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十三章 汇阴草

第十三章 汇阴草

2528 2016-10-26 20:09:41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打算看看这墓有没有滋生出脏,如果有的话,得管一管,不然会有人遭殃。”回了她一句,我忽然皱起眉头,沿着墓门的方向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我还是敢断定,这墓门正对着的第一户人家,不是别人,正是唐诗诗家。拿掉碗上面的一个已经干瘪许久的馒头,将碗掀开,一个大拇指般大小的草人正安静的躺在里面,草人已经腐烂了一部分,身上的一张黄符已经破败不堪,上面的字迹也无法看清。“诗诗,最近几年你爸身体如何?”“前几年硬朗的很,别说大病,就连小病都没有,可是最近几年,我爸总是小病不断,我弟也和他差不多,倒是我和我妈没啥毛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问,她还是老实说到。听了她的话,我更加确定设计这个墓的人就是为了害唐树林一家,而且这个墓肯定已经滋生了不干不净的东西,而这些不干净的东西通过特定的轨道被运送到唐诗诗家,加以害人。“这个墓是谁修的?他是不是和你家有过过节?”听我这么一问,唐诗诗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你别说,还真有关系,这个墓是我们村里一个阴阳先生修的,死者是一个意外坠崖摔死的小男孩。”“八年前,我弟弟和阴阳先生的儿子一起去河里洗澡,结果阴阳先生的儿子被水卷走,尸体都没找到,后来他将责任归到我弟身上,每次见了我家人总会黑着脸。”“那这个阴阳先生现在还在么?在的话最好让你爸爸找他谈谈,否则就算我现在帮了忙,离开后他依旧不会放过你家。”唐诗诗摇摇脑袋道:“这个阴阳先生已经死了几年,据说是惹到了一个神婆,被下蛊害死,自从他死后,就再也没人来过这墓,所以这墓也荒废下来,成了如今这副样子。”既然那个人已经死掉,那也没必要在担心什么,收集了数十多裙麻叶后,我和唐诗诗一起去后面的半山腰采集了足够的嫩芭蕉叶,便动身回去。将她送到门口后,我转身折返回去,来到那座孤坟前。当我掏出一张巴掌大小的黄符后,周围一阵冷风吹过,树上传来两只小鸟惊慌失措,扑腾翅膀的声音。将黄符贴在额头上,我双手合十,比了一个奇怪的手势,嘴里小声说道:“天不灵地灵,地不灵神灵,师祖在上,请助我打开天眼,洞察世间一切阴霾。”念完咒语后,我猛的睁开有些发胀的双眼,坟墓顶端有一株特别的植物显示出淡蓝色光泽。“汇阴草?”我忍不住惊呼出来。“想不到这阴阳先生还有些本事,竟然懂的汇阴草的栽种和使用方法。”心里闪过这个念头,我没有再进一步,而是急匆匆往唐诗诗家里赶去,这件事一定要师父出马,我自己动手的话危险挺大,要是一不小心,可能酿成大祸。回去的路上我借着天眼能在黑暗中勉强视物的功能,一路都在狂奔,没多少工夫已经来到唐诗诗家门前,恰好师父正坐在大门口抽烟,看样子像是在等我。“你小子干啥去了,也不给我招呼一声,我还以为你被冤鬼给捉走了呢。”师父见我回来,不满的嘀咕一句。“里面情况如何?”接过师父递过来的一支烟,我沉声问道。“一切都还好,不过小娃子的病情不容乐观,如今虽然是醒了过来,但必须得找到下蛊人,否则只怕拖不了几日便会再次陷入危机,只怕那个时候找来不死草也是枉费功夫。”师父皱着眉头,抽着闷烟。“老东西,找下蛊人也得明天白天吧,现在你先跟我去看看,解决个麻烦,多耽搁一会儿,他家男丁就会多受一份罪。”“哦?还有麻烦?什么麻烦?”师父疑惑的问了一句,起身跟我往黑暗处走去。一路上我将在那个废弃坟墓的发现,还有阴阳先生和唐家的过节告知师父,师父只是安静听着,很少说话。来到坟墓后,师父仔细看了一遍,笑着说到:“小越啊,你对这个汇阴草了解多少,给我说说。”我挠挠脑袋,尴尬道:“其实也不多,只是以前在杂草经上面偶然看到过,只知道这种植物很邪气,只在阴暗潮湿的地方才能生长,而且它裸露在地表的部分不大,看起来像普通杂草,唯一厉害的就是它的根须。”“它的根须本来就很发达,要是有脏东西的滋养,那就是成为害人的工具。”“恩,不错不错,说的很正确,那现在你将这东西除掉吧。”师父突然坏笑着说道。老东西一旦这样笑,准没好事,我现在倒霉先前那么慌,挨着他坐在地上,道:“我把你叫来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你出手么,赶紧的,不要墨迹。”师父摇摇头道:“放在以前的话,我肯定会动手,但现在我刚下完毒咒,处于无比倒霉的时期,要是有个闪失,害的还是你小情人一家,你确定要我动手么?”“呸,啥叫小情人啊,说的那么难听,你就说要怎么办吧,我动手还不行么。”唾了一口,我不情愿的挽起袖子来到那株汇阴草旁边。师父收起脸上的笑容,道:“墨汁,墨斗,镇阴符。”师父念完后,我已经将这三种东西准备好。“去,滴一滴血在那玩意上面,将它的凶性给激发出来。”“我愺,要流血啊,不流血行不行。”我一脸为难道。师父摇摇头道:“不行,现在这玩意根部都是正常的乳白色,稍有不注意就会让柔软的根部断裂,到时候想要把地下的根弄出来会非常麻烦,滴血之后它会凶性大发,所有的跟变成暗红色,坚硬无比。”“流血就流血吧。”摇摇头,我将右手食指咬开一个口子,艰难的挤出一滴鲜血,滴在那青灰色的叶子上面。那株拳头大小,隐藏在其他杂草中的汇阴草原本耸拉在土里,无精打采的叶子突然像是有了生命,全部卷起来,围拢成一个小球模样。“赶紧,趁现在它围在一起,用镇阴符。”师父眉毛一挑,沉声说道。没有丝毫犹豫,我将镇阴符盖在上面,之后拿着墨斗发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小越啊,墨斗你用的次数也挺多了吧,今天赶上了就教你一种新玩法,你要知道墨斗除了能封印棺材,能当做武器,还能用来做滑轮,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师父笑着说了一句,找来两根木棍,在坟墓旁边架起一个支架。“我愺,这还用到了物理知识呀,真是秒。”“那是,我给你说,茅山术可是涵盖了天文地理等方方面面的知识,以后还会有新东西交给你的。”师父很自豪的说到。将漆黑的墨斗线拆出来,不用师父交代,我接着将转动的那个轮子也拆下来,挂在架子上面。“挽个扣魂结。”师父交代一句。“知道啦。”我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将墨斗线的一端挽成一个奇怪绳结,将其丢在镇阴符上面。一阵冷风吹过,那株汇阴草全部叶子猛然展开,开始蜷缩起来,上面一些暗红色的细小纹路浮现出来,看上去好像很痛苦一般。当我在一边用力扯动墨线后,整株汇阴草一阵急促的抖动,随着镇阴符一起被拉紧,它周围的泥土开始松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