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三十五章 扑朔迷离

第三十五章 扑朔迷离

3242 2016-11-22 22:45:57
      见他一脸担心的样子,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去上个厕所来吧,将那些东西排出去,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听了我的话,王天超挣扎着爬起来,捂着肚子离开。  来到厕所后,王天超惊奇的发现身上的小虫子已经消失不见,可肚子里却翻腾的更加厉害,顾不得许多,他拉开裤腰带就蹲了下去。  看清楚拉出来的东西后,王天超一阵后怕,马桶都来不及冲,往审讯室冲去。  慌慌张张的来到审讯室后,王天超一脸担忧的来到我的面前,道:“亮......亮哥,我......我真的没......没事了嘛?我拉......拉了许多小......小虫子出来。”  “呵呵,你接下来有没有事我不敢保证,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要是你欺骗我的话,肯定有事。”  “你问,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保证不敢有丝毫假话。”  “首先,别把我懂这些戏法的事儿说出去,我这个人很低调。”  “知道,知道,保证不说。”  “我的香烟和手机呢?”  “在我办公桌上,我这就去给你拿来。”王天超现在乖的很,这让我心里多少有些激动,虽然以前只会茅山术的时候,其他人看到我和我师傅也都是恭敬的样子,我们想要用茅山术威胁一下人,也不是不可以。  但茅山术的步骤繁琐,条件限制也不少,不能像这样随便动动手就能将别人给治的服服帖帖。  电话打到旅馆的时候,苗鹿儿带着哭腔道:“月亮哥哥,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打你电话也没人接呢?”  “别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你就在旅馆等着我,办完事情后我就回来。”  安慰了半天,苗鹿儿总算答应不出来找我。  放下电话,我递给王天超一支香烟,他虽然有些惧怕,还是颤抖着手接了过去。  “放心吧,这香烟没问题。”  “我知......知道没问题。”王天超心里松了一口气,点上香烟。  “先给我讲讲冲哥是谁吧,他为什么要对付我?”  吐出一口眼圈,王天超道:“冲哥原名叫田冲,在镇子上有些关系,他的大哥田闯和我干爹是好朋友,所以有些地方哪怕有些违规,都不会受查。”  “你先给我讲讲他们是做什么的,光说名字有啥用?”  “田冲现在是东北角那家撒尿牛丸店的负责人,同时还是快递店的负责人,他的二哥田腾负责另外两家撒尿牛丸店和一些琐事,至于田闯,现在是矿洞的负责人,一心一意想要从洞里挖出煤炭或者矿石来,就是今天出了人命的那个矿洞。”  听完王天超的话,我皱着眉头沉思起来,心里也有了一些眉目。  田冲,田腾,田闯是三兄弟,开牛丸店,快递店,还有开矿洞,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赚钱,快递店虽然做的是正经生意,但我发现那里有不寻常的东西,至于牛丸店和矿洞,都存在很大的问题。  牛丸店用蛊来圈住顾客发财,而矿洞危害更大,必要的手续安全措施都没有,极有可能出现意外,危害到别人的性命。  这次郭森明不管是自己失足,还是被人所害,田闯都应该承担责任,可他和所长关系不错,如果从我这里拿不到证据的话,肯定会将这个案子定性为意外坠崖案件,郭森明家一点补偿都不会拿到。  田冲让王天超来收拾我,一方面是为了报复我多管闲事,一方面可能是想让我强行被上这个黑锅,那样他大哥更加能撇清关系。  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打算好好惩罚一下田冲,如今看来,恐怕得将他们三兄弟一起收拾才行,否则不知道还有多少无辜的人还会遭殃,这种为了钱而伤天害理的人,绝对不能姑息。  仔细梳理了一遍这其中的关系,想到苏青烟的时候,有个问题我怎么都想不通,她看上去是个嫉恶如仇的好警察,为何这个违规矿洞开采的时候,她没有阻止呢?她上面不是还有更大的官么?  “有个问题我想不通,为何苏青烟没有反对那个矿坑,她看上去可不像是个坏女人。”  “这个事情她不知道的,在她还没来之前,矿坑就已经开挖,只不过后来不知道应为什么原因,搁置下来,直到前不久才重新动工,所里没人说这件事情,她也就一直都不知道,今天看了矿坑她还发了脾气呢,扬言要好好惩戒田闯,不过暂时被我干爹给压了下来。”  如今王天超的脸色已经没有先前那么难看,回复了不少血色。  拿了个干净的杯子给我泡了一杯茶,他接着说道:“这个事情我也有些奇怪,本来苏青烟是不用买我干爹的账的,可是不知道我干爹给她说了些什么,她竟然没将这件事情捅出去,反而还有些维护田闯。”  “苏青烟收了好处。”这是我心里的第一个反映,本来还对她抱着的丝丝好感也瞬间荡然无存。  “一丘之貉,拿着国家的钱,在偏僻的地方不做事,反而还拿回扣,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人渣。”愤怒的说了一句,我恶狠狠的盯着王天超。  咽了一口唾沫,王天超擦擦额头的冷汗道:“其实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平时我干爹也都秉公执法,从来不坑人,要不是因为他和田闯是故交的话,肯定也不会同意矿洞的事情,他们商量的那天我就在现场,我敢保证我干爹没收过一分钱的好处。”  “那你为何会打着你干爹的名号来吓唬我呢?”  “咳。”王天超讪笑一句,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平时就爱出出风头,只是想吓唬你而已,没想到你......你却。”  “这么说你干爹和苏青烟都是好人?就只有田闯是为了钱而不择手段的人?你知道不知道他们的牛丸店有问题?”  “哦?他们的牛丸店有问题?这点我还真的不知道,刚才冲哥,不,田冲告诉我,你说他们的牛丸不好吃,让其他人不要买,所以让我揍你一顿,出口恶气而已。”  “这个事情确实是你做的不对,他家的撒尿牛丸我每天都在吃,味道还很不错呢。”  “呵呵。”我笑了一下,摸摸鼻尖道:“刚才你排便的时候,除了看到黑色的小虫子,还发现什么不同的东西没有。”  提到小虫子,王天超的脸色马上一变,摇摇头道:“没有啊,除了一些极小的黑色颗粒,就没有其他东西,我以为这些都是你......你弄到我肚子里的。”  “那些东西本来会一直留在你的身体里,只不过受到了我小虫子的影响,跟着排了出来而已,要不然的话,你以后会很惨的,因为那些东西都是蛊,一种很特别的蛊,人吃了以后还想吃的蛊,像大麻一样!”  “我拷,亏我平时还啥忙都帮,没想到竟然连我也害,这狗曰的田冲。”王天超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脸上闪过一阵后怕,他现在对我的话可是坚信不疑。  “谢谢亮哥,要不是你的话,我还真的就着了他们的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见王天超眼巴巴的望着我,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利用他查清楚这件事情的始末,不但要让田家三兄弟受到惩罚,也要让郭森明死的瞑目,如今看来,他自己失足掉下山崖的可能性变的很小,而凶手极有可能就是田闯,虽然不知道他的动机是什么,但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你记一个我的电话号码吧,回家后买些生鸽子蛋含在嘴里,之后再吃些蒜泥,能做一道蒜泥黄瓜汤喝掉最好,刚才只是顺带带出来一些蛊罢了,这样做的话能全部清除掉。”  “好,真的非常感谢你。”  “不过你要记住,你得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暂时先不要告诉其他人,等将他们几人绳之以法后,我会出手帮助中蛊的人去蛊,为了调查顺利些,有啥不寻常的事情你一定要通知我,这可是为了整个镇子上的人好,你帮还是不帮!”  王天超紧紧握着拳头,红着眼睛道:“我平时是爱占些小便宜,偶尔也欺负一下别人取乐,但到了关键的时候,我还是能分得清是非,不说全镇人,就我妹妹和几个亲戚都在吃这牛丸,这件事我就一定会帮忙。”  “那行,不知道现在郭森明的尸体在哪里?我想去看看。”皱着眉头说了一句,我不禁有些想念我的师傅,如果他在的话,我们两个联手一定能很快明白整件事情的经过,如今我一个人孤军奋战,多少有些感觉到压力。  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就算调查的时候出了什么意想不到的状况,想要逃跑也方便许多,如今还有个跟屁虫跟着我,要是她有个什么闪失的话,我肯定无颜面对死去的花婆婆。  少了师傅这个得力帮手,多了苗鹿儿这个“拖油瓶”,我做事情已经不能像原来那般轻松随意,得万事小心,步步为营才行。  王天超脸上闪过犹豫的表情后,点点头道:“我给青烟姐打个电话,如果她现在还没回来的话,可以去看一眼,但是时间不能太长,要是被别人发现的话,我可能就没办法再帮到你,这对你的调查来说非常不利。”  “一眼足够,我除了是个养蛊人以外,还是个正宗的茅山道士,在尸体上能发现的秘密比在活人身上得到的还要多。”  听了我的话,王天超长大嘴巴,惧怕的眼神里多了一些崇拜,还有肃然起敬,总之我看了他的眼神非常满意。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