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三十八章 田家往事

第三十八章 田家往事

3262 2016-11-27 00:10:07
接下来,苏青烟安静的等着我安排,我则只顾翻看手机,丝毫不理会她。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我点点头,她迫不及待的将嘴里的鸡蛋拿出来,大口喘了几口气,带着浓浓的鼻息道:“要是你敢玩儿我的话,我保证让你把整个鸡蛋吞下去,绝对不是含着那么简单。”将看上去和原来一样的鸡蛋放在一边,我笑着拿起几块大蒜,剥掉皮后,问道:“这里没有捣蒜的工具吧。”苏青烟点点头。“那没办法,你得将这些蒜瓣嚼烂,嚼的越烂越好,否则效果不会太好。”“不是吧,这么多?还要嚼烂?”苏青烟瞪大眼睛道,本来吃一块生蒜都很难受,这么多还要先嚼烂,她做出这副样子也是正常。没有逼着她吃的意思,我倒掉面前茶杯里的茶水,将桌子上那个双黄蛋丢进杯子里。“仔细看清楚咯。”笑着说了一句,我伸手轻轻的在鸡蛋壳上面弹了一下。“咚。”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接着蛋壳上面出现了丝丝裂缝,下一刻完全碎裂开来,里面的蛋黄和蛋清已经完全分不清,全部呈现乌黑色,并伴随着丝丝刺鼻的味道。“额。”苏青烟猛的将脑袋伸到旁边,差点吐了出来。“这......这是什么?”回过神来,她指着杯子里那团乌黑的东西,一脸惊恐道。“一种蛊,用勾魂草做的,潜伏期很长,存在的时间越长,对人的伤害就会越大。”“你说这是加在牛丸里的东西?”我点点,道:“你不觉得那几家店的生意好的过分么,完全是因为这东西在作怪。”这会儿我都不用催促,苏青烟咬咬牙,闭着眼睛,一口气将半把蒜瓣扔进嘴里,一脸难看的咀嚼起来,好不容咽下去后,赶紧喝了大半杯水,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现在行了么?我应该没事儿了吧。”“按道理说已经基本没事,只要你下次上大号的时候,将残留物排出就行,放心吧。”“我现在就想完全派出去,不知道你有什么办法没有?”苏青烟凑到我面前,抿着嘴巴道,看得出来她很害怕这东西,一定得知道完全没有问题后,才能放下心来。愣了一下,我点点头道:“你是警察,身体素质应该很好,相信吃一点秘制泻药不会有大问题的。”从包里掏出一小包粉末,我递给了她。这药还是老早以前师父炼制的,效果很不错,马上吃了就能马上见效。苏青烟一点都没有怀疑,接过去打开外面的包装纸就要往嘴里送。“美女警官,你不怕我给你别的药啊,现在我们科室孤男寡女哟,嘿嘿嘿。”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就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如果真是别的药,你会傻到说出来?再说了,这里可是派出所,你要是敢在这里做坏事的话,肯定也跑不脱的。”笑着回了一句,苏青烟就着水将药咽了下去。几个呼吸的时间,她肚子里传来一阵响动,脸上突然紧绷起来,捂着肚子弯着腰就往外面跑去。“你快点噢,这药效果很强的。”我在背后说了一句,转身思考起来,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将田家兄弟列为首要怀疑对象,除了他们,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对这两个人下手。不过,现在下结论还有些为时过早,丁泥花的出现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要是壮哥的尸体上也能发现这东西的话,那还比较好,要是没有,那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查下去。苏青烟回来的时候,除了红着脸,脸上的惊诧程度丝毫不亚于王天超。“你咋了?怎么红着脸呢,不会是......”我好奇的问了一句,脸上尽是坏笑。“呸,别瞎想,我只......只是......”“只是什么?”苏青烟憋了一会儿,总算小声说道:“我拉......拉出了很多奇怪的东西。”“我当是啥呢,要是没拉出来奇怪的东西,那才有问题,放心吧,你现在已经没问题了,就算再去吃那些牛丸,受到的伤害也会被无限减少。”“我才不要去吃呢,我得去找他们,立刻让他们停止售卖这些东西,为了钱做这样的事情,真是没有良心。”冷着脸说了一句,苏青烟拿起墙上的警帽就要离开。“你是不是胸大无脑啊。”苏青烟停住脚步,一脸疑惑道:“难道任由他们害其他人么?我可是警察哎,知道了这样的事情就必须马上管。”“要是现在时机合适的话,我还会等你?早就出手制止了。”冷哼一声,我点上一支香烟。“那你说现在要怎么做才行?”小声说了一句,苏青烟回到桌子面前坐下,用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盯着我,好像在等着我拿主意一般。