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一章 撞

第一章 撞

2607 2016-10-20 09:45:48
“美丽的西双版纳,有我的爸爸妈妈。”哼着最喜欢的歌曲,我跟在师父后边,往车站售票处走去。  师父本来想让我去排队,可是看到一个年轻的姑娘排在末尾,一把将我推开,自己补了上去。  “喂,老头,做人不能这么绝,好歹你也让我试试呗”放下手里的一个木箱,我找他理论。  “屁,我不是和你说过么,有啥事师父顶着!”  “这老头哪像一个和尚,哪像一个道士啊,简直是一头老色郎”摇摇头,我来到等候区,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卸下手里和背上的东西,这才感觉身体舒服不少。  我叫赵越亮,认识的人都叫我月亮,唯有那个老不死的称呼我为“小越”,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女孩的称呼,虽然反抗许多次,但没啥效果,也就由着他去,谁叫他是我师父呢。  我师父叫龚青云,小时候家里贫寒,到少林寺做了几年和尚,刚开始还好好的,后来开始偷摸喝酒吃肉,寺里的老和尚念在他慧根不错,给了许多次改正的机会。  可惜他不懂得珍惜,后来竟然将一个村姑的肚子搞大,这已经是不能原谅的错误,他被逐出山门,没脸回家,后来开始四处流浪,最终被一个茅山道人收养,学了一些本事,不算厉害,也不算差。  茅山道人去世后,他已经三十多岁,直到遇到我之前,他都是一个人流浪,当然现在是我和他一起流浪。  再过几天就是我们师徒相遇十周年纪念日,加上最近做成一单法事,老板很大方,给了不错的报酬,因此我们决定出来好好游玩一番,地点就是我一直向往的西双版纳,因为那里可能有我的爸爸妈妈。  师父拿着两张票出来,一边走一边嘀咕着说了一句话,虽然离的远,但是相处这么久,读他的唇语那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这个妹子好香啊,可惜不愿意给我电话号码。”  看着穿着一身运动衣裤,带着黑色运动帽的师父,我再次摇摇头,一个茅山道士这身打扮,天底下也就只有这一家了吧。  只是看了一眼票,我立马跳起来,唾沫横飞道:“老不死的东西,夺走我和妹子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就算了,说好的去西双版纳,你为什么要买丽江的车票,还他吗的是一般大巴!”  “徒儿啊,稍安勿躁,咱们下一站才去西双版纳吧,这个季节去丽江保准有不一样的收获,多年前我去过一次,至今还难忘的很,至于大巴的事,这不是为了节约么,现在的社会想要把妹,没钱怎么行。”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去丽江,我心里闪过一个不妙的念头,本来想反驳,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干脆就不了了之,没想到几天后我就后悔今天没极力反对他!  “丽江就丽江吧,那里风景不错。”  “小子,风景只能作为陪衬,那里是艳遇之都,如今又是清凉的夏天,不去爽一爽怎么能行?”  “哎,你都四十好几了,什么时候才能像个老人一样呢,听我一句劝,别太迷恋女人,不然早晚有一天要栽在女人手里。”  “你懂个屁,趁现在还能动,不多爽爽,以后想动都动不了,行了别说这个话题了,去买两瓶水,差不多该发车咯。”  踏上大巴车,我坐在最后一排靠窗户位置,由于现在阳光比较刺眼,所以我放下窗帘,用帽子盖住眼睛,眯上眼睛,一觉睡醒后直接达到目的地是我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师父那老东西不必多说,选最后一排就是为了能一览全车,用他的话来说:“就算正面丑如鬼,背面也能销我魂。”  他是个喜欢女人身材胜过脸蛋的男人,车上只要上来一个雌性,他总会仔细打量一番。  车到站后师父掐了我一下,疼痛感让我立即清醒过来。  睁开惺忪睡眼,看到师父精神头很好,丝毫没有坐长途车该有的那种疲惫,抬头扫了一眼,我总算明白,有几个相貌和身材不错的女孩正提着东西准备下车,感情是她们给师父打了强心针呀。  “美丽的丽江,啊,美丽的艳遇之都,我龚青云回来啦”刚下车,师父敞开怀抱,微微眯着眼,一副流浪多年的浪子回到家乡的样子。  没理会他,我提着箱子,背着书包往车站外面走去,现在先找个住的地方好好洗个澡才是正事。  刚来到车站门口,一个三十多岁,打扮清凉,长相中等偏上的女人款款走来,热情的说到:“两个帅哥,需要住店么,有wife的哟。”  师父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微微鞠了一躬,双手合十道:“施主,老衲是出家人,可否打折优惠一下呢?”  “别逗啦,你穿着这么潮,怎么也不像是出家人嘛,这样吧,原价一百五,只收一百四怎么样。”那个女人笑着说到。  “价格倒是没问题,不过能否管饭?”师父说话依旧不紧不慢。  那个女人楞了一下,略微思索后凑到师父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什么,接着脸上露出笑意。  “我曹,好,一百七就一百七”师父激动的说到,立即招呼我拿着东西跟上。  以前的时候在外边住宿,师父为了节约都会和我一起住双人间,没想到今天直接开了两个单间,这让我非常不解。  收拾好东西后,我来到师父房间,他现在正在刮胡子,看到他头发油亮,我捏着鼻子嘲讽道:“用了半瓶啫喱水?小心头皮都掉下来。”  “切,不懂的打扮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你不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很帅气么”师父望着镜子里的人,搓搓双手,继续整理头上不多的头发。  “刚才那女人到底给你说了一句什么话,把你高兴成那样?”  师父走过来,往门外左右看了一眼,带上门后神秘兮兮道:“这里有姑娘,目前搞活动八点八折!”  说完他还狠狠咽了一口口水。  “呸,老东西,你为老不尊啊,老不正经啊”我一脸嫌弃的说到。  “小越,再过一段时间你就十九岁了,到现在还是个雏吧,要不师父请客,给你找个好点的姑娘,早点告别男孩,做个男子汉吧!”师父脸上尽是萎锁的笑意。  “你自己玩吧,注意身体,我出去逛逛,小心被掏空。”我摇头离开。  “掏空一次少一次,也许这次过了就没机会了呢?”虽然这么说,但师父脸上依旧是那副贱贱的样子。  舒服的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我信步来到外面的大街。  现在已经是华灯初上,像星星般闪烁的各种灯光和晚霞的余光交织成一张大的光幕,给这座古城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走过拥挤的大街,不知不觉我来到一条小巷,巷子口有一个穿着苗族衣服的女人,正在摆弄她的小摊,摊位上是一些好看的小玩意,还有一些亮晶晶的挂饰。  看到弯着腰整理摊位的那个女人,我忍不住摸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有一个奇怪的黑色玉佩,只有一个一毛的硬币那么大,这东西从小就挂在我脖子上,不知道是我爸爸还是我妈妈给我戴上,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看到过他们。  “辛勤的人,像母亲一般漂亮。”嘀咕一句,我慢慢走过去,就算不能发现喜欢的东西,我也打算买一个。  最后我挑了一块用布编织的手环,上面有几个晒干的野果,我不知道是什么,不过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闻着这好闻的香味,我朝前面走去,路过一个拐角的时候,感觉一阵劲风吹来,接着一个身影引入我的眼帘,由于发生的太突然,我只来得及往旁边挪了一下脑袋。  下一刻一个人撞到我的肩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