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校花的贴身暗卫  >  ACT34 艺术气质美

ACT34 艺术气质美

3103 2016-11-10 10:20:23
在基地里张浪没少被老首.长骂,战友之间有时候也互相骂。他跟杨定波电话里互骂见面甚至互殴,依然能坐下来好好聊天。可有时候这也得分骂什么。 韩敏那两句话,刚好戳中了他的痛点。 人有逆鳞,触之不得。 这时候韩敏的高分贝喊叫已经吸引了不少一班学生跑了出来看戏,可张浪哪里会在意这些,倔脾气上来,就是天王老子都拦不住! 一巴掌扇在韩敏的右脸上,这可不是扇金惊鸿时候的巴掌,带着怒气的一巴掌直接把韩敏两颗牙齿扇了出来,紧接着张浪一脚踹在对方腹部,后者胖重的身躯愣是被他踹的双脚离地,往后飘了好几米远。 韩胖子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了。 张浪走过去,脚踩在他脸上,极尽侮辱:“嘴巴放干净点,我要动你,没人能拦得住!” 几乎所有的人都看惊了,欧阳少天更是瞪大了双眼,抹了把嘴巴道:“次奥,给力!” “你干什么!” 一声喊叫,洛晓洛从人群里跑了出来,一把将张浪推开了。 她挡在韩胖子面前,怒视着张浪:“你神经病啊?什么事情都要动手动脚!” “喂喂,洛晓洛你这就不对了!” 张浪还没说话呢,欧阳少天就开始为他鸣不平:“明明是韩胖子先骂人的,你怎么反而护着他?妈蛋,我不爱你了!” “边儿去!没你的事!”洛晓洛斜眼道。 “次奥……” 洛晓洛重新看向张浪,面带鄙夷:“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了,本事不大还老喜欢显示才能,还骗钟邱洁说是你把我救出来的,呸,虚伪的伪君子!” 张浪被说的一阵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告诉她是我救你的?” “不是吗?别解释,越描越黑!” “我用得着跟你解释吗?”张浪笑了笑,朝韩敏努了努嘴:“最好先把他送医务室去。” “不用在那假惺惺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打了人还幸灾乐祸,你等着被学校开除吧!”洛晓洛气的胸前一起一伏,顿了顿又说道,“在此之前,我不会再上你的体育课了!” “不上课就打屁股。”张浪说道。 洛晓洛美目一瞪,俏脸微红:“你敢!” “没有我不敢做的事。”张浪朝欧阳少天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叫人抬韩胖子,转身离开了。 被韩敏戳中了痛点,他心情确实不太好,但也没到跟洛晓洛一般见识的地步,至于那个说他虚伪的小事,他更是懒得去解释。 他像是一只被韩敏撕裂了原有伤口的野兽,此刻只想找个地方自己舔伤口。 有些男人,不希望被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 海都国际学校奢华到什么地步,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运动场除了一圈塑胶之外,中间全是碧绿的草坪。学校前后花园面积比一般大学更惊人,有东南西北四个人工湖。此刻张浪随意散着步,走着走着就到了后花园。 穿过长长的花园石阶,走上吱吱呀呀的木桥,当他快走到桥头凉亭时,却忽然发现凉亭的石凳上正坐着一个人。 张浪有些尴尬,已经站在桥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凉亭里的人本来正望着平静湖面发呆,被张浪的脚步声惊醒,看了过来,当两人的目光接触时,都有些诧异:“是你?” 张浪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叫童茴音。”女人说道,指了指平静的湖面,“这里安静。” “是很安静。”张浪长长的舒了口气,心里有点自嘲,他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得罪了韩敏,没想到刚把韩敏揍了一顿,又碰见她了。 “你是高一级部的体育老师?”童茴音问道,其实她已经知道答案,问话是出于礼貌。 “是的,我叫张浪。”张浪没坐石凳,在稍远的凉亭栏杆坐了下来。 “张老师,上次的事情,谢谢你。” “不用客气。” “只是……”童茴音刚要开口,又停住了。 “只是什么?”张浪奇怪道。 童茴音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韩敏威胁她的事情说出来,她虽然感到很无助,可也知道,张浪只是个小老师而已,说出来也没什么帮助,反而会让事情更棘手。 “张老师,你为了我打了姓韩的,他没有为难你吧?”童茴音换了种说法。 “他啊?”想起韩敏来张浪就火大,“他现在应该躺在医务室里吧?” “啊?”童茴音满脸惊讶的转过头来,“他怎么了?” 