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十六章 怎么回事

第十六章 怎么回事

3055 2017-04-11 10:30:42
而这时,璇玑子和凌秋池突然凭空出现了,他们来说是要带小家伙和南宫轩回山上,可惜南宫轩远在京城,虽然天毒娘娘和南宫悦琴已经去接了,但回来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两人只好掳了小家伙偷溜走了,并留下一纸书信给洛枫,要洛枫带着南宫轩和赵可馨一起回山上。洛枫拥着赵可馨,无奈的看着手中的书信,摇头叹息。仗打完了,洛阙带着胜利的消息回京复命了。洛悌问他要什么什么赏赐,哪料他竟然说出了一个震惊朝野的请求。“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着吗?亦或者是酒喝多了,还没醒?”洛悌被惊得目瞪口呆,赐婚?这是没什么稀奇的,可请旨与自己的妹妹赐婚就邪乎了,他下意识的偷偷瞥向满面笑容的易安王唐彦,有鬼,这其中一定有鬼。洛悌轻咳了两声,找了个头疼的借口,迅速退朝,暗中却命人把洛枫和易安王请到偏殿去,他不接的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易安王唐彦微微一笑,道:“是这样的,阙帝并非我和妻子的亲生儿子,而是故友的遗子,一直收在身边养着,没想到与小女洛俪玉日久生情,因此才贸然请皇上赐婚。”唐彦简单明了的说了个大概,洛悌算是听懂了,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重重的叹了口气道:“皇叔瞒朕瞒的好苦啊。”“其实我一直把阙帝当成亲生儿子看待,并没有区别于其他儿子,相反他还是我三个儿子中最出色的一个,一直看着他成长,对他的为人也深有了解,既然两人情投意合,为什么不能成人之美呢?”易安王自由自的一番定论。“可是这样的话,他们怎么面对外在的闲言碎语?”洛悌还是不太理解。“外人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身边在乎的人怎么看,只要身边在乎的人理解,又何必在乎外人的看法呢?”易安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其实他是有私心的,他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可心的女儿,如果她嫁给别人他肯定会整天担心她过的好不好,嫁给自己的儿子的话,即使成亲了也还是在府中,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那好吧,朕也只能成人之美了,不过名义上朕还是会对外宣布,阙帝非皇叔亲子这件事,希望你们能明白。”洛悌意有所指的看向洛阙,洛阙连忙恭敬的道:“但凭皇上做主。”“好了,你们退下吧。”洛悌有些沮丧的道,大家都得到真爱了,为什么只有他没有呢?易安王和洛阙对望一眼后,连忙告退,回府准备办喜事。而南宫悦琴和天毒娘娘也接回了南宫轩,重回了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月明山庄。洛枫接到他们回来的消息,立刻和赵可馨一起去了月明山庄,说明了来意,南宫悦琴和天毒娘娘自然是万分不舍,但是能跟着璇玑子学艺是多少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机会,不舍他们也不得不放手。“轩儿,以后上了山,见了璇玑子师傅,一定要乖要听话,好好学武,知道了吗?”南宫悦琴满脸泪痕的叮嘱着,天毒娘娘在一旁早已哭得泣不成声。“轩儿不走,轩儿要跟娘亲在一起,呜呜……”南宫轩呜噎着嚎哭起来,赵可馨在一旁都看得有些于心不忍了。“轩儿乖,要听话,娘亲以后会经常去看你的。”南宫悦琴抹去南宫轩的泪水,认真的劝慰着。“轩儿乖,娘亲不要赶轩儿走好不好,爹爹已经不见了,如果娘亲也不要轩儿话,轩儿会很可怜的。”南宫轩拽着母亲的衣角撒娇,过了一会,看南宫悦琴时真的下决定了,便慢慢停止了抽泣。“你们真的要在这里重新开始吗?为什么不会到药王谷?”洛枫从影子和棒槌那里知道了他们和药王谷之间的联系,忍不住劝道。“是啊,这里已经没有重建的必要了,有些东西虽然不存在了,但是记忆永远不会消失,只要有那些美好的回忆就可以了,不是吗?”