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直播帝国  >  第十七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十七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2711 2016-10-28 20:40:15
不管是自己还是旁边的女孩,亦或者是其他人,都不会想到,现在坐飞机糗态百出的丁河龙在不久的将来为了出行方便,会购买属于他的专属飞机。  飞机安全降落后,丁河龙被空姐甜美的声音叫醒,摸了摸额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的细密汗珠,他舔舔有些干燥的舌头,正打算让空姐找些纸巾,却发现膝盖上放着一张白色手帕。  “这女孩挺贴心的嘛,要是以后还有机会遇到,一定要问问名字。”笑着嘀咕一句,丁河龙用手帕将汗珠擦掉,笑着离开飞机。  随着拥挤人群来到飞机场出口,丁河龙从手机里翻到那个联系次数特别少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小河呀,怎么突然想起来给姐姐打电话呀。”电话接通后,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这声音很老练,一听就是在社会上滚打多年练就出来。  “芳姐呀,我现在到zh飞机场咯,这不是有空就打算上你家来玩玩么,刚好看看我侄儿,事先没给你说你可不要介意哟。”  “嗨,你看你说的啥话,那要不你就在那里等着,我过来接你?”  “别,你现在店里也挺忙的,给我个详细地址,我自己过来就行,难道你还怕我这么大个人会丢了不成。”  “那好,你坐个出租车,就说到幸福大道中央花园,到了那里给我打电话,我过几分钟就能接到你。”  “好勒好勒,我马上过来。”  挂掉电话,丁河龙微微皱起眉头,拦了一辆出租车钻了进去。  黄小芳就是他口中的芳姐,是自己大姑的大女儿,以前的时候大姑家想要个儿子,结果第二胎还是个女儿,因为超生面临巨额罚款,所以黄小芳才刚刚成年就独自去了外面的城市打拼,其他亲戚都觉得有愧于她。  这些年黄小芳也确实过的挺累,好不容易有了靠着自己的打拼有了一家不大的理发店,也有了丈夫和孩子,最近却又面临着离婚的危机,原因是她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  其实这次丁河龙过去也补单是玩,更多的还是带着大家的祝福,去看看这个小时候对自己疼爱有佳的姐姐。  来到指定位置,一个裹着风衣的三十多岁女人正带着笑意仔细打量来往的出租车,见丁河龙下车后快步迎了过来,笑着说到:“小河啊,你可算来了,吃饭没有。”  “还没呢芳姐,等着你煮饺子给我吃。”丁河龙挠挠脑袋裂开嘴笑道,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好,今天我把店都关了,回家做顿好的给你吃。”黄小芳很开心,拉着丁河龙往旁边小区走去。  黄小芳家住在一个有些年头的居民楼里,这楼没电梯,爬到六楼后,黄小芳笑着说到:“这么高没把你累着吧,前面想换个好点的住处,可是烦心事太多,一直没换。”  “没累着。”丁河龙摇摇头道。  进门后,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正拿着奶瓶在看电视,她面前有个婴儿车,车里躺着一个几个月大小男丁。  “这就是小家园吧,真可爱。”丁河龙脸上一喜,过去就想抱起来看看。  “别动,他才刚睡着,你要把他弄醒么。”老太婆操着一口本地话,皱着眉头吼道,不知道她那么老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快的反应,在丁河龙快要触碰到小孩的瞬间一把将他的手拍开。  “刘老娘,你干啥呢,这是家园的的表叔,抱抱怎么了?”黄小芳刚拿着围裙,一脸不悦的说道。  “表叔怎么了?我说不准抱就不准抱,再说你说是表叔就表叔了?指不定是从哪个疙瘩里带回来的呢。”老太婆冷哼一句。  “你说话咋这么难听?家园他表叔大老远赶来,抱一下怎么了?