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三十七章 含住这个蛋

第三十七章 含住这个蛋

3346 2016-11-25 19:51:34
回到镇上后,我径直来到派出所,有个年轻女人正抱着一个小孩在院子里大哭,想来是壮哥的媳妇和儿子。  虽然壮哥处处和我作对,但现在人已经死去,我对他的那点成见也消失无踪。  换上一个微笑,我走过去,小声道:“嫂子,人死不能复生,不要太难过。”  抱着孩子的那个女子轻轻点点头,不过滚烫的眼泪还是不停的滑落,不忍心看到别人伤心,特别是女人,我赶紧离开,打算找王天超好好了解一下细节。  走过拐角的时候,苏青烟迎面走来,此时她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眼里尽是疑惑。  看到我的时候,她明显有些诧异。  我还没开口说话呢,她快速走过来,盯着我的眼睛道:“我正打算传唤你呢,没想到你自己倒来了。”  “不会还在怀疑我吧。”心里闪过这个念头,我摊开手,一脸委屈道:“美女警官,你这是针对我啊,上次就算了,这次我可是有证人的,今天我出现过的地方,可都有人能证明。”  苏青烟懒得笑了一下,道:“我不是怀疑你是杀人凶手,而是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请跟我来吧。”  带着疑惑,我跟着她来到一间办公室。  “请坐。”  苏青烟给我端来一杯热水,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容,丝毫没有对待嫌犯的样子,这让我放松下来,看来确实只是谈谈事情。  “赵越亮是吧,你曾经说过,那里的风水被破坏,容易出现不好的事情,不知道有什么根据没有。”苏青烟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坐下后直接进入正题。  喝了一口热茶,我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笑着说到:“这茶味道还不错,是用这里的山泉水泡的吧。”  “你就快说嘛,要是能提供有用线索的话,我请你吃饭。”苏青烟显得有些着急。  见她这副样子,我反而一点儿都不着急,起了玩玩的心思,以前我可不是这样的,也许是师父的影响,加上他老人家已经离开,我想用这种方式缅怀他吧。  “光吃饭不行。”我摇摇头道。  见我没有直接拒绝,苏青烟眼里闪过一道亮光,她现在肯定觉得我知道一些她还不知道的事情,否则的话我肯定直接就说不知道,没必要卖关子。  “吃饭不行?难道你想要奖赏?如果你真的能提供有用的信息,那我可以申请给你颁发线索奖。”  “不,听说这个地方的拔罐刮痧乃上乘,不知道美女警官你会不会?”  愣了一下,苏青烟红着脸道:“我倒是学过一些,不过技术不是太好,要老师傅们才拥有正宗的拔罐刮痧技术。”  一个美女警察为了破案都这么放低身态,我也不好意思再得寸进尺,收起懒散的样子,眯着眼睛道:“风水破坏,容易出现不好的事情,这是事实,但是和这两个命案无关。”  “哦?那不知道你有什么高见?”苏青烟也认真起来,很认真的盯着我。  “我是个茅山道士,对风水懂一些,详细的一时半伙也说不清楚,就挑简单的说吧,现在那里的风水是被破坏掉,但是要发生一些不详的事情,也得等那里滋生了不详的东西以后才行,这需要一段时间,目前显然还不能成立,我那天去抓蛇的时候也查探过,那里还没出现脏东西,至于以后会不会出现,这还说不清楚。”  苏青烟喝了一口茶,缓缓放下茶杯,皱着眉头道:“你的意思是这两起命案都是意外?这倒是和我们的初步判断一样,可是我又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连续两个人在同一个地方坠崖,这未免有些太诡异。”  挠了一下脑袋,我反问道:“你们的判断是两人都意外坠崖,难道就没怀疑过是认为的?”  “怀疑过啊,但也只是怀疑过,经过走访和调查,这两个人平时都还算老实,没有和别人结过怨,再说了,郭森明就算了,壮哥那个身板,矿洞里没谁有他彪悍吧,要是真是人在作怪,没道理他会没留下一点线索就坠崖吧,这很不科学。”  仔细分析了一下苏青烟的话,我也皱起眉头,她说的很正确,如果是有人在背后使坏的话,那这样的两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没道理会那么容易遇害,线索总会留下一些吧。  “难道真的是那里滋生了不干净的东西,我没发现?可是郭森明尸体上残留的丁泥花粉末又怎么解释?”嘀咕一句,我小声问了一句:“会不会是矿洞的老板在捣鬼,要是他想害人的话,不管是郭森明或者是壮哥,都不会有太大的防备。”  听了我的话,苏青烟张大嘴巴,惊呼道:“对啊,如果是受害人毫无防备的人下手的话,那就解释的通了,可是田闯有不在场的证据,矿坑的其他人也都互相能作证,两个人出事的时候,都是单独出去的,凶手会是谁呢?”  “你说田闯有不在场的证据?”  “恩。”  “这个证据真实么,作证的人是谁?”  