赵可馨也劝道,经过了这么多事,她已经看淡了许多,也多多少少的想起了关于曾经片段的回忆,由此她相信并且坚信这,即使失忆了,只要有爱,记忆迟早有苏醒的那一天。“娘……”南宫悦琴动摇了,看向母亲,天毒娘娘的眼中也满是惆怅,思考了良久终于点了点头,以示同意。“那我们走吧,先一起回边关,然后我派人送你们去药王谷。”看到她们同意了他的提议,心情也不由轻松了许多。“好吧。”南宫悦琴点点头,扶着天毒娘娘,和赵可馨洛枫一同踏上了去边关的路。天毒娘娘和南宫悦琴去药王谷走后。南宫轩便一直闷闷不乐的,心情一直很低落,谁都不理不睬的。尤其自从上次拔了赵可馨的牙后,他看着她一直觉的不好意思,所以一路上都乖乖的不惹事,看起来就像个非常懂事的小男孩,可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天他偷偷的从客栈溜了出来,当他路过一个卖艺的探子,看到卖艺的男子在欺负卖艺的小女孩时,竟然纵豹咬人,男子被咬,气不过,抓起大刀,一把砍向小豹子。南宫轩见状气急破坏的他,随手从怀中掏出一把粉末,向男人投去,他第一次对人使毒,哪料他的见义勇为的行为,没有获得周围人的赞赏,反而把他告上了衙门,而衙门此刻依然由游明坐镇,剿灭叛乱已经快半个月了,西涂国蛮国也递上了投降书,一切结局皆大欢喜,游明正准备辞官,去混迹江湖,却刚好遇到这档子事,一时觉得好玩,准备审一审这个气焰嚣张即将成为门主小师弟的小男孩,好奇他身上有什么优点,竟然能被璇玑子前辈给看上,门主的儿子被璇玑子看上,他可以理解,因为战斗过后,棒槌亲口把他的所见所闻讲给大家听,当时众人都不信邪,但小少爷能用缚心术,短暂的控制人的神智却是事实,他们时候亲眼见证了的。不得不再次惊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南宫轩昂着头站在朝堂上,不卑不亢,也不跪。衙役上前想强迫他下跪,被游明制止了。洛枫和赵可馨则以旁观者的姿态在游明特设的位置上坐下,好奇他们的小师弟面对这样的事情,会怎么办?“堂下何人?”游明用力的一拍惊堂木,故意装作声色俱厉的问。“南宫轩。”南宫轩冷哼一声回道,丝毫不被公堂的气势吓到。“你可知罪?”游明的声音微微加重。“不知道。”南宫轩却趾高气昂理直气壮的回道。“你下毒害人可属实?”游明有些欣赏这个倔强傲气的小鬼了,而赵可馨和洛枫却差点喷笑,亏那小子说的出口。“我是下毒,但我并不是害人,而是替天行道。”那拽拽的表情看的几个人再也忍俊不禁,轰然失笑。“卖艺男子有罪,你大可以状告衙门,你怎么可以下毒,万一出了人命可是要以命相抵的,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哪料南宫轩却狠狠的白了游明一眼,不屑的道,“我下的毒肯定有分寸的,只是教训那个欺负人的坏蛋而已,我才不会傻得要对方的命。”“哈哈……”游明大笑宣布退堂,反正衙门里就他们几个人而已,纯粹一场闹剧,洛枫笑着起身上前摸了摸南宫轩聪明的小脑袋,“小师弟欢迎你入门,刚是大师兄特地为你搞得入门仪式,感觉还可以吧?”南宫轩竟然人小鬼大的回了一句:“幼稚。”这下连堂上的衙役们也笑了,赵可馨更是笑的合不拢嘴,洛枫看到赵可馨的笑容却楞呆了,这还是这次见面以来第一次看到她如此自然不受拘束的笑容,心中不由再度的感叹,何时他们才能再回到从前呢?洛枫和赵可馨把南宫轩送回山上,拜别璇玑子后,便直接下山了。两人回到了之前相遇的竹林,过着他们向往已久的生活,日子过久了,两人开始感觉无聊,总觉得无形中,两人之间有什么隔阂存在着。洛枫总觉得自己始终无法走进她的内心,常常猜不出她究竟在想什么,尤其最近这几天晚上,她又开始默不作声的望着月亮发呆了,而且还老是望着两只手发愣,她在想什么呢?这种不安,在赵可馨无意识的杀了一只兔子后,逐渐加重,他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连夜带着赵可馨来到了殷山。“师傅,可馨她这是怎么了?”洛枫焦急不安的问。璇玑子对着赵可馨诊探了一番后,神色凝重的问:“她是不是又杀人了?”洛枫点头,不解师傅为什么这么问,回想起儿子曾经提起过在边关客栈,赵可馨遭遇瑟玲娜公主刺杀之事,这才知道有那样一出,儿子说可馨直接用爪子刺穿了一个人的胸膛,脸上还浮起奇怪的笑容,当时没多想,现在想想,可能就在那时,记忆的封印已经开始产生裂痕了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