总比你那十天半个月不回家一次的儿子强吧。”黄小芳也动了怒气,冷哼一声,将婴儿车里的小男孩抱起来,对丁河龙说到:“小河,走,我们出去吃。”  丁河龙可不是什么善茬,短短的几句对话里知道了她们婆媳之间的关系并不和谐,既然这个老太婆这么尖酸刻薄,他也不会客气,临走的时候笑着说到:“有其母必有其子啊,真是作孽。”  老太婆听了丁河龙的话,气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丁河龙就想还击,奈何丁河龙猛的一把将门带上,潇洒离开。  gd市的人都偏爱清淡的食物,黄小芳抱着小男孩找了许久,总算找到一家川菜馆,点了一桌子辣味十足的菜,这才苦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小河,你第一次来玩就闹成这样。”  “没事儿芳姐,要不你自己带着家园搬出去住呗,和这样的老太婆住在一起那得受多大的气啊。”丁河龙一脸不痛快。  “哎,我也想啊,可是现在家园还小,那老太婆对我虽然凶恶,但对小家园还是挺好,照顾的很周到,如今我整天都要在店里看着,根本无暇照顾小家园,我也无奈的很。”  黄小芳叹了口气,用怜爱的目光望着怀里的小家伙。  “到底是怎么回事,前面你怀孕的时候打电话不都还好好的么,为何现在会成了这般模样,我大姑她们知道这事不。”  “知道,我已经给她们说过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以前的时候确实挺和睦,但前不久那个负心人突然提出让我把店面卖掉,说是要搞股票投资。”  “我不同意,关系就僵了下来,直到后来我才发现他在外面有了女人,而且欠下一屁股赌债,反正现在我什么也不奢望,只要保住店面不松口,将小家园养大就是很满足了。”  “爱赌博又出轨的男人最可怕啊。”心里闪过这个念头,丁河龙笑着说到:“芳姐没事,这样的人早晚会有报应,你要是有啥困难的话尽管吱声,家里的那帮亲戚都会帮助你的。”  “恩。”黄小芳点点头,笑着说道:“不提这烦心事儿了,你现在上大学过的如何,千万要好好读书,将来找个好的工作,不至于像我一样遭罪,现在我都后悔当初跑出来太早,没认真上学。”  “放心吧,我专心的很,成绩名列前茅呢。”丁河龙摸着鼻子说了一句,内心无比尴尬,自从重生后,他上过的课加起来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两人边吃边聊,一顿饭吃完天色已经暗淡下来,而黄小芳也将这些年的心酸差不多悉数都讲了出来,脸上挂着那种和关系好的人诉说完心声后特有的如释重负的笑容,丁河龙则红着眼眶,发誓以后一定要帮助自己的这个姐姐,不为别的,就为小时候她给自己的童年带来过几年快乐的时光。  “去夜市逛逛如何,送你几件新衣服,你说你的上大学的人了,也得注意打扮自己,才能吸引到女孩的目光呀。”  “那小家园怎么办。”  “没事,我让店里的妹子来帮忙照看一下,她也是我们老家那里的,人很老实,也很勤快,办事也比较细心。”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没多大会儿功夫,一个穿着还算朴实的女孩哼着歌进来。  大老远丁河龙就就打量起来。  这个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脸上虽然带着农村女孩那种朴实,但长的还挺可爱,有点圆脸,一双大大的眼睛,如果能化个淡妆的话,那绝对是村花级别,总之是平易近人,没有心机的那种美。  “小玲,你把小家园带去你那里,我和弟弟去夜市看看,明天你就晚点才去店里吧。”  “好的芳姐。”女孩笑着接过孩子,调皮的对丁河龙道:“老乡好,有空来找我玩哟。”  “一定一定。”丁河龙笑着回了一句,心里泛起一阵一样的感觉,不是好感,而是亲切和好奇。  亲切是因为能在这个地方用纯正的家乡话和别人有说有笑的交流,好奇的是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唱的歌不是现在流行的情情爱爱,反而是略显淡淡忧伤和不甘的水手!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