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七彩神蛊  >  第二十五章 成功下蛊

第二十五章 成功下蛊

3087 2016-11-07 13:42:19
前面几种蛊,不管你多厉害,总归需要媒介,而且有很大的区域限制,才能成功下蛊。  而通灵蛊只有体内拥有活蛊的人,才可以下,蛊虫的种类也没有太多限制,可以下任意自己掌握的蛊术,通过活蛊那种奇特的能力,直接种在目标身上。  活蛊和死蛊都可以称为本命蛊,不过效果也是天壤之别。  能力低点的人只会样单个蛊,因为比较好驾驭,方法也都差不多,那就是将一跳毒虫密封起来,到最后这条毒虫被活生生闷死,它的躯体就成了下蛊的原料。  虽然有许多人将多种蛊虫混在一起养,但最后剩下的那条也可能不变形,只是其中一条毒虫的样子,这样的毒虫无法被成为龙蛊或者麒麟蛊。  龙蛊的区分也比较简单,就是蛇,蜈蚣,蚯蚓,黄鳝这一类长条形的东西养出来,长相变的很奇怪的蛊,期间可以加一只其他东西起调和作用,像花婆婆的这个蛊,就是加了一只螳螂。  同理,麒麟蛊的主要材料就是青蛙,蛤蟆,蝎子等。  要是最后剩下的东西没有变形,还是某种毒虫的原本样子,那它不能被成为龙蛊或者麒麟蛊。  当最后存活的那只蛊虫以秘法被处理杀掉后,就成了本命蛊,像花婆婆和水婆婆挂在脖子前的一样。  如果要炼制活蛊的话,那就不能将其杀死,通过秘法冒着危险培养,活龙蛊和活麒麟蛊诞生的时候,必须得吃掉一具尸体,陷入休眠,方可能被驯服。  单个种类的活蛊则不需要,牛羊猪这些尸体都行,一来喂食了这些东西后能降低活蛊的活跃性,一次性满足它许久没吃东西的饥饿感,二来多少能让它对喂食它的人产生淡淡的依赖感,方便以后相处。  不过样活蛊毕竟是违背天理的一件事,因为一旦成功,那这个养蛊人就拥有了恐怖的实力,所以想要做成活蛊,那成功率比较低,这也是一般养蛊人不是被逼到绝路,不会尝试的主要原因。  一旦收服失败,不但活蛊得不到,自身还会受到重大的伤害,就算直接被活蛊杀死,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蛊的分类讲完,接下来是种蛊的方法。  普通人最普通的中蛊方法,就是直接将蛊下在食物或者酒水里,一旦吃下,就会中蛊。  或者就是将抹着蛊粉(死蛊身上刮下来的东西)的石头,树枝等一些东西丢到路上,要是有人经过,碰到了石头,或者树枝,那么他就会染上蛊。  这样的下蛊方法效率都很低,而且蛊都比较简单,通常只有刚刚入门的养蛊人才会这么做。  当自身的实力有了突破,便可以像婆婆一样,养些毒物在身上,不但可以防身作战,而且也能让自己的死蛊威力变大。  她们的下蛊方式就比较先进一些,只要有受害人身上的物件,配合咒语和一些东西,隔着一定距离也可以成功下蛊。  再高深的下蛊方法那就是通灵蛊,一些简单的蛊甚至都不用念咒语,只需要和体内的活蛊沟通,它就能自己完成下蛊的任务,说起来来这个有些天方夜谭,但会通灵蛊的人也出现过许多。  至于再高深的关于蛊的技术,这里已经没有记载,毕竟花婆婆自己也就到达死蛊巅峰,而她的师父也看看拥有一只活着的蛇蛊而已,连龙蛊或者麒麟蛊都没有。  最后一篇文章,我看了心里最惊骇,那是怀着敬畏和猜测的心思写的,原文如下:  蛊,是神秘的存在,谁也不知道它最厉害到底有多厉害,虽然我和师父都没亲眼见过,但是我师父听说过,当实力达到一定境界,拥有强大火龙蛊或者活麒麟蛊的人,可以吞噬掉对方,再经过天材地宝的辅佐,有望获得至高无上的神蛊。  神蛊不局限于龙或者麒麟的形态,它能随意变化,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动作,便能下蛊解蛊,当真是神一般的存在。  这段话并没有在书的最后,说明花婆婆很早以前就知道了这个传说,只是没有见过罢了。  给我最后几张翻译好的文章,苗鹿儿端着一盆野菜出去,现在饭已经熟了,她打算做菜,而我现在正忙着,她也不会让我下厨。  前面的东西虽然带给我太多震撼,但大多数都是在讲蛊的发展和分类,并没有修炼的方法,最后这几篇则全部是养蛊的方法,这让我精神一震。  养蛊的第一步是捉蛊,如果是没有经验的人,则需要朝九晚五的虔心跪拜祈祷,这样养出来的蛊才会听自己使唤,也才能在被种下去后,滋生出想要的蛊虫。  如果已经有了一定的技术,就可以捉一些普通的蛊来进行试验,通常用植物或者动物试验都行。  安奈不住心里的激动,我去外面捉来一只小蚂蚁,从墙角拿来一个圆溜溜的土豆,按照步骤先祈祷,然后念动咒语,费了许久功夫后,才完成下蛊锁需要的步骤。  望着手里和原来一样的土豆,我皱起眉头,不知道自己第一次下蛊是否成功。  