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十二章 这墓有问题

第十二章 这墓有问题

2754 2016-10-26 15:57:33
这断续微弱的叫声此时无异于天籁之音,师父更是眼睛一亮,就要往屋子冲去,哪知道一个没注意,右脚狠狠撞在桌子腿上面,疼的龇牙咧嘴。最先开门冲进去的是唐小弟的妈妈,其次是他的爸爸和唐诗诗,我扶着师父最后进去。见唐小弟睁开眼睛,嚷嚷着要喝水,唐诗诗转身就要出去拿桌子上面的水壶。师父一把抓住唐诗诗的手,焦急的说了一句:“现在不能给他水喝。”听了师父的话,不但唐诗诗一家人都莫名其妙,就连我也不明所以。“唐小弟,你坚持一会儿,等会儿我给你喝的东西,现在我给你喂的去污丸刚刚发挥作用,要是喝了水,那你体内的蛊虫会反抗的更加激烈,我怕你身子受不了。”和蔼的对唐小弟说了一句,师父招呼我到外面,留他们一家人在屋里。来到门外,师父长吁一口气,道:“现在看来,去污丸确实是有作用,但这么久才起作用,我敢断定,无法去除他身体里的蛊毒,最多只能压制一段时间。”“那怎么办?现在我也中了蛊,既然这去污丸无法根治,那我们就算再找到铁皮石斛,也没多大的意义。”我皱着眉头说到。“别急,大不了明天我们去会会这个下蛊的人,我就不信我堂堂茅山得道高人,还没有一战之力,现在最要紧的是弄些无根水来,解了唐小弟的渴,他现在可是难受的很。”“现在又没下雨,哪里来的无根水啊。”我嘟哝一句。“无根水最好的自然是从天而落的雨水,但除了雨水,还有其他地方能弄到,白天的时候我见这后山有许多芭蕉林,你叫上那丫头,去取些芭蕉嫩叶回来,我自有办法。”师父脸上闪过一道笑意,转身进去。“这老东西不会是太着急要徒孙,故意给我和唐诗诗创造独处的机会吧?”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我还是跟着师父走了进去,不管他什么想法,现在最关键的是先解除唐小弟的痛苦。回到屋里,唐诗诗和她爸妈脸上都带着焦急,如今唐小弟是醒了过来,但满脸都是痛苦的神色,一直嚷嚷着要喝水,要不是师父出言阻止,恐怕他们已经给唐小弟喂下凉开水。“大师,为什么不能给我儿子喝水,你看他那么痛苦,就喝一点成么,求求你了。”见师父回来,唐树林几乎是哀求道。“如果你想害死他的话,就给他喝吧,我不拦着你。”师父突然这么说了一句,屋子里变的安静下来,只能听到唐小弟粗重的呼吸声,夹杂着丝丝干咳。我知道师父的打算,他为了救唐小弟,不但消耗了珍贵的材料出去寻找铁皮石斛,如今我更是也染上蛊毒,况且救人的时候最忌讳旁边的人多嘴。他这么说一来能让唐小弟的父母安静,二来也算是发泄一下积压在心中的牢骚。更重要的一点原因,是因为师父刚刚施展了天阴咒,未来一段时间会变的很倒霉,这从他刚才很随便的一个起身,就撞到桌子腿能看出来。给了唐小弟一个不要着急的眼神,我转身对手足无措的唐诗诗说到:“诗诗,你家里有没有手电筒,和我一起去后山弄些东西回来,我师父能做出可以给你弟弟喝的东西。”“有,我这就去拿。”唐诗诗一听说有东西给她受苦的弟弟喝,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转身去自己的房间拿来一把手电筒。也许是师父觉得刚才说的话有些过分,拍拍唐树林的肩膀,道:“你们周围有没有刚刚生完小孩的女人?”“有,李大壮她媳妇刚刚生了一对双胞胎没几日。”唐树林赶紧说到。“那小越你赶紧带着丫头去弄嫩芭蕉叶,如果有裙麻叶顺便采些回来,没有的话就摘点青芭蕉,熟的不要,老唐你去房顶摘三片土瓦下来,娃儿他娘你去要些母乳回来。”