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三十三章 杀人凶手?

第三十三章 杀人凶手?

3224 2016-11-16 08:57:34
离开这家牛丸店后,时间还有些早,我打算逛到另外两家店去看看,如果能有意外的收获,那最好不过。小伙计见我离开后,立马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冲哥,那个小子又来了,看上去并没有受到影响,怎么办?”“先别理他,把店给我看好,现在矿上出了人命,我得先处理好这事。”“那还要不要找个人跟着那小子?”“不用,既然他没被毒蛇给咬死,那肯定有些本事,等我忙完这事儿后找人来收拾他。”......。来到另外一家牛丸店的时候,依旧只有几个店员在忙碌,没有老板的踪影,我转变位置,往快递店走去。“这几家店都是一个老板?还是老板都有事没在?”就在我沉思的时候,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电话号码是本地的座机,我的第一反应是苗鹿儿有什么事找我,用旅店里的座机给我打来电话。“喂,鹿儿嘛?”“你好,请问是赵大师么。”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子干练严肃的声音,听上去应该有二十多岁。这陌生女子的声音让我顿了一下,脑子里快速思考起来,既然不是苗鹿儿,那这个女子为何会有我的电话号码呢?最后我敢断定,这个女子肯定是丽江古镇上的人,肯定是我师父晚上那天撒在街上的名片被她捡到。一想到有生意上门,还是个声音不错的年轻女孩,我起了接单的念头。“对的,是我,请问你是不是有事情要找我啊,不过我没在古镇,在附近的镇子上,好像叫富泉镇,你先给我简单描述一下事情吧。”“赵大师你好,你现在真的富泉镇?”电话里女子的声音多了丝丝欣喜。“是的啊,我就在富泉镇,现在就在镇中央这家快递店这里。”“那再好不过,请你到富泉镇派出所来一趟,有些事情需要你配合一下,走过快递店,往电影院直走,三百米就能看到派出所。”“啥?富泉派出所?”“是的,请你尽快来配合调查。”说完女子挂掉电话。“身正不怕影子斜,老子又没做过坏事,难道还会怕不成?”嘀咕一句,我大踏步往派出所走去。镇子上的派出所没有高大上的感觉,除了院子比较大以外,其他地方都很普通。门口有个小亭子,一个穿着制服的小伙子正在值班。“兄弟,你来这里有啥事嘛?”我进去的时候,他开口问了一句。“哦,刚接到电话,让我来配合调查一下,请问该往哪里走,去找谁?”“穿过院子,右拐,门口写着调查室。”他指着院子里面道。“谢谢,对了,你知道是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么?这都快九点钟了,还让我过来。”笑眯眯的递给他一支烟,我想先探探口风。他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抽烟。“是个命案,几个小时前,山上出了人命,一个矿工摔下悬崖死了,现在初步认为是失足摔下去的,具体原因还得等调查结果出来才知道。”路过院子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熟人,正是撒尿牛丸店的那个中年男子,他们一共三个人,年纪都差不多,长相也有些相像,此时他们正在和两个警察说着什么。穿过院子后,我突然出现个主意,那就是直接举报他们,刚好在派出所,直接抓起来也方便,我要报私仇,等他们被处理后再说也不迟。沾沾自喜的来到调查室,我的脸沉了下来,心里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壮哥现在正在旁边的椅子上坐着,看到我之后更是指着我说道:“你这个杀人凶手,郭森明那么老实的一个人你也下的去手。”“坐下,别乱说话。”旁边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警察冲着大壮大喝一声,面色不善的盯着我说道:“坐吧,我们就问你几个问题,不要有心理负担。”现在我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吃惊,诧异,疑惑。下午还好好的郭森明,死了?我一直不停的反问自己,门口那警察说山上出了人命,我还没想到是矿山那里出了人命,更没想到会是郭森明出了事。我坐到椅子上后,对面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警官盯着我看了两秒钟,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赵越亮。”“说真是姓名,不要说绰号。”“就是赵越亮啊,赵国的赵,越狱的越,明亮的亮。”女警官板着脸道:“,我叫苏青烟,是负责这起命案的组长,今天下午你在哪里?