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校花的贴身暗卫  >  ACT42 害怕你突然消失

ACT42 害怕你突然消失

3422 2016-11-10 10:23:18
“我可不是白请你的,你发了工资记得要请回我,而且要天天请我。”校园街道上,洛晓洛和张浪没人一根哈根达斯甜筒,洛晓洛在前面蹦蹦跳跳,张浪在后面看着她蹦蹦跳跳。 “这玩意儿怎么这么贵,一个就8块钱。”张浪看着手上的甜筒感叹。 “我不管,反正你发了工资要天天请我吃。” “好。”张浪答应的很干脆,他在海都国际的工资是五千块,除此之外还有年终奖什么的,不过对这些他不关心。 听到张浪答应的干脆,洛晓洛才满意:“这还差不多。” 不过很快她又停了下来,斜视着张浪:“老实交代,你那张图书卡是哪里来的?学校的办事效率哪有这么高,一下子就给你办出来。” “我跟拿的许老师的。” “你就知道欺负许老师。”洛晓洛白了张浪一眼,忽然又皱眉道,“不对啊,许老师向来独.立,跟谁都不远不近的,何乌龟那个王八蛋天天给她送花约看电影,也没见她跟何乌龟走得近,怎么就对你这么好?” “何乌龟是谁?”张浪问。 “何乌龟你都不认识?你怎么混的。”洛晓洛又开始捂额头,“败给你了。” 她解释道:“何乌龟也是就是英语组的何逸辰,天天拿着海归的资历来炫耀,所以我们就给他起了个绰号叫何乌龟。” “你们还真有趣。”张浪笑道。 洛晓洛没有说话,而是转过头来,撅着嘴巴,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张浪,如同在思考什么的表情。 “怎么了?”张浪问。 “我在看一样东西。” “我脸上有东西?” “我在努力从你脸上看出一个帅字。”洛晓洛说,“可是我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到。” “……”这女孩的想法跟思路,还真是奇葩。 “那就让人费解了。”洛晓洛眉头皱得更深。 “费解什么?” “许老师啊。”洛晓洛理所当然道,“我都没有从你脸上看出帅来,她为什么就对你这么好?难不成你泡妞的功夫登峰造极?” 张浪板起了脸:“别瞎说。” “是在瞎说,依我看来,你不但不会泡妞,还是根大木头,感情方面的白痴,哄人都不会。那她为什么就这么喜欢你?”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小丫头想哪里去了。” “你不知道吗?”洛晓洛瞪着眼睛,“许老师对谁都很有礼貌,但对谁都保持合适的距离,这样的人看似很好相处,其实想要更近一步博得她的好感,难上加难。何乌龟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是么?我没觉得她跟我可以保持距离。”张浪说。 “对啊,所以我才奇怪。你们是不是亲戚什么的,或者以前就认识啊?” 洛晓洛脱口而出的话让张浪下意识一愣,他确实觉得许佳芝很好相处,身上有种亲切的感觉,但是他们之前确实是不认识的。 仔细想了一下,张浪确定道:“我们以前不认识。” “你会不会记错了?或者失忆了?”洛晓洛踮起脚尖,用左手摸着张浪的额头。 张浪笑了:“别胡闹,我怎么会失忆。” “那就只能理解为狗屎运了。”洛晓洛叹了口气,“像是许老师这样百年难得一见的大美女,又知性优雅、脾气又好人品上家,居然看上你这样的情感白痴,你说是不是走的狗屎运。” “小丫头,再乱嚼舌头我就收拾你!”张浪板起脸道。 “你敢!”洛晓洛手一叉腰:“本姑娘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张浪没有和她继续闹,而是说道:“你先回去,我有点事情要处理下。” “你不跟着我了?”洛晓洛哈哈大笑,“等会别忘了来上课哦。” 张浪和她挥手告别,回到教师楼。 海都国际有至少一半的老师住在学校后面的教师楼里,有的老师更是举家都迁了过来,一是上课下课方便,二是有的老师孩子也在初中部读书。 许佳芝一半中午吃饭后会补个午觉,因为书上说睡午觉有助于美容。大多数认识她的老师都知道她这个习惯,尤其是何逸辰,绝对不会在她睡午觉的时候来打扰。 但今天张浪却两次打扰了许佳芝,先是过了拿了一张图书卡,这会儿又来还…… 换做是别人,许佳芝早就生气了,但如果是张浪,她生不起气来。 张浪第二次敲门的时候,她刚好睡醒,甚至没来得及洗脸,开门的时候,她只穿着短裤拖鞋,上身是一件白色紧身背心。素颜清丽,身材惹眼。 “不好意思又打扰你了,我来还你图书卡。”张浪把图书卡递给她。 “我不是说了不用这么着急还么。”许佳芝用责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进来坐会儿吧,我先去洗个脸。” “不,不用了。”张浪是个血气方刚的汉子,看到穿着这么随意的许佳芝怎么会自在?他甚至不敢往许佳芝身上多看一眼。 “你怕什么?”许佳芝拉住了张浪的胳膊。 这是一天里第二次被和一个异性肌肤接触,但感受却全然不同。被洛晓洛拉住的感觉只是愉快,但当许佳芝抓住他手腕的时候,张浪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明显的僵硬。 张浪感觉自己的气血在上涌。 “我还有事情要跟你说,你先进来等一下。”