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二十二章 我想拜师,她想收徒

第二十二章 我想拜师,她想收徒

3248 2016-11-03 10:20:22
花婆婆在女孩的搀扶下做起来后,摘下帽子,伸出皮包骨头般,布满皱纹的手指着我说了句我听不懂的话。旁边的女孩脸上极快闪过一道羞涩,故意板着脸道:“婆婆让你蹲下,脱.......脱掉衣服。”现在可不是在乎走不走光的问题,没有丝毫犹豫,我蹲在床前,将身上的衣服剥掉,同时小心翼翼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她看上去只有四十岁左右,清秀的脸庞,虽然两只眼睛也都是和水婆婆一样的红色,但眼里没有歹毒,有的只是和谐和慈祥。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的脸庞除了苍白的没有血色,一点皱纹都没有,反而还有些光滑,这和她的手完全不相称,像是出自两个人。她又说话了,虽然我依旧听不懂,但是有三个字听的很清楚,那就是“五毒蛊。”“婆婆说你却是是中了五毒蛊,而且也是苗水草的杰作。”女孩翻译道。“那该怎么办?”我仓促问道。“婆婆说你今天晚上先......先休息一晚上,不管有什么感觉都不要睁开眼睛,明天白天的时候她会想办法帮帮你。”点点头,我穿好衣服,跟着女孩来到另外一间偏屋。这件屋子也同样点着一根大蜡烛,有一张整洁的小床,除此之外只有一个古老陈旧的小衣柜。“你今天就睡这地上吧,我叫苗鹿,跟着婆婆姓,你呢。”女孩微笑着说道,没了刚才那股冷冰冰的样子。现在我心里的疑惑可多了,不过我知道万事不能心急,笑着答道:“我叫赵越亮,飞越的越,月亮的亮,你可以叫我月亮,对了,你的露是露珠的露嘛,挺不错的名字。”“才不是呢,是长颈鹿的鹿,不知道婆婆为什么给我取这个名字,不过我很喜欢。”苗鹿从柜子里抱了一床被子丢到地上,脸上闪过挣扎神色后,拿出一个小狗布偶递给我,道:“就用这个当枕头吧。”“外面不是有客厅么?为什么要我住到你的房间啊,这多不方便。”我挠挠脑袋,一脸不好意思的说到,说实话从小到大我还真没单独和一个女孩一个屋子睡过觉,难免有些难为情。“你还不愿意呢,要不是客厅里有许多蛇呀,蚯蚓呀,怕你被咬,我才不会让你进来呢。”苗鹿嘟着嘴巴说了一句,将脑袋偏到一边。一听说客厅里都是些奇怪的动物,我咽了一口唾沫,赶紧躺在被子上,双手抱着布娃娃,满眼都是担心。“你真讨厌,不要抱着人家的布娃娃,你只准把脑袋放在上面。”苗鹿一跺脚,一脸委屈道。“好好好,我不抱。”由于后脑勺有个东西,我只能趴着睡,让那个东西对着天花板。“对了,鹿儿,你不是说花婆婆已经不会再出手救别人了么?为什么她会答应救我,而且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手会变成那样。”苗鹿躺在床上,盖好被子,盯着天花板道:“虽然我只是猜测,但应该是对的,婆婆之所以答应救你,是因为下蛊的人是她的同门师妹,而她的手变成那般,就是几年前和苗水草大战的时候落下的病根,那次苗水草处在下风,被毁掉一只眼睛。”听完苗鹿的话,我的内心再也不能平静下来,除了诧异,更多的死惊喜,没想到会遇到了苗水草的师姐,而且她们已经反目成仇,看来这次小命算是保住了,只是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治疗我,而且我又怎么做才会让花婆婆答应教我蛊术。不知道过了多久,苗鹿突然忧伤的说了一句:“半年前花婆婆被查出癌症晚期,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希望你被治好好赶紧离开,不要打扰我和她最后一段安宁的日子,我小时候在路边被她捡到,这些年她对我比对亲生女儿还好。”说到这里,苗鹿已经轻声抽泣起来。虽然看不到她的样子,但我知道她一定很上心,奈何我从小就不知道怎么安慰女孩子,最后说了一句:“不要哭啦,不然会吵的我睡不着觉。”鬼知道这句话还真管用,苗鹿果然没了哭声,我心里可是得意的很,心想想要让女孩停止哭泣其实挺简单的,直到以后和苗鹿混熟以后我才知道真想,她躲在被窝里哭去了,而且一边哭还一边咒骂我不懂得关心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带着活下去的希望睡了过去,梦里梦到和一条蛇成了朋友,它总是懒洋洋的挂在我的脖子上,给我一种凉幽幽的感觉。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后脑勺凉飕飕的,好像是有小动物在舔那个包一样,可是感觉又有些不对劲,以为那舌头好像很小,而且有分叉,一般的动物断然没有这样的舌头。