过来,直接隔壁的房间走去,可是没想到的是却空无一人,连游明也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子,你娘亲不见了。”洛枫摇晃着怀中假装睡着的小家伙,着急的问,他知道,儿子身上有种奇怪的能力,能感应到赵可馨的存在,如果不快点找到赵可馨,他真的怕她会出事。闻言,小家伙立刻睁开眼睛,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想起刚才爹娘之间的争辩,心中有些明了,虽然接触时间不多,但他知道娘亲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此刻恐怕已经走远了吧,既然这是娘亲的选择,他只能支持,慢慢的又合上了眼睛,当他不想说话的时候,就会做出这样的反应,洛枫清楚,所以有些愕然,知道儿子不同于别的婴儿,一出生就拥有过人的智慧,好像一个婴儿的身体内装着成年人的灵魂,所懂得所知道的都好像是浑然天成,没有任何雕琢,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迷茫现在儿子做出的决定,难道真的要赌一把吗?可是他赌的起吗?如果再让他承受一次失去的痛,他怕他到最后真的会奔溃。也许是近距离的相处,让小家伙感应到洛枫心里的脆弱和在乎吧,他突然睁开晶亮的眼睛道:“难道你不相信娘亲吗?”洛枫一愣,不明白儿子为何有此一问。“娘亲跟以前的娘亲不一样了,我们要相信她。”小家伙认真的注视着洛枫的眼睛,直到他眼中的悲伤慢慢褪去才又闭上眼睛。洛枫的心里却是一震,儿子说的没错,可馨却是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可馨过于天真善良,反而显得没有主见,可是现在可馨不一样了,她就像一只破涌而出的蝴蝶,身上洋溢的是坚强自信的光芒,他是应该相信她的吧……话说,赵可馨从房间跑出来后,确实先回了自己的房间,游明也亲眼看着她进去了,然后才把门关上,吩咐人把守着,可过了一会越想越不对劲,连忙又折了回去,却发现房间内已经空无一人,屋内的窗户大开,白纱在空中飘荡着,显然是从这里偷溜饿了。顾不得去通知门主,直接从窗户跳出,追踪而去。而赵可馨在从客栈逃脱后,碰巧撞上带着南蛮王回来的祝庆等人,赵可馨怕众人起疑,连招呼也没有打,直接向边关的方向跑去,祝庆若有所思的望着她的匆忙离去的背影,不发一言的随后跟上,而闯出来到游明看到祝庆前去了,便松了口气。赵可馨一路狂奔到了边关城门前,城门已经关闭,这倒难住她了,站在城门下,蹙眉思索着究竟该怎么出城,就在这时城门竟然自动打开了,她一愣,但也没有想那么多,径直闯过边关,踏着夜色向西奔去,祝庆不远不近的跟在她的身后,好奇她究竟要去哪里?由于天黑,盲目的向西奔跑着,她不知不觉竟然跑到一处断崖前,停下脚步后,这才反应过来,糟了她匆忙出来,竟然忘了带地图,这下糟了,突然从身后传来丝丝响声,敏锐的感觉到身后有动静,遂立刻转身,待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后,才愣愣的问:“你怎么跟来了?”“保护你……”祝庆淡淡的道,慢吞吞的走上前,和她一样迎着风站在悬崖边上,此刻感觉两人的心事那么贴近,如果可以永远这样就好了。“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快点回去吧。”赵可馨有些不自在的尴尬一笑,她现在不需要保护,需要的是被掳走啊。“你变了,失忆真的能连一个人的性情都失去了吗?”祝庆的问话有些茫然,其实到底在纠结什么连他自己也不懂。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