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校花的贴身暗卫  >  ACT46 如果这是一场梦

ACT46 如果这是一场梦

3460 2016-11-10 10:24:11
这顿饭是张浪十年来吃的最温馨的一顿饭,久违的家的感觉让本就感性的他频频落泪,许爸许妈还是原来那个热情的许爸许妈,一点儿都没变。唯一有变化的就是许爸脸上新添的皱纹以及许妈略微变弯的腰。 张浪今晚喝的白酒,主动起身给许爸倒上,然后自己倒上,二两的酒杯端起来,真情流露:“这第一杯酒,是感谢二老十年前给我的照顾,没有你们,我永远体会不到家的温暖。” 一仰头灌下,就一个够劲。第二杯再倒上,张浪端起来又说:“第二杯酒是我十年没回来的愧疚,二老的恩情跟生身父母再造之恩一样,我离开十年,十年后第一次来还是空手,太对不起二老!” 张浪仰头再灌下,许妈就是拦也拦不住。倒上第三杯,张浪又说:“没说的,二老就是我最亲的亲人!” 连续三杯灌下,连经过酒精训练的张浪都略微有些飘,许妈一脸的心疼,赶紧夹菜给张浪:“这孩子,喝这么急做什么,快吃口菜。” 这一晚张浪喝高了,硬是要跪下给许爸许妈磕头,二位老人死活不同意,好容易才把张浪拉起来。 张浪没提自己亲生父亲张良甫,出乎意料,二老居然也都识趣的没问,这倒省去了张浪的解释,他一点都不想对二位老人撒谎。至于他现在的职业,他打算去跟上级申请申请,至少要让两位老人心里有点谱。 在他还是少年的时候,学校叫家长是许爸去,吃饭也是在这里吃,在某一方面,他对二老的熟悉甚至超过自己的亲生父亲! 饭后张浪说要回家看看,其实他住的地方就在同一层楼的对面,可出了门,他才想起来没有钥匙,家里的钥匙早就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许佳芝变戏法一般掏出把钥匙把门打开了,看到张浪一脸疑惑的表情,有点小得意:“你忘了?我一直有你家的钥匙,你走的时候都忘了还给你。” 进了门,张浪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暗特的事实,开灯后看着那些熟悉的家具,颤抖着伸出手抚.摸,他下意识缩回手来看,竟然没有灰尘! 没灰尘! 张浪猛地转回头来看许佳芝,把后者吓了一跳,许佳芝是很聪明的女孩子,很快猜到张浪的想法,开口道:“妈妈本来就一直有打扫这里,听说你回来,心想你可能会回来住,昨天刚刚打扫了一遍,被褥都给你铺上了。” 张浪心里除了震惊就是感动。 “你还记不记得,在你十岁那年,你不敢一个人住,我妈就把你喊到家里,那晚你是和我一起……睡……的。”许佳芝越说声音越小,说到最后自己都听不到自己声音了。 “记得。”张浪倒是没想太多,笑道,“许爸许妈人太好了,他们的恩情这辈子我斗还不完。” “不需要你还啊。”许佳芝又恢复了常态,“而且我小时候经常被欺负,你也因为这个老是和他们打架,你知不知道,只要有你在,我就不害怕被欺负了。” “那是。”张浪笑道,“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将来,只要有人欺负你,我都会帮你教训别人的!” “真的?”许佳芝笑问。 “当然,我永远都会像是哥哥那样保护你!”张浪说。 “是吗?”听了张浪的话,许佳芝的声音里反而透露着些许失落,她轻声道:“仅仅是哥哥吗?” “嗯?”张浪愣了愣。 许佳芝故意躲开张浪的目光,转移了话题:“没什么,你一定很怀念周围的一切吧?今晚我带你出去走走好不好,不开车,就当做是散步醒酒了。” “好啊。”张浪爽快的答应了。 两人和许爸许妈知会一声,并肩下了楼,因为有很多共同回忆,所以并不愁没有话说。 许佳芝一一给张浪介绍周围的变化,说着说着自己却有些感叹:“其实这个小区年代已经很久了,以前的那些邻居都搬了家,现在住在这里的大都是一些怀旧老人。爸妈在别处也早买了新房,但就是不肯搬过去,说在这里住习惯了。” “我也没想到,十年了,他们居然还住在这里。”吹吹小风,张浪酒醒了大半,其实就一开始喝的比较冲,后来就细水长流了,只不过十年没见许爸许妈,张浪心情有些激动而已。 “前面的商业街拆迁了,你看,这次是要盖20层的居民楼,才只盖了一半。现在发展太快,你要是再晚回来几年,说不定我们住的地方也会很快拆迁。”许佳芝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幢大楼,那里灯火通明,晚上居然还在动工。 “其实也没什么,这是城镇发展必定会经历的阶段。”这些年张浪出任务很多,见得人或事也就多了,很多事,他都比许佳芝看的淡。 两人此刻走的是一处新修的道路,来往的车辆并不算多,这时,身后一辆车打着近光灯缓缓停了下来,还按了下喇叭。 张浪早在五秒前就把许佳芝护在身后停住了脚步,他是什么人物,身后有什么车或人靠近,绝对会比许佳芝先一步发现。 