正打算摸一下,我惊骇的发现一条青色的尾巴正懒洋洋的搭在我的膀子上面。“妈呀,蛇呀。”我惊呼一声,猛的从地上站起来,一道青色的影子猛的从门口溜了出去,和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一般。看了一眼旁边的床,被子折的整整齐齐,像块豆腐一样,苗鹿已经没了踪影。“起来了啊,真是懒的不像话,这么半天才醒。”苗鹿端着盆子进来,笑骂一句,递给我一个本子,上面写了许多东西。接过本子,我坐在柔软的床上,好奇的翻了起来。这是花婆婆口述,苗鹿写下来的一段话:小子,我的事情想必鹿儿已经告诉你,我也不再多说,既然是我师门叛徒害了你,那我一定会救你,只是这个过程有些繁琐,你要有耐心,要听话,按道理来说,师门只能将蛊术传给女孩,奈何鹿儿体质特殊,不能沾染,所以我打算将蛊术传给你,希望你能帮我清理门户,这样我也才能面对九泉下面的师父。看完这段话,我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从床上蹦了起来,正愁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开口没想到花婆婆会主动要求,这简直是瞌睡遇到枕头,再完美不过的事情。拿走字条我兴奋的跑到水婆婆屋里,她现在正躺着睡觉。听到脚步声后,她挣扎着要坐起来,我赶紧过去扶着她。看了一眼门口,她指指外面又做了个洗衣服的动作。我大小就聪明,赶紧出去看了一眼。路过客厅的时候,全身的汗毛瞬间立了起来,昨天来的时候光线昏暗没看清楚,现在一看差点没给吓死。客厅里的地上,桌子上,甚至是门上都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有蛇,有蚯蚓,有蜈蚣,还有黄鳝,它们要么身上的颜色很深,要么脑袋长的很奇怪,不是三角形就是四边形,甚至有一条叫不出名字的黑色脑袋是骇人的五角星形。“这些都是剧毒之物啊。”嘀咕一句,我赶紧窜到门外,苗鹿正在溪边洗衣服,不时用袖子轻轻的擦擦额头的晶莹汗珠。迎着还不算明亮灼热的阳光,看着她清秀的侧脸不时被几根被微风吹动的秀发敲打,一瞬间我差点呆滞在那里,这样唯美的一幕给了我心灵上的震撼。回到里屋,我几个简单的手势就表达了苗鹿儿正在洗衣服这个信息。水婆婆微微叹了一口气,张嘴说到:“她只上过几年小学,就一直跟着我在山上受罪,我知道她内心很期待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都因为我这个糟老婆子才没出去,不管你能否继承我的蛊术,我希望你照顾好她,你能做的到吗?”这段话很流利,没有一丝停顿,可是许多字都发音不准,看见花婆婆眼里泛着浑浊的泪光,我沉重的点点头。嘴上没说, 我心里特别明白,也特别感动,花婆婆不会说普通话,不知道找谁翻译了这段话,然后背下来,从流利程度上来看,她起码背了千百遍,这一切要表达的一个意思,那就是要照顾好苗鹿,带她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放心吧,从今天开始,苗鹿就是我最亲的人,我保证不会让谁欺负她。”在心里立下誓言后,我恭敬的跪在花婆婆床前。花婆婆脸上浮现出发自内心的笑容,从贴身口袋里掏出一本泛黄的草皮书,边角已经被磨坏。接过书后,我小心翼翼的将书贴身放好。花婆婆点点头,比了一个奇怪的手势,说了一些奇怪的话,给我一个安定的眼神。下一刻,从床底钻出来一条浑身青色的蛇,有矿泉水瓶子那么大。这条蛇也不含糊,顺着我腰爬到膀子上面,熟练的舔起我后脑勺的那个怪东西,熟悉的冰凉感觉传来,我也放下心来,感情昨天晚上就是这家伙舔了我一晚上啊,还害我做了一个那么奇怪的梦。接下来几天我都比较忙碌,要么安静的陪陪花婆婆,要么就是给好奇的苗鹿儿讲将外面世界的趣事,再有空闲,就是安静的趴着,让那条青色帮我疗伤,我也知道了那条青色的名字,很可爱,叫汤圆。它是最早跟着花婆婆的蛇,和水婆婆手里那只小青蛙的地位差不多,不过性质完全不一样,那只青蛙只懂的怎么残忍害人,而汤圆只懂得怎么给人疗伤。一切看起来都好好的,不过有一件事我特别的郁闷,那就是花婆婆给我的那本书扇面全部是奇特的文字,我一个都不认识,虽然想找苗鹿儿帮忙翻译,但这几天她的兴致都不高,大概是和花婆婆的病情有关。我也暂时放下了这个念头,等我的病好了之后,得到花婆婆的传承,再研究这本书也不迟,既然花婆婆那么郑重的将书给我,那证明这本书肯定非常重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