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二十八章 祛蛇毒

第二十八章 祛蛇毒

3268 2016-11-11 13:04:51
轻轻推开房门,苗鹿儿已经睡熟,轻轻的鼾声很有节奏的在房间响起,躺在有些冰凉的地板上,我意识非常清醒,脑子里一直走在想着明天到山上去抓些毒物的事情。  如今我理论知识已经学的差不多,某些东西就算记不清楚,也可以在百蛊录里找到记载,虽然说可以下一些比较简单的蛊,但防身的东西基本没有,必须得好好准备一下。  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凌晨三点左右,冰冷的街上已经没有一个行人,一个中年男子从街头走来,脚步有些急促,他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密集脚步声吓的几只外出觅食的老鼠赶紧闪到下水道里。  来到旅馆楼下,小伙子指着二楼的一间房间,点点头,小声嘀咕一句什么。  “小子,敢管我大哥的事情,不管是谁,只要阻碍我侄儿继续活下去,那就都得死!”中年男子眼里闪过一道狠色,将手里的一个黑色口袋抛到二楼,冷笑一声后离开。  口袋落到走廊上,从里面钻出来一条小拇指大小,浑身漆黑,脑袋呈三角形的小蛇,这种蛇在这附近的山上很常见,虽然毒性不是最强,但绝对致命,应为一旦人或者动物被咬中,蛇毒会快速破坏神经系统。  在昏迷前附近没人或者没有发出求救信号的话,那活下来的机会非常小,而且就算得救,神经系统也会受到永久的损伤,在以后的生活里造成永远无法弥补的缺陷。  小黑蛇吐了吐黑色蛇信,缓缓从门缝里爬了进去,值得一提的是,苗族的建筑风格有许多门或者窗都不是封闭的,一方面为了通风,一方面也算是看上去更加独特,好看。  迷迷糊糊中,我只感觉脖子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过一般,刚睁开眼睛,便发现一条黑蛇的小蛇正惊恐的往后面退去,汤圆正慢慢朝它逼近。  “破汤圆,那么宽的地方你不走,非要从我脖子上爬过,恶心死了。”小声嘀咕一句,我饶有兴趣的望着眼前一幕。  小黑蛇被逼到墙角后,转身往门缝钻去,速度一点都不慢,然而汤圆速度更快,一道青色影子闪过后,已经一口咬住小黑蛇的七寸位置。  小黑蛇显得很痛苦,扭曲的蛇身将汤圆的脖子狠狠捆住,不停收紧,一分钟不到,它就失去了力气,盘在汤圆脖子上的部位慢慢散开,只有尾巴还在毫无规律的乱晃。  汤圆将这个不速之客咬死后,叼着它的尸体来到我面前,乖巧的盘在一起,好像在等着我夸奖。  轻轻摸了摸汤圆的脑袋,我的脸色却慢慢冷了下来,心里也有了底。  今天老板娘说有人鬼鬼祟祟的在店门外张望,看来就是在打探我的落脚点,来到小镇才大半天,要说有过节的话,好像只有卖撒尿牛丸的那个中年男人。  亮明了我是茅山道士的身份后,他还敢下此毒手,不是背后有人撑腰,就是为了钱已经变得丧心病狂,最让我愤怒的是,他们做事一点儿都不考虑后果。  要是我没住在这间房,或者那条毒蛇跑到其他房间呢?搞不好就会闹出人命,到时候人是被毒蛇咬死的,他们可以把关系撇的一干二净,那受害人不就白白丢掉性命?  “明天将会是很好玩的一天。”笑着说了一句,将苗鹿儿露在外面的手臂放到被子里后,我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苗鹿儿正眼巴巴的望着我。  “你干嘛呢,想吓死我啊。”  “人家饿了嘛,你又半天不起来。”  “晕死,这楼底下不就有卖早餐的么,叫一份啊。”嘀咕一句,我摇摇脑袋来到门外楼梯上,冲着下面一家早餐店道:“老板,麻烦送些豆浆油条上来,谢谢啦。”  “好勒,马上就来。”  回到屋里,小黑蛇的尸体已经不见。  “不会是被汤圆给吃了吧,我可是要拿来做材料的。”脑海里闪过这个疑问,我盯着苗鹿儿腰道:“死汤圆,你给我滚出来,将小黑蛇乖乖吐出来,不然我就用你当材料。”  “嘻嘻,你搞错啦,小黑色在窗子边上呢,我早上起来看到后收到那里的。”苗鹿儿摸着一脸无辜的汤圆的脑袋,笑着说到。  “好吧,错怪你了。”尴尬笑笑,我披上外套对苗鹿儿道:“你和汤圆就在这里呆着,如果你想出去逛逛的话,别走太远,一定要带上汤圆,我去牛丸店看看,合适的话附近山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毒物,弄点回来做材料,顺便去医院弄些弄西回来将黑蛇泡了,自己做的话太麻烦。”  “你去吧,我去找小芳玩,顺便学学刺绣,看上去挺好玩的,我想绣一个汤团,把它绣的胖一点,也不知道这小家伙是怎么了,最近几年都没长个,一直就那么大一点儿。”苗鹿儿歪着脑袋道。  来到一楼的时候,旅馆对面的活计正好将豆浆油条送过来,我也不着急,我和苗鹿儿坐在大厅里吃了起来。  