“你先带我去看看壮哥的尸体,之后再做打算吧。”光明正大的来到放尸体的那间房间,郭森明的尸体已经早被抬走,现在停尸床上面放的是壮哥的尸体。围着尸体转了一圈,我直接将目光对准腰部位置,在那里同样有一丁点丁泥花粉末的影子,量也是非常少。别说这点粉末苏青烟等人没发现,就算看到了也不会在意,壮哥等人天天都混在深山,身上沾点不知名的植物的果实或者花粉实在是太过正常。可以说,壮哥和郭森明的死法一样,都是从高处滚下,撞在底部的坚硬石头上面被撞死。“去事发地点看看吧,光是看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苏青烟点点头道:“行,我也正想再去那里,看看能否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现在才下午三点左右,阳光正大的很,苏青烟在派出所外面随便买了些面包牛奶,带头往事发地点走去。来到山下,中午遇到那个老阿婆的那个位置,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个阿婆会不会有问题呢?两次事发前后都有她的身影。“青烟警官,壮哥的死亡时间大概是多久?”“今天早上十点左右吧,中午的时候接到的报案,不过这两件案子都是坠崖而死,如今找不到证据,只能当做自然意外死亡而处理。”“不对,这样死亡的话,死者的家属能不能从矿山拿到赔偿?”我问了一个最关心的问题,这个个问题就现在来说,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苏青烟停住脚步,恍然大悟道:“你是怀疑凶手要么是矿主田闯他们兄弟,要么是死者的家属?”“没错,如果死者能从矿上得到一笔赔偿款的话,那这也算是杀人动机,之前都觉得男人意外坠崖死亡,妻子也是受害者,所以没想到这里,如今看来,还是得查查。”“反之,如果矿上对于这样的意外不给赔偿的话,那田闯兄弟杀人的动机就更加明了,或许是想吞掉这两人的工作报酬,又或者是这两个人知道了牛丸店的秘密,他们要杀人灭口。”“不会吧,就算知道那个秘密,也没理由被灭口才对,毕竟这两人可是矿上的工人,要是少两个人的话,那对于这样的小矿来说,进度会拖慢许多。”苏青烟分析道。我蹲在河边,点上一支烟道:“为了钱而疯了的人,啥事儿做不出来?我刚来到镇上的那天,就发现了牛丸店的古怪,那个时候我去找过那个田冲。”“本以为他们会收敛,哪知道晚上的时候,田冲就丢了毒蛇到我的房间,想灭了我的口,要不是我还有些本事,只怕那天晚上就被毒蛇给夺去了性命,现在那条小毒蛇还在旅馆的罐子里泡着呢。”“此事当真?他们真的想杀了你灭口?”苏青烟显得有些惊讶。见我点点头,苏青烟挨着我蹲着,摇摇头道:“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田闯的苦衷么?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阻止他们开矿的原因,要是我知道他们牛丸店用这种害人的方法赚钱给矿洞提供资金,那我肯定不会同意。”“什么苦衷,说来听听。”“我来到这个镇子之前,就听说过他们三兄弟的事情,除了方便大家的快递店,他们还出资修路建桥,总之做了许多为大家好的事情。”“好像是去年年初的时候,田闯被查出患了尿毒症,他爹妈死的早,媳妇也多年前死于疾病,只剩下两个兄弟,还有一个十多岁的儿子。”“你肯定想不到,他的儿子捐了自己的一颗肾,救了田闯的命,本来事情倒这里,都还算能接受,哪知道今年年初的时候,田闯的儿子进了医院,被确诊为尿毒症患者。”“你知道,田闯的肾本来就是他儿子捐的,现在想割回去的话,肯定不行,而他只有一颗肾的儿子想要活命的话,就需要另外健康的肾,加上单肾再做手术的话,不但风险特别大,手术费用更是咬一大笔。”“所以田闯才拼了命的赚钱,这也是他开危险矿坑,我们所里没有过问的最直接原因。”说到这里,苏青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而我,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那天在医院里看到的那个小孩的样子。“田闯的儿子不会叫田小虎吧!”我瞪大眼睛问了一句。“是叫田小虎,现在就在镇上的医院里呢,你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苏青烟显得很疑惑。“那天去医院给董兵买东西的时候遇到过,就是被毒蛇咬到的那个人。”“算了,不谈这个话题了,如果田闯真的是凶手,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大不了我想办法帮他儿子就是。”“你还真是个好警察,走吧,去山上看看。”笑着说了一句,我和她一起往山上走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