一口气交代这么多,师父揉揉还在发疼的脚,干脆就在唐小弟床头坐下,自顾点上一支烟,仔细盯着唐小弟的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出门后,虽然手电筒传来微弱的光芒,唐诗诗还是有些害怕,不由的拉着我的衣角,和我贴的很近。感受到她有些害怕,我笑着说到:“不要担心,我师父既然管了这件事,就不会半途而废,明天我们就去寻找下蛊的人,到时候让他解除掉你弟弟身上的蛊。”“谢谢月亮哥哥,要不是遇到你们,我和我爸妈都不知道怎么度过这次灾难。”唐诗诗轻轻的说了一句,忽然抓住了我的右手。一阵温热传来,我能清楚的感受到手心的汗水,不过我现在没有一点心思感受牵手的感觉,生怕她会从我这里传染到蛊毒。挣脱她的手,我皱着眉头说到:“你现在不要接触我,否则可能会招来祸害。”“你吓唬我的吧,就算是真的我也不怕。”唐诗诗重新拉着我的手,倔强的说到。“一个中蛊也是中,两个中蛊还是中,反正接下来就会去找下蛊人的麻烦,就算她也感染蛊毒,那现在着急也没用。”心里闪过这个念头,我捏了捏她的手,加快了脚步。表面上装作一副很轻松的样子,我心里其实装满心事,今天要不是路上遇到,师父又搭上自己未来一段时间的运气,那唐诗诗也会走她弟弟走过的路,那样这个家可就真的完了。而那个下蛊的人不但想要了唐小弟的命,如今就连唐诗诗也不放过,可见心肠很是歹毒,他这样的人绝对不会轻易就范,现在我倒是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贪玩,没有苦练本事。要是半吊子的我和师父不是那个下蛊人的对手,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想到这里,我连续说了两句。“什么怎么办呀?”唐诗诗听说我和师父明天就会去找下蛊人,情绪缓和不少,话语里充满关心。“没事,我在想找不到群裙麻叶怎么办。”找个理由应付了她,我加快了脚步。“嫩芭蕉叶我知道,可是裙麻叶是什么东西呀。”唐诗诗突然问了一句,显然对这种东西很好奇。眼看还有一大段路程,我索性给她讲了起来:“裙麻叶是一种巴掌大小的植物,也许你们这边不那样称呼,在我们老家,青蛙又叫裙麻子,这种叶子上的花纹看上去和青蛙的背一般,所以才会这样称呼。”“噢,你说的是青纹叶呀,我知道前面有个小水塘,水塘边上就有。”“真的嘛?那快带我去,要是真能找到的话,那可太好了。”“不要嘛,那边有一座孤坟,一到晚上就特别吓人。”唐诗诗有些害怕的说到,更加将身子贴近我,半个身子已经靠在我身上。“不要怕,别说没有东西,就算真有东西,见了我也得乖乖的蹲着,我可是堂堂的茅山道士。”唐诗诗那担惊受怕的语气触动了我,让我忍不住装了一下比,要知道我以前可是低调的很,从来不拿自己茅山道士的身份来说事儿。按照她的指点,我们很快来到小水塘旁边,这里长满杂草,水塘旁边还有一个很普通的坟墓,像个大馒头一般,坟墓上几只萤火虫正毫无目的的乱飞。起初还没觉察到什么异常,让唐诗诗拿手电筒照着,我寻找裙麻叶的下落,不经意间看到坟头有一个倒扣着的小青碗,我心里一突。一般坟头摆碗再正常不过,因为碗可以用来盛放祭品,避免祭品直接沾到地表的湿气,惹来脏东西的不满。但倒扣着碗,那摆明了就是要将祭品锁死,脏东西就算能看到,也无法得到,自然会滋生怨念。而这个地方不但被茂密的树林掩盖,又处在小水塘旁边,阴气更是汇聚的浓郁,脏东西不但容易滋生,壮大的速度也很快。设计这个墓的人明显是想害别人啊。想到这里,我将手里的两株裙麻叶递给唐诗诗,将面前的一堆杂草扯掉,盘腿坐下。“你在做什么呀?”唐诗诗疑惑的问了一句,她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