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十一章 一定不可以有事

第十一章 一定不可以有事

3429 2017-03-14 10:05:52
“悦琴姐不会的,你一定不可以有事。”洛俪玉明显的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可是她又没什么能帮得上忙的,除了向老天祈求,别无他法。“事不宜迟,我这就离开。”南宫悦琴推开洛俪玉手,站起身。“好吧,我让人给你准备最快的马匹还有干粮,路上带着用。”洛俪玉没有再说什么,即然她已经决定了就只能尽全力帮助她,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谢谢妹妹。”南宫悦琴感激的笑了笑。一刻钟后,南宫悦琴已经准备好一切,辞别了洛俪玉,上了马,飞速奔去,在出京门的时候,刚好碰上洛枫派来传信的小四,小四认得南宫悦琴,连忙叫住了她,直接明了的告诉她来意,两人便一同回去了。而南宫悦琴的猜测果然应验了,山庄真的出事了,不知道娘亲和师兄此刻怎样了?是不是已经遇到什么危险?不,一定不会的,否则也不会收到那些纸条还有那只小白鸽。他们快马加鞭奔波了一天一夜,累死了八匹马后,终于赶到了边关,可是没想到的是竟然再度被拦截了,对方打过照面后,连声招呼也不打,直接向他们招呼来,招招都是狠招,小四虽然有些许拳脚功夫,但都是三脚猫的功夫跟真正的高手过招,立刻就败下阵来。而攻向南宫悦琴的人,虽然下招够狠,但看得出并非真的想至她于死地,活抓的意图很明显,这样南宫悦琴就有恃无恐了,用的全是阴毒的招数,不多时,已经有两个人因为中了她的毒,动作逐渐慢了下来。“住手。”一个比较精明的杀手挟持了小四,威胁的朝南宫悦琴喊道。南宫悦琴一愣征,露出了破绽,被围攻她的两个杀手给趁机擒住了,她心中不禁暗叫糟糕,杀手们立刻点了她的穴道。“好吧,我跟你们走,把他放了吧。”南宫悦琴认命的妥协。“不行,留下他会暴露我们的行踪。”一个高大的杀手冷声拒绝。“那好吧,他死我也死,你们选择吧。”无奈南宫悦琴只能使出杀手锏了。“你已经动弹不得了,就算想自杀也做不到了吧,所以他死定了。”高大的杀手挥起手中的利剑就要贯穿小四的喉咙,小四认命的闭上眼睛并没有觉得害怕,能为门主而死也是他的荣幸。“你敢动他试试看,我全身都是毒,逼急了我,我跟你们同归于尽。”南宫悦琴声色俱厉的冷喝,威严的气势,震住了杀手们,略作犹豫后,高大的是杀手,手一挥,便带着人离去了,留下小四一个人怔愣的待在原地,他没死,但是却并不感觉高兴。当飞鹰和公子哥接到消息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四呆愣的坐在地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摸样。“小四,发生了什么事?”飞鹰连忙问道。“南宫姑娘被他们劫走了。”小四愧疚的低下头,愤恨的捏紧拳头。“朝哪个方向去的?”飞鹰立刻追问。“边关,他们要出关,两位当家的,快去阻止他们,快去。”小四突然恢复精神,紧紧的抓住飞鹰和公子哥的手,就像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公子你送小四会客栈,我去跟踪他们看他们出关后,往哪儿去。”飞鹰立刻做出决定,急匆匆的上了马,朝边关的方向飞奔而去。公子哥则扶起小四上了马,向边关的客栈奔去。而此时,洛阙已经率领着大军赶来,几个重量级的首领都聚集在客栈内,商量着该如何出奇制胜的办法,公子哥带着小四回来吩咐掌柜的好好照顾他后,便直接去了洛枫的房间,向他汇报了南宫悦琴被抓的消息。“这个刚才游明的探子回来已经说了,这样也正好,我们可以顺藤摸瓜看看对方究竟所欲何为。”洛枫沉着淡定的道。“哦,原来是这样,不过飞鹰追着他们去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公子哥飞鹰有些担忧的问。洛枫略作思索后说道:“这样就麻烦你和槌魂立刻出关前去接应飞鹰,以防万一有什么突变发生。”“是。”公子哥和槌魂立刻领命而去。“昨天我和槌魂再度夜探了月明山庄,并见到了影子和棒槌,他们说现在月明山庄已经被一股莫名的阴暗势力掌控了,天毒娘娘失踪了,凌彻被囚禁了,庄内的一切布局以及护卫全都更动了,甚至连上次在月明山庄大战时,参战的铁甲兵也被他们用药物控制了,此药物不是别的,正是毒经中记载的控制蜣螂虫蛊用的洗髓丹,这种丹药一旦被人吃了,便会失去所有的思考能力和行动能力,一举一动都必须在主人的命令下才能行动,而且一旦正式打斗起来,一定会拼尽全力厮杀,至死方休,这也是最可怕的地方,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尽快把这颗毒瘤给拔了,否则他们的势力会越来越大,越来越难对付。”洛枫把昨天晚上的所见所闻大概说分析了下。“那影子和棒槌还有宁儿现在还在山庄里吗?