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六章 水婆婆

第六章 水婆婆

2631 2016-10-21 18:50:08
“哈哈哈哈哈。”我和师父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这一刻我们四个人全部都忘记此时的愁事,脸上全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别耍小聪明了,我经常告诉你,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投机取巧是不行的。”“老师,你的这句话有问题啊。”“什么问题?”“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种下去是一分,刨出来还是一分,那种它干嘛呢?”“算了,不和你争,上今天的课吧,今天要讲的是偏旁的含义,江河湖泊这几个字,你说说有啥含义?”“老师,这些个字都离不开水。”“对的,凡是三点水做偏旁的,都是带水的。”唐诗诗点点头,假装抚摸自己的胡子。此时我和师父都紧紧盯着唐歌歌,很明显他接下来的话肯定会制造笑点。“老师,我不认为带三点水偏旁的都有水。”“哦,那你说说哪个不是呢?”“沙漠!”听完唐歌歌的回答,我和师父已经笑的弯下腰,不经意间看了师父一眼,发现他现在和一个孩子一般,多少让我有些欣慰。“好吧,是我说的不够严谨,凡是三点水偏旁的字词都和水有关,沙漠以前还有不是有水,水被太阳晒干以后才变成沙漠的。”“老师,我想到一个字,无论怎么想都和水没有半点关系。”“什么字?”“滚!”演到这里,唐诗诗自己也憋不住,捂着肚子开心的笑了起来,一会儿才又重新带入角色,假装思考后用不大的声音说到:“这个字和水有关系的,滚滚长江东逝水嘛,这个字是形容水的。”“小子,看来你对偏旁很有研究啊,那我再来考考你,你说四个字,偏旁是一样的。”“哼哼哈嘿!”“......”“一百个字。”从五个字到八个字,唐歌歌都一口气说出来,唐诗诗忍不住开始刁难难,直接给了一道不能解开的题目。就在我和师父都觉得最后会以唐歌歌认输结束的时候,唐歌歌清清嗓子,张嘴唱到:“啊哦 啊呀哟 啊嘶嘚啊嘶嘚 啊嘶嘚咯嘚咯嘚......啊呀哟......”一曲忐忑,直接将这个难题破解。“够了别唱了。”唐诗诗气愤的假装将手里不存在的课本扔到地上,转身离开。唐歌歌伸着脖子喊道:“老师,还差二十个呢。”唐诗诗走到门口后,笑着回来,和唐歌歌一起做了一个谢幕的动作。“一对活宝,不过挺好的。”一般不会夸奖别人的老东西都忍不住给出评价,我自然也对这个节目很是喜欢,甚至忘记了自己有可能被唐歌歌身上的蛊给感染。欢笑过后,师父突然收起笑容,沉声说到:“本以为我配置的去污丸就算不能治好他,也能压制住病情,现在看来还得加一味药才行。”听了前半句,唐家姐弟脸上都是惊喜,可惜听了后一句,她们又都像泄气的皮球。“大师,您刚才露了一手,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也相信你,要是能治好我弟弟,就算砸锅卖铁,我家也会给你丰厚的酬劳,求求你救救他吧。”唐诗诗带着哭腔说到。“丫头别哭啊,不是我不救,是现在还差一味重要的药材,否则都是徒劳。”“还差什么药?我有一个同学家里是倒腾药材的,我也许能想到办法。”唐诗诗微微捏着拳头,赶忙说到。师父摇摇头道:“这药材叫铁皮石斛,就算是晒干的都很稀少,何况为了起到最好的作用,得用新鲜的。”唐家姐弟听到这个名字,都是一脸迷糊。我心头一震,不可置信的说到:“师父,难道你说的是极为稀少的还魂草?”“对,学名叫铁皮石斛,又叫不死草,神仙草,还魂草,它是我国九大仙草的排名之首,比天山雪莲,百年何首乌还要珍贵稀少,这种草一般长在悬崖峭壁的阴凉面,长相很普通,但是效果很逆天!”师父点点头道,显然他对这味药材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师父放心,等我爸妈回来后,我一定马上告知他们,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我的弟弟真的不能再拖了,弟弟你给他们看看。”唐诗诗几乎是哭着说到。唐歌歌也收起轻松的笑容,咬着嘴唇转过头,他后脑勺正中央有一个鸡蛋大小的东西,半透明,略显灰色,看起来像是一个柔软的鸡蛋镶嵌在他脑袋上。看到那个东西,我和师父都是一惊,长相很奇特就算了,关键是里面好像有活物。凑近后才发现,里面有几只像蝌蚪般的生物,颜色和他身上的小包差不多,红色,黑色,红黑相间,诡异的是这几个生物都没有尾巴。“这怪物每天都在长大,五天前这个怪鸡蛋突然出现,不过才筷子般大小,如今就变的这么大,而且那几个小怪物昨天才出现。”唐诗诗捂着脑袋,蹲到地上,已经泣不成声。张云松离开唐家后,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本来他今天是来找唐树林摊牌的,哪知道人不在,更让他气氛的是唐树林竟然请了两个道士回家,妄图救治他的小儿子。来到一家中型宾馆,张云松径直来到六楼,带着忐忑恭敬的心敲开六号房门。“进来吧。”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张云松心里忍不住一紧,神经立马绷紧。开门后,屋子里的灯关着,只有茶几上点着两根青色的蜡烛。沙发上坐着一个全身被黑布包裹的人,刚才的话语就是出自她的口。“如何,你去给那不开眼的人说了没有,要是他现在答应的话,我还能饶那小孩一命,否则后天我就能让那个小孩暴毙!”沙发上的人说话很是阴冷,这么热的天,屋子里没开空调,张云松也能感受到房间里弥漫的冷气。“水婆婆,唐树林没在家,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他好像请了两个道士去他家给小孩看病,我去的时候刚好碰到。”张云松弓着身子,埋着头,恭敬说到。“哼,哈哈哈,请了两个道士?对付一般人还行,想要对付我的五毒蛊,只怕还嫩了一点。”“水婆婆,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张云松往茶几的空杯里添了一些茶水,再次退到一旁。“明天再去一趟,如果他还不同意,将他那个女儿的随身物件给我带一个回来,等我要了那小子的命,再让他女儿走相同的路,看看他答应还是不答应!”“是。”张云松说着就要退出门外。“慢着,让大金牙给我弄两只毒青蛙过来,我有用!”我和师父离开唐家后,匆匆赶到旅馆,换了一身轻便衣服,立即朝远处跑去。丽江这里常年温和偏湿,也许能在悬崖峭壁上发现铁皮石斛的踪影,唐小弟(这是我给他取的外号,老是叫哥哥很别扭)的那个状况不能再拖,人命关天的事,我们也没心情耽搁。上了一辆出租车,师父说了一句:“去山高的那个地方。”后,倒头便睡,我是做徒弟的,自然没那个福气,掏出包里的黄纸开始折起东西。我要折的东西叫小黄鸟,通过引灵做法之后,能在一定的范围内帮忙探知灵气充裕的东西,否则就算找到可能生长铁皮石斛的悬崖,等我和师父翻一遍后,那黄花菜都凉了。大约两个小时后,才过完平坦地带,周围的地势开始变的凹凸不平。“就到这里吧。”师父瞅见不远处有一座大山,招呼司机停车。这个司机是私家车,专门赚外快,停车后笑着说到:“一百五十五块,打个折一百五吧。”要是放在平时,别说我不干,我师父先就要发飙,这么贵的车费不是敲诈么,可是现在有要事在身,我们师徒一人蹬了司机一眼,拿着东西离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