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三十九章 阿婆的奇怪反应

第三十九章 阿婆的奇怪反应

3230 2016-11-29 10:15:03
走了才没多远,苏青烟突然笑着说到:“要是你这次能帮我破案的话,不但给你刮痧拔罐,我还请你吃一顿好鱼,我刮痧拔罐的技术肯定没有做鱼强!”  “做鱼?你该不会要下河抓鱼给我吃吧。”我愣了一下,笑着说到。  苏青烟摇摇头道:“一看你就对这里的风俗不了解,这里每家每户都是做鱼好手,你没瞧见街上许多卖鱼的么?我都是来到这里后才练出来的本事。  确实,这个镇子上许多饭店都有卖鱼,而且专门卖鱼的鱼火锅,鱼汤锅之类的馆子也挺多,刚来的那天我就已经发现,本打算去试试的,哪知道遇到这个事,也就耽搁下来。  “那这里的鱼是从河里抓的,还是从别处运来?你别告诉我,那家快递店还负责送鱼吧,要是这样的话,没准鱼里面也有不干净的东西,只是几率比较小罢了。”  听了我的话,苏青烟笑着摇摇头,指着山下道:“看到那里有个大湖没有,其实那里是一个养鱼场,镇子上的都鱼都来自那里,那家人只卖鱼,和田家没有往来,应该没事。”  “其实我知道那里是养鱼场,就是想看你对镇子了解不了解而已,那行吧,等着你做鱼给我吃,到时候我得亲自去挑两条肥鱼才行。”    “恩。”  来到矿坑的时候,这里已经没了人,工具什么的全部胡乱的仍在地上,连续出了两件这样的事情,想必那些人心里也很担忧,在等着知道真相。  在那些工人住的地方逛了两圈,又在矿洞口看了一会儿,没有什么发现,我和苏青烟一同来到郭森明坠崖的位置。  远一点的时候,还能听到虫鸣鸟叫,一片闹腾,走近后,周围又都变的鸦雀无声。  “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古怪啊?为啥会突然变的这么安静呢?”苏青烟走在前面,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同时速度放慢下来,脚步也变的警惕。  我正想着怎么回答呢,她突然转身盯着我道:“是不是因为你?我已经来过两次,而且人也比较多,但是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但现在却是这样。”  “女人果然很细心啊。”嘀咕一句,我大方道:“确实应该是因为我,具体原因也和你说不清楚,总之因为我是养蛊人,所以野外的这些小动物怕我就是了。”  “原来是这样啊。”苏青烟这才放松下来,来到悬崖边上,指着那两条明显的痕迹到:“他们两人就是从这里掉下去,滚落的痕迹挨的很近。”  仔细看了一会儿,我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点上一支烟,问道:“你调查的时候问过其他工人没有,为何壮哥会自己来这里呢?”  “问过,因为郭森明意外死掉,董兵被毒蛇咬伤又不能动弹,所以壮哥亲自来这里搭建棚子,没想到还没开始也出了意外。”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准备离开的时候,悬崖下方的一条小道上,一个背着背篓,佝偻着身子的人缓缓走了过,此人正是我见到过几次的阿婆。  “青烟警官啊,那个阿婆什么来头,她从这里过会不会提供什么线索呢?”我指着阿婆,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阿婆好像知道我在指她一般,突然抬起头往我们这里看了一眼,之后又继续走自己的路。  “这个人啊?她是疯的,现在应该是要去镇上捡煤球吧,问她都是白问,她整天都胡言乱语的,还是算了吧。”苏青烟摇摇头道。  “她是怎么生活的,这么老了还要自己过日子,难道你们不管嘛?”  “谁说我们不管了,所里很早就要给她办低保,可是她不要,或者说她根本不知道低保是什么,整天除了吃残羹剩饭,就是在河里抓鱼吃,到也能过的走。”  “还有,她其实不老,我听一同事讲过,好像她的儿子几年前在镇子上被车撞死了以后,她才疯了的,不知道是受到的打击太大,还是生活过的艰辛,所以看上去才老。”  “他儿子被车撞死了?”我嘀咕一句,皱着眉头问道:“什么车?”  我紧紧盯着苏青烟,也许她的回答会给我意想不到的答案也说不一定。  苏青烟没有丝毫犹豫,淡淡的从嘴里吐出来三个字:“快递车!”  “啊,快递车,快递店的车?”  “是的。”苏青烟答应一句,赶紧摇头道:“不对,那个灾难发生在夜晚,这阿婆一口咬定是快递店的车,但是没有目击证人,别人也问过他为何要这么说,她说是她儿子托梦给她说的,这样不科学的事情,自然没人愿意信。”  “起初她还每天坚持去派出所,嚷嚷着让所里的人去查快递店,可是事发地点没有摄像头,也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自然没人帮她,没过多久她就疯掉,一把火烧了自家的房子,在山上生活,那件事也被当作个悲剧,渐渐被人们淡忘。”  