也许他们可以从中作内应。”游明若有所思的问道。“为了安全起见,因为影子怀有身孕,行动不便,我们偷偷的把她给偷渡了出来,目前跟我夫人在一起。”洛枫淡淡的道。“既然这样,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从密道里送人进去,这样就能形成一股力量,暗中想办法把棘手的对象都给除掉,换成我们的人,你们看怎样?”游明望着桌子上平铺的地图若有所思的道。“是个不错的办法。”洛阙激赏的看了游明一眼,他一直都知道师兄手下有个地狱门,虽然之前有过合作,但并不是很熟悉,通过这次接触倒让他眼前一亮,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长处,各行各渠道都有门路,不过他最欣赏的还是这个做官的游明,听说游明是地狱门的军师,看来还是有点计谋的,不过他还想试探一下,“不过如何以最有效的办法除去那些人呢?我们不可能全都一个个杀了吧?”游明一愣,沉吟了片刻后,放道:“办法不是没有,只不过得需要赛华佗东郭清的帮忙,他曾经参与过研究洗髓丹,那肯定对洗髓丹的配方等研制很清楚,就看他有没有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研制出可以相抗衡的药物,这样就可以把药尽数混入饭中,让那些人吃下,就可以轻松的解决这个难题了。”“哈哈,好,很好。”洛阙大笑,眼中满是赞赏。“顺便把大峡谷的现状跟大家说一下。”洛枫说道。“恩,我们在大峡谷活捉了一个副将,据那个副将的口供,大峡谷的主帅其实是一个叫哈巴的男子,他易容成南蛮王的摸样与佛龛塔的幕后者形成呼应,并换了南蛮军所有的大小将领,目的是为在正面牵制住我们的注意力,而真正的目的是为了门主夫人,至于原因就不清楚了,这个竹公子才从佛龛塔回来打探到什么消息没有。”游明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祝庆。“我在那里潜伏了一夜,并没有发现有人进出,一直都和安静,不过我在发现了一条通往塔内的黑色石子路,路很窄,大概只容得下两个脚并排,不知道这算不算发现。”祝庆清冷淡漠的道,其实这些事本不关他的事的,他也没必要这么上心,可自从看到佛龛塔内的那一尊跟赵可馨长得一模一样的玉人雕像后,就开始留心注意了。“那你有没有试着走那条怪异的石子路?”游明接着问。“有,不过我踏上那些黑色石头上后,原本微微向两旁倾倒的杂草,像有魔性似的突然向中间拥挤,草尖不知何时也冒出一根根泛着黑色光泽的尖刺,我连忙退出后,那些草立刻又恢复原样,好像当时的一幕只是幻觉。”祝庆回忆着当时的一幕,心中微微泛起一股寒气。“太诡异了吧?”和尚不敢置信的道,他本来已经回到原来的寺庙准备继续过吃斋念佛的日子,一个密令,便立刻从寺庙里回到了边关。“会不会暗中藏着什么机关?”夺魄也发表自己的看法。“不清楚,应该有这个可能,后来我试了几次,都一样的效果,然后再观察其他方位,再也没有找到这样特殊的石子路。”祝庆的神色有些困惑,他到现在都迷茫,为什么草尖会突然长出泛着黑色光泽的尖刺,那些尖刺显然有剧毒。“其实有个最简单的方法,直接可以看出那些杂草的秘密。”游明习惯性的摩挲着光洁的下巴,眸中闪烁着璀璨的光芒。“什么方法?”和尚愣愣的问。“用火攻。”游明简单的说了三个字,直接说到众人的心坎上,这确实是最简单,也是最一劳永逸的办法。“这个简单,放火的事就让和尚我去做,保证让那火烧的轰轰烈烈的。”和尚拍着胸脯豪气万千的道。“目前暂时不要那么做,我们能想到的敌人也肯定能想到,也会做防备,据我所知,杂草丛中隐藏的各种各样的毒物不计其数,我们稍一不留神,就可能直接中了敌人的圈套。”祝庆在一旁不冷不热的建议。游明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心中则想着另外一种方案和可能性,这样也可以让敌人自乱阵脚,只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那你有什么想法?”洛枫莞尔一笑问道。“以毒攻毒。”祝庆回道。“与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把对方的幕后主谋给抓来,这样岂不是省了很多事?”游明目光灼灼的看向祝庆,他知道在座的诸位,只有祝庆的轻功有那个可能性办到这件事。“不可能的,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做到。”祝庆直接果断的拒绝,暗叹对方的天真。“为什么?”游明反问。“那个高度我如果带着一个人下来的话,肯定会直接落入杂草中的陷阱。”祝庆回道。“那如果我们把地上的陷阱都铲除了呢?”游明试探性的问道。祝庆慎重的考虑后,才道:“这倒还有可能。”“门主你看怎样?”游明惯性的最后等待洛枫的敲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