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十六章 恶有恶报

第十六章 恶有恶报

2840 2016-10-28 16:51:03
凭借着自己瘦小的身板,那只小巧的青蛙从钢丝缝隙里钻到笼子里面,快速从嘴里吐出一股绿色液体,准确落到那只青蛙身上。  那只青蛙身上冒起一阵白烟,下一刻已经倒下,痛苦的晃动四肢,好像触电一般。  “宝贝儿,你慢慢吃吧,吃完后好好睡一觉,也许这两天还有事情要办。”慈祥的对着那只小青蛙说了一句,水婆婆拿着那个发夹来到卫生间里面。  卫生间,从外面看确实是卫生间,可是这里面大有文章,马桶盖子被封死,被改造成一个桌子,上面放了一些奇怪的瓶瓶罐罐。  梳妆台上面没有化妆品和首饰,有的只是一些古老陈旧的物件,而且样貌都很奇特,最恶心的还是便池,里面有一些黄白相间的液体,黏黏的液体中夹着着一些小动物的腿,有青蛙的,鞋子的,甚至好像还有一条类似壁虎的尾巴。  “也不知道那可爱的小家伙现在身体冰凉没有,要怪就怪你家大人太古板,不过小家伙你别害怕,那水灵灵的丫头对你不是很好么,现在我就让她下去陪你,嘿嘿嘿。”水婆婆望着发夹,唯独剩下的那只眼里充满恶毒和快感。  从胸口处取出一个奇怪的东西,水婆婆满眼虔诚的望着它,摇头晃脑的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后,水婆婆用细长锋利的指甲从上面刮下来一些黑色粉末,均匀的涂在发夹上面,之后她拿起旁边一些古怪的东西对着空气比划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漆黑的头发有了丝丝异动,一尖锐的小尾巴冒了出来,尾巴顶端是一点寒芒,当这小家伙露出脑袋后,才清楚的看到,那分明是一只比指甲盖大小的黑蝎子。  一只,两只,......不一会儿她的头上密密麻麻都是小蝎子,这些小瞎子盘旋一会儿后,顺着水婆婆衣服爬下,悉数聚集在发夹上面,疯狂的啃噬着发夹上面的那些粉末。  “五毒蛊,滋生吧,疯狂的在那温暖柔软的身体内滋生吧,请尽情享用这顿盛宴,带着我的怒火将其完全摧毁。”仰天大叫一句,水婆婆眼里闪过一丝笑容,转身离开,轻轻带上了卫生间的门。  张云松才回到家没多大会功夫,正躺在悠闲的沙发看着球赛,突然脑袋里一阵沉重的感觉传来,背上传来一阵轻微的搔痒感觉。  “不会是在老巫婆那里被什么虫子给啃了吧,咦,真恶心。”嘀咕一句,张云松脱掉上衣,反手去背后打算挠一下,却根本够不着。  “MD,还是洗个澡安全。”  才刚刚脱掉贴身衣服,还没来得及脱裤子,张云松的瞳孔突然急速放大,整个人大气都不敢出,因为他发现身上布满了许多密密麻麻的红黑色小点,那样子和他第一次看到唐歌歌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的天啊,水婆婆你为什么要对我下毒手,这些日子我可是抛弃了良心,抛弃了道义,一心一意为您办事呀。”张云松跪在厕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着天花板说到,那样子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怜。  “老公,你在厕所里做什么呢,到底发生了什么呀。”张云松的妻子扭了一下厕所门,发现被们被反锁住,在外面焦急喊道。  听到自己妻子的叫声,张云松慢慢冷静下来,抓起一件衣服拉开了门。  “滚开,贱人,别挡着我的路。”红着眼睛说了一句,张云松一巴掌将他妻子扇到在地,匆匆忙忙的往外面跑去。  现在已经是晚上,水婆婆正一脸享受的咀嚼着一只淡青色的青蛙腿,突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老子不是挂了白灯笼么,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打扰,要是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你就等死吧。”一脸怒气的嘀咕一句,水婆婆将帽子戴上,咽下嘴里的东西后打开房门。  看到一脸惊恐的张云松正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外,裤管上还有丝丝淡黄~色液体留下,水婆婆冷冷说道:“进来才说。”  