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四十二章 我来散步的

第四十二章 我来散步的

3078 2016-12-03 11:01:53
  接下来我们几个人又聊了一些细节,离开派出所的时候已经快接近十一点,回到旅馆后,苗鹿儿正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小声歌唱。  她的歌声很甜,调子旋律有些深沉,带着丝丝思念,至于是啥意思,我根本听不懂。  “月亮哥哥,你回来了呀,事情进展如何?”  “一团糟,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不提这事儿,你唱的啥歌,蛮好听的。”  “哦,那是婆婆教我的民谣,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婆婆。”苗鹿儿抿着嘴巴,歪着脑袋微微笑着说到,看上去有些憔悴和消瘦。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我躺在地板上,双手枕着脑袋,和苗鹿儿聊起天来,不知道啥时候眼皮一重,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窗外传来一个闷雷,直接将我惊醒。  揉揉惺忪的睡眼,我起身来到窗前看了一眼,现在是大清早,外面街上一个人影都没有,天空中下起瓢泼大雨。  不经意间朝矿山那里看了一眼,我背上一阵寒意袭来,眼睛眯了起来,那边灰蒙蒙的天空中,聚集着一片乌黑的云朵,丝丝乌黑的气正不停升起。  “不知道是这大雨隐藏了这黑气,还是这黑气引来大雨。”嘀咕一句,我拨通了苏青烟的电话。  “你干嘛啊,大清早的就打电话来,现在才六点钟哎。”电话里传来苏青烟迷糊的声音,显然她还正睡得舒服。  “别睡了,矿上那边有情况,想去看看么?不想的话我就自己去了。”  “有情况?等等我,我要去。”苏青烟的话语清醒不少。  “行,那你搞快点,快递店斜对面的那个岔路口汇合。”交代一句,我也顾不上洗漱,抓起一件外套往楼下冲去,经过旅馆大厅的时候,随手拿走了墙上挂着的一把雨伞。  来到岔路口的时候,苏青烟已经打着伞站在那里,顶着黑眼圈打着哈欠,头发也还很凌乱,难得她还有那个心思,手里提着几个馒头,还有两杯豆浆。  “喂,赵越亮,你说矿上有情况,有啥情况,你又怎么知道有情况的?要是敢骗我的话,我......我就把这早餐拿去喂狗,不给你吃。”苏青烟见我走来,憋出这么一句话。  “这里房子挡住看不见,你跟我过来。”皱着眉头嘀咕一句,我带头往前面走去。  来到视野开阔的地方后,我指着天空中那片不同寻常的乌云道:“看到那片云和那些黑气没有,我就是从这里得到的答案。”  “云我倒是有看到,但黑气没看见。”苏青烟摇摇脑袋,望着天空中那朵乌云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从茅山术角度来说,这是噩云,代表附近即将有,或者正在发生不详的事情,从养蛊人角度来说,那就是有人在放恶蛊,而且还是较为凶残的恶蛊。”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片担忧,以我现在的水平来说,就算是动用茅山术和蛊术,也绝对无法和这样的灾害抗衡。  “啊?较为凶残的恶蛊?”苏青烟重复一句我说的话,一脸担忧的盯着我,希望我能解释的详细一些。  深深叹了一口气,我揉揉脑门,缓缓说道:“一般不厉害的蛊,就像牛丸店那样,都没啥预兆,危害也不会特别逆天,而能引发自然异象的蛊,不管是单个蛊,还是多个蛊,其危害都足矣毁天灭地。”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要下去看看么?总不能不管吧。”苏青烟胸口有些起伏,紧紧咬着自己嘴唇,脸上尽是担忧。  我盯着那朵乌云看了好一会儿,咬咬牙道:“吗的个必,我师门有条规矩,那就是不能贪生怕死,遇到祸害的时候,就算拼不过,也得上去看看,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  “不行,你不能一个人去!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去。”苏青烟斩钉截铁道,话语里尽是霸道。  “小妞,我会茅山术和蛊术,就算不能对付这未知的危险,想逃命的话还是有些把握,你呢?你是打算去送死还是打算托我后腿,做个累赘?”  我盯着苏青烟,笑着说到。  “这......”  “这什么这?你在这里等着,要是我没回来的话,赶紧去找田闯,他身后不是有个提供蛊的人么,看看能不能找来厉害的人,还有,一定要善待我妹妹,至少要让她能正常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为止,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你妹妹?