张浪举了举拳头:“又被我揍了。” “嗯?”童茴音以为自己听错了,满脸的荒谬。 “就在刚刚,十分钟之前。他骂我,我揍了他。”张浪解释道。 张浪说的轻描淡写,童茴音却越听越愧疚:“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你错了。”张浪摇了摇头,“像他那样的人,就算是没有你那件事,我看他不爽依然会揍他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童茴音:“……” “他没再骚扰你吧?”张浪随口问道。 童茴音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他又去骚扰你了?”张浪皱起了眉头,看童茴音的表情他就知道答案了。 童茴音轻咬着嘴唇,良久才说道:“张老师,对不起,我……” 见瞒不住,又因为心虚愧疚,童茴音把韩敏找上她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最后苦笑道:“看来就算我不替他作证,他现在也有开除你的理由了。” “还有这种事?”张浪看到童茴音愧疚的样子,笑道:“你放心,他开除不了我的。” “为什么?”童茴音诧异道。 “还能为什么,因为他的后台没我硬。”张浪笑了笑,“你安心在这呆着就是,如果还有这样的人骚扰你,你没办法搞定就找我,我都能替你摆平。” 不得不说,美女总是占优势的,如果是个不漂亮的老师,张浪依然会出手相助,但很有可能做不到现在这么热心。 “对了,你也是老师吧?教什么的?”张浪主动问道。 “音乐。” “音乐好啊,我小时候就喜欢唱歌,很喜欢那些嘹亮的军歌,可惜自己没有一副好嗓子。” 童茴音轻轻一笑,她不善言谈,所以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又把话题拉了回来:“你总是这么热心帮助人吗?” “当然,从小我爸就教育我做一个正义的人,路见不平就要拔刀相助。”张浪很欣赏童茴音这种安静如水的气质,话匣子也打开了:“我记得当时上中学的时候,班里有个女生就不怎么爱说话,还老是被男生欺负,被欺负了就哭鼻子,那个女生是我的邻居。我看不过去就替她出头,那时候没少跟人打架。打完架老师就让叫家长,可我父母都不在身边,家长叫不到,就会被学校批评处分。” “你父母都不在身边吗?他们是做什么的?” “他们……”张浪犹豫了一下,陷入了回忆,“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在外面工作,大约一年才回来一次。我妈在我十岁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消失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那你一个人怎么生活?”女人天生就有一种母性,听了张浪的话,童茴音未必就母爱泛滥,却也感受到一种心酸。 “我记得那时候我爸托邻居照顾我,就是那个女生的父母,我在他们家吃饭,住在自己家。”张浪倒没觉得有什么心酸,只是提起这段往事,他很怀疑。 那个爱哭鼻子的眼镜妹现在还喜欢哭吗?那一对善良的父母现在过得还好吗? “后来呢?” “后来,在我十四岁那年,被人带到了别的城市,一晃就是十年,现在终于回来了。” “你,你家是海都的?” 张浪点点头。 “那你有没有回到原来住的地方去看看?”女人和男人的思维角度就是不同,张浪确实没有想到回去看看这一点。 听到童茴音的提醒,张浪愣了愣,心里却在纠结。 他该回去吗?他当了八年的暗特,早就没了社会上的明面身份,现在虽然有了身份,但却是在执行任务,该不该回去? 他依然不能回去。 张浪摇了摇头。 没了后续故事,童茴音有点失望,不过还是说道:“有空的话你可以回去看看啊,听你的语气,很怀念那时候的生活。” “再说吧。”张浪一笑而过,他要是真回去见到了那对许氏父母,身份岂不是有暴露的威胁? 本来是想过来散散心的,没想到在这里遇到童茴音,和她聊了一会儿之后,张浪感觉好多了,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 美女果然是能让人心情愉悦的。 许佳芝也是难得一见的漂亮美女,不过童茴音又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风格。她长发飘飘,恬静如水,整个人由里到外散发着一种艺术的气质魅力。 张浪向童茴音看去,发现对方也在注视着他,两个人对视着,却完全没有掺杂另外一种情感杂质,她的目光干净如一张白纸,仿佛能够洗涤一个人的内心。 她完全没有躲闪张浪目光的意思,直到很久以后,她才说道:“我要回去了,张浪。对了,我有一个学生说要见见你。” 他们像是相敬如宾的朋友一样互相告别,也并没有互相留联系方式。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