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校花的贴身暗卫  >  ACT54 濒临死亡的老人

ACT54 濒临死亡的老人

3289 2016-11-10 10:37:22
喝下一口咖啡,萧媄瑰长舒口气,背靠在椅子上,微闭着眼睛两根大拇指轻揉着太阳穴,她太累了! 她是萧家的商界天才,十五岁就开始接触家族企业,十八岁进入太平洋联邦国哈佛学院进修获得工商管理和医疗专业双硕士学位,回国后直接进入家族企业,她创新的医疗器材超过太平洋联邦国的水平,她发明一种感冒药疗效超过世界上任何一种感冒药。 如今,她是整个萧家庞大企业的掌舵人。 她喜欢开火红色法拉利,涂鲜红色唇膏,穿大红色高跟鞋,这样一个风风火火的女人走在街上,谁也不会想到她身价上百亿! 人们只会关注她诱人的嘴唇和挺翘到极点的胸脯和屁股,论长相和身材,她是妖精中的妖精、男人梦寐以求的床上尤.物;论智商,太平洋联邦国的科学家都甘拜下风。 但如此多的光环和才能在她身上,却依然换不来一段自由的婚姻。 她最最尊敬的爷爷,让她嫁给不喜欢的欧阳问天,年迈的老人说,充斥着家族利益的婚姻能让萧家源远流长。 为整个家族,她牺牲了本该属于玩乐的青春,也将要牺牲一辈子的幸福。 但向来很有主见的她这次却出奇的沉默了,因为最疼她的爷爷身患重病,已不久于人世。在整个萧家,她可以不买任何人的账,但不得不听爷爷的话。 办公桌上的私人手机响了起来,萧媄瑰皱了皱眉接起电话,脸色忽然间变了:“你说什么?!” 手机从手中滑落在办公桌上,萧媄瑰整个人失去了所有思维。 …… 张浪特地请了个假,开走了许佳芝的沃尔沃,他的右臂伤了又治治了又伤,恐怕要痊愈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了。 因为怕许佳芝担心,所以他只是推说有事,并没有说到哪里。 说来也巧,当他开车到达唐亦落的大院门口时,刚好遇到两辆豪车迎面而来,一辆看起来有点眼熟的火红色法拉利,和一辆很有富贵范儿的银白色保时捷。 法拉利风风火火,比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要着急,保时捷相比起来就沉稳的多,张浪先一步停车,但他刚刚下车就看到打开车门迈步而出的萧媄瑰。 萧媄瑰他不意外,毕竟之前见过一次。让他意外的是第二辆车上下来的人,三个,欧阳家族的三兄妹。 萧媄瑰冷冷瞥了张浪一眼,当先扭着屁股进入大院,步伐比上次还要紧凑。 “老师?!”欧阳少天一脸惊喜的小跑过来,“嘿嘿,你怎么在这里?” 这小子没了往日的嚣张气焰,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少了些灵气。 “还能怎么样,来让唐亦落治疗伤口呗。”身后,欧阳青鸾哼了一声:“早点把伤养好,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等。” “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不必等我伤治好。”张浪说。即便这女人真有两下子,张浪也不会承认自己在有伤的情况下打不过她,因为那样太丢人了。 “哼哼,大言不惭,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欧阳青鸾翻了翻白眼。 张浪把目光移向欧阳问天,因为刚刚这段时间,对方一直在看他。 欧阳问天淡淡一笑走上前来,朝张浪伸出手:“你好,又见面了。” “眼睁睁看着亲人被一个女人扇巴掌,你这种懦弱的人,我不会与你握手。”张浪不客气道,他格外不喜欢这个冷血的欧阳问天。 “那不是懦弱,是权衡。你这种冲动热血的人是不会明白的。”欧阳问天丝毫不生气的收回手,他轻轻拍了拍欧阳少天的头:“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教训,犯了错,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我只知道金惊鸿扇的是他,但打的是你的脸!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你喜欢吃瘪那是你的事,不要扯什么犯错不犯错的。”张浪最烦欧阳问天这种姿态,做什么事都能找到一个理由,还那么理所当然。 “我会打回去的,但不是现在。这只是暂时的退让以获得最大化利益,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 “我当然不明白,我从不和敌人合作!” “老师,不要说了,我哥做的没有错。”欧阳少天在一旁小声道。 张浪看了看他,叹了口气。 现在的欧阳少天可以无法无天,目中无人,也许五年后、十年后,他也会学会权衡、学会退让的吧!有时候永不低头,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还会付出应有的代价! 他们在说话的时候,欧阳青鸾本来已经踏入大院门口,但停住了脚步,她转过身来,看向欧阳问天:“金惊鸿那个女人扇过小勺子巴掌?” 欧阳问天眉头微微一皱:“我会讨回来的。” “她凭什么敢这么做?