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四十章 所里对峙

第四十章 所里对峙

3260 2016-11-30 12:27:13
顿了一下,苏青烟接着说道:“那你的意思是,割这种东西的人很可能就是凶手咯?”  我点点头,道:“也不能肯定,也许是凶手故意留下的破绽也说不一定,要么他胆子大,很自信这样少量的东西不会被你们发现,就算被你们发现,你们也不会在意,要么就是故意留在尸体上面,给你们扔烟~幕~弹。”  “如果是第一种可能的话,那他就打错了算盘,他肯定想不到我这个养蛊人会突然出现,并且了解丁泥花吧。”  “那现在你有什么看法?我们又该怎么做才合适?”现在苏青烟已经很依赖我,一点儿没有这次事件组长的样子,反而事事都要询问我的意见。  点上一支烟,望着旁边平缓的河面,我打算说说自己的看法,忽然我感觉喉咙一热,一种恶心的感觉传遍全身,接着能正真切切的感觉到,一个东西在我的腰间游走,眨眼间又窜到胸口位置,而且它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有点像发狂的样子。  “你怎么了?为什么脸色突然这么难看。”苏青烟担忧的问了一句,上前来就要查看。  我猛的将外套拉紧,道:“没,没事儿,赶紧回去吧。”  说完,我埋着头往大路走去,心里暗骂道:“吗的个必,什么玩意儿啊,有事儿没事儿就闹腾一番,要是等哪天你落到老子手里,非弄死你不可。”  不用想,我也知道是身体里的那只奇怪的蛊虫在作怪。  说来也是奇怪,离开河面一段距离后,它突然消停下来,我也慢慢平缓下来,脸色好看不少,除了呼吸还有些急促外,只有额头上还布满一层汗珠。  狠狠吸了两口香烟,将烟头扔到地上,随便找了块石头坐上去。  苏青烟从兜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我一张,小声道:“你真的没事儿嘛?刚才到底是怎么了?”  “没事,刚才肚子突然不舒服,现在已经好了。”长吁一口气,我努力挤出一个微笑。  “那休息一会儿再走吧。”苏青烟蹲在地上,望了一眼身后,蹙着眉头道:“不知道你发现没有,刚才在河边的时候,我总感觉被人用阴冷的眼神盯着,看了几遍,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这会不会是错觉啊。”  “你也发现被人盯着?”我冷笑着说了一句,望着刚才的方向道:“其实我也感觉到了,只不过那道眼神离我们有些距离,所以一直没说罢了,表现出知道TA存在的样子,那TA肯定会离开。”  “谁会这么无聊,盯着我们看呢?”苏青烟眉头皱的更深,带着丝丝怒意,堂堂一个警察被人在暗处盯着,她能开心才是怪事。  “可能是那个阿婆吧。”我的一句话让苏青烟愣在那里,好半天她才说到:“不会吧,这个时候她应该去镇上捡煤球才对,一个疯婆婆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重新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我盯着苏青烟道:“你现在还以为她真是疯了?我给你说,现在阿婆是凶手的可能性起码占了一半,还有一半就是田家兄弟,或者......”  “或者什么?”  “或者阿婆和田家兄弟联手作案。”  “这怎么可能?”苏青烟使劲摇晃着脑袋,显然我的这个说法她不能接受。  “我现在说什么都只是猜测,赶紧回去问问田家兄弟才是正事。”  “走,马上回去。”苏青烟肯定了我的说法,带头小跑着往镇上赶去,路上打电话,让人叫田家三兄弟去派出所等着。  接到传唤电话的时候,田家三兄弟正在快递店商量着什么事情。  一个有些瘦弱,国字脸,大平头,皱着眉头的人放下电话后,眯起眼睛带着丝丝怒气道:“老三,你是怎么办事的?搞不好牛丸店的事情派出所已经知道,现在就算我和所长有交情,只怕也没多大的用。”  田冲喘了口闷气,埋着脑袋道:“大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也没想到那小子能安然无恙,他一眼看出来我们店有问题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也懂蛊,只是有些大意罢了。”  身边站着的那个身宽体胖,留着八字胡的人道:“大哥,这不能怪三弟,你留下的那条蛇要不了那小子的命,三弟也没有办法啊,如今得好好想想怎么处理以后的事情才行,说来也是奇怪,好端端的为什么矿上就出了两条人命呢,哎。”  田闯摆摆手道:“算了,先去所里看看吧,到时候大不了给乡亲父老们赔罪,让我那朋友给出解蛊方法就是。”  回到所里的时候,田家三兄弟已经在那里等着,见到我跟在苏青烟身后,他们的脸色都变得特别难看。  