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校花的贴身暗卫  >  ACT 63 干嘛要听你的

ACT 63 干嘛要听你的

3187 2016-11-10 13:51:55
张浪两只脚放在茶几上,舒服的倚着沙发,手按遥控器不断地换台,另一只手拿着一支刚剥了皮的香蕉正往嘴巴里送。 香蕉是许佳芝中午送过来的,个头大又很好吃,张浪一会儿工夫就吃了好几个。 他的眼睛时不时就瞄一眼茶几上的手机,他以为萧媄瑰马上就会打来,谁知道等了五分钟了,还是没有动静。 “铃铃铃!”紧凑的门铃声响起,充斥着按铃主人的焦躁了愤怒。 张浪把香蕉往嘴里一送,起身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他绝想不到的人,胳膊上挎着一只一看就是名牌的宝宝,高跟鞋职业装黑丝袜,一头酒红色额长发,冷眼看着他。 张浪嘴巴上的香蕉皮无声掉在了地上。 来人和张浪对视了两秒,毫无征兆的,一高跟鞋就往张浪的小朋友踹去,幸好张浪反应够快,一把抓住了她的脚,才不至于没有后代。 萧媄瑰一脚没有得手,用力一抽脚,结果没有掌握好平衡,身子后仰,眼看就要朝后张倒。 正常情况下,张浪如果要救她一定是要用右臂,可他的右臂实在是行动不便,眉头一皱,松开她的脚,眼疾手快拽住她的胳膊,因为用力太猛,萧媄瑰一下子扑在了张浪的怀里。 一种他从未闻过的香水味道传来,同时还有炎热夏天萧媄瑰身上的清晰温度。 “你!色狼!”萧媄瑰从张浪怀里抬头,第一反应就是骂了一句后一巴掌扇了过来。 清脆的一个巴掌响,张浪右脸颊多了个红色的五指印。 萧媄瑰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得手,神情一怔:“你……” “下次注意一点。”张浪松开她的胳膊,用手指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右脸,那里有种虫子在爬的痒痒感。 “哼!”萧媄瑰冷哼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她很聪明,知道自己刚才错怪了张浪,但这家伙刚刚挂断了她的电话,所以她一点儿都不想道歉。 转过头去,萧媄瑰就开始打量张浪房间的布置,当目光移到茶几上的时候,她眼神变了:“你刚刚在干嘛?” “吃东西,看电视。”张浪说。 “那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为什么要接你电话?”张浪反问。 “你!”萧媄瑰咬牙瞪着张浪,说不出话来了。无理取闹向来是女人的专利,她发现这个男人也会无理取闹。 看到她吃瘪的模样,张浪笑了:“以后对别人说话,语气记得要客气,我又不是你什么人,跟你也不算太熟,态度这么恶劣,我干嘛要听你的。” “我……” “还有,你那你的头发,这什么颜色?染成这种颜色很漂亮吗?我不觉得。还有你那个嘴唇,红的像滴血一样,你想唱大戏啊?你又不是不漂亮,干嘛一定要用这些装饰啊?” 萧媄瑰本来很生气,而且听张浪这些话越听越生气,只是当她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忽然就没那么气了,不过她又不好让张浪看出来,于是嘴硬道:“用不着你管!” “哦,你找我什么事?”张浪走回到沙发位置,重新坐了下来。 “你陪我去一样欧阳家。”萧媄瑰说。 “是要让我帮忙吗?” 萧媄瑰没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让人帮忙记得用个请字,不要用那种高高在上的勇气,我又没有欠你钱,给谁脸色看啊?”张浪又教训她道。 萧媄瑰为之气结:“你拿了我们萧家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难道是白拿?” “你以为我稀罕那什么百分之十五股份啊?是你家老头子硬塞给我的,可不是我主动要的。” 萧媄瑰冷笑:“哼,嘴上说得好听,你舍得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吗?” “为什么舍不得?这样好了,你不给也没关系,只要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就好了,那什么股份我不要了。”张浪挥挥手,把两腿重新搭在了茶几上。 “好,把合约拿出来!”萧媄瑰也干脆,一伸手道。 张浪随手拉开茶几下的抽屉,把皱皱巴巴的一张纸拿了出来,丢在茶几上:“拿去吧。” “你以为我三岁小孩啊?随便拿一张纸来……”萧媄瑰的话顿住了,那张皱巴巴的纸还真是合约,上面白纸黑字有他和张浪的签名。 “这么重要的合约,你就随便放在这抽屉里?”萧媄瑰简直不敢置信,那可是萧家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数十亿的资产!多少人想得都得不到,他倒好,直接随随便便就丢在这里,完全不当回事。 “为什么不能放在这里?”张浪疑惑道。 萧媄瑰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如果被有心人拿到,拿去篡改了怎么办?” “这合约知道的一共就三个人,谁会拿去篡改?”