欧阳家族的人决不能被外人欺负,小勺子,姐姐今天晚上就去扇那女人几巴掌,多出来算利息!”比起欧阳问天,欧阳青鸾的反应就大多了,她冷着脸拨弄着耳朵上的铃铛:“天大的胆子,敢对我欧阳青鸾的弟弟扇巴掌!” “这件事我心里有数,现在欧阳家族和金惊鸿是合作关系,你不要坏了我的事。”欧阳问天说道。 “哥,那个女人是个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主,跟她有什么好合作的啊?” “因为家族利益。” “好了好了,我最烦听这些所谓的家族利益,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小勺子这个亏不能白吃。” “姐,我也没吃过,老师把耳光扇回去了。”欧阳少天轻声道。 “嗯?”欧阳青鸾转头看向张浪,微微诧异:“你甩了金惊鸿耳光?” “很意外吗?”张浪笑问,只是语气里带着嘲讽。 “甩的好!”欧阳青鸾居然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上下打量张浪,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他:“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有血性,来来来,看在我们是同道中人的份上,握个手吧。” “我不跟女人握手。”张浪说。 欧阳青鸾先是一愣,然后看了看自己伸出去的右手,咯咯笑了起来:“我就喜欢你一本正经撒谎的样子,好好玩儿~” 张浪脸红了,他确实是对这个女人心有余悸,右手上还带着伤呢,万一她在来个八臂云锁柔,在欧阳问天面前丢了面子,那他这张脸往哪儿搁? “你是来找唐亦落的?恐怕她现在忙得很,没空搭理你。你要想找到她的话,就跟我们来吧。”欧阳青鸾说完,背着手走进了大门。 去除掉她的恐怖身手,其实她就是个二十岁爱玩的女孩子,性格其实也不错,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女孩子是怎么练就那什么八臂云锁柔的。 更难想象,她这样的性格如何在藏边孤独度过十年。 欧阳青鸾在前,四个人前前后后穿过了大院,来到后院一个偏僻院落,门口一左一右两个保镖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陌生人不得进入。”保镖的目光放在张浪的身上,鹰一般的眼神带着警惕。 “人是我带来的,出了事情欧阳家族全权负责。”欧阳青鸾背着手笑吟吟道。 只是保镖仍然不肯放行:“对不起,欧阳小姐,职责所在。” “你不放他进去,那我们也不进去了。”欧阳青鸾气呼呼道。 “这……”保镖被欧阳青鸾奇葩的威胁搞晕了。 “这什么这,我们如果要硬闯,你们拦得住吗?快去叫萧媄瑰出来啊!”欧阳青鸾说话典型的一副大爷气派,还别说,她这种口气很有效果,两个保镖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进入了房间。 欧阳青鸾捂着嘴巴弯腰笑了,转过头来:“看到没,对他们说话就得端着架子,不然他们不当一回事。” 张浪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一会儿要他一只胳膊,一会儿又像个朋友一样聊天,她脑袋里都装的什么? 没过多久,保镖带一身火红色的萧媄瑰走了出来,后者跟在保镖身后,身上少了很多盛气凌人,眼睛红红的,看起来像是刚刚哭过。 她目光一扫全场,看到张浪的时候有点意外,但还是对欧阳问天点点头:“进来吧,唐医生在里面。” 得到萧媄瑰的许可,保镖左右让开,欧阳青鸾上前一步挽住萧媄瑰的胳膊:“玫瑰姐,老爷子怎么样了?你看你的眼睛都哭红了。” “恐怕,恐怕要不行了。”萧媄瑰咬着嘴唇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明明伤心却咬着嘴唇压抑的模样,张浪原谅了她之前的那次盛气凌人,他觉得这个女人其实也不坏。 “玫瑰姐你不要难过,在我们修佛之人眼中,死去代表着超脱和轮回,老爷子这两年也受了不少罪,未必不是一种解脱。”欧阳青鸾安慰道。 萧媄瑰点点头,由衷道:“谢谢你。” 几人进入一个还算宽敞的房间,一个风烛残年的病服老人躺在病床上,唐亦落正在给他针灸,老人目光浑浊,看起来已不久于人世。 他有一张娃娃脸,脸上肉嘟嘟的,给人一种喜感,可能唯一不协调的就是他浑浊的眼神了。 老人听到动静,缓缓转过头来,扫视一周,最终目光定格在张浪的脸上。 那一刹那,张浪发现他的目光亮了亮,好像认识自己一般。 “怎么样了?”欧阳问天最着急,上前一步主动问道。 唐亦落做完了针灸,轻叹了口气:“他被喂了一种加速衰老的不知名药物,洗胃已经来不及,本来已经好转的病情已经加重,我现在只能用针灸来延缓这种药物效果,但收效甚微。” “那他?” 唐亦落摇摇头:“神仙难救。” 欧阳问天整个人踉跄退了一步,失魂落魄,受了很大打击的样子。 这个时候,眼神浑浊的老人忽然说话了。 他目光看向张浪,嘴唇蠕动,发出微弱的声音:“这,是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