路过田冲身边的时候,我眯着眼睛瞪了他一眼,笑着说到:“老板,又见面了哟,谢谢你送的美味蛇羹,找机会我会请回来的。”  “大兄弟,这件事是我们的不对,还望你能海涵。”田闯抱拳道,看上去他表现的很真诚,不像是在说假话,这让我心里好受一些。  “想必你就是他们的大哥吧,你家的事情我听说了,而且不瞒你说,我也认识你儿子田小虎。”  田家三兄弟听了我的话,全部从座位上站起来,用不善的眼光盯着我,田闯更是握着拳头道:“兄弟,有啥事你可以冲我们来,我们绝对不皱一下眉头,要是你敢动一下我儿子的话,我保证你和你的小媳妇离不开这个镇子,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本来我都还带着笑意,见田闯用苗鹿儿作为威胁的筹码,心里的火也瞬间窜起,指着田闯的鼻子道:“我当初没提醒过你们?要不是和你儿子还有些交情的话,早将这事儿说出去了,还能等到今天?”  “再说,你们做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伤天害理,为了一己私利,不对,为了赚钱救你儿子,就能不管别人的死活?我和青烟美女现在怀疑,矿上的两个人就是你们下的毒手,目的就是为了不支付工钱,对不对?”  “呸,混小子你血口喷人,胡说八道,我还觉得是你看上了我们的矿,故意去危言耸听,之后在暗地里下杀手呢,怎么着现在还倒打一耙?”田冲挽起袖子,脸红脖子粗道。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这里是派出所,不管谁是凶手,抓到了肯定会严惩不贷,现在我问问题,你们几个回答,谁要是不老实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苏青烟猛的将腰间的手枪掏出来,狠狠拍在桌子上。  “不吵就不吵,反正我是来看戏的,哦不对,我是来协助破案的。”笑着说了一句,我点上一支香烟,悠闲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你是来协助破案的?凭什么啊?”老二田腾忍不住说了一句。  “就凭是我请他来的,可以么?”苏青烟怒喝一句,冰冷的眼神扫过田家三兄弟,他们几个也才老实下来,闭上了嘴巴,等着苏青烟问话。  “赵越亮,你过来帮我记笔录,将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下来。”  “我?”我指着我说道。  “对,就是你。”苏青烟点点头肯定到。  我拿着笔,做好准备后,苏青烟开始问话。  “你们三个人有没有对郭森明和壮哥下过手?”  “没有。”田家三兄弟同时摇摇头,异口同声道。  “你们和那个疯阿婆认识么?她就在你们矿坑底下,你们知道么?”  老二和老三没说话,老大田闯略微思考了一下,道:“要说认识到也算认识,好几年前,那个时候刚开快递店没多久,他儿子就被撞死在外面,每天她都会来我快递店,让我赔他儿子,之后她变得不正常,就没有过任何交集。”  “我倒是听矿上的人说过,她就住在矿下面不远的地方,但是没遇到过,唯独一次都是大老远看到一眼,当然在镇子上遇到的次数就多了,她每天都会去快递店呆几个小时。”  田闯交代的很仔细,毕竟现在把柄在苏青烟手里,要是苏青烟将撒尿牛丸店的内幕说出去,保不准田闯的几个店都会被镇子上的人们给围住。  “你说壮哥死的那天,你和田腾在快递店,除了你们两个以外,还有谁能证明?”苏青烟愣了一会儿说道,像是在琢磨田闯的回答是否真实。  “我知道有个人可以证明。”老二田腾突然冒出一句。  “谁可以证明?”  “我点支烟可以不,现在心情有些紧张。”老二田腾有些不好意思道。  皱了一下眉头,苏青烟还是点点头。  掏出一包烟,田腾给老大和老三散了一支,想了一下还是递给我一支。  老大田闯给我的印象是心机深,老三田冲给我的印象是狠毒,性子直,唯有老二田腾这个人,我觉得他人不是很坏,而且做事情比较有分寸,索性接住了他的烟,反正我到时候要动手,首要目标也是田冲,其次是田闯。  吸了一口烟,田腾道:“那天早上很早的时候,快递店里来了一批货物,我和大哥在商量处理事宜,突然李大壮(壮哥)的媳妇来到店里,说是看看有没有快递到来,而且我清楚的记得,她手里拿着一些新鲜的植物,好像刚从河坝里割回来一般。”  “新鲜植物?”苏青烟瞪大眼睛问了一句,我也皱起眉头,如果这植物是丁泥花的话,那这件事将会变的更加复杂。  “恩,是新鲜的植物。”田腾摸摸脑袋,不确定道:“就是以前用来消毒做干燥的那种植物,叫丁什么什么的,自从有了干燥剂以后,也就没人用那东西,当是我虽然很好奇,但是没有过问。”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