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十八章 遭遇

第十八章 遭遇

2574 2016-10-30 23:10:07
 我和师父在古镇里逛了一会儿,没有丝毫头绪,最后决定动用搜寻仪式,找到张云松的位置,以此来得到养蛊人信息。  由于之前师父对张云松下过咒,倒不用担心没有头绪,随便找了家旅馆,门关好后,将所有需要用到的东西一排排摆在地上。  “你去叠个灵童子,我先将法器开光。”东西准备妥当后,师父盘腿坐下交代一句,已经拿起面前放着的精密罗盘。  所谓的叠灵童,其实就是用黄纸叠一个人出来,通过咒语和特殊手印结合,可以让纸人动起来,以便查探需要寻找的人的大致方位。  现在是分秒必争的时候,我收起散漫的心态,认真起来,没多大会儿功夫,一个巴掌大小的纸人出现,用一根小绿线缠着纸人脖子,师父递过来罗盘。  将线的另一端穿过铜钱口吊在罗盘上面后,师父冷喝一声:“纸人度魂,我命不可违,速速显真身,起!”  罗盘慢腾腾升到空中后,纸人跟着被吊起来,下一刻罗盘慢慢转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按道理通过细线连接的纸人应该跟着旋转才对,可纸人却静静的吊在那里,一动不动。  愣了一会儿,师父摇摇头道:“肯定是因为下咒的原因,我现在已经处于气运低谷,这次做法没成功,你来试试吧,就像我刚才那么做,记住,内心一定清明,想着你就是那块掌握天下的罗盘,这样才能洞悉纸人的一切回馈信息。”  “我来就我来。”  坐在师父的位置上,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双手捏着奇怪的发决,对着已经落到地上的罗盘喝道:“纸人度魂,我命不可违,速速显真身,起!”  罗盘再次慢慢漂浮起来,飘到一定高度后,开始缓缓旋转,这次我和师父都露出惊喜的目光,应为罗盘下面链接的纸人开始晃动起来,飘忽不定。  “快,快念定身咒。”师父焦急的催促道。  我稳住心神,眯起眼睛盯着纸人道:“定身急急如律令,定!”  话音一落,悬挂着的纸人朝着西北方向猛的撞过去,遇到一层看不到的禁锢后就那么定在那里,同时罗盘停止转动,安静的漂浮在空中。  “西北放,那边是树林和荒坡,到是符合养蛊人不喜热闹的风格,现在直接过去吧,将纸人收好,待会儿还会用到。”师父交代一句,开始收拾地上的东西。  就在我伸手准备将纸人取下来的时候,空中那根细线好像被看不到的小刀割了一下,毫无征兆的断裂。  纸人落到地上后,身上窜起火苗,眨眼间就被烧成灰烬。  “张云松死了!”我和师父异口同声道,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神里都充满不可置信和疑惑。  “赶紧,肯定是下蛊人。”匆忙说了一句,师父提着东西离开。  我紧紧跟在师父后面,虽然极力想压制住内心那种不详的感觉,却怎么也压不住,到现在我才有些明白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这种感觉。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师父闲杂走背运,如果在战斗的时候突然法术失灵,那他就会处在无比危险的位置。  “师父。”我出声叫住了打开门的师父。  “怎么了?”  “我心里有种很强烈的不详预感,这种预感源自于你时而灵时而不灵的法术,要是当真和养蛊人遭遇,你突然失灵怎么办,那岂不是很危险?”  师父淡然一笑,拍着胸口道:“这点你不用担心,我口袋里还有两张师父留下的紫金天雷咒,这些年一直没用过,大不了请养蛊人吃一个,保管他欲仙欲死。”  “紫金符咒?”我惊呼一句,脸上露出喜色,笑骂道:“老不死的,以前只是给我讲过,却没告诉我你自己就有,真不要脸,早就听闻紫金符咒都是威力极大的攻击符咒,今天得好好看看。”  现在我沉浸在师父拥有这等宝贝的喜悦之中,没注意到师父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走走走,现在就去给那坏蛋好好上一课。”激动的嚷嚷一句,我拿着东西带头往西北方向冲去。  望着我离开的背影,师父微微抬起头,摇摇头呢喃道:“不知道我现在的气运还能不能成功催动资金咒啊,希望祖师爷保佑,哪怕让我成功一次,就行!”  离开古镇后,我和师父走进了茂密的树林,几番辗转后,来到一处空旷地带,这里杂草茂盛,还有一个不大的湖泊,吸引住我和师父眼光的,是湖边一个坐在石头上的黑衣人,由于距离有些远,不知道他是什么性别,但看身段像是女人。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就是我们正在寻找的养蛊人,因为在他不远处,正躺着一具尸体。  小心翼翼走过去后,师父率先开口道:“你就是害唐家人的那个养蛊人吧,你说你不逃命还在这里等着,不是自寻死路么?”  水婆婆慢慢转过身,盯着师父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  “嗨,你是啥怪物啊,怎么大半天还穿这么严实,是长的丑还是见不得光?敢不敢将那顶黑帽子取下来。”我笑着说了一句,反正都是敌人,说话没必要太客气。  “哼,小娃娃,你最近感觉如何啊,想不到你也中了我的蛊,这倒是让我省了不少麻烦。”水婆婆冷哼一声,依旧没有摘下帽子的打算。  不过我和师父听的很真切,虽然声音有些沙哑,但这个人肯定是个女人,而且数岁不会超过四十。  “哎呀,原来是个小娘子,那一切都好说,要不你把蛊虫收走,放那小孩一条性命,至于这个可恶的张云松,死了就死了吧,我们和平相处,你看如何。”  师父收起戒备的样子,一脸欠揍的笑着说到,在女人面前变软的性格暴露无遗。  “谁是你的小娘子,今天你一定会死在这里。”水婆婆冷喝一句,原本有些佝偻的身子突然一震,吓的我不自觉往后面退了一步。  “你可不就是我的小娘子么,茅山术和蛊术都是秘法,要不我们好好交流一下如何,你赶紧让我看看你长啥样。”师父厚着脸皮说到。  “你确定想看看我是什么样子么?我可告诉你,看到过我的人没有一个还能安生的活在这个世上,奉劝你们一句,如果你答应我带着这小孩离开,那我可以除掉这小孩身上的蛊,如何?”  水婆婆看不透眼前这个老头的实力,所以想采用最简单的方法,如果这个老头识趣离开,那就没人能阻止她获得宝贝。  “那我如果非要管这件事呢?”师父眉毛一挑,语气突然变的很强硬。  “那就修怪我不客气。”水婆婆突然伸展开双手,仰天大笑道:“距离远的话,我的五毒蛊不太好控制,不过中了我的蛊,还敢离我这么近,那无疑是在找死。”  话音刚落,我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身体上爬动,尽管第一时间念起师父传给我的经文,但还是毫无作用。  “师父,我好难受。”皱着眉头叫了一声,我扔掉手里的东西,胡乱的抓扯衣服,由于这种痒来自内心深处,所以不管怎么挠,却没有效果,后来我干脆就躺在了地上,不停打滚。  然后,发自内心的搔痒还只是一方面,更加让我心惊胆寒的是,身上的那些小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并且皮肤表面上滋生出滑腻冰凉的感觉,就像是某种粘液一般。  紧跟着后脑勺一蛊钻心疼痛传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长出来一般。  “老东西,快点干她啊,这老婆子想要弄死我。”咬着牙齿惊呼一句,我双手紧紧按住后脑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