许佳芝像是没注意到张浪的变化,一个人去了洗漱间,张浪就不自在的坐在沙发上,呆呆出神。 全变了。他感觉这次执行任务的体验和感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十年了,莫非这就是正常人的生活? 张浪从来不知道谈恋爱是什么样的,也从来没和哪个异性亲密接触过,就像是杨定波所说,他是个十足的小处男。 再强大的男人,面对温柔乡的时候,都会被抹去身上的硬汉痕迹。温柔乡不一定是英雄冢,但绝对能让男人驻足。 所以在刚刚,即使张浪觉得自己有多不应该留下,但他还是留下了。 和大多数女人拥有的通病一样,时间永远是她们为所欲为的东西。 许佳芝说让张浪等一会儿,可这个一会儿,起码有十五分钟以上。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上了相对正式的着装,牛仔裤,脚踩高跟鞋,头发盘了起来。 看到她这个装扮,张浪明显松了口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像有那么点微微的异样,似乎是……遗憾? 许佳芝给张浪倒了一杯果汁,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谢谢。”张浪接过果汁喝了一口,却发现不对劲,重新转过头来,发现许佳芝坐在那儿,正眼睛红红的看着自己。 感觉她马上要哭了。 “你怎么了?”张浪惊慌问道。 女人这种动物,以前接触的少,搞得他现在都不知道如何跟她们相处,女人的眼泪,他见的次数实在不多。 许佳芝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张浪更加惊慌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想说什么但不知道说什么,简直就是坐立不安。 就在他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许佳芝开口了:“你受伤住院,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你这样突然消失,知道我有多害怕吗?” “我……”张浪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很感动。 一直以来,他是无父无母的状态,不管去哪,哪用得着跟什么人说?也从来没有人这么向他表达担心之情。 “你等待过吗?你知道那种日复一日等待别人的滋味吗?”许佳芝已经泪眼朦胧了,她的泪水像是决堤的堤坝。 “最亲近的人突然消失,等待了很久之后杳无音信,每天都想他,每天都盼望着他回来,你有过这样的感受吗?” 许佳芝一连几次发问,她的情感发泄出来一发不可收拾,语气哽咽:“你有吗?” “有。”沉默许久之后,张浪说道。 听到他的回答,许佳芝反而愣住了,她本来只是发泄一下心里的情绪,并没想让张浪回答,却没想到得到了意外的答案。 “我知道这种感受。”张浪重复道,“因为,从记事起,我就在这样的等待中度过,我已习惯了这种等待。” 许佳芝微微张着嘴巴,忘记了哭。 “不过我坚信,无论多久,要等的人总会出现的。所以,无论如何,我们要对未来保持足够的信心。知道吗?”这一刻,张浪无师自通的伸手擦去许佳芝的眼泪。 原来,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经验的,是会自然而然去做的。 “可是我害怕,害怕会再次失去,再次失去你的消息。”许佳芝说。 张浪给她擦眼泪的手顿了顿:“我,的离开,会让你这么害怕吗?” “会!”许佳芝使劲的点头,“心会像是揪起来一样痛,整个人会像是被完全掏空了一样,上课没心思,吃饭没胃口,做什么都如行尸走肉!” “那好,如果下次要离开,我会提前通知你!”张浪说。 “不!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离开!”许佳芝说。 “……” 张浪想说他总有一天会要走的,但是开不了口。 “对不起,我情绪有点失控。”许佳芝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起身回了一趟房间,这次没过多久她就回来了。 回来之后,许佳芝又变回了原来的她。 “你的伤怎么样了?我听说你的手断了,是哪只手?”许佳芝关心的看着张浪。 “没断,脱臼而已。”张浪稍微活动了一下右臂,因为伤口又重新缝合,他现在不能剧烈活动,本来是要再过三天再出院的,不过洛祁山假受伤的事情让他再也呆不下去了。 “那现在怎么样了?好了么?” “原来的伤口崩裂,重新敷药缝合了,不过伤口比较深,要拆线估计要再等段时间。” 许佳芝想了一下,忽然道:“我认识一个神医,她发明了一种药可以加快伤口的愈合,我亲眼见识过,很神奇。一般的伤口用了她的药能缩短一半时间痊愈,下午我带你去拜访她吧。” “有这样的药?”张浪眉头微微皱起,“需不需要重新拆线?” “不需要,只要在伤口处抹上药,药就会自动渗入,绝对没问题的。”许佳芝保证道。 张浪一想,能早一天痊愈也不错,于是点头道:“好,那就去试试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