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十七章 杀人不眨眼

第十七章 杀人不眨眼

2563 2016-10-29 17:27:42
第二天天刚亮,我便动身回去,拿了必要的东西,和师父一起离开,此时唐诗诗一家人都还在梦中。“老东西,哪里去找那个下蛊人啊,而且你看我穿着女孩的衣服裤子和毛拖鞋,你确定能正常战斗?”出门后,我嘀咕一句。“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废物寸步难行,高手走遍天下,你要是有本事,光着身子也能战斗,没本事穿金戴银也是头猪。”师父摇摇头道。“可以的,你这个比喻我给满分,不过话说回来,我是废物的话,你不就是废物师父咯?别以为能占我便宜。”“好吧,你是天才行了不。”“这还差不多。”“待会儿去古镇里吃点东西,然后再想办法吧,实在不行的话摆阵找找张云松的位置,他肯定和下蛊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我猜现在下蛊人已经知道发夹有问题,没准也正在找我们呢。”“记住一点,一旦有了眉目,一定要往人少的地方跑,将本事暴露在凡人面前是小事,要是打起来的话,那下蛊人肯定不会顾及其他,伤的别人可万万不能。”“知道,你啰嗦不啰嗦啊,唐僧一样的。”我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师父脚步一顿,回头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月亮啊,别嫌师父唠叨,就算能平安渡过这个劫难,我也打算去深山过几年安乐的日子,以后你会一个人过,而且我也种很强烈的感觉,怕是很男渡过这道坎。”“臭老头,别瞎说,你现在都还有精力勾搭女孩,怎么就想过清闲日子啦大不了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勾搭女孩呗。”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望着他的眼睛说道。“再说吧,现在得先找到那个下蛊人。”吃了刚出炉的油条和豆浆后,天色才慢慢亮了起来,外面的路上行人也渐渐变多。张云松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墙角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听到开门声音,一个激灵站直身子。开门的是水婆婆,依旧笼罩在高深的黑帽子里面,本以为自己能安心的回去睡个觉,水婆婆却阴冷着道:“跟我去个地方,我要用你当诱饵将那两个道士引来。”“啊,那他们会不会对我动粗呀?”张云松脸上闪过一丝担忧,语气里充满忐忑。“你难道不想报这中蛊之仇?再说有我在你怕个啥?在我的蛊术面前,那两个道士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水婆婆说了句狠话,带头往电梯走去。穿过古镇外一片茂密的森林,来到一个湖泊面前,水婆婆盘腿坐下,把玩着手里那只小巧的青蛙。“水婆婆,你怎么敢肯定他们会通过我找到这里?”张云松疑惑的问了一句。“能将那个女孩的发夹转换到你的身上,他们还是有些本事的,能找到你的位置就成了必然,要是这点他们的办不到的话,那根本不配让我动手,你就安心等着吧。”“恩,水婆婆无敌。”张云松答应一句,挨着水婆婆坐下,忽然他皱着眉头抬起右手,手上是一团黄黑色黏稠的东西,隐约有一丝臭味。“窝巢,狗屎,真是倒霉到家啊。”看清楚手上的东西后,张云松大叫一声,要不是水婆婆在的话,他肯定会爆出口。“走狗屎运了?这是不是预示着接下来会一帆风顺呢?”水婆婆笑着说了一句,但话语里打趣的意味颇多。“婆婆您就别取笑我啦,我突然感觉这两天好倒霉,先去洗洗再说。”苦笑着说了一句,张云松起身准备去湖里洗洗。刚走出两步,突然踩到一根凸起的树枝,树枝另一头从地上弹起来后,不偏不倚,刚好打在水婆婆那顶帽子上面,下一刻张云松看到了水婆婆那张骇人的脸。很诡异的,水婆婆并没有生气,而是露出一个笑容,只不过只有一只眼睛的她笑起来有些奇怪。“水.....水婆婆,我不是......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这根树枝是这样的。”张云松咽了一口唾沫,惊慌失措道。“我就说过今天你会走狗屎运嘛。”水婆婆依旧挂着淡淡笑容,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之后轻轻抚摸了一下右边脸颊,原本在她手上安静躺着的那只小青蛙突然双腿发力,准确的跳到了那个窟窿(缺少的那只眼睛)里面。“今天会走狗屎运?”张云松脑海里闪过这句话,不禁有些感谢刚才按到的那泡狗屎,心里松了一口气。可是,下一刻,他全身的汗毛突然全部竖立起来,豆大的汗珠很突兀的出现在额头上,虽然不知道脖子上多出了个什么东西,但他知道肯定是蛤蟆青蛙一类,因为那种黏黏的,冰凉的感觉明确的告诉他,一个小东西正在那里呆着。原本带着笑意的水婆婆仅剩的一只眼睛里突然闪过一道寒光,冷冷说道:“可惜啊,真是可惜,要是你用脚踩到狗屎,那还真的能走狗屎运,谁让你是用手按到的呢?”话语里的杀气暴露无遗,张云松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流着鼻涕道:“水婆婆,求求你饶我一次吧,我对天发誓,当真不是故意的,如果我有意冒犯您的话,不得好死!”水婆婆没理会张云松的求饶,轻轻将左边眼睛窟窿里的小青蛙掏出来,换上一副慈祥的笑容道:“小宝贝,你不要怕嘛,这又不是第一次。”小青蛙脑袋一偏,一双冰冷的眼睛锁定在张云松脖子上。“云松啊,你跟了我快一个月了吧,办事也都很积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啊,是啊,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求求您放我一次好么,大不了以后我什么好处都不要,一心一意为您鞍前马后。”张云松一边磕头,一边含糊不清道,汗珠模糊了眼睛也不敢去擦,生怕下一刻就会突然受到攻击。“我有一件事没给你说过,不过现在说也不迟。”水婆婆怜爱的估摸这小青蛙,慢腾腾说到。“看到过我面容的人,要么是我的忠实仆从,要么是躺在地底下的白骨,不过唯一遗憾的是......。”说到这里,水婆婆顿了一下,张云松感到心里一突,将脑袋深深埋在地上。“遗憾的是我现在都还没有忠实的仆从,因为会呼吸的仆从都不会永远衷心。”说完最后一个字后,水婆婆缓缓起身,往张云松走去,脸上的笑容尽数消失,有的只是冰冷。“老巫婆,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下手害我的话,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现在是法制社会,讲究的是杀人偿命,如今的警察本事都厉害的很,一定会查出来是你干的,到时候你也会跑不脱。”知道自己活下去的机会渺茫,张云松突然扬起脑袋,红着眼睛恶狠狠道,他妄想用警察吓退眼前这个恶毒的女人。“哈哈哈哈。”水婆婆突然大笑起来,吸了一口鼻子道:“你是自己找死啊,本来我打算破例收你做我第一个活着的忠实仆从,哪知道你会说出这等让我伤心的话。”“警察是么?我告诉你吧,你死了之后我还会帮你报警呢,毕竟他们来了,看到的是一个不慎被毒青蛙咬死的人,不但不会怀疑我,还会感谢我好心报案呢。”听完水婆婆的话,张云松心里的防线瞬间崩塌,黄白相间的液体从裆部低落下来,将一小片泥土浸湿。下一刻他的瞳孔突然变大,满脸痛苦的用双手捂着脖子,两秒钟不到瞳孔变不再聚焦,失去了正常人应该有的那丝神采,倒地后他两腿一伸,便不再动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