都做了一些什么?”“下午啊,我在电影院斜对面喝了些东西,之后去山上打算帮我朋友报仇。”我回忆了一下,小声说道,脸上已经恢复到平常表情,由于没有做过坏事,更是笑眯眯的望着眼前这个清秀有气质的警官。“打算帮你朋友报仇?你说清楚点,是不是仇人就是郭森明?”女警官这话问的是一针见血。我心里一惊,赶紧解释道:“不是的,你误会了,我报仇的对象是一条毒蛇,今天早上我朋友在山上被毒蛇咬了,所以我打算去山上看看能不能找到那条毒蛇,不信你问他是不是早上有人被毒蛇咬了?”我指着旁边椅子上的大壮说到。虽然壮哥现在红着眼睛盯着我,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他还是默默的点点头。女警官看了我一眼,眼珠一转,问道:“大老远的去山上找一条毒蛇,就是为了报仇?先不说其他的,这不是大海捞针么?而且看你这副身板,还不知道你和毒蛇谁会赢呢。”现在我不能说出自己是养蛊人的事情,毕竟这是警察局,墙上还挂着“相信科学,科学崇高”的牌子。“事情真的是这样的,我就是为了寻找毒蛇,后来没有找到,我就径直下山,期间没有做过啥事儿。”“警官,他胡说的,肯定是他下的毒手,郭森明平时精明的很,而且经常都在山上活动,怎么可能会自己失足掉下悬崖呢?肯定是他推下去的。”壮哥站起来来,指着我说道,要不是旁边有人拉着,我怀疑他甚至会上来动手。“兄弟,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否则容易惹到麻烦的。”从一进门他就一口咬定我是凶手,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我转头眯着眼睛盯着他道。“小伙子,你这是当着我的面威胁证人么?老实点,否则有你好受的。”旁边负责记录的一个警察站起来,指着我的鼻子说到。他看上去三十多岁,脸色有些发白,不是纵欲过度,就是患有大病。女警官皱了一下眉头,偏着脑袋道:“小超,注意说话的态度,这里是派出所,不是严刑逼供的刑房。”“知道了,青烟姐。”那个警察摸了一下鼻子,重新坐下,拿不善的眼睛盯着我。“赵越亮,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你的电话号码,为什么会叫你来到这里,对吧?”苏青烟盯着我的眼睛说到。“是啊,我是好奇的很,现在脑袋里都是一团浆糊。”我笑着说到,同样盯着她的眼睛。躲开我的眼神,苏青烟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白色的塑料口袋放到桌上。“看看这两样东西你认识还是不认识。”她将白色口袋推到我的面前。看到这个脑袋的时候,我全都明白过来,只想大声说一句:“我曰了狗了。”白色塑料口袋里只有两个东西,一个是我的名片,还剩下半张,除了那个妖娆诱惑的女子头像外,还有赵大师几个大字,大字后面正是我的电话号码。还有一个东西是一个烟头,现在不用怀疑,那个烟头也是我留在那里的,点烟就是用的这只剩下半张的名片。“名片是我的,烟头也是我的,点烟的时候就是用的那张名片。”证据摆在眼前,我坦然承认。“承认了最好,就算你不承认,也可以用烟嘴上的唾沫来证明这是你的东西。”苏青烟笑着说了一句,最旁边负责记录的那个人说道:“记下来,物证和人已经确定。”“哎,警官啊,不是吧,这就说明我是凶手了?”我一脸担心的问了一句,心想警察办案不会这么草率吧。苏青烟笑笑道:“别担心,只是证明这些东西是你的而已,没说你就是这个案件的凶手,不过目前为止你的嫌疑最大。”“我的嫌疑最大?”“这两个东西发现的地方,正是郭森明坠崖的地方,至于他是自己掉下去,还是被人推下去,还得等待调查结果,你现在不能证明它出事的时候你已经离开,所以嫌弃是洗不掉的。”“那现在怎么办?你总部可能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抓我吧。”“没有明确的证据,自然不会抓你,不过根据规定,得先关押你二十四个小时,期间有权利随时请你配合调查,如果二十四个小时满了之后,还是没有确切证据说明你是凶手,或者能断定郭森明是自己摔下悬崖的话,那就会放你。”苏青烟一字一句的说了一大串,递给我一份文件,让我签字。仔细看了一遍,只是一份笔录文件,我毫不犹豫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反正我不是凶手,最多就被软禁一天,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跟着站着的那个警察离开的时候,旁边坐着的壮哥站起来道:“警官,肯定就是他没有错,今天他还说我们那里什么风水被破坏要出事之类的,肯定是他故意做的,就是为了给自己动手留下谜团,好让我们以为确实是因为风水,郭森明才会丢了性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