将土豆摆在一边,苗鹿儿叫我去吃饭。  之后的两天时间里,我抓紧一切时间背书,不但将里面的东西差不多记住,也将一些养蛊入门的方法记住,由于我是个茅山道士,本来就会一些杂七杂八,奇奇怪怪的医术,学起关于行医的部分到很轻松。  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我和苗鹿儿围在活路旁边,正讨论啥时候离开,突然窗台上的那个土豆动了一下,接着在我和苗鹿儿惊奇的眼光中,从土豆里爬出来几只蚂蚁。  数量不多,只有三只,而且它们看上去都傻乎乎的,没有丝毫的侵略性,但我激动的跳了起来。  书上说一般的养蛊人,就算再有天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下蛊成功,更不可能一次成功。  而我偏偏就是在接触蛊后短时间内下的蛊,以前完全没有经验,而且更骇人的是,竟然一次成功。  最后想不出到底为什么,我只能归功于体内呢条神秘的蛊虫,这么多天来,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感觉到它在我体内到处游走,现在它变的非常安静,我也没有丝毫不适。  用书里的话来说,这是成功被它接纳的前兆,要是某一天能和它取得联系,建立起那种微妙的联系,那我就成为一个拥有活蛊的养蛊人。  “实践是检验效果的唯一真理,我们下山吧,是时候该寻找水婆婆的踪迹。”沉重的说了一句,我决定尽快下山,继续过悬壶济世的生活,尽快取得那一丝微妙的联系,获得报仇的能力。  烧掉房子的那一刻,多日未哭的苗鹿儿再次哭的像个泪人,汤圆也将自己的脑袋盘在中央,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婆婆,你就等着我回来吧,我回来的那天就是大仇得报的那天,至于鹿儿妹妹,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不让他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留下一句话,我拿着一个小巧的箱子转身离开。  苗鹿儿背着一个帆布包包跟在我身后,直到转身再也看不到房子后,她才埋着脑袋专心走路,只不过我每隔一会儿总能听到她抽泣的声音。  来到村子的时候,苗鹿儿疾走两步,紧紧跟在我身后。  “怎么你连村子里的人都害怕么,这里离小屋也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而已。”苗鹿儿的表现让我有些诧异。  “不是害怕,只是我一年也难得下来一次,而且村子里的人看着我都是大老远笑一下就离开,从来不会主动和我说话,就连小孩也是这样。”  苗鹿儿埋着头嘟哝一句,话语里带着丝丝莫名忧伤。  “哎,恐怕除了婆婆之外,这女孩这辈子就数和我说的话最多吧。”感慨一句,我从泥巴公路拐到一条小路上,只要直溜溜走下去,很快就能穿过村子。  来到山底,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苗鹿儿更是紧紧跟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女朋友拉着我的衣角在撒娇呢。  “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那边叫辆车,今天晚上去附近的镇子上吃顿好的,我给你买两身衣服,明天就往大城市走,只有那些位高权重的人,才可能有特殊渠道知道关于水婆婆这种人的线索。”  苗鹿儿点点头,又摇摇头,这让我很疑惑。  “咋了?”  “你不要单独去,我自己害怕。”她可怜巴巴的望着我。  “那你跟我一起过去吧,放心吧,那些人不会乱来的。”  “不嘛,我害怕他们,要是他们和我说话,那怎么办?”  “别怕,要是谁惹你不开心的话,那我正好试试最近学会的毛虫蛊,嘿嘿。”  “那好吧。”苗鹿儿点点头,轻轻挽着我的手臂,一阵淡淡的清香传来,这让我一阵心猿意马。  为了能最大程度减少苗鹿儿心里的担心,我花高价包了一辆面包车,和她一起坐在最后面一排,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路上不停抬头看后视镜,显然我们这羊奇怪的乘客他还没遇到过,或者是遇到的特别少。  没理会司机诧异的眼光,我盯着窗外山脊上最后那一缕阳光,内心非常平静。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