她在哪里?”苏青烟蹙起眉头,眯着眼睛道。  “来来来,我指给你看她在哪个方向的旅馆。”  苏青烟不疑有他,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我在背后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后脑勺,她翻了个白眼,脚下一软,手里的雨伞掉落到地上。  顺势搂着她的腰,她整个人倒在我的怀里。  “这头发还蛮香的嘛。”嘀咕一句,我自言自语道:“你是个好警察,这个镇子有你这样的警察也算是福分,就别跟着掺和了吧。”  就这么搂着她,我拨通了董芳的电话。  “喂,月亮呀,你在哪里呢,鹿儿吵着要来找你哩。”电话里传来董芳俏皮的声音。  “芳妹妹啊,我现在忙正事呢,你能不能来快递店斜对面岔路那里一趟,有个事儿需要你帮忙,千万别告诉我妹妹哟。”我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行,我穿个雨衣就出来,刚好刺绣的线用完,打算去买一卷呢。”答应一句,董芳挂掉电话。  十来分钟后,董芳有些柔弱的身影出现在孤单冷清的街面上,看到她深一步浅一步的走在坑洼里,我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走到近处后,董芳见我怀里抱着一个人,惊讶的张大嘴巴,快速跑来。  “月亮,你这是干啥呀,你不会绑架了这个女......”  “天啊,这不是派出所的苏青烟警官么?”咽了一大口唾沫,董芳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你别担心,我只是让她睡一会儿罢了,待会儿就能醒来,你帮我把她弄回去吧,最后先弄到你们店里,要是我三个小时之内没回来,记住,告诉派出所的人不要轻易到矿山那里,切记!”  粗鲁的将苏青烟推到董芳怀里,我转身奔跑起来。  一路上脚步特别匆忙,“簌簌”的雨声一直萦绕在耳边,这让我心里更是一团迷惘。  虽然我会些本事,但这次的危险肯定不是一般的危险,据花婆婆留下的书里记载,这样的事情也就她的师父遇到过,而她则无缘亲眼所见,她在书里虽然只用了短短的“此类蛊,引导方法极为骇人!”一句话总结,但凶险程度可想而知。  当然,我也不是盲目的去送死,我也没有骗苏青烟,万不得已的时候,我还有逃命的资本,再者说,我体内还有一条未知的蛊虫,好歹也算是活蛊,婆婆书里有写过,活蛊克死蛊,不但能压制,而且能蚕食。  我赌的就是这次危机的源头是死蛊,否则我肯定毫不犹豫的掉头逃跑!  苏青烟要是跟着来的话,一旦有个什么闪失,那肯定得出事儿。  “师父,婆婆,你们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逢凶化吉啊,拜托拜托拜托!”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重复念这句话。  经过养鱼场,走了没两分钟,前面的视野开阔起来,一个我最不想看到的身影出现在河边,这个人正是疯癫的阿婆,不,应该叫她居心叵测的阿姨才对!  此时她站在河边,双手合十,任由雨水浇在身上,脑袋使劲晃动,她脑袋上趴着一只和她脑袋差不多大小,浑身泛着绿色,却冒着丝丝黑气的蜘蛛。  “吗的活蛊,还他吗的这么大一个!”我忍不住暗骂一句,转身就要逃跑。  现在还是大早上,又下着大雨,到不用担心这附近有生人会遇害,只要我能跑掉就行,虽然不知道这阿姨在下什么蛊,但我现在可以肯定,杀害郭森明和李大壮的人一定是她!  转身才跑了两米不到,我肚子里一阵剧痛传来,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摔倒在泥泞路上,雨水快速模糊了我的眼睛,我也不知道眼睛上面的泪水,还是雨水,这种痛,我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  抱着肚子滚了好几圈,我又痛又后悔,现在也才有点明白,原来昨天在河边的时候,肚子里这家伙突然发难,是因为感受到了那里的异常,在给我提醒呢。  可我浑然不知,硬是跑开,想必今天再来这里,再想跑,这家伙不愿意了吧。  “嘿嘿嘿,小伙子这么早来河边抓鱼吃么。”就在我想事情的时候,一个有些干哑的声音在近处响起。  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我挣扎着抬头看了一眼,阿姨正批头散发的站在离我三米远的位置。  此时的她脸上带着笑容,眼睛里哪里还有疯癫的感觉,简直就是个活脱脱的正常人,她头上的那只骇人的蜘蛛已经不知去向,手里紧紧拽着一张有些泛白的照片。  “阿......阿姨,我来这里散步的,哪知道突然肚子疼了起来,您忙您的,我这就离开。”尴尬的说了一句,我双手撑在地上,想往来时的路离开。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