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十九章 异变突生

第十九章 异变突生

2648 2016-11-01 10:18:23
“你对他做了什么?赶紧放开他,不然我撕了你。”师父见我倒在地上抱着头打滚,看上去很是难受,眼里的轻佻意味消失,有的只是愤怒。  “哼,撕了我?还不知道谁会嘶了谁呢。”水婆婆笑着说了一句,忽然头上的帽子无风而落。  看清楚眼前那一幕的时候,我的和师父眼里都闪过一道凝重之色。  空洞的左眼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般,右边的眼里则全是疯狂的笑意,原本有些清秀的脸蛋在此时却显得那么邪恶。  就在我和师父惊讶她样子的时候,她大笑着说到:“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苗水草,外号水婆婆,现在你们也看到了我的样子,是时候该接受命运的审判了。”  话音刚落,从她空洞的左眼里爬出来一只小巧青蛙,接着她身上的袍子一阵乱晃,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到地上一般。  师父沉着脸掏出一叠黄~色符咒,盯着由远而近急促晃动的荒草,明显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冲来。  我强忍着搔痒和疼痛从地上爬起来,跑到师父旁边的一块岩石上。  这个时候那些东西总算露出了本来面目,那是几只长相很丑恶的蛤蟆,它们的眼睛都泛着不正常的红色,背上更是布满浓稠的粘液,空气中也充满丝丝恶臭。  “雕虫小技。”师父冷哼一声,随手洒出几张黄符,这些黄符好像有眼睛一般,准确落到那些或跑或跳过来的蛤蟆身上,之后地上冒起一股股浓烟,眨眼间的功夫那些蛤蟆已经被烧的焦黑,一动不动。  “不错嘛,有两把刷子,不过好戏还在后头呢,嘿嘿嘿。”水婆婆见第一波攻击被轻易化解,没有丝毫担心神色,整个人诡异的漂浮起来,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你以为你就会飞?”师父冷哼一句,双手结了一个奇怪手印,大声念叨:“悬浮术。”  脚底一阵白烟冒起,师父也缓缓漂浮起来,虽然有些歪歪扭扭,但好歹飞的不比水婆婆低。  水婆婆每理会师父,将手里的那只小青蛙到提着放在嘴巴前,松开手后,小青蛙径直落进她的口中。  接着她嘴里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整个人原本披散着的头发突然竖立起来,就像人触摸了静电一般。  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在她的头发上盘踞着密密麻麻的黑色小球。  “小心点,这老巫婆可能在放大招。”师父小声说了一句,将身上的道袍脱下来往天上一抛,道袍在他脑袋上面旋转起来。  “受死吧。”水婆婆这话说的非常沙哑,好像有什么堵在嗓子里一般。  下一刻她头发上盘踞的小黑球像子弹般快速射出,目标正是师父,这些东西快到达面门的时候,我和师父才看清楚它们的面目,那是无数只又小又黑的蝎子。  “金刚盾。”师父冷哼一声,悬浮在头顶的道袍飘到身前高速旋转起来,那些蝎子撞在道袍上之后,悉数被弹到地上的草里,而是下一刻却又突然从地上弹射过来。  就这样,两方僵持下来,那些蝎子无法突破师父道袍的防御,却又像阴魂一般,无休止的撞上来。  “老东西,这样下去不行啊,你得想想办法,如果僵持不下她觉得伤不了你跑了的话,那我可死定了。”  陷入僵局后,我显得更加急躁,巴不得师父马上使出大招,将那个可恶的女人轰倒在地上,给我和唐小弟搞到解蛊的方法。  “我得等个机会,现在距离太远,如果一击落空,她有了防备的话,那更加麻烦。”师父嘀咕一句,眯起眼睛盯着远处的水婆婆。  水婆婆现在也皱着眉头,她没想到面前这个道士还真有本事,竟然能防得住自己这波犀利的攻击。  “像个乌龟一样只会防守?还是你怕被我这些小宝贝咬到死在这里?”质问一句,水婆婆落到地上,缓缓朝这边走来。  每走一步,那些蝎子就会狂暴一分,师父的道袍也开始慢慢往后退。  一边说着嘲讽师父的话,水婆婆背在身后的双手一边轻轻抖动袍子,几只颜色鲜艳的壁虎落到地上,往两边跑去,不一会儿便没了动静。  “老东西,小心啊,她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出去,看样子是想要从背后偷袭。”我一直注意着水婆婆,虽然她做的很隐秘,还是被我发现。  师父眼里不露痕迹的闪过一道笑意,我才安心下来,看来他是故意装作不知道,打算将计就计。  “我就是乌龟怎么着,不服气你来打我呗,你这些小虫子是真没用,根本就近不了我的身,哈哈。”师父一脸得意的说了一句,右手伸进口袋里,捏着一道紫色符咒,左手比了一个奇怪手势。  “呵呵?真的近不了你的身么?”水婆婆笑着说了一句,突然面露寒光,小跑过来,同一时间背后草丛里几道影子闪过,冲着师父所站位置冲去。  “正愁你不过来呢。”师父冷哼一声,一直被动防守的道袍突然闪过一道亮光,往水婆婆面门飞去。  水婆婆眼里闪过一道惊慌的神色,往旁边闪去,回过身来的时候,惊骇的发现师父正站在她面前,手里拿着一道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紫色符咒。  “天雷咒。”没有丝毫犹豫,师父猛的将符咒摁在水婆婆头上,往后退了一步之后,一道惊雷凭空出现水婆婆身上,下一刻水婆婆传来一声闷哼,嘴角溢出丝丝漆黑色血迹,脸上满是痛苦。  “这,这不可能,你不是被我的毒壁虎给咬中了么,怎么可能没有反应?”水婆婆瞪大眼睛,一脸不信的说到。  “你说是那几只小怪物呀,在这里呢。”师父笑着说了一句,转身用背对着水婆婆,看到师父背上几只黏在符咒上变得焦黑的壁虎,水婆婆眼里闪过一道绝望。  “小娘子,现在你要是交出解蛊的方法,并且答应不再害人的话,我或许还是会饶你一条性命。”师父用轻佻的眼神望着水婆婆,这让我一阵恶寒,少了一个眼睛,这么吓人的女人他也能有兴致,当真是奇人。  水婆婆埋下脑袋,眼里闪过一丝恶毒,喉咙一阵滚动后,那只小青蛙已经被她压在舌头底下。  “不可能,如今我已经受了重伤,辛苦经营培养的宝贝也被你尽数毁掉,没了能力的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要杀你就动手吧,反正有人会跟着我,黄泉路上也不至于寂寞。”  水婆婆望着我说道,脸上竟然挂上了温和的笑容,看着她那只布满红色的眼睛,我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照理说现在制服了水婆婆,心里的不详感会消失才对,可那种感觉却依旧存在。  为了怕夜长梦多,我催促道:“老东西,别怜香惜玉了,她已经不知悔改,那还是早点超度了好,不然放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还会跟着遭殃。”  师父听了我的话,收起脸上笑容,再次掏出一张紫色符咒,道:“你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既然你不交出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反正杀了你之后夺到你蛊母,肯定能有办法救我徒弟,我说的对么?”  听完师父的话,水婆婆眼里闪过真正的绝望,那种眼神发自内心,根本不可能装的出来。  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师父脸上出现一道狠色,将紫色符咒扔到躺在地上的水婆婆胸口,大喝道:“天雷咒。”  水婆婆绝望的闭上眼睛,刚才那一击已经让她重伤,这次肯定能要命。  可是等了好几秒,应该出现的惊雷并没有出现,不管是师父,我,还是水婆婆,眼里都出现了复杂的神色。  趁着师父愣神的功夫,水婆婆眼里闪过一道寒光,一口飞痰飞出,这么短的距离,几乎眨眼的瞬间,师父额头上多了一个小窟窿。  下一刻师父抱着脑袋倒在地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