那天我见到那个阿婆的第一眼没啥感觉,后来却感觉哪里不对劲,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既然今天遇到,我还是打算下去问问,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感觉这些事情背后肯定有某种联系。  “走吧,下去问问吧,要是问不出来就算了,还有我很好奇,这个阿婆一个人住在山里,到底是住的什么样的地方。”  叹了一口气,我转身朝悬崖下面走去,苏青烟想了想,还是跟在我的后面。  我们下去的时候,路虽然有些弯曲,但由于是下坡,所以速度比较快,来到悬崖下边的时候,阿婆刚好要走到小路位置。  “阿......阿姨,能等一下么,我想问你几个问题。”本来想叫阿婆的,但苏青烟说她其实很年轻,我便改口叫了阿姨。  要不是知道她遇到过那么多苦难的事情,我还真以为她已经有六、七十岁呢。  阿婆听到我的叫声,回头用呆滞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突然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双手不停颤抖起来。  我上前两步,微笑着道:“阿姨,您别害怕,我只是问你两个问题就行。不知道你有发现这里有什么古怪的事情吗?”  阿婆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听完我的问题后,她一脸惊恐,边后退,边用沙哑的声音道:“你......你不要......要过来啊,非......非礼啊!”  退到一块石头上,她一个没注意倒在地上。  我也顾不得她说那话太伤人,想过去扶起她,可是她却捡起石头朝我扔来。  “小心。”苏青烟叫了一句,赶过来推了我一下,石头刚好打在她的手臂上。  好在石头不大,而且她也会些功夫,倒是没有多大的事儿。  阿婆爬起来之后,踉跄着往山下跑去。  “阿姨你慢点啊,小心别摔着。”喊了一句,她已经没了影子。  “怎么样,你没事吧?”苏青烟有些担忧道。  “没事儿,你没事吧。”我盯着她的手臂问道。  “小意思,说了叫你不要来惹她,偏不听,现在被当成流氓了吧,哈哈。”苏青烟幸灾乐祸道。  望着阿婆离开的身影,我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里也变得更加疑惑,刚才她摔倒的时候,我看的清清楚楚,她左下角的衣服口袋特别干净,和全身脏兮兮的形象显得格格不入,看来那天觉得不对劲,就是这里!  “难道她是装疯?或者那口袋里有什么对她异常重要的东西?”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我突然瞪大眼睛,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就算这个阿婆不是杀人凶手,也肯定参与到其中,搞不好他和田家兄弟勾结也说不一定。  得出这个结论不是我瞎说,而是源于推测,既然她的那只口袋那么干净,连灰尘都基本没有,肯定是特殊处理过的,而这种东西,极有可能是郭森明和壮哥身上都出现过的丁泥花粉末,至于为何会在他们两身上出现,肯定有原因。  “走,跟我去河里看看。”眯着眼睛说了一句,我撒开脚丫子往山下跑去。  “等等我啊,臭小子跑那么快干嘛,是不是有什么发现?”苏青烟在背后娇嗔一句,赶紧跟上我的脚步。  后来真相大白的时候,我有些后怕,也有些后悔,那就是没先去阿婆住的地方看看,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来到山下,我径直朝丁泥花被割过的地方跑去。  “这里啥都没有,你来干啥呢。”追上我之后,苏青烟显得很疑惑。  我指着那些被割过的丁泥花道:“看看这是什么?认识么?”  “这叫什么泥花吧,不太清楚,有啥问题么?”  “丁泥花,晒干处理磨成粉末后,具有防潮,消毒,吸水蒸汽等用处,不过几天就会失效,所以要用这东西的话,得经常制作才行。”  “那又有什么关系?”苏青烟还是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哼,关系,这关系可大着呢,郭森明和壮哥的尸体你们都检查过吧,有啥发现没有?”  “没啥发现。”苏青烟回答的很干脆。  “那天你在山上的时候,我让王天超带我去看过郭森明的尸体,他身体上就有丁泥花磨制的粉末,只是量非常少而已,说来也巧,壮哥的身上也有这样的东西,你有有关系没有?”  “啥?你说的这话是真的?”苏青烟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这件事情你可不能怪王天超,是我让他带我去看的。”我还以为苏青烟怪王天超私自带我去那样的地方,赶紧解释一句。  苏青烟眯着眼睛,严肃道:“大事和小事我还是分的清楚,就算要处理他也得等这件事情大白以后。”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