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三十一章 违规矿洞

第三十一章 违规矿洞

3148 2016-11-14 14:23:24
在我前方数十米处,有一个比较平坦的区域,原本这里应该是一片葱郁的树木才对,如今地上只有十几个碗口大小的树桩,树干已经没了踪影,那些比较矮小的植物更是被践踏的七零八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尸体散发出来。照理来说,只是一小片树林被砍掉,没不值得大惊小怪才对,让我皱眉的也不是这个原因,而是这里的地理位置,也就是风水。这个位置要不了多大会功夫就能到达山顶,既不能向山下那般干爽,又没有山顶那样常年潮湿,这里的空气属于感觉上是干燥,失责潮湿无比。这篇树林处于凹陷处,土壤中矿物质等一些必要的元素比较丰富,树干也比周围也大了一些,虽然地势较旁边的树木要低,但树冠应该和周围树木差不多高。不管是往上,还是往下的风,都能顺利吹过,谓之顺风。如今树木被砍掉后,低洼地势显露出来,不管是上风还是下风,到达这个位置后都会陷下来,聚集在一起,加上这里是背阳面,不用滋生什么邪祟的东西,光是这里的空气都能产生危害。一旦有什么邪祟在这里滋生的话,其成长速度也会无比恐怖。“这挖矿的也是强的不行,不懂风水就敢这样做,早晚会吃亏。”嘀咕一句,我捏着鼻子踏过这个区域,往山上面走去。走过一个拐角,冒出脑袋后,面前出现一个山包,山包周围没有高大的树木,尽是一些灌木丛。离我最近的是一个简易木棚,四周没有遮蔽物,顶端几跟固定在一根大木桩,婴儿手臂般大小的的木头斜着放着,上面铺了几层野生芭蕉叶。木棚下方的木头搭建的地板上铺着一张油布,油布上面是两台黑灰色,正冒着滚滚黑烟,发出沉闷声音的发电机。隔着一段距离,我也能清楚的看到发电机周围有些细小的石头和土块正受到发电机震动的影响而蹦蹦跳跳,其中甚至还有夹渣几个烟头。木棚旁边是几间蓝色铁皮搭建的简易房屋,虽然可能会漏雨,但肯定能防晒和防防风,此时正从破屋里传来一些人的吆喝笑骂声,从声音里不难听出,这些人正在玩斗地主。在往旁边过去一点,就有了坡度,一条粗糙的泥巴路将破烂的宿舍和山包底端的那个黑漆漆洞口连在一起。路中间有两条新建的铁轨,上面停着几辆运土,运矿用的小车斗(就像火车的车厢一样,不过很小,装满后一个成年人刚好能拖着在铁轨上行走),车斗上满是黄黑色的泥巴。漆黑的洞口前面胡乱的堆着一些铁镐之类的挖矿用品,这些东西靠在一台崭新的鼓风机(矿洞门口一个负责运送新鲜空气的机器,矿洞有多深,它的通风管就有多长)上面。洞口不大,用新鲜的木头支撑,顶端还有一些散乱的电线,应该是用来给洞里面提供照明用。简陋,落后,安全防护特别差,这是这个矿洞给我的最直观感觉,没有大型的防护装置和挖掘装置,不管是挖土还是运送泥土出来,都需要人亲自动手,和十多年前挖矿的煤炭洞一样,这让我可以肯定,这个矿洞的主人是私自动手,属于违法挖矿,他肯定没有拿到相关的开采手续和许可。其实像这样的违法矿洞多的很,特别是在偏远地区,更加没有人会过问,别的不说,光是矿洞上雇佣的人就能解决掉附近一大批人的生计问题,真的是一个男人可以养一个家,只不过这样的矿洞虽然给附近的人带来便利,但出事的频率也特别高。“我是来寻找毒物的,又不是调查员,操心这些干啥。”嘀咕一句,我往旁边一条岔道走去,那条道和到达简易房屋的那条路背道而驰,尽头的地方很空旷,应该是专门用来倾倒洞里挖出来的泥土石块等没用的东西。才刚走了没几步,洞里跑出来两个戴着安全帽,帽子上的电筒还亮着光芒的中年人。出了洞口后,其中一个中年人冲着简易房屋喊道:“别玩牌咯,爆了以后就准备动工,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过,简易房屋里冲出来十来个头戴安全帽,叫上穿着厚厚防护靴的人,这些人老的起码有五十多岁,年轻的甚至有二十岁出头的少年,当然还是三十岁到四十岁的壮年居多。就在我愣神的功夫,其中一个人往我这边冲了过来,仔细一看,正是早上送董兵回去的那个人,董芳好像称呼他为明哥。来到近处后,他脱掉脑袋上的帽子,笑着说到:“哥们儿,你跑到这里来干啥咧,要放炮了,小心别被吓到哟。”“他早上见董兵没事后,就离开了,现在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毕竟耽搁一天的话,就会少拿一天的钱。”