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个平头白面脑袋,侧过头来一脸惊奇:“佳芝?” “王一帅?”许佳芝也认出了来人。 “王一帅?”听闻许佳芝喊出这名字,张浪也重复了一句,再看向那人时,就感觉有那么点眼熟了,眉目之间有熟悉感,就是人胖了一圈,比以前也白了。 “咦?”王一帅注意到了许佳芝旁边的张浪,黑乎乎的眉头皱了一下,车门打开,先出现一只黑光蹭亮的皮鞋,王一帅一身名牌西装,高大的个头站出来,比张浪都高少许。 很有老板相的他盯着张浪硬是看了半分钟,眼睛忽然一亮:“你是,张浪?” 张浪嘴角勾起:“正是我!” 这个王一帅他还有些印象,初中那会儿张浪没少跟他干仗,那时候这小子块头大,还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张浪孤家寡人一个,干架干不过他,身上没少挨拳头。不过他也不好受,张浪打起架来那可是出了名的凶猛。 “我擦,真的是你小子!”王一帅一巴掌拍在张浪肩膀上,力道很实:“他妈这么些年了,你小子跑去哪了?” 他倒是没表现出敌意,十年不见,所有过往情仇都烟消云散。 张浪裂开嘴笑了,也出手在对方胸膛来了一拳:“十年没见,你可没以前结实了。” “谁说的,没看我块头又大了一圈么?反倒是你这身板看起来不给力啊。”王一帅哈哈大笑,还伸手捏了捏张浪胳膊,笑声却停住了,咦了一声:“怎么你小子看起来瘦巴巴的,胳膊这么鼓?” “这才叫结实。别看你块头大,那都是虚胖,看看你肚子上的肉就明白了。”张浪把眼神往下一移笑道。 “小样儿,眼睛还挺毒。”王一帅哈哈一笑,“你还真说对了,这几年动的少了,还真没以前那股劲了。” 说到这王一帅话锋一转:“你们这是去哪?咱们老同学这么多年没见,出去喝一个怎么样?我请客。” 王一帅看起来大大咧咧,但眼神几瞥之间,就把张浪看了个大概,在社会上混了几年的人,哪个不是成了精的人物,从张浪那一身穿着稍微一看,就知道他混的并不好。两下一比,优越感就出来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竞争,在学校的时候比谁能打那都是过家家,踏上社会谁还比那个?现在是比谁他妈有钱! 有钱就是大爷! “不了,今天已经喝过了,改天吧。”张浪摇摇头回绝,他语气不卑不亢,绝不会因为王一帅开奔驰带伯爵就高看他一眼。 “你小子是不是还惦记着以前那些破事?那都过去了,来来来,上车,今晚我带你吃喝玩乐一条龙!”王一帅一脸豪气道。 张浪再次摇头:“改天吧,今天真喝过了。” 他说话语气太随意,这就给人造成一种回绝的不彻底的假象,所以王一帅热情不减:“不给面子是不是?都十年老同学了,见个面怎么能不喝酒。” 张浪正要说话,许佳芝站了出来:“王一帅,今晚我们还有事,要喝酒改天吧。” 王一帅刚刚虽然一直在和张浪说话,但注意力其实放在许佳芝身上更多,许佳芝一开口,他也就借坡下驴:“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强求了。你们这是去哪,上车我带你们一程。” “不用了,我们就随便走走。”许佳芝拒绝道。 “那好。”王一帅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张浪,“我就在这一代混,勉强带着百十人,记得打我电话,改天我们好好喝一顿,非把你喝趴下不可。” 等张浪接下名片,他这才上了车,还没忘回头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常红建筑副总?”张浪借着路灯看到名片上的称号。 许佳芝在一旁解释:“王一帅初中毕业就不上学了,在社会上已经混了七八年,前几年跟着别人搞房地产,现在做出点成绩,弄辆奔驰见人就秀优越感。我最看不起这种人了。” 有件事许佳芝没有说,前几年王一帅缠了她好长一段时间,她当上老师以后才稍微清净了些。 张浪笑了笑,手指一样,将那张名片准确丢进五米之外的垃圾箱。 因为这个小动作,许佳芝微微张着嘴巴看了他好久。 在外面逛了一个多小时,两人很晚才回到小区,许爸许妈已经睡了,许佳芝像是个小媳妇一样替张浪拿被子铺床铺,张浪一再推脱,但她一直坚持把这一切都做完。 把她送出门,许佳芝抬头,手指头摇曳:“晚安~” “小浪哥……”等张浪转过身,许佳芝突然轻声呼唤道,就像十年前那个许小丫的轻喊。 张浪还没来得及回应,许佳芝就上前一步,从后面抱住了他。 香柔的女性气息传来,还有后背上那清晰的两团触感,张浪整个人身体一僵,动都不敢动。 万万没想到,许佳芝会忽然从后抱住他。 她把头放在张浪肩膀上,发丝接触到张浪的脸颊,张浪甚至能感受到她加快的心跳。 此情此景,张浪手足无措。 他听到许佳芝的声音轻柔如细丝:“如果这是一场梦,我希望永远都不要醒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