进门后,张云松“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道:“水婆婆,我一心一意为您办事,不知道哪里惹到您老人家,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以后这条命都是您的,一定不会有半点违反的意思。”  “你确定那个发夹是那个女孩的?”水婆婆冷冷问了一句,长长呼出一口气。  “是的,百分之百是那个女孩的,我敢用姓名担保。”  水婆婆转过身望着桌子上蜡烛跳动着的火苗,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那两个道士?”  “这事不怪你,是那两个道士在捣鬼,看来想要顺利拿到需要的东西,得先将这两个碍事的人除掉,你不要慌,先喝被水,我下的蛊自然能轻易化解。”  水婆婆从桌子底下拿出来一个类似保温桶的东西,从里面倒出来半杯灰黑色的液体,递给张云松。  听到水婆婆能轻易化解,张云松总算松了一口气,狠狠咽了一口唾沫后,接过杯子一口气喝干,虽然腥味特别重,而且刚闻着味道他就一阵反胃,不过他不敢不喝。  “味道如何。”见张云松一口气喝完,水婆婆话语难道不再那么冰凉,带着丝丝温和。  眨巴一下嘴巴,张云松微微埋着头说到:“咸咸的,黏黏的,喝了之后软绵绵的。”  “噗嗤。”饶是水婆婆平时是无比高冷神秘的存在,现在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是大补,里面可是混合了许多珍贵的东西,有野猫的猫屎,蝙蝠的血,壁虎的尿,还有蛤蟆背上浓稠的体液。”  水婆婆每说出一个东西,张云松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到最后紧紧闭着嘴巴,双手掐住自己脖子。  “你可别吐出来,否则的话就算你跪下求我,我也不会再给你这些珍贵的东西,你放心吧,现在只是刚刚下蛊,不消一个晚上,你体内的蛊虫就会被清除干净,要是等它们孵化出来,那个时候再治疗的话,保准能把你吓死。”  水婆婆冷哼一声,接着说道:“你今天晚上在这里守着,不准其他人进来,我趁着夜色去准备一些东西,明天得好好找那两个道士算算账。”  “好,我保证一步也不离开这里,除非我死,不然谁都别想踏进这里一步。”张云松埋着脑袋,根本不敢抬头看一眼面前这个神秘的人。  一只脚已经踏出门外,水婆婆突然转身冷冷说道:“记住,这里的东西一点儿也不能碰,也别去打开卫生间,更不要拉开那个黑色的帘子,否则出了什么意外,别怪我事先没给你打过招呼。”  “一定,一定,我一定会站在这里等着您回来,保证不挪动一下位置。”张云松答应道,心里恶狠狠的想到:“MD,就算你求着老子动,老子也懒得动一下,鬼知道这间屋子里还有多少惊骇人的东西。”  心里打算的好好的,可张云松刚才喝了的那些东西慢慢起了作用,肚子里一阵翻腾不说,整个人已经到了快要上吐下泻的地步,奈何水婆婆交代过不许打开卫生间的门。  不知道自己还要憋多久,张云松眼里写着大大的几个字“生无可恋”。  “噗,噗噗,噗。”连续几声轻响传来,张云松脸上痛苦的神色瞬间消失,望着脚底下那摊半透明的液体,还有臀部丝丝温热,他笑了,笑的那么开心。  天快亮的时候,水婆婆提着一个黑色口袋回来,口袋看上去沉甸甸的,时而有些小小的凸起,就焉瘪下去,一切都在透露着一个信息:这袋子里装的是活物。  “张云松,你给老娘醒醒,竟然敢在我的屋里随地大小便,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进门后,水婆婆捏着鼻子怒骂一句,狠狠踹了两脚睡在地上的张云松。  “水......水婆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喝了您给我的恶......大补汁后,肚子就闹腾的厉害,您又交代过不能随便动,所以我就......就。”  “够了,现在出去门外守着,等候我的通知。”水婆婆出声打断,张云松无奈揉揉惺忪的睡眼,规规矩矩来到外面。  “老巫婆,凶什么凶,早晚有一天你一定会下地狱的,等着瞧吧。”张云松暗骂一句,靠在门外的墙壁上。  “哎哟,我去。”感受到臀部有些黏黏的东西,张云松一脸不爽的暗骂一句,便又站直了身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