现在小女孩和老板娘都不在,就小芳一个人守在那里。  经历过昨天的事情后,她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怪怪的,有些尊敬,有些好奇,又有些害怕。  早餐快吃完的时候,她慢腾腾走过来,小声说道:“大......大师,我叫董芳,我哥平时也吃那种牛丸,昨天晚上我让他今天中午来这里,让你帮忙看看,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呀。”  “董芳?好名字,我叫赵越亮,其实你不必担心,就按照我昨天的方法告诉你哥就行,如果他能含住鸡蛋的话,用鸡蛋效果还要好一点,将蛊毒引出来后,吃两勺蒜泥就行。”  “恩恩,谢谢你,我这就打电话给我哥。”董芳立马掏出电话,准备告诉她哥。  就在她准备拨号的时候,电话却响了起来。  “喂,明哥啊,我是小芳,这么早打点话有什么事呀?”  电话里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我并没有听清楚。  董芳的脸色一变,焦急道:“啥?你说我哥被毒蛇咬了,现在医院里没有对应的抗毒血清?那现在该怎么办?”  ......。  “好好,我马上回来,带我哥一起去附近的医院。”  放下电话,董芳胡乱抓起桌上的钱包,冲着楼上大喊道:“姑妈,你快点下来,我哥被毒蛇咬了,我现在回去看看。”  “毒蛇?”脑海里闪过这两个字,我心里一喜,正愁找不到合适的材料呢,没想到就有了线索。  “小芳,你别着急,你哥是被什么蛇咬的?在哪个地方,没准我有办法呢。”放下手里的半截油条,我冲着门口喊了一句。  “好像是竹叶青。”  “那你快叫人把你哥送来这里,小镇下去有一长段坏路,坐车肯定会异常颠簸,一旦颠簸的话,那毒液散发的速度会加快,很可能还没到医院就传播到其他地方,搞不好腿都保不住,如果走路过去的话,后果更严重。”  没有吓唬她的意思,我说的都是实话。  这个地方是有竹叶青,但一般都在接近山顶位置,平时不会有人往那些地方走,所以医院里没有准备对应的抗毒血清也是正常。  “好,我马上让明哥将我哥哥带过来。”  悄悄的从苗鹿儿腰间将汤圆取下,放到我的怀里后,我来到门口,给焦急的董芳一个安慰的眼神。  没多大会儿功夫,一辆三轮车停在下面的街道上,一个小伙子背着一个脸色发青,嘴唇干裂肿胀的人上来。  “直接背到我的房间。”  关上房门后,我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子,心里有些紧张。  这个男孩二十五六岁样子,此时正紧紧闭着双眼,眉头扭在一起,额头布满虚汗,他左脚裤管已经被捞起来,小腿肚那里有两个冒着黑血的小孔,小孔上面位置一根紧绷的橡皮筋正紧紧缠在一块儿。  橡皮筋下面一直到脚趾头,全都乌青肿胀,能清楚的看见一根根大小不一,青红色的血管暴露在脚上,尤其是脚背上,给人一种瘆得慌的感觉。  我有些紧张,倒不是因为他这副样子,而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用不同以往的方法救人,至于能不能救的了他,我一点都不担心。  其实在我心底,有一个秘密,别说花婆婆,就连天天和我在一起的苗鹿儿都不知道。  这个秘密也是我偶然间发现,那就是我不但能解除一些低级的植物蛊,更是能下植物蛊和凡物蛊,我哦已经悄悄试验过几次,这对于继承只会下动物蛊的花婆婆能力的我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知道将这种奇异的能力归功于体内那条神秘的活蛊有些牵强,但我到现在为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有时候我怀疑过会不会是脖子上的神秘玉佩在捣鬼,可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深吸一口气,我将汤圆掏出来,指着伤口道:“这不知道是你的兄弟还是姐妹咬的,现在你将毒吸出来吧,残留的毒素交给我。”  汤圆看了我一眼,乖巧的爬过去,缠在他的小腿上,对着伤口吸吮起来。  现在房间里能找到的最合适的材料就是一面墙上的石灰,还有枕头里的野生荞麦壳,石灰具有消炎消毒的功效,野生荞麦壳则能促进血液畅通,刺激受损细胞恢复。  “石灰还能转化成碳酸钙呢,便宜你小子啦。”嘀咕一句,我坏笑着从墙上刮下来一些石灰粉。  就在我给石灰粉念咒,准备进行第一次特殊的蛊术治疗的时候,也许是体内的毒素被清理的差不多,小伙子闷哼一声睁开眼睛。  看到小腿肚子上正盘着一条蛇,吓的两眼一翻白,差点又晕了过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