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我笑着说到:“我对毒蛇之类的比较感兴趣,这不是想来看看能不能找到咬人的那条蛇嘛,可是不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就找到了这里。”没有回答我的话,他指了指矿洞,将自己的嘴巴张到最大,比了一个爆炸的手势。我照着他的做法,也将自己的嘴巴张到最大。下一刻,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地面一阵震动之后,洞口里冒出来一股浓烟,很快将面前的一切淹没。“现在洞子还打的不深,放炮的话声音会比较大,要是不小心的话得伤着耳朵。”他笑着说了一句,掏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递给我一支,道:“董兵是我好哥们,今天谢谢你救了他,我叫郭森明。”“赵越亮。”我点点头道。“董兵被咬的那里地形比较复杂,悬崖什么的比较多,我和工头说一声带你过去吧。”小声对我说了一句,郭森明冲着人群喊道:“壮哥,我和这兄弟去那边一趟,马上回来。”人群里一个长得壮实,虎头虎脑的三十多岁男子皱着眉头走过来,面色不善的问了一句:“小子,你是做什么的,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我知道他担心我是来这里打探的消息的,笑着说到:“我听说这里出现了竹叶青,想上来抓了换钱呢。”“哦,上来抓蛇的呀,最好把周围的毒蛇都抓光。”男子露出笑容,点点头转身离开。顿了一下,我还是指着不远处出声道:“壮哥,那边那个坑里的树木被你们砍了用来做洞里的支撑了吧。”壮哥转身道:“是啊,就那块木头要好一点,而且也离这里近些。”“木头是好,可是坑也挺大的,壮哥你有空的时候最好弄些土过去,将那里填起来。”我尽量用很轻快的语气说出这话,不想给他们造成任何担忧。哪知道壮哥听了之后,大笑起来:“兄弟们,这小子让我们去把那个坑填住,哈哈哈哈。”旁边那群人全都发出哄笑声,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壮哥,实不相瞒,我懂一点风水,那个坑不填住的,这里的风水会不太好,会影响气运的。”“滚,哪里来的臭小子净胡说八道,老子这矿洞里的事情都做不完,你让我去填那个没用的坑?再不走的话信不信我给你一巴掌。”壮哥收起脸上的笑容,冷着脸道。在他看来,我说他破坏了风水,会影响气运,这是非常不吉利的事情。既然他不听,那我也没有解释的必要,反正到时候倒霉的是他们。“走吧,我带你去董兵被蛇咬的地方。”郭森明拉着我离开,一边走,他一边介绍起来:“昨天晚上都还好好的,肯定是今天早晨出的事儿,我们在那个位置放了些工具,打算在那里修个棚子放东西,董兵早晨去拿东西就被咬了。”拐了几个弯,沿着悬崖走了几分钟,郭森明指着前面道:“今天他就是在那里被咬的,我还要回去做事,就先走了哟。”看到他眼里闪过一道担忧,我点点头:“行,你去吧,我自己看看。”,他明显是自己也怕被蛇咬到罢了,遂借故离开。这里是块地势平坦的地方,倒是适合用来盖个大棚子,外边是悬崖,里面是一块光秃秃的大石头,地势还算不错,浓郁的杂草却也是毒蛇和毒虫的最爱。事不宜迟,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我打算进草丛去找找,如今的我就算正面遇到毒蛇,也不会害怕,一旦成了养蛊人之后,就不是一般毒物能伤的了的,光是那股淡淡的气息就能起到镇压作用。刚刚踏进草丛的一瞬间,树林顶端传来几声惊慌的鸟叫,周围瞬间安静下来,不远处的草丛一阵晃动后,不再动弹。“不对啊,为什么虫不鸣,鸟不叫了呢?这根本不是这个时候山上该有的景象。”嘀咕一句,我小心翼翼的在草丛里寻找起来。来回找了好几遍,别说是蛇一类的毒物,就连蚂蚁那样的小动物都没发现一只,要说收获嘛,也不是没有,捡到了一张已经干枯的完整蛇皮,看上去不像是竹叶青的蛇皮,更像是烙铁头(脑袋长的像烙铁而得名,也是一种剧毒蛇,这种蛇攻击性更强,就算没有受到惊扰,也会主动出击)蛇的皮。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