张浪反问。 “懒得跟你说。”萧媄瑰把合约放进包里,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高跟鞋踩在楼梯上哒哒哒的下楼,宣泄着她的不快,上了车子,萧媄瑰把包放副驾驶座上一放,风风火火就启动了车子。 一开始她开车还很快,只是等她稍微静下心的时候,就想起了那天萧在野说的话。 车速越来越慢,最终停了下来。 萧媄瑰又把车子开了回去。 在张浪所在教室里的楼口,萧媄瑰再次掏出手机,波动了张浪的电话。 “又有什么事?”这次张浪接听的很快。 “你说男人是不是应该言出如山,一诺千金?”萧媄瑰语气柔和了很多。 “怎么?” “你是不是一个不守承诺的人?” “绝不是。” “那好,你下楼来吧。” “为什么?” “因为你答应过我爷爷,要保护我,保护我们萧家,要不然你就是不守承诺!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萧媄瑰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放回包里,萧媄瑰坐在那里,看着车上的两个人形挂件发呆。 这个挂机是何家少主何逸才送给她的,两人交情泛泛,但萧逸才算是她最接近朋友的一个人。 她没有朋友,所以她很孤独。 张浪会下来吗?她不敢确定,所以她看着这两个木偶发呆。 这个张浪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一开始萧媄瑰以为他是那种不依不饶的小气男人,也不明白为什么爷爷第一次见他就把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给了他,但今天的事情却让她有了改观。 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他直接塞在大厅抽屉里,当一张废纸,眼睛眨都不眨就丢出来,他是真的不在乎? 萧在野的遗嘱虽然没有宣布,但她早就知道大体的结果,遗嘱上,给她的股份是百分之五十一,也就是说,分出这百分之十五的话,她所拥有的股份只有百分之三十六,这百分之三十六,是不足以让她完全掌握家族企业生杀大权的! 所以她更能体会这百分之十五所表达的含义,这百分之十五,代表着整个萧家家族企业的未来! 换句话说,萧在野几乎是把整个萧家的命运,交到了张浪的手上! 这是为什么?萧媄瑰难以理解爷爷这么做的用意。难道仅凭他是十年前那人的儿子?仅凭手上一枚不知道代表什么含义的徽章?! 萧媄瑰从包里拿出那张纸,张子文那里没有留备份,撕毁这份协议,再销毁她藏起来的那份,她就完全拥有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萧家企业的生杀大权就完全掌握在了她手里。到底要不要毁了它呢?萧媄瑰在犹豫。 张浪的身影出现在楼道口,萧媄瑰赶紧把协议放回到包里,把包丢在了后车座上。 张浪开门坐了进来:“败给你了!” 萧媄瑰正要发动车子,张浪阻止了她:“先等等。” 他掏出一个放大镜一样形状的黑色东西,对着车里的角落照啊照。 “你在干什么?”萧媄瑰皱起眉头,下意识的缩了缩脚,她觉得这家伙是神经病。 “嘘~”张浪用食指放在嘴巴。 萧媄瑰一脸狐疑的看着他在那发神经,当张浪一只手按在她膝盖上,在她脚底下扫了一会儿之后,萧媄瑰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她觉得这家伙是故意在占便宜。 “你……” 萧媄瑰的话戛然而止,因为张浪手指上突然出现一个小型纽扣一样的东西。 “这什么?”萧媄瑰奇怪道。 张浪脸色凝重:“窃听器。” 萧媄瑰睁大眼睛。 两分钟的时间,张浪从车上找出了三个窃听器。 下车把他们全部销毁后,萧媄瑰像是看鬼一样看着张浪:“你怎么知道车上有窃听器?还有,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一般的窃听器都带有信号干扰,刚刚跟你打电话的时候,感觉信号不太好。不过这都是一些过时装备,黑市里就能买到,价格便宜得很。真正的高端窃听器,打电话是察觉不到的。”张浪细心解释道,他指了指自己手上的东西:“这是防窃听装置。” “防窃听装置我有见过,不过,有这么小的防窃听装置吗?”萧媄瑰好奇道。 张浪笑了笑:“现在科技发展这么快,什么歪门邪道的东西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哦。”萧媄瑰若有所思的发动车子。 当车子行了一段时间后,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以前做什么的,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我说贩卖军械,你信不信?”张浪笑道。 “不信。”萧媄瑰撇了撇嘴巴,没有再问。 “对了,我们这是去哪?”张浪看萧媄瑰开车的方向比较陌生。 “欧阳家。” “去欧阳家做什么?” 萧媄瑰眼神冷了冷,吐出两个字:“悔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