经我这么一问,苏青烟皱起眉头,道:“作证的是他的弟弟田腾,出事儿的时候,他们说是在快递店处理东西,我们也信了,毕竟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就不在快递店。”  “哼,自己的亲人作证,这按照法律来说,可信度会降低许多的,你可以从这里入手查一下,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  “行,回头我悄悄的查一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一定要让他们三兄弟伏法。”苏青烟冷着脸道。  我点上一支香烟,疑惑的问道:“美女警官,有个问题我想不通,按道理这样的命案该派出所所长亲自负责才对,为啥会让你负责呢?难道你动用了上面的关系?”  听了我的话苏青烟并么有不好意思,反而笑着说到:“看来你对我的了解也不少嘛,还知道我上面有关系,不过你想错了,之所以这件事由我负责,是因为所长和田家兄弟有交情,不方便而已。”  既然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干脆也不再藏着掖着,很直接的问道:“两次接触,我觉得你这人应该是全心为人民好,但矿坑那件事情让我很想不通,你明知道那样的矿坑容易发生事故,为何没有阻止呢?”  苏青烟端起茶杯,站起身来,走到墙角位置,小声道:“当初我知道的时候,也是极力反对,但是田家三兄弟为人民做了许多好事,又有奋斗的精神,加上田闯万般保证,一定会照顾矿坑上那些人的安全,加上她有难言之隐,所以我才没有过问。”  “呵呵,为人民做了很多好事?有奋斗精神?保证?难言之隐?据我所知,这些都另有隐情吧。”一口气用了几个问句,苏青烟明显愣在那里,她不知道我为什么言语会突然变的这么犀利。  “难道不是这样么?”她迎着我的目光问了一句。  “好,那我问问你,他说会保证矿上人员的安全,这才一周不到,连续出了两条人命,你怎么解释?”  “这......”苏青烟张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再问你,他们开店赚钱,无可厚非,快递店也确实给大家带来了便利,说是有奋斗精神,这我也同意。”  听了我的话,苏青烟的脸色才好看一点,毕竟我这是对她话语的肯定。  “可是,你肯定不知道,他们的牛丸店和快递店都有古怪吧,相信不但你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  “啥?他们的店有问题?有啥问题?他们可是靠着这几家店的收入,才有开矿山的资本哎。”  左右看了苏青烟几眼,她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时候,我才笑着说到:“有啥问题?哼,你自己就是受害者,可惜你不知道而已,以前我们没见过面,也不认识吧?”  “是啊。”  “我敢断定你经常吃田家卖的撒尿牛丸,对不对?”  “对啊,味道还不错,我每天都要吃几串,不吃的话感觉不得劲,吃过后浑身都很舒服。”  “来,你过来。”我笑着勾勾手指。  苏青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还是听话的来到我的面前。  “你这里有没有大蒜和鸡蛋?没有鸡蛋的话,鸽子蛋也行。”  “有啊,我就住在所里,自己做饭吃,厨房有这些东西。”  “行,你去拿些过来,不要洋鸡蛋,一定要土鸡蛋,没有的话你去外面买些回来,千万别嫌麻烦。”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表情都很严肃,苏青烟好像也看出来这件事不简单,匆忙离开办公室,往外边跑去。  没多大会儿功夫就拿来了几个大蒜,还有两个暗红色的土鸡蛋。  大蒜和土鸡蛋,鸽子蛋等,这镇上的人都经常吃,但他们都是弄熟了之后吃,达不到解蛊的效果,我也打算等这件事情过去后,才公布这个方法,如今想要得到苏青烟的帮助,只能提前告诉她,不过只要给她打个招呼,她肯定也会像王天超一样配合我。  挑了一块个头大一些的鸡蛋,我递给她道:“运气不错噢,这个蛋是双黄蛋(两个蛋黄的鸡蛋就叫双黄蛋),效果应该很不错。”  “恩,我就是看着像双黄蛋,所以拿了过来。”苏青烟笑着说到。  “嘿嘿,那你先含着这个双黄蛋吧。”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啊?含着这个蛋?”苏青烟瞪大一眼,一脸的后悔。  “恩,没错,含着这个蛋。”我笑着说到。  “早知道就拿小个的了,晕死。”抱怨一句,苏青烟努力的张大小嘴,将鸡蛋塞进嘴巴,看到她小脸憋的通红的样子,我心里特别痛快,忍不住拿出手机用镜头对着她。  “呜呜。”她说不出话,用眼睛问道:“你要干嘛啊?”  “这是其中的一个必要环节,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我假装放下手机。  她点点头,示意我继续。